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101被整得很惨

101被整得很惨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68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3:04

  

  李颖书顿了下,但很快就说道,“没听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被我的诚心打动呗。”

  “颖书,你悠着点,万一里面设了套呢?”

  李颖书这都采访完了,正在兴头上,顾津津的这些话敲打在她心头,实际上压根敲不出什么水花来,“圈套?津津,你真是画漫画画得太多了,人家图我什么啊?要钱没有,要色嘛……他手底下的小明星也比我漂亮啊。”

  话虽如此,但天上不会有掉馅饼的好事。

  “颖书,你好好想想,之前除了你之外,有人约过他的采访吗?”

  “当然有,我们部门老大,约过好几次了。”

  顾津津闻言,更加觉得李颖书脑子里长了个坑。“你们老大都没法摆平的事,怎么就落到你身上了呢?”

  “很正常啊,后来这件事就交给我跟进,我天天去娱乐公司蹲守,尽管大门都进不去吧,但好歹混了个眼熟。”李颖书总算觉得这段日子的努力没有白费。“昨天他下车的时候径自走到我身前,说被我打动了,真的。”

  “所以,你就相信了?”

  “当然。”

  顾津津恨不得伸手拍醒她,但这样励志的事情,也不能说它完全不存在。“总之你自己当心,我看你现在掉进了蜜罐里,我说什么都没用。”

  “放心吧,谁能来害我啊,你想多了。”

  “我怕……靳寓廷那边。”

  李颖书压根没往那方面想过。“你家男人这么挖空心思来害我?他好歹一个大人物,不会这么卑鄙吧?”

  “你不放在心上就算了,回头有了麻烦事,我可不帮你。”

  李颖书到这会还是觉得顾津津太小心翼翼了。“放心吧,你就安安心心地躲在外面,靳寓廷要真拿我下手了,你也别出来,安啦,我抗击打能力好得很。”

  挂了通话,李颖书在外面奢侈地吃了个自助餐后,赶回公司去编辑稿子。

  顾津津也希望是她多心了,只是靳寓廷至今没有任何动作,这让她觉得不对劲极了,难道这是患上了被害妄想症?

  第二天,李颖书的采访就播出去了,只是一个巨大的麻烦也随之而来。

  跟采访一同曝光的,还有李颖书跟顾津津通话时说的内容:我跟你说,之前他不是上过真人秀吗?在外人面前跟老婆多恩爱啊,原来都是假象。今天陪他来的女人肯定是小三,面熟得很,好像是个小明星,都恨不得坐他腿上去了!

  一时间,公司就炸开了。

  那位大BOSS直接打电话给李颖书,将她骂了个狗血淋头,问她究竟哪只眼睛看到他带的人是小三,这事情如今闹得这么大,所有的责任都要她担负起来。

  李颖书懵的不行,这么私密的谈话,怎么就会被人公布出去呢?

  还没等她细想,她就被叫进了领导的办公室,女领导脾气火爆,一叠文件丢过去砸中她的肩膀。“瞧瞧你做的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还指望你能靠这个采访翻身?你这嘴怎么就这么臭呢?管不住是不是?你还不如将它扯烂算了!”

  李颖书委屈地红了眼眶,泪水在里面不住打转。

  “还有脸哭,你说说,现在怎么办?”

  “我……我道歉。”

  “道歉有个屁用,”女领导伸手拍向桌子。“这事情是你自己搞出来的,确实该你一个人承担,但现在我们都被你连累了,开了你都没用!”

  李颖书直直地杵在原地,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更不知道怎样才算最好的处理方法。

  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随着脚步声的走近,李颖书听到对方说道。“金姐,麻烦事真是越来越多了,这可怎么办?”

  李颖书看了眼站定在边上的同事,这人平日里就跟她不对付,这会肯定是来落井下石的。

  “怎么了?”金姐气愤地坐了下去,“还有什么是比现在还要糟糕的吗?”

  “您快看看新闻吧。”

  这话落定,李颖书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顾津津弄完更新以后才随便煮了点面条吃,吃也没吃饱,她拿了桶薯片坐到沙发上,另一手将电视打开。

  她平日里也喜欢八卦,所以除了电视剧外,就是看娱乐新闻。

  今天的新闻头条早就被占了,娱乐频道正好在回放,顾津津听到李颖书的那句话被播放出来,令人讽刺的是,她的采访着重点还是超级奶爸和暖男老总,可转头就直接曝了人家的隐私。她这么一说,等于直接将这件事给落实了。顾津津咀嚼着嘴里的薯片,画面一切,就出现了最新的新闻。

  那名老总的夫人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要闹自杀,顾津津心里咯噔下,看到画面中穿着华贵的女人用刀抵着自己的手腕。“我受不了这样的事,我要离婚,我要离婚。”

  你离婚就离婚吧,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不是最怕丢了面子吗?怎么还能当着媒体的面上演这一出呢?

  顾津津料准了她不会动手,谁愿意放着好日子不过,为了这点捕风捉影的小事就自杀?

  她刚塞了一块薯片到嘴里,就看到那个老总夫人手里的刀子毫不犹豫照着手腕处划了下去,顾津津大惊失色,看到屏幕中的人群也炸开了。

  顾津津丢开手里的薯片,忙起身上网查了这位老总和他的夫人。

  网上的小道消息不少,其中最有鼻子有眼的就是说他们早就貌合神离,人前的恩爱都是装出来的。他们两人都是各玩各的,这位夫人甚至还在外面包养了小白脸,玩着玩着,跟小白脸玩成了真爱。她千方百计想离婚,但又怕离婚了拿不到钱,所以一直拖着。

  有些消息尽管都是一传十十传百传出来的,但也不能不信。

  照理说出了这种事,夫妻俩本该坐在一条船上,要打要骂也是在背后,作为利益共存的妻子,怎么就这样站出来了呢?

  顾津津仔细一想,就知道完了,李颖书这是撞到枪口上去了。

  这老总夫人正愁抓不住他的短呢,尽管李颖书也只是随口调侃两句,但毕竟是她给人家弄的采访,坐大腿一事也是她亲口说出来的,如今是全民都在关注这件事。老总夫人这么一刀划下去,这件事就别想轻轻松松过去了。

  顾津津就知道这事有诈,她跟李颖书打的那通电话内容,怎么就莫名其妙被人公布了?

  她不敢往下想,忙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机关了。

  顾津津看了眼放在边上的手机,她心想着李颖书会不会打过来,可又怕她打电话过来。

  西楼。

  靳寓廷吃了药,头疼还是不见好,孔诚让他去医院看看,但这点小毛小病还不足以压垮他。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就不知道九太太会不会上钩。”

  靳寓廷唇角轻勾了下,“这又不是在骗她,不存在上钩或者不上钩,现在就看这个李颖书在她心里的分量如何了。”

  “那恐怕还得加大力度。”

  “可以。”靳寓廷淡淡启音,说到这,又剧烈咳嗽了起来。

  想想也是荒唐,他在她心里的位置,居然连个女人都比不上。

  李颖书坐在会议室内,女领导的意思很明确。“出了这种事,直接开了吧。”

  她好不容易进了这个公司,又好不容易要站稳脚跟,现在弄成这样,一旦被开除,她还能在这个圈子里面混吗?

  “我接受检讨,也可以去登门道歉,求公司再给我次机会。”

  “你先把手机交出来,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别的录音。”

  李颖书闻言,这都什么时候了,也只能全力配合。

  她将手机放到桌上,旁边的人将它拿在手里。“屏保密码。”

  李颖书苍白的唇动了动,说了几个数字。

  “先这样吧,一时半会也商量不出个结果来,李颖书,你收拾下东西先回家,这几天不用来公司了。”

  李颖书欲哭无泪,“不会真要开除我吧?”

  “如果事情压不下去,你以为你能逃得了?”方才对她一通怒斥的女领导收拾下桌上的东西,“带这些新人就是要命,成天给我添麻烦。”

  李颖书鼻尖发酸,“那我的手机……”

  “确定了没有其它的内容,会还给你的。”

  李颖书看着她们一个个出去,她在座位上呆坐了半晌,许久后,才回到办公区,将自己要带回家的东西稍稍整理下。

  有跟她关系好的同事上前询问。“你没事吧?”

  她坐了下来,一声不吭,恨不得大哭一场。

  公司的地下车库内,一名男子快步经过,来到B区停着的黑色车旁,车窗很快落下来,男子朝里面看了眼。

  “九爷。”

  对方没说话,坐在旁边的孔诚伸出手去。

  男子将手机递到他的掌心内,“密码是546951。”

  “好,辛苦了。”

  “客气,客气,以后有事尽管吩咐。”

  车窗升了回去,孔诚将手机递给了坐在旁边的靳寓廷。  方才的密码他记着了,靳寓廷顺利打开李颖书的手机,进入微信后,一眼就看到了她跟顾津津的聊天。

  出事后,顾津津担心她,发了不少信息给她,但是李颖书都没有回。

  靳寓廷再想到自己被拉黑的状态,一股无名火再度蹿起来。

  他恨不得骂她几句出出气,可这个时候,千万不能露陷。

  靳寓廷强压着这口气,手指在屏幕上不断滑动,顾津津这会真是担心的不得了,一条信息又发了过来,“颖书,你说句话啊,人呢?”

  男人不由勾起抹冷笑,孔诚在旁边说道,“九爷,我们走吧。”

  司机发动了车子,靳寓廷的语气也带着几许冷漠,“孔诚,你说我要不要直接打给她?”

  “您如果觉得可行的话……”

  靳寓廷当然不会这样做,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怎么能这样浪费呢?

  车子从地下车库出去,经过岗亭,司机看到了不远处的路边停了辆车。“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那辆车就在了。”

  孔诚并未放在心上,“说不定在等人。”

  “这条路上不让停车,过了这么久它居然还在这。”

  靳寓廷下意识轻挑下眉头,“说不定有好戏看。”

  孔诚见状,让司机选了个地方把车停好。

  李颖书出来的时候,垂头丧气,肩上的包松松垮垮地背着,她脑子里乱作一团,公司把她的手机没收了,那到时候又该怎么通知她回去上班呢?

  他们不会不要她了吧?

  她浑浑噩噩走出去,到了马路上,那辆停着的车忽然发动了。

  “九爷,车上的人怕是冲着李颖书去的。”

  李颖书完全没有察觉,垂着头正在走路,对面的车子猛地提速,靳寓廷见她还未发现,忍不住恼怒出声,“真是在找死。”

  副驾驶座上的孔诚急忙按下喇叭,李颖书一抬头,车子逼近她跟前,她吓得丢开手里的东西往旁边跑。

  靳寓廷落下车窗,点开微信连接了顾津津的视频,顾津津原本就捧着手机正在等她的消息,现在一看有视频进来,立马点了接通。“颖书!”

  画面中出现了李颖书的身影,不止狼狈,而且栽倒在了地上。

  那辆车子显然还不打算放过她,踩了油门之后又在逼近过去。

  李颖书吓得顾不得疼痛,爬起身来。“救命啊,救命啊——”

  “颖书!”顾津津心急如焚,焦急的呼喊声一下下敲打在靳寓廷的心上,李颖书连滚带爬上了岗亭跟前的空地,她手掌的皮都被擦破了。

  “不要过来,救命!”

  靳寓廷的手臂横出车窗外,李颖书就在不远处,所以顾津津几乎是能看得清清楚楚。

  “你是谁?”她止住了嘶吼,冲着屏幕那头看不到的身影说道。“你不要伤害她。”

  李颖书声声撕裂,救命的声音凄惨无比,但举着手机的人显然无动于衷,顾津津心都在打颤,她咬着牙喊道。“靳寓廷,是吗?是你吗?”

  靳寓廷没有回答,车子的轰鸣声再度传到顾津津耳朵里,对方疾驰上前,两个轮子已经爬上了那块空地。

  岗亭内的保安快步出来,“干什么的?”

  李颖书着急慌忙想要起来,但她双腿发软,怎么都起不来。

  保安上前拽住她的手臂。“你没事吧?”

  她已经是泪流满面,手指颤抖地指着那辆车,“它……它要撞我。”

  顾津津喊着她的名字,李颖书也听不到,她浑身都在抖,车头又忽然向前冲去,李颖书尖叫了一声。

  “靳寓廷,我知道是你!”顾津津冲着手机不住喊道,“你不是在找我吗?我就在这,有话当面说。”

  画面忽然摇晃下,紧接着,就出现了男人的那张脸。

  果然是他。

  靳寓廷看到她身后的墙壁,贴着精美的墙纸,天花板顶部的中央空调应该正在缓缓送风,“顾津津,你过得挺逍遥自在。”

  “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为什么要把别人扯进去?”

  “你一走了之之后,把整个靳家都给扯进去了,你现在倒跟我来说这样的话。”

  顾津津看不到李颖书的样子,也着急。“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想怎样,你不清楚吗?”

  “我是不会回来的,更加不可能给你作证。”

  靳寓廷嘴里的冷笑声越发明显,“你以为你的证词就能决定我的生死?就算你不出面作证,我顶多就是麻烦些……”

  “既然这样,更没什么好说的,你以后别再干这种事了。”

  顾津津的口气很差,这也彻底将靳寓廷的怒火激发了起来。

  “你的证词是决定不了我的生死,但你是否出现,却能决定李颖书的生死。”

  顾津津唇瓣哆嗦,几乎要说不出完整的话来。“靳寓廷,你不觉得你很卑鄙吗?”

  “你现在才知道?卑鄙向来是我的代名词,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

  “你就不怕这样会闹出人命来吗?”

  这是个绝好的机会,靳寓廷自然不会跟她多此一举的去解释,“反正要的不是我的命,我的命在你心里不值钱,我知道,那就看看这个李颖书,她能值几个钱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