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03还是自己人吗?

103还是自己人吗?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77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3:06

  

  顾津津这样害他,靳家的哪个人不是睚眦必报?怎么可能在他的可接受范围之内呢?

  靳韩声的助理在旁边也说道。“这件事若能速战速决,对大家来说都好,毕竟这样拖下去的话,就不是九爷一个人的事了。”

  “老九自己会解决的。”靳韩声倒没有过多地担忧,再加上靳睿言也在打点安排,还不至于真的会让他被刑拘。

  商麒实在想不通,在她印象中的靳寓廷可不好说话,特别遇上了这种事,他应该恨不得掐死顾津津才是。

  靳韩声眼见商陆吃得差不多了,他朝商麒看了眼。“麒麒,他们的事不用你去瞎操心,你也劝不动顾津津,省省力气吧。”

  “好。”商麒乖乖答应下来。

  “对了,听妈说你最近在相亲?”

  “是啊,”商麒脸上似有几许娇羞,手掌轻撑着侧脸,“一直在了解中呢。”

  “希望你结婚的时候,你姐姐已经痊愈了,这样就能亲眼看着你出嫁。”

  商麒视线扫过商陆的脸,她听着这些话,无动于衷,她这会也吃好了,满脸不耐地想要起身。

  “嗯,我还要让姐送我出嫁呢。”

  靳韩声站了起来,一手落在商陆的椅背上,另一手拿了湿巾递给她,商陆仔细地擦过手指后,靳韩声这才让她离开餐桌。

  “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

  “好。”

  回去的路上,车子从东楼出去,驶离西楼时,商麒的视线定定落在不远处。

  靳寓廷跟吃错了药一样还让顾津津回来,为什么?难不成真的是有感情在?

  她不信,商麒怎么都没法说服自己,顾津津凭得又是什么呢?

  晚上,顾津津听到书房内的咳嗽声一下下传到耳朵里,她闭起眼帘想睡觉,但怎么都睡不着。

  卧室门是开着的,她坐起身想要去关上,就听到有脚步声在过来。

  顾津津忙躺了回去,靳寓廷几步来到床前,强忍着咳嗽,弯腰看了眼她。

  他小心翼翼躺到她边上,顾津津显然没睡,朝旁边挪过去些。

  靳寓廷看着两人之间的空隙,没说什么,这也总比他一个人占着张空落落的大床要好。至少现在他是心安的,就算关系没法亲昵,但她能生着气睡在他身边也是好的。

  翌日。

  商麒是跟着商夫人一道来的,一同从车上下来的,还有一只小泰迪。

  进了东楼,靳韩声正好要出门,看见商夫人手里抱着的狗,他面上神色微变。“妈。”

  “韩声,这是要去公司吗?”

  “是。”

  商夫人轻抚着怀里的泰迪,“商陆呢,起来了吗?”

  “起了,在吃早饭,”靳韩声的视线定格在她怀里不动,“这是……”

  “商陆在家时养的泰迪,那会跟她最亲,我现在把它带过来,平时你不在家的时候,由她多陪陪商陆,说不定可以让她尽早好起来。”

  靳韩声面色有些犹豫。“妈,商陆现在神志不清,最好别让她接触宠物,万一抓了咬了的话……”

  商麒站在旁边没说话,商夫人却不以为意道,“不会的,我们家小豆子最乖了,再说它喜欢商陆,怎么可能伤害她。”

  话音落定,商夫人抬起脚步径自往里走,靳韩声无计可施,只好跟着进了客厅。

  小豆子一看到商陆就激动地喊叫起来,商陆抬头,神色立马也有了变化,她快速起身,也没跟商夫人打招呼,商麒喊她一声姐,她也没答应,直接就从商夫人怀里将小狗接了过去。

  “汪汪——”

  商陆开心地抚摸着小狗的脑袋,小豆子顺势往她怀里拱着。

  “姐夫你看,我姐好像还记得小豆子。”商麒在边上开心地说道。

  靳韩声看到这,一颗悬起的心总算落定,他上前来到商陆跟前,“喜欢吗?”

  商陆欣喜地点着头。

  “那你还记得它吗?”

  商陆仔细端详着怀里的小豆子,她不说话,但表现出来的亲昵骗不了人,至少她对它是不排斥的。

  靳韩声轻搂住她的腰,将她拉近自己后在她脸上亲了下,“我去公司了。”

  商陆好像还很害羞的样子,眼神闪躲,脸上也有了笑意。

  “姐夫放心,姐姐由我们陪着,不会有事的。”

  “好。”

  靳韩声离开不久后,秦芝双也过来了,一看到商夫人在,两人热情地打过招呼。

  “中午一道去主楼吃饭,我原本就是来喊商陆的。”

  商夫人也没客气。“可以啊,好久没跟你说说话了。”

  秦芝双让佣人送上茶和糕点,商夫人将包放到沙发上,“我去下洗手间。”

  商陆在一旁逗弄着小狗,商麒见秦芝双坐定下来,她冷不丁说道。“把九嫂一起喊着吧,人多热闹。”

  秦芝双端起茶杯的手轻顿住。“你九嫂就让她在西楼吃吧,给她时间安静安静。”

  她估摸着顾津津这个时候肯定还是不想见商陆的,尽管那晚的事商陆也是无辜的,但事情的源头在她身上……

  “秦伯母,”商麒听到这,语气有些急促,“您不会还在怪九嫂吧?”

  秦芝双一时听得糊涂了,“怎么了?”

  “我知道,九嫂在这件事上是没有处理好,但站在她的位子上来讲,可能也有她的苦衷。”

  秦芝双立马就听出了商麒话里的不对劲,她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但商麒八成以为秦芝双心里也明白,所以才会说漏嘴。“津津做事还算有点分寸,只不过这次……”

  商麒忙做出一副要给顾津津拼命说好话的样子。“她虽然放了那个女人进房间,但我深信九嫂不知道她要害九哥,现在弄得九哥落入了别人的圈套,跟受贿罪扯上关系,九嫂肯定也是中了她人的计。”

  这件事,靳家的几个人从始至终都瞒着秦芝双。

  怪不得,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靳寓廷这两天面色难看也就罢了,还满脸疲惫,成天地往外跑,原来是出了这样的大事。

  “现在津津回来了,所有的麻烦应该也能解了。”

  商麒观察下秦芝双的神色,她分明是不知道这事的,可是听到这些话居然没有勃然大怒,也没有起身去找顾津津质问。这事按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大事,靳寓廷能忍也就罢了,难道就连秦芝双都不在乎自己的儿子了吗?

  “是啊,”商麒虽然这么想着,但好话还是要说尽,“九嫂只要肯出面作证,九哥就没事了。”

  “是。”秦芝双尽管还不知道具体的事,但当着外人的面,有些话不好评说。“津津当然是愿意出面的。”

  “九嫂真幸福,我还怕您心里会不舒服呢,现在好了。”

  “我不会不舒服。”秦芝双轻笑,啜了口茶后说道。“孩子们的事情,我不会过多去干预的,如果他们到了过不下去的那一步,老九会跟我说的。既然他现在没说,就说明两人还是能继续,那就没有我插手的必要。”

  “秦伯母您真好,多少人得向你学学啊。”

  秦芝双并未将这席话放在心上,她始终相信顾津津不会无缘无故做那种事,既然她做了,就肯定是有非做不可的理由。

  虽然将靳寓廷和受贿罪扯在一起,多多少少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但转念一想,既然靳寓廷还要让顾津津回来,就说明这里面有些事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她还是相信靳寓廷的选择。

  “那一会还要喊九嫂来吃饭吗?”

  秦芝双轻摇下头。“不了,下次吧。”

  “好。”

  顾津津一早上就出门了,她几天没回家,爸妈难免要起疑心,再说哪有吵架老是住别人家里的道理。

  她跟陆菀惠一道去医院看望了舅妈,又回家吃了中饭后,这才准备回去。

  临出门之际,陆菀惠拉着她的手好说歹说,让她一定要跟靳寓廷好好地过,别耍小孩子性子,更不准有家不许回。

  顾津津精疲力尽,好不容易脱身要走,她没有让司机送来,刚走出小区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

  “九太太。”

  顾津津抬头看了眼,看见了靳睿言的秘书。

  “靳市长抽空想见你一面。”

  顾津津知道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又牵连了靳睿言,这事肯定没法轻轻松松地过去。

  她坐上了车,车子并未开进靳睿言的办公大楼,而是来到了一处安静的茶室。

  秘书拉开移门,示意顾津津进去,包厢里面就坐着靳睿言一人。

  顾津津上前打过招呼。“长姐。”

  “坐吧。”

  两人面对面坐定,靳睿言身上有一种天生的凛冽感,那是一般人不敢直视和面对的。靳睿言将手边的茶递给了她,顾津津想到段璟尧第一次跟她谈合作的地方,挑选的也是茶室。

  “长姐,你叫我过来有事吗?”

  “津津,你是聪明人,还需要明知故问吗?”

  顾津津没有动那杯茶,“有些事牵扯到了你身上,对不起,那不是我的本意。”

  “也就是说,酒店的事,你承认了?”

  事到如今,难道还有否认的必要吗?

  顾津津轻掀下眼帘,“是我做的。”

  “倒是坦诚,我原本以为你至少要争辩几句。”

  “当时房间内只有我和他,他不会主动去开门,那就只有我。”

  靳睿言轻啜了口茶,“能跟我说说你这样做的理由吗?”

  “我不想跟他在一起了,但是我走不掉,他也不让我走。”

  靳睿言端着杯子的动作顿住,目光略带疑惑地落到顾津津脸上,“你们感情不是挺好的吗?”

  “别人眼里的假象而已,谁知道我们背地里是怎样的呢。”

  靳睿言有些吃惊,不论顾津津之前和靳寓廷算不算是在维持表面的恩爱,但至少此时此刻开始,顾津津连装都不打算再装了。

  “你要这样说的话,就不怕老九心里不痛快?”

  顾津津沉默片刻,靳睿言以前对她的印象并不深刻,只知他们那会结婚仓促,顾津津平日里也不张扬,直到这会不声不响在背地里捅了他们一刀后,靳睿言才第一次将注意力放到她身上。

  “你一个人肯定办不成这么大的事,你老实告诉我,跟你联手的人是谁?”

  顾津津的视线同她撞在了一起,她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把段璟尧招出来吧?

  “事情是我做的,跟别人没有关系。”

  靳睿言身子往后靠,冷笑声轻逸出来,“津津,我不认为你有那样的本事。”

  顾津津闭上了牙关,干脆不再说话。

  “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知道,段璟尧背着我做的那些小动作还真别想瞒住我。只是小九的事需要有个交代,段璟尧是我的人,这笔账我会关起门来跟他好好算的,那么,你呢?”

  顾津津听着靳睿言云淡风轻地说完这席话,她菱唇轻启问道。“长姐想让我怎么做?”

  “简单,你自己捅的篓子,自己去解决,你害了小九,就得你出面让他清清白白地再回来。”

  顾津津刚要张口,就听到门外有焦急的脚步声传来,靳睿言的秘书守在外面,率先喊了声,“九爷,你先别进去……”

  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门被他拉开了。

  顾津津回头看到靳寓廷满脸的焦急藏匿不住,但他很快又收拾好情绪,凉薄的唇被他硬生生扯出抹弧度来。“姐,你真不够意思,偷偷约了津津来也不叫我。”

  靳睿言没有理睬他,男人径自上前,门外的秘书没法子,只好将门再度拉上。

  “这儿的茶好喝吗?”靳寓廷说着,在顾津津身边坐下来,拿了她的茶杯一饮而尽,“有点涩。”

  “小九,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

  靳睿言不给他面子,直直问道。

  “碰巧,在外面看到了你的车。”

  “你少来,这间茶室是谁的,你心里不清楚?平日里不接待外人,你来做什么?”

  “姐,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也是外人?”

  靳睿言没时间跟他耍嘴皮子。“我跟津津有事要说。”

  “姐,别为难她。”靳寓廷简单地说了这么几个字,“我的事情我能解决,你不用找她。”

  顾津津坐在旁边一语不发,靳睿言的视线在两人身上逡巡,“你要护着她?”

  “她是我妻子,我当然要护着她。”

  “津津,你呢?你还能把小九当成你老公吗?”

  靳寓廷的手在桌子底下按住了顾津津的手腕。“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就想确定下,津津是不是我们自己人。”靳睿言说这话的时候,眼角含笑,没有丝毫的威胁性,就像是在话家常一般。

  顾津津觉得她和靳寓廷之间的关系,没必要隐瞒了,男人望进她的潭底,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她要说什么。

  靳寓廷紧握住顾津津的手掌,抢在她之前开了口,“姐,我不是她老公还能是谁?”

  “小九,你今天很不对劲啊,这话是我问津津的,你怎么什么话都要抢?”

  靳寓廷拿起桌上的茶壶,给靳睿言斟了满满的一杯茶。“姐,她说和我说不是一样吗?本来就是一家人。”

  “我就怕别人没有把你当成是一家人。”靳睿言说完,视线胶着在顾津津的脸上不再挪开。

  气氛一度凝滞住,周边的空气好像突然变得稀薄,顾津津沉吟片刻,感觉到靳寓廷抓着她的手越来越烫。

  “津津自然是向着我的。”

  “小九!”靳睿言不怒而威,嗓音里却已然有不悦。

  顾津津被吓了一跳,她从来也没见过靳睿言这样。

  男人视线飞快地在她脸上扫了圈,顾津津顿时有了一种清醒感。“姐,你放心,我跟寓廷是一家人,跟您也是一样。”

  她仔细端详着靳睿言的面色,她紧绷的俏脸其实没有丝毫的放松,但嘴上却在说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顾津津坐立难安,靳睿言不起身,她和靳寓廷也不好走。

  半晌后,秘书敲响了门,靳睿言放下手里的茶杯。“你们再坐会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靳寓廷点头,看着她起身。

  门在身后被拉上,顾津津刚要出声,就被靳寓廷捏住了手。

  外面有脚步声经过,靳寓廷看了眼坐在身侧的女人。

  “知道长姐为什么这样问吗?”

  她轻摇下头。

  “如果是自己人的话,什么都好说,如若不是,在她的词典里,你这样的就只能被肃清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