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04强吻

104强吻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5659更新时间:2018-12-27 07:03:08

  

  顾津津端起桌上的茶杯,“比如呢?怎样算被肃清?”

  “让你从此以后被压迫在最底层,别说是算计别人了,就连算计的心思都不敢再动,你要实在皮痒,你可以试试。”

  顾津津接了他的话说道。“这不是正合你的意吗?”

  “难不成在你眼里,我就真的这样十恶不赦?我什么时候巴不得你死过?”

  顾津津喝了两口茶,欲要起身。“回去吧。”

  靳寓廷一把按住她的手。“你信我一次,我让你回来,只是想跟你好好的,别无他意。”

  “所以,你不打算找我算账,是吗?”

  “是。”

  “那还真是无趣。”顾津津说着,推开他的手站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孔诚也在,他坐在副驾驶座内一动不动,他现在学乖了,当已经能察觉出气氛不对劲的时候,最好是别说话,不然就是引火上身。

  司机朝着回西楼的路线在开,快到靳家时,孔诚这才开口。“九爷,公司还有份文件需要您过目,我回去取吧。”

  “嗯。”靳寓廷轻点下头。“把车停在门口就行。”

  来到靳家的大门跟前,车子停稳下来,靳寓廷推开车门下去。

  顾津津从另一侧下了车,两人一前一后走着。

  靳寓廷就想这样跟她一起走走,可是顾津津显然不想跟他说话。

  她加快步子往前,最后能这会就回到房间,把房门一锁,不看到他的脸就好了。

  顾津津正这么想着,耳朵里陡然窜出来一阵狗叫声,“汪汪——”

  她全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顾津津刚要回头,裸露在外的脚踝处就感觉到了毛绒绒的触感,她几乎是跳起来的。“啊!”

  靳寓廷低头一看,见一只棕色的小泰迪正缠在顾津津的脚边,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跑来的。

  这狗小小的,估计一手就能将它抓起来,靳寓廷再看看顾津津的反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碰上了藏獒呢。

  顾津津跑出去几步,可是泰迪紧追不舍,就跟顾津津闹着玩似的,甚至还咬住了她的裤脚。

  这下可把顾津津吓得几乎是要魂飞魄散,她甩了下腿,好不容易将它甩开,这边离西楼还有一段路,就她这速度估摸着是连只狗都跑不过的。顾津津实在没法子了,靳寓廷不是在这的吗?他就眼睁睁看着?也不来帮帮她。

  顾津津张不开这个口,只能跟脚边的狗打着商量。“走开,走啊,别缠着我。”

  “汪汪汪——”泰迪叫得越发凶了。

  “你再过来,我……我踢你了。”

  “汪!”泰迪张口咬住她的裤腿,顾津津吓得声音都变了,“靳寓廷,你难道都看不见吗?把它弄走啊,啊啊啊——”

  靳寓廷不由失笑,早知道她这么怕狗,他就在西楼养上一窝了。

  “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放心吧,这狗不会咬人。”

  他站在原地,没有上前的意思。

  顾津津一条腿抬起,好不容易见泰迪松了口,她赶忙朝着靳寓廷跑去,她躲到他身后,又推着他的后背。“把它弄走啊。”

  “弄走做什么?我看它挺好玩的,要不带回家养吧。”

  “你故意的是不是?”顾津津眼见泰迪又跟了过来,而且说怪也怪,它还偏偏喜欢缠着她,就想到她脚边玩,她顺着靳寓廷的身侧躲,那条小泰迪就跟着她跑。

  靳寓廷被转得头都快晕了,他伸出手臂揽住顾津津的腰。“别跑了,它也不咬人。”

  但她害怕啊,而且是怕的不行,在顾津津看来狗就没有大小区分这一说,只要是狗,她都怕。

  顾津津拍着靳寓廷的手背,“快放开我。”

  她两腿一哆嗦,怎么感觉这狗好像还喜欢舔人呢。

  顾津津从他怀里挣脱开,跑到了靳寓廷身后,一个用力就跳到了他的背上。她双手使劲勾住靳寓廷的脖子,靳寓廷只好抱住她的腿,“让它走,走开啊。”

  “小豆子——”

  顾津津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靳寓廷转过身,顾津津看见负责照顾商陆的那个小于正快步跑过来。

  “原来跑西楼来了。”

  靳寓廷用脚将小豆子轻拨开,“东楼什么时候养了狗?”

  “这是靳太太以前在家时就养的,是商夫人刚送来的。”小于说着,弯腰想要去抱小豆子,那泰迪却摇着尾巴避开了。

  “小豆子,快回家吧。”

  顾津津趴在靳寓廷的背上不敢下来,她抬起视线,看到商陆也过来了。

  商陆看到了靳寓廷脚边的泰迪,面上的紧张总算松懈下来,她高兴地上前,伸手将小豆子抱起来。

  顾津津见状,拍了下靳寓廷的肩膀,男人手一松,顾津津站回到地上。

  小豆子这会安安静静地窝在商陆怀里,时不时在她胸口轻蹭,一副乖巧无比的模样。顾津津看着商陆伸手不住轻抚它的背,靳寓廷也看在了眼里。“为什么让她把狗带在身边?万一咬伤了怎么办?”

  顾津津此时的心房处早就筑起一道高高的城墙,用以防御各种言语攻击和噬心伤害,但现在看来,这堵城墙显然没用。靳寓廷这会的口气哪怕只是最正常的一问,听在顾津津耳朵里都成了无比的关心,她杵在边上,一直都觉得她是最多余的那个。

  “这是商夫人抱过来的,说小豆子跟了她那么长的时间,放在她身边肯定是对她有帮助的。”

  靳寓廷眉头仍旧紧锁,“那就把它拴起来,万一跑没了,她哪受得了?”

  顾津津想到自己方才的狼狈,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靳寓廷这会可以为了一条狗,对小于千叮咛万嘱咐,可方才小豆子缠着她的时候,他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更加不怕它会伤了她或者咬了她。

  “靳太太不让拴着,小豆子也挺乖的,几乎不往外跑,就是它个头小,一钻就钻跑了。”

  顾津津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下,她确实怕狗,她更不想小豆子再有跑进西楼的可能。

  “你们要么好好地看着她,如果下次再跑过来,我不保证我会对它做什么事。”

  小于面色有些吃惊地看向顾津津,“九太太,小豆子不咬人。”

  “你能保证不出万一?”

  小于为难地看了眼靳寓廷,男人示意她别再说下去,“回去以后把它看好了就是,九太太不喜欢狗,那就别让它再进西楼。”

  “好,好吧。”小于答应下来后,去拉商陆的手臂,“我们回去吧。”

  商陆转身就走了,靳寓廷盯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听到身边有脚步声传来,他拉了下顾津津的手腕。“你跟一条狗置什么气?”

  这么爱生气,也不怕把自己气坏了。

  “它又不是寻常的狗,它是商陆的狗。”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顾津津转过身正对靳寓廷,“你不是在乎她吗?那我就和她过不去,我跟她过不去,就也会跟她的狗过不去。”

  “顾津津,你……”

  “我怎样?”

  靳寓廷有些话在喉咙间反复滚动着,就是没法说出来,可是不说又不行,他跟顾津津总是没法说到一处,这让他很是着急。

  “我现在在乎的是你的感受,你在想什么,你又想要做什么?”

  “靳寓廷,为了商陆你果然什么都肯做,居然连在乎我的感受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男人薄唇轻启下。“这不是为了她。”

  “好啊,你不是关心我想做什么吗?我想回家。”

  靳寓廷听到这,脸色又变了些许,他扯了把顾津津的手臂。“不是要回家吗?走,这儿就是你的家。”

  顾津津气恼地将手臂收了回去。

  商陆抱着小豆子回到东楼时,正好商麒来了。

  “姐。”

  商陆朝她看看,抱紧了怀里的泰迪往里走,商麒拉过跟在后面的小于。“从哪回来啊?”

  “西楼。”

  “怎么去西楼了?”

  小于一脸无奈的样子。“小豆子跑过去的。”

  “那我姐没闹出什么事吧?”

  “没有。”小于见商麒手里又拿着个食盒,“您不用一直带吃的过来,东楼这边什么都不缺。”

  “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好歹以前的厨师还在,也记得姐喜欢吃什么。”

  商陆径自走进院子后,就在草地上坐了下来,小于跟着商麒也抬起脚步往里走。

  “九太太这次回来怪得很。”

  “怎么了?”商麒不解问道。

  “说话很不客气,我知道她不喜欢靳太太,但以前至少面上还看不出来吧,现在可不一样了。方才我们去那边找小豆子,她直接说下次再让它跑进西楼,就要对它不客气。那表情可不像是开玩笑的,九爷就在边上,居然也没说什么。”

  商麒放慢了脚步,目光穿过院子看到商陆正逗着身边的泰迪玩。

  “九嫂也就是这么说说而已,她不会真那样做的。”

  “不一定,我看九太太是个狠角色。”

  商麒将食盒递给她,“一会记得加热,你先进屋吧。”

  “好。”

  商陆的笑声传到商麒耳朵里,小于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原本靳先生是不同意家里养小动物的,现在看她喜欢,狗舍啊、狗粮啊,统统都往家里搬,还说要在院子里建个专门的游乐场。我现在看靳太太的样子,仿佛就是她好之前的模样,你说她的病是不是快要好了?”

  商麒的笑有些牵强,“要真这样就好了。”

  “是啊。”

  小于拎着食盒进屋了,商麒来到院子内,旁边就有坐的地方,她看到商陆蹲在地上正在和那条泰迪讲话。

  “小豆子,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你说说,我以前是什么样的?”

  商麒一听,她果然还是糊涂着,跟条狗都能讲话。

  小豆子轻轻叫了两声,商陆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我不在家的时候,麒麒对你好吗?”

  商麒听到自己的名字,陡然被吓了一跳,后背冒出冷汗来。

  小豆子又是叫唤两声,商陆小脸在她头上轻蹭着,“没打你吧?她脾气不是很好,你躲着点她就是了。”

  商麒双拳不由紧攥,眼看着商陆站了起来,她转身,两人的视线撞在一处。商陆很快又将目光别开了,她嘴里虽然说着商麒,但很显然并未将她认出来。

  商麒紧张的情绪落定不少,嘴角僵硬地轻勾起。

  “姐,你是不是快要好了?”

  “我本来就是好好的。”商陆一本正经说道。

  商麒站起身,仔细端详着她的面色。“我听小于说你方才去西楼了,看到九哥了吗?”

  商陆想了想轻摇头。“我只看到小豆子了。”

  她还想说什么,但余光睇见靳韩声的车子开进来了,商麒忙闭起嘴巴。

  西楼。

  顾津津走进客厅内,抬起脚步就要上楼,她这不冷不淡始终不肯搭理人的样子,实在令人讨厌。靳寓廷冲不远处的佣人说道,“你一会去宠物市场看看,有没有猫啊狗的,买几只回来。”

  顾津津猛地顿住脚步,回头瞪向他。“你说什么?”

  “我看你一人在家太无聊了,找些伴陪陪你。”

  “靳寓廷,你要真敢养,我就……”

  靳寓廷挑高了眉头问她,“你就怎样?”

  “我把它们丢出去。”

  “可以,只要你有胆子将它们抱起来往外丢,随你。”靳寓廷这会知道了她怕狗,就跟掐住了顾津津的命门一样,他自顾走到沙发跟前,将电视打开。

  要换在平时,顾津津早上楼不搭理他了,可这会见佣人都答应了下来,她犹豫再三后还是跟在了靳寓廷身后。

  “你要真把它们买回来,我就不住在这了。”

  靳寓廷睇了她一眼。“那我就让那些猫猫狗狗天天追在你身后,你去哪,它们就跟到哪。”

  “幼稚。”

  靳寓廷坐定下来,调好了台之后放下遥控器,开始看他的电视。

  顾津津见状,站到他跟前去,靳寓廷朝她摆下手。“走开。”

  “不走。”

  靳寓廷朝旁边坐去,顾津津跟着挪过去一步,“靳寓廷,我看你是来劲了。”

  “这话应该我跟你说才是。”靳寓廷搭起长腿,视线完全被顾津津挡着,他身子陡然前倾,一把抱住她的腰,将她按到自己腿上。

  他们冷战了这么久,他这是坏了规矩懂不懂?

  顾津津在他腿上挣扎,“放开我。”

  靳寓廷按住她挥舞的双手,她身子都快滑下去了,他一手勾住她的腰,将她提起些许。

  “你挡着我看电视了。”

  “你先让我起来,有话好好说。”顾津津扭动着肩膀,身子却跟他越靠越近。

  佣人看到这样的场景,抿着笑走开了,小夫妻打打闹闹不是正常吗?像这几日这样冷冰冰的一点都不好。

  靳寓廷双手圈紧,顾津津脸颊绯红,“我们谈谈正事。”

  “只要有关于你的事,都是正事。”

  顾津津对上了靳寓廷的视线。“你最近不会是看偶像剧去了吧?台词说得一套套的,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我嘴巴不会说,不行,现在能说了,也不行,你倒是说说看,怎样才满意?”

  “你闭嘴,我就满意了。”顾津津恨恨说道。

  靳寓廷就知道她说不出好话,他腾出一手按在顾津津脑后,将她的头往下压,她身子前倾,被他吻住了唇瓣。

  顾津津抬起小手敲在他的胸口上,他干脆将她抱住后放到沙发上,加深了这个吻。她踢了几下,也踢不到他身上,一番挣扎未果,等到靳寓廷起身后,顾津津用手背擦着嘴角。

  靳寓廷将她拉起来,“我这就算是闭嘴了,你满意了?”

  顾津津想从他身上下去,靳寓廷哪肯轻易放她,“你要是再不满意,我还能闭一次嘴。”

  “靳寓廷,你跟我比耍流氓是吧?”

  靳寓廷笑了笑,“可以这样说。”

  顾津津恼怒无比,但实在拿他没办法,“行,我满意的很,能松手了吧?”

  靳寓廷眼帘轻闭,将下巴搁在顾津津的肩膀上。“对我来说,我们只要不吵不闹就最好,但我也不喜欢冷战,你想让我做什么,可以告诉我,不想让我做什么,也可以告诉我。”

  顾津津心间划过些许异样,“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

  “你不开口,怎么知道我给不了?”靳寓廷的手掌顺着她的手臂往下滑,最终抓住了顾津津的手背。“你若不相信,可以跟我开口试试。”

  顾津津才不上他的当,“你还要这样抱着我多久?”

  靳寓廷维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等我回味够了方才的那个吻,我就放开你。”

  他的说话声落在她耳畔处,撩拨得顾津津一阵阵发痒,连心头都有了痒意。“说得好像你没亲过人一样。”

  “就因为亲的少,才要回味,你要天天让我碰,我也不至于这样。”

  顾津津这口气算是忍不住了,握起拳头捶在他胸口上,“你要再胡说,我一句话都不会再跟你说。”

  靳寓廷张张嘴,但还是将想要说的话吞咽了回去。

  他不想再冷战了,一点都不想。

  几天后,天气大好,顾津津抱着带回来的肯德基坐在院子里。

  她小口地吃着鸡米花,手机就放在桌上,休息好后准备上楼去赶更新。

  “汪汪——”

  听到狗叫声,顾津津都快炸了,她如临大敌似的看向四周,那条泰迪跑得极快,一下撞在她的腿上。

  顾津津吓得忙收起两腿。“你怎么又来了?快走开。”

  小狗绕着她的腿开始打转,顾津津寒毛直竖,恨不得将它丢出去。

  可她连弯腰将它拎起来的勇气都没有,顾津津缩起两条腿,又不好意思大声地喊救命。

  她手里还拿着鸡米花,眼见那条狗不肯离开,她将鸡米花丢给它吃。“你赶紧吃,吃完了快走。”

  小豆子凑到鸡米花上嗅了嗅,两口就将它吃掉了。

  它干脆坐到她身前,吐着舌头,一脸讨好的样子。

  顾津津也不敢招惹它,心想着将它喂饱了它就能走了吧?

  她从打包盒内拿出个鸡腿丢到地上。“你吃归吃,别再缠着我了,吃完就回家,听到了吗?”

  小豆子专心对付着脚边的食物,顾津津悄悄起身,想要趁此逃走,但一下就被发现了。

  “汪汪!”

  顾津津吓得,一把鸡米花撒出去,小豆子高兴地跳来跳去,也就没再追着她了。顾津津见状,抄起桌上的手机,一溜烟跑回了屋内。

  小于找到西楼跟前,发现西楼的门是关着的,但铁栏杆的缝隙压根困不住那么小的狗,它一下就能钻进去。

  小豆子吃饱后就从里头出来了,小于气得一把将它拎起来。“再敢乱跑,有你好看的。”

  它似乎能听懂人话一样,呜呜叫了两声就不说话了。

  回到了东楼,商陆正好下楼,小于将它放回了地上。

  小豆子欢快地朝着商陆跑过去,商陆蹲下身,也准备要抱它。

  “嗷嗷——”

  那条泰迪跑到商陆跟前,就不对劲了,它不住尖叫起来,似乎很难受,小于看到它开始乱窜,嘴角也淌出了白色的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