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02回家

102回家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587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3:05

  

  顾津津坐在沙发内没有动,李颖书被保安搀扶着进了岗亭,保安正在报警,那辆车上的司机原本也就是想给她一点教训而已。

  车子飞速离开,甚至还是逆向而行,果然是无法无天。

  靳寓廷看着顾津津一直保持沉默,若不是透过屏幕还能看到她的脸,他真要怀疑她已经将视频掐断了。

  “怎么?这还需要给你时间考虑吗?”

  “我是不会答应你的。”顾津津似乎想了许久后,才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靳寓廷没有丝毫的意外,“你当真不需要再想想?”

  “不需要,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我做不到为了朋友而牺牲自己。”

  靳寓廷同意地点了点头。“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顾津津真想狠心挂断,说不定靳寓廷看到了她的态度之后,就不会再为难李颖书。

  但她又不敢赌这一把,所以视频一直在持续。

  靳寓廷语露嘲讽,“你要真想这么做,就挂了吧。”

  顾津津眼里的复杂和挣扎都逃不过靳寓廷的眼睛,他就像是将她吃定了一样。顾津津看不到李颖书现在的样子,很是着急,“你让我看看她。”

  “她没事,死不了。”

  “靳寓廷,所有的话到你嘴里都是这样轻描淡写,你让人用车子去撞她,你还说没事?”

  靳寓廷现在看到了她,所以心里没有丝毫的烦躁,反而是气定神闲,“你不说不会管她吗?”

  顾津津吃力地咬着牙,“是。”

  旁边的孔诚轻推开车门,走了出去,他走进岗亭内,看到李颖书瑟瑟发抖地坐在凳子上。“李小姐。”

  李颖书轻抬下眼帘,手臂和掌心内都有擦伤,一双眼睛怔怔地盯着孔诚看,居然没有将她认出来。

  “九爷也在这,刚好看到了你方才被袭击的一幕,我们送你回家吧。”

  李颖书听到这,心里压根没有多想,她站起身来。

  保安报了警进来,目光在孔诚的身上扫了一圈。“你是?”

  “我是李小姐的朋友。”

  保安又将视线落到李颖书身上,“是吗?”

  她忙不迭点下头,她只知道跟着靳寓廷肯定是安全的,她方才还一直害怕着,担心待会怎么回去,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是这个意思吧。

  李颖书战战兢兢地跟在孔诚身后,她时不时张望四周,生怕旁边再有车子冒出来。

  孔诚一把拉开车门,示意她坐进去,李颖书看到靳寓廷面无神色地朝她看了眼,她也不知该怎么打招呼,“你,你好。”

  李颖书坐定下来,注意力这才落到靳寓廷握着的手机上,那不是她的吗?

  靳寓廷将手机对准了李颖书,“来,跟你朋友打个招呼。”

  “颖书,你没事吧?”

  她听到了顾津津的声音,李颖书定睛细看,看到了画面中的顾津津。“津津!”

  “颖书,你还好吧?”

  “还好,你老公让我上了他的车,应该不会再有人伤害我。”

  顾津津眉头紧锁,这个傻子,都到这时候了难道还被蒙在鼓里吗?“你的手机为什么在他手里?”

  李颖书反应过来,目露犹疑地看向靳寓廷,男人唇角轻勾着,她下意识想要往后缩,但已经来不及了,孔诚将车门拍上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靳寓廷,你把颖书放了吧。”

  李颖书杏眸圆睁,她方才真是糊涂了,她着急地想要将手机抢回去。“这一切都跟你有关?不是,难道采访的事跟你也有关系?还有那段曝光的录音……都跟你有关?”

  靳寓廷没有否认,“我以为会很难让你上钩,没想到你连最基本的怀疑都没有。”

  “你,你也太卑鄙了。”

  果然是一对好闺蜜,连骂人的话都是一样的。

  “顾津津,别拐弯抹角了,你是来,还是不来?”

  顾津津实在不甘心就被逼成了这样,李颖书也是个暴脾气,直接冲着画面那头的人说道。“津津,不要过来,我大不了就是丢掉工作!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李小姐,你也不看看你得罪的人是谁,从此以后你是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噢,不,我估计这会你家门口已经有人堵着了。”

  李颖书面色发白,回头狠狠瞪了孔诚一眼。“你少唬人。”

  孔诚轻耸下肩头,“九爷好心,说要保证你家人的安全,但你家的指纹锁已经被毁了,不信的话,你回去看看。”

  “什么?”李颖书忍不住大吼,“是不是你们让人做的?”

  “这世道,做好事还不行了,”靳寓廷冷不丁接过句话,“你现在最好还是别回去,要不然被人泼了一身红漆可不好。”

  “靳寓廷!”顾津津怒不可遏。“我回去对你没有丝毫的好处,你最好考虑清楚。”

  “我不用考虑。”

  李颖书嘴巴张了张,但声音已经弱了不少。“津津,你别管我,就算我倒霉好了。”

  “我确实不想管你。”

  李颖书想到今后的路,再想想好不容易在这个公司留下来了,其中的艰辛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忍不住抽泣出声,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顾津津看在眼里,心有愧疚,她也不会真放着她不管。

  “好了,别哭了。”

  靳寓廷抬起腕表看眼时间。“你那边应该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说吧,是我去接你,还是自己回来?”

  顾津津抿紧唇瓣,知道多余的挣扎已经没用了,“你不用过来。”

  这毕竟是段璟尧给她安排的住处,事到如今,她也必须将有些话说清楚才行。

  “颖书是被连累进来的,我可以回去,但你要让她的生活恢复原状,你怎么破坏掉的,你就怎么去解决好,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靳寓廷答应得也干脆。“好。”

  “我跟你没什么话好说的了,你把手机还给颖书吧。”顾津津说完,就掐断视频。

  李颖书恨不得嗷嗷大哭,“津津,是我害了你,你别再回这个狼坑了……”

  “你要说我害你,确实可以这样说,但若不是因为你嘴上没个把门的,你也不可能轻易中了我的套。”靳寓廷将手机递还给李颖书。“难道你入职的时候,你的上层没有教过你谨言慎行?绿城娱乐的老总也是你能随便编排的吗?”

  李颖书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你用我来威胁津津,不觉得太不地道了吗?”

  “那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

  靳寓廷目的已经达成,顿觉神清气爽了不少,“送她回家吧。”

  “你们不是说我家里不安全吗?”

  “你可以报警,谁弄坏了你的锁,调取监控后就能一目了然。”孔诚示意司机开车,“不过既然九太太要回来了,九爷也就高兴了,至少明天开始,你的麻烦事不会再有了。”

  李颖书攥紧手里的手机,这会学乖了,不再跟他们顶嘴说话,只是她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深感他们就是流氓,没道理可讲。

  顾津津起身,目光在屋内扫了一圈,然后进了房间,打开皮箱,将东西收拾进去。

  心里并没有太多的难过,可能是这次的离开太过顺利,所以她一直战战兢兢总觉得要出事,如今真的等到这一刻了,其实已经算是早有准备。

  顾津津也没什么东西,收拾好后,她盘膝坐在地上。

  靳寓廷回到西楼,冲佣人吩咐道。“多做几道九太太爱吃的菜。”

  “是。”佣人自然也是高兴,这几日都没看到顾津津,她就觉得不对,只是看靳寓廷神色不好,她也不敢多问。

  靳寓廷上楼冲了个澡,换了身居家服,只是左等右等都不见顾津津回来。

  傍晚时分,一辆出租车停在靳家的门口,顾津津提了皮箱下车,看到跟前那扇沉重的铁门缓缓打开。

  段璟尧的车子出来时,正好堵在顾津津的身前,男人没想到会在这看见她,他落下车窗,视线定格在顾津津的脸上。

  她神色复杂地跟段璟尧打过招呼。“姐夫。”

  “回来了。”男人语气淡漠,没有多说一句。

  “嗯。”

  段璟尧轻点下头,手指在腿上轻敲。“这么好的机会自己放弃了,以后再想有,可就难了。”

  “我知道,只不过一旦将别人牵扯进来,事情永远没有这么简单。”

  段璟尧可以安排她出逃,但没有那么多精力去保住她身边的人,顾津津自己心软,那也就注定了这件事是走不到最后的。

  “你什么时候能不顾她人的死活,那也就意味着老九再也不能拿你怎样了。”

  “可人都有软肋,有朋友和亲人,如果真的置她们于不顾,那一个人孤孤单单也没意思。”

  段璟尧不理解顾津津的说法,同样,顾津津也不会理解他,说到底就是每个人的立场不同而已。

  “姐夫,再见。”

  段璟尧薄唇轻启。“好自为之。”

  司机再度发动车子,车身擦着顾津津的身侧缓缓往前开去,皮箱的轮子在地面上滚动,发出不小的声响。

  靳寓廷站在西楼一侧的阳台上,从这边望下去,可以看到西楼的大门口。

  他有些焦急,时不时抬起腕表看着时间,顾津津总不至于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说话不算数吧?

  靳寓廷咳嗽声不断,但还是点了支烟,抽到一半,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顾津津走得很慢,身后拖了个皮箱,头也没抬,一边走,一边还满腹心事的样子。

  靳寓廷赶紧掐熄手里的烟,他想要转身进屋,又想着站在这能多看她两眼,可是又怕顾津津突然抬头看见他……

  这些矛盾缠绕在他心头,越缠越紧,靳寓廷几天没看到她了,那些藏在心底的雀跃和思念不顾一切地往外挣扎,任他怎么遮掩都没用。

  箱子从凹凸不平的鹅卵石上拖过去,发出刺耳的碰撞声,靳寓廷转身进了屋,回到卧室,却没有着急下楼。

  他径自去了浴室,站在偌大的镜子跟前,头发已经干了,整个人也是清清爽爽的样子。靳寓廷拿起刮胡刀,又重新刮了一遍胡子,可看来看去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是这几日生了病,精神不好,他赶紧弯腰洗了把脸。

  顾津津进了西楼的门,佣人听到动静走出来,声音漾满了惊喜。“九太太,你可算回来了。”

  她上前从顾津津手里接过行李箱,“累了吧?马上开饭,要不要先喝一碗银耳莲子羹?”

  顾津津勉强拉开抹笑,“不用了。”

  佣人替她将行李箱放在一边,走到楼梯口朝着上面轻喊出声,“九爷,九太太回来了。”

  靳寓廷飞快从房间出来,快下楼梯的时候,偏偏又收住脚步,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一步一步踩着台阶慢慢往下走。

  他看到了顾津津的身影,只是她没有转过身,所以只是个背影。

  靳寓廷心急如焚,恨不得现在就站到她面前,但他不能表现得迫不及待,她把他害得这么惨,到头来他还要倒贴上去不成?

  “九爷,要不要现在开饭?”

  “嗯。”靳寓廷冷冷应了声。

  佣人提起脚步进了厨房,顾津津走过去拉起行李箱,想要上楼,靳寓廷见状先一步拦在她跟前,“吃了晚饭再上去。”

  她松开手,转身来到餐桌跟前。

  晚餐的菜式有些夸张,几乎都能当成是一桌酒席了,顾津津看到佣人还在上菜。“靳寓廷,你这是鸿门宴吗?”

  靳寓廷夹了菜放到她碗里。“鸿门宴?那你觉得我图你什么?”

  “现在是不是我的证词对你来说,很重要?”顾津津夹起碗里的肉放到嘴里,唇边轻扬起弧度。“因为只有我能证明那个女人不是你找来的,也不是你给她开的门。”

  “你让她进来的时候,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吗?”

  顾津津对上靳寓廷的视线,她确实不知道段璟尧还安排了受贿这一环节,他还真是狠,果然是要整就得往死里整,谁都不给谁留活路的机会。

  她唇瓣仍旧保持着上扬的弧度。“知道啊。”

  “你跟姐夫串通好了吧?”

  顾津津不住往碗里夹着菜,轻描淡写说道,“你有本事,可以自己去查。”

  “我不想再查了,事情已经过去了。”

  顾津津有些吃惊,余光看向身侧的男人,这可不像是他会说出来的话。她回来之前都做好准备了,按照他的性子,她这次若不去掉半条命,说不定也要被扒去一层皮。

  总不至于真能这样轻松地过去吧?

  “我答应别人的时候,就是故意要让人害你,这样我才有脱身的机会。”

  靳寓廷的心仿佛已经铸成一道铜墙铁壁,什么尖酸刻薄的话都扎不进去。

  顾津津心里不痛快极了,“靳寓廷,你求我啊,你求求我,说不定我就心软,出面还你一个清白。”

  佣人不知所措地站在边上,知道有些话不该听,便转身进了厨房。

  靳寓廷目光从桌上收回,很快又落到顾津津的侧脸上。“那好,我求你。”

  她一口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头,顾津津迎上了靳寓廷的目光,她潭底装满了难以置信。“靳寓廷,你说真的?”

  “难道我让你替我出面,不应该吗?”

  顾津津有些握不住手里的筷子,“我只是没见过你求人的样子,原来是这样的,还不错,但是口气不够诚恳。”

  “那你要怎样的口气?”

  她三番五次挑衅他,他应该是要愤怒了,怎么这会居然在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顾津津真是越来越摸不透他的心思,她不认为这是靳寓廷为了要让她出面而做出的妥协,这种事落到他身上,虽然是麻烦不小,但他还不至于解决不了吧?

  “靳寓廷,明人不说暗话,你究竟要做什么?”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现在不是坐在这了么?”

  顾津津唇瓣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她拿起筷子不住夹着手边的菜,靳寓廷见状,将距离她稍远的几盘菜端到她手边来。

  她顿时觉得心里怪得很,之前做好的那些应对措施全都用不上了。

  吃过晚饭,顾津津准备上楼,她走到行李箱前,刚要提起来,箱子就被靳寓廷接过了手。

  男人一语不发地往上走,顾津津跟在他身后,回到主卧,他将箱子放到一旁。

  这才几天功夫,这个房间的熟悉味道还在她鼻翼跟前,她就又回来了。

  顾津津跟在靳寓廷的身后,冷不丁说道。“我回来,是不想让你再为难颖书,也不想我爸妈为我担心,至于别的事,我帮不了你。”

  “我知道,你已经说过了。”

  “既然这样,你非让我回来做什么?”顾津津说完这话,站定到了靳寓廷身前。

  男人别开了视线,藏青色的家居服身前湿了一大片,他方才急急忙忙洗把脸,却跟个毛手毛脚的孩子一样,将身上弄得湿哒哒的。

  “你是我老婆,你不在我身边待着,却一个人跑出去居住,难道这才是正常的事?”

  “你千方百计让我回来,不动怒不发火,是想把我留在你身边,继续害你吗?”

  “你会吗?”靳寓廷反问出声。

  顾津津毫不犹豫道,“当然会。”

  “那好,我以后多防着你一点就是。”

  顾津津还未回过神,靳寓廷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她挣开手腕,并不想跟他有过多地接触。

  东楼。

  几人围坐在餐桌前吃饭,商麒将挑出了鱼刺的鱼放到商陆的碗里。“姐,多吃点。”

  靳韩声的助理从外面进来,“靳先生,我方才看到九太太回来了。”

  商麒一筷子戳在了鱼肚上,听见这话,手里力道加重几分,眼帘也不由抬了起来。

  “顾津津回来了?”

  “是,自己回来的。”

  靳韩声拿起旁边的湿巾,轻拭下手指,“她怎么还有胆子回来?”

  顾津津把靳寓廷害得那么惨,虽然他们尽量瞒着东楼,但他心里还能不清楚吗?“难不成,她是回来给老九证明清白的?”

  “说不定,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

  “真要念着这点恩,还能跟人合起来算计他吗?”

  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没有避着身边的人,商陆是完全听不进去的,至于商麒么,小姑娘一个,她也不会出去乱说。

  “姐夫,究竟出了什么事啊?”

  “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靳韩声见商陆不肯再吃菜,便拿起手边的水果递给她。

  “我说这几日怎么没见九嫂呢,听秦伯母说她是在跟九哥置气,到底怎么回事啊?”

  靳韩声不着痕迹地牵动下嘴角。“你要知道得那么详细做什么?”

  “我可以去做和事佬啊,九哥那么喜欢她,他们平日里感情又好得很,我要去劝劝她。”

  靳韩声闻言,不由扫了眼旁边的商陆,顾津津跟靳寓廷是该好好的,最好再也别来打扰他和商陆的生活。

  “你九哥最近有些麻烦,你听说了吗?”

  “嗯,听我爸提了句,但知道的并不详细。”

  靳韩声抬起手指擦了下商陆的嘴边。“你九哥现在这样,都是顾津津害的,她把陌生女人放进了他的房间,现在老九就算长十张嘴都说不清了。”

  “什么?这么严重?”

  “严重吗?”靳韩声忍不住笑出声来。“事情要真有那么严重,顾津津就回不来了,至少在老九看来,这件事还在他的可接受范围之内。”

  商麒一口咬下去,咬住了筷子,再狠狠用力。

  她不明白为什么顾津津还要回来,她就这样走了,不是最好吗?

  ------题外话------

  亲们,注意留意评论区呦,十周年有活动,精彩别错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