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99九爷生病

99九爷生病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474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3:01

  

  孔诚怔在原地,话已至此,靳寓廷既然还是坚持,他也只能照办。

  “九爷,您真的考虑好了?”

  “不需要考虑,想尽一切办法把她找出来,若还是无果,就把她逼出来。”

  孔诚听到这,没有再继续劝他,“好。”

  靳寓廷头痛欲裂,手掌撑着额头,脸上的疲惫之色也尽显出来,孔诚走过去弯腰看眼。“九爷,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对了,你查查看顾津津今天的漫画更新了吗?”

  孔诚一早就查过了。“之前还没更新,方才我刷新下网站,已经更了。”

  靳寓廷闻言,脸色绷得更紧,她倒是好,出了这么大的事还有心情更新,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能查到她在哪吗?”

  “我试试。”

  靳寓廷挥下手,孔诚没有多留,出去时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佣人过来喊他吃饭,靳寓廷吃了没几口就放下了筷子。他走上楼梯回到书房,打开电脑,靳寓廷登陆了名动漫的网址。

  进入主页后搜索顾津津的漫画,他进入界面,将网页拉至最底端。

  留言区内,几百上千条留言待恢复,靳寓廷看到一条十分钟前显示的留言,被作者回复了。

  靳寓廷刷新下,看到前面的几条留言均已被回复,这就说明了顾津津正在操作后台,也能看到留言板上的留言。

  靳寓廷赶紧进入留言框内,只不过显示要注册,他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打,随意取了个注册名后,将内容发了出去。

  顾津津对着电脑,一口水抿在嘴里,看到留言板第一条留言是这样写的:你在哪?你是要选自己回来,还是被我逮回来?”

  她立马就想到了靳寓廷,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顾津津看了眼注册名:顾津津999999

  她将水杯重重掷到桌上,点击回复,“粉丝值0,你怕是留言留错地方了。”

  靳寓廷刷新下,就看到了顾津津的回话。

  他再度在键盘上敲打起来。“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今天就去找爸妈,跟他们说说你做过的事。”

  靳寓廷点击回复,却有一小句话跳了出来,显示他已经被禁言。

  靳寓廷没弄过这种,一时也不懂,使劲点了几次,就是没法发出去。

  他现在总算反应过来禁言是什么意思了。

  但现在唯一能联系到顾津津的方法,也就是这个了。靳寓廷打算重新注册,他刷新下页面,看到他方才的留言底下跟了一长串的回复,都是顾津津的铁粉。

  “大家快来看,这边有个强行刷脸的人。”

  “说话真搞笑,你逮一个个试试?”

  “这人怕是得了妄想症吧,霸道总裁的台词都搬出来了,俗不俗?”

  “看完更新来围观,呦呦呦,哪家的二傻子跑出来了?”

  靳寓廷就算想回,也回不了。

  顾津津并没有将他的留言删除,就是把他挂在那里给人骂,读者们看完更新最喜欢逛留言区,眼见这条留言的热度越来越高,所有人都来踩了一脚。

  孔诚那边还是一无所获,靳寓廷打了电话给萧诵阳,但顾津津并不是那么好骗的。

  萧诵阳知道顾津津的编辑和她关系不错,便让她出面联系顾津津,就说有个采访要约她,但顾津津精明的很,直接跟主编说道。“你帮我转告老大一声,以后所有的活动我都不会参加,他如果因此而少了给我的推荐,我也可以走,外面网站那么大。”

  晨袭走后,网站在顾津津身上也算花了大心思的,萧诵阳可不敢多碰这个刺头。

  靳寓廷现在也是拿她没办法,要想让她现身其实也容易,她最在乎家人,只要用她的爸妈逼一逼,她肯定会出来。

  但事到如今靳寓廷也做不到,既然已经是亲人,他守着他们护着他们还来不及,他若真拿他们下手了,顾津津不得恨死他。

  靳寓廷最后实在撑不住,就到房间去躺着。

  这一觉睡下去,居然到了晚上。

  卧室内有脚步声走动,靳寓廷都听到了,可就是睁不开眼,有人在喊他,但他依稀知道那人不会是顾津津。

  顾津津不会以这样的口气喊他,他眼皮沉重地耷拉着,感觉到有冰凉的手掌落到他额头上,靳寓廷觉得舒服极了。

  很快,他被拉起身,有人将药塞到他嘴里,又喂他喝了水。

  靳寓廷躺下去的时候艰难地睁开眼,看到秦芝双满面担忧地坐在床边。“老九,没事吧?”

  “妈,您怎么来了?”

  “不放心,过来看看。”

  靳寓廷抬起手掌,却感觉整个人都没力气。“我不会是病了吧?”

  “真是发烧发糊涂了,我给你喂了药,一会要是再不退烧,得喊医生过来看看。”

  “行。”

  “老九,”秦芝双犹豫下后,还是问出口道。“津津呢?”

  他眼神下意识躲避,“她没在家。”

  “她去哪了?”

  “跟我吵了几句嘴,搬去朋友家里住了。”

  秦芝双若有所思地盯着那张大床,她知道,那晚的事对顾津津刺激确实很大,不论换作是谁,都受不了这种事的。

  她没在寿宴当天闹,晚上还客客气气给外公敬了一杯茶,做得已经算是不错了。

  “那就让她冷静一两天。”

  “妈,您对她还满意吗?”

  “满意啊。”秦芝双对顾津津的好,自然是没话说的,“我就觉得津津挺好,商陆也好,两个媳妇我都喜欢。”

  靳寓廷轻挽下嘴角,“那就好。”

  只是现在秦芝双还被蒙在鼓里,如果可以的话,靳寓廷自然想一直瞒下去。

  吃了退烧药,靳寓廷舒服了不少,只是胃口很差,还是在秦芝双的要求下,才喝了一小碗清粥。

  第二天,靳寓廷身子还是不大舒服,他强撑着起身,勉强洗了澡后下楼。

  孔诚在下面焦急地和律师说着什么话,看到靳寓廷下来,他快步上前。“九爷。”

  “怎么了?”

  “案子已经移交到绿城公安局,这下麻烦更大了。”

  靳寓廷咳嗽出声,脸上并没有表露出着急,“麻烦来了,挡都挡不住,焦急也没用。”

  “那个女人一口咬定她跟您是有关系的,现在唯一能证明您清白的人,只有九太太。”

  “你也知道!”靳寓廷听到这,满腔的火气压抑不住。“你倒是把她给我找出来!”

  靳寓廷刚说完这话,就剧烈地咳嗽起来,孔诚也不敢再去招惹他。

  律师上前两步说道。“能找到九太太自然是最好,现在当务之急是配合公安调查,受贿罪影响这么大,处理不好的话,靳市长也会有麻烦。”

  靳寓廷现在不想听这些话,他抬起脚步往外走去。

  “九爷,您去哪?”

  “不用跟着我。”

  靳寓廷上了车,也没告诉司机要去哪,司机看他脸色不好,只得先将车子开出去。

  半晌后,靳寓廷还是没有说话,司机透过内后视镜小心地看了眼他。

  “九爷,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应该跟您说一声。”

  “什么事?”靳寓廷的视线望着窗外,头也没回地问道。

  “那日您让我拿着符去问,我其实还多问了一句,我说这符是不是九太太让画的,”司机打过方向盘后继续说道。“但那个神婆说不是,九太太当时被支出去了,是她妈妈给求的,靳太太的信息也是她告诉神婆的。”

  靳寓廷眼帘轻动下,别过的目光一瞬不瞬落到司机身上。

  “神婆说,那道符必须放在九太太的身边才能作数,我当时就想把这件事告诉您,但九太太冲我使了眼色,没让我说。”

  靳寓廷沉默许久,她不让司机说穿,是怕他盛怒之下找到陆菀惠,所以她一个人全认了下来。

  “九爷,我想找个机会跟您说的,但那天去的时候,九太太也在车上……”

  现在说这些已经迟了,靳寓廷轻点下头,他脑子里这会没有别的念头,就想着赶紧将她找回来。他甚至已经记不起来,他们当初为了这张符是怎么争吵的,他又是否不信任过她。

  他只知道她现在走了,说什么都是空的,好的坏的全部不再重要了。顾津津接到李颖书电话的时候,正在厨房煮面。

  她看着来电显示,犹豫片刻后还是接通了,没等她说一声喂,李颖书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传到她耳朵里。

  “津津,你在哪呢?你没事吧?”

  顾津津听着她的河东狮吼,她将手机从耳边移开些,“我没事。”

  “你老公找人都找到我公司来了,那个特助明一句暗一句的套我话,我一听就听出来了,你这是跑了?”

  “嗯。”顾津津轻应声,然后不放心问道。“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我又不知道你在哪?”李颖书说到这,多了一句嘴,“话说,你到底在哪?”

  “别问了,知道了对你没好处。”

  李颖书八卦特质又来了,“那你告诉我,为什么突然跑了?”

  “过不下去,就跑了。”

  “做得太好了,我家津津就是帅。”

  顾津津将面碗端出去,“你自己也当心点,我怕他最后找不到我,会把主意动到你身上。”

  “不至于吧,你先别告诉我你在哪了,我怕我受不了威逼利诱就说出来了。”

  顾津津吃了口面,想到家里,终归是不放心,“我妈要是问起你,你就说我在另一个朋友家里,挺好的,让她别担心。”

  “但你这样躲着不是办法,你不可能一直不回家吧?”

  顾津津心里自然清楚。“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也在想接下来怎么办。”

  挂了电话后,顾津津出神地盯着旁边的电脑,她肯定是要回家的,但靳寓廷现在一准让人守在了家的边上,就等着她自投罗网呢。

  靳睿言回来后马不停蹄地安排着,她身份敏感,但手底下养着一票人,个个都是精明能干的。

  她这会坐在台中央,正在作一个报告。

  段璟尧站在不远处的罗马柱旁边,这个女人不论什么时候都是意气风发的,她眼神犀利,目光扫下去的时候,下面的人都在安安静静地听着。

  尽管现在靳寓廷麻烦不断,她心里不可能不焦急,但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上,她面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下面便是媒体提问环节,段璟尧双臂抱在身前,这个流程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记者要问的问题会提前经过靳睿言的秘书,也正因如此,她在人前的回答永远是滴水不漏的。

  但凡事若都这样顺利的话,这世上就不会有意外两字了。

  一圈官方问道过后,有人举了手。

  举手的记者站起来提问,一句话就踩在了靳睿言的死穴上。“靳市长,听说您的弟弟刚被查出来涉嫌受贿,而那个项目又是政府项目,请问有这么回事吗?”

  现场的人面面相觑,消息被封死了,显然并没有传出去。

  靳睿言拧紧眉头,坐在她旁边的人指着那名记者问道。“你是哪家的?说话要负责任。”

  “靳市长,您还是当着镜头的面解释下吧。”

  靳睿言面露严肃,凑近话筒问道。“你所谓的听说,是听谁说的?”

  “这种事断不可能是空穴来风,既然有这个说法,作为市长的您是不是不该避重就轻。”

  靳睿言听到这,冷笑声,不以为意地轻启了红唇,“我目前为止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消息,既然你所谓的听说现在还未得到证实,我就没有什么好回应的,如果你们每个人都用听到的小道消息来问我,试问,我是不是要专门成立个部门来应对?”

  那名女记者还年轻,被靳睿言几句话弄得有些慌神。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请问靳市长您会怎么做?”

  “当然是严惩,不会包庇,但前提条件是,确有此事。”

  女记者闻言,将手伸向了旁边的包,靳睿言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现在是法治社会,造谣也需要成本以及付出代价,特别是作为媒体人,我希望你们能实事求是说话,别为了一时的风言风语而葬送了自己的前途。”

  那人的动作很明显顿住,靳睿言轻笑下,“如果确有此事,到时我一定会给公众个交代,但如果是诬陷造谣,我相信被诬陷的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女记者似乎也考虑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没再多说,直接就坐了下去。

  段璟尧看了一出戏,意兴阑珊,靳睿言确实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不动声色间就将人威胁得不敢再继续下去。

  傍晚时分,靳寓廷配合调查,又进了绿城的公安局。

  孔诚在外面焦急地等着,一直没有消息,靳寓廷今天还身体不适,再这样折腾,恐怕迟早要垮掉。

  到了半夜时分,靳寓廷才出来,孔诚生怕有人在外面等着,又安排了几辆车前前后后离开,开得也是不同的路。

  靳寓廷上车后,一直在咳嗽,孔诚担忧地递了热水给他。“九爷,去医院看看吧。”

  “没什么大碍,就是感冒了。”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怕消息瞒不住,真要闹开的话……”

  靳寓廷将手里的杯子递还给孔诚,“还没有她的消息吗?”  孔诚紧咬下牙关,“没有。”

  “继续找吧。”

  “九爷,您现在麻烦缠身,我现在很是担心,我们都把希望寄托在九太太身上,认为找到了她之后,由她出面作证就能还您清白。但我们似乎忽略了一点,就算把她找回来,她真的会替您作证吗?”

  靳寓廷别开视线,望向窗外。“当然。”

  “何以见得?”

  “不知道。”靳寓廷确实不知道,他只是相信直觉而已。

  “如果九太太不帮您作证,甚至还落井下石,那又该怎么办?”

  靳寓廷说不出话来了,似乎也在斟酌孔诚的这句话,许久后,他声音这才空洞说道。“我不信她会这样狠心,她帮着别人害我,是因为不知道会把我弄得这么麻烦。一旦她知道了我现在需要她,她会毫不犹豫帮我的。”

  孔诚吃惊地盯着靳寓廷,似乎不相信这样的话会从他嘴里说出来。

  靳家的人向来不会轻信别人,不论男女。

  ------题外话------

  津津再不出来,我家老九要耍诈了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