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97离开(精)

97离开(精)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586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59

  

  顾津津压低声音问道。“外面有人吗?”

  女人轻摇头。

  顾津津将门彻底打开,看到对方穿了件及膝风衣,里面是条吊带裙,大片的白皙肌肤被外面的风衣遮挡起来。

  水声戛然而止,顾津津心惊肉跳起来,她赶紧让女人进来,擦肩而过时,她注意到对方手里还拎着个箱子,顾津津不懂她为什么还要带箱子,但时间紧迫,她来不及想这么多。

  走到门外,身后的门被悄无声息关上。顾津津环顾下四周,走廊上看不到一个靳家的人,也没有熟悉的亲戚。

  段璟尧早已跟她达成一致,这个时候不会让靳家的人过来找她,也就不会发现她提着行李箱离开了。

  女人进入房间后,先将走廊上的灯关了,她快步来到床前,将窗帘也拉上,再将箱子放到脚边。她动作迅速地脱掉外套,浴室门被打开,有些微的亮光倾泻出来,她赶紧上了床,将被子蒙在身上。

  靳寓廷用毛巾擦拭着头发,走进卧室,看到被子里有个人形,“去洗个澡。”

  ‘顾津津’没说话,可能已经睡着了。

  靳寓廷欲要过去,但想到她方才说的眼睛疼,他又回到浴室,将灯也关了。

  女人有些紧张地缩在被子里面没动,卧室内漆黑一片,只能听到靳寓廷来回走动的声音。

  顾津津推着皮箱快速地穿过走廊,来到电梯跟前,她按了向下的键。透过电梯门,她看到自己神色颇有些狼狈地站在那,顾津津没有丝毫后悔,只是紧张的很。

  他们方才上楼的时候,秦芝双还在大厅内没上来。

  如果正好在电梯里面碰到,她一看到她提着行李,那就什么都穿帮了。

  秦家有不少亲戚也入住这个酒店,多多少少也会觉得她眼熟,万一碰到了怎么办?

  顾津津没等到电梯过来,拎了箱子走向楼梯间,感应灯听到脚步声后亮了起来,她刚走下去几步,就听到身后有动静。

  顾津津放下皮箱,回头看了眼。

  这人她认识,就是那天接她去见秦思慕妈妈的男人。

  “九太太。”这一声称呼在如此的寂静阴暗处回荡,耳边似乎还有风声,顾津津看了眼,从兜里摸出房卡递给他。

  男人没有再多说一句,他上前接过了房卡。

  “我是不是只要去停车场就好?”

  “对,司机在停车场等你,C区,你下去就能看到他。”

  顾津津重新拎起皮箱。“好。”

  她转身离开,没有想过这件事会给靳寓廷带来怎样的后果,她痛也痛了,伤也伤了,就不可能让他安然无恙。顾津津说什么都要拉个垫背的,她不想连累无辜,她所有的苦痛都来源于靳寓廷,自然就要想办法还到他身上。

  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她吃力地提着皮箱,男人站在台阶上看着她的样子。“需不需要我帮您?”

  “不用,你去干你的正事吧。”

  顾津津带着皮箱来到停车场的时候,看到一辆车子横在出入口,司机见她过来,忙推开了车门。

  “九太太。”

  顾津津没有答应,从此以后,这个称呼跟她没有一点关系了。

  司机帮忙将她的行李提上车,顾津津坐到后车座内,司机很快上了车。

  “您应该不需要再回西楼取什么东西吧?”

  “不需要。”所有的东西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丝毫值得留恋的了。

  车子很快开出酒店,顾津津望了眼外面的夜色,对于不少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不论是绚烂的,还是肮脏不堪的,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选的。顾津津有些迷茫,也不知道她重新选择的这条路,是不是真的能走通。

  靳寓廷擦拭着头发,没有找吹风机吹干,他也怕吵得顾津津没法睡觉。

  昨晚,她的一双眼睛泡在了眼泪里面,肿得不像样,今天也没好好休息,如果晚上能睡得着的话,自然是好事。

  靳寓廷掀开被子躺到‘顾津津’身边,女人进来的时候刻意没有喷香水,发上也没有特殊的香味,她的头发更是临时剪得跟顾津津一样长短。

  靳寓廷面对她躺着,黑暗中也看不到她的脸,他没有说一句话去吵她睡觉。

  他迟迟不动,时间又拖不得,女人只好伸出手主动抱住靳寓廷的腰。

  他整个人明显一怔,甚至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将举起的手臂放在哪里。对于‘顾津津’主动的拥抱,完全出乎了靳寓廷的预料,他手臂慢慢垂下去,最终放到她背上。

  女人坐起身,将裙摆往上掀,很快就将身上的吊带裙脱掉。她将靳寓廷推倒在床上,一只手摸向靳寓廷的腰际,拉住他的浴袍带子后,使劲扯开。

  一把火在这张大床上迅速点燃,她双手摸向靳寓廷的脸,红唇也凑了过去。

  靳寓廷别开脸,推开女人后坐起身,“津津,你做什么?”

  她拽住他的浴袍,再度靠上前,靳寓廷更用力地将她推开。“你是谁?”

  女人吃惊不小,但还是没有开口,面对她扑过来的身影,靳寓廷这回没有手下留情,他手臂使劲一甩,将女人推下了床。

  靳寓廷起身开亮灯,目光落定在陌生女人的脸上。“说,你究竟是谁?”

  嘀——

  门口的细微声音传到靳寓廷耳朵里,他第一反应是顾津津,他赶紧将敞开的浴袍拉上,手里动作不由急迫起来,还未来得及将带子系上,就听到一串脚步声进来了。

  “不许动!”

  靳寓廷抬头,看到好几个人走了进来,女人大大方方地站在那里,一条底裤快要遮不住风光,文胸已经被解开了,就靠两条带子歪歪斜斜地挂在肩膀上。

  女人啊地尖叫声,双手护在身前。“九爷,您不说没事的吗?这些人怎么回事啊?”

  靳寓廷看了眼敞开的门,他们不是闯进来的,是用了门开正大光明地走进来的,他环顾下四周,顾津津去了哪?

  “我们接到举报,这里正在进行非法交易,请跟我们走一趟。”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女人吓得捡起地上的风衣草草给自己披上。“是他约我来的。”

  靳寓廷这个时候要再问出了什么事,就没意思了,他整理好身上的衣物,问了句。“你们是哪边的人?”

  有人发现了那个放在旁边的箱子,他快步过去,将箱子提了起来。“这里面是什么?”

  “不知道。”靳寓廷冷冷出声,目光扫了眼站在对面的女人。“我也不认识她。”

  对方将箱子打开,靳寓廷看到里面装满了现金和金条。

  “你现在恐怕很难说清楚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靳寓廷这会只关心顾津津去了哪,他视线看向茶几旁,心里陡然一惊。

  她的行李箱不见了,电脑和绘画板也都不见了。

  他只不过进浴室洗了个澡,她若不是自己开门出去,谁又能闯进房将她悄无声息地带走呢?

  还有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她跟顾津津偷梁换柱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察觉。

  只是顾津津不会在这种时候对他主动,若不是他起了疑心,他这会极有可能把她当成顾津津,在床上翻云覆雨,那就真是被当场捉住了。

  “请你配合我们,跟我们走一趟。”

  靳寓廷抬了下眼帘,“证件呢?”

  为首的男人掏出证件,靳寓廷看了眼,别开视线。“你们怎么会有我房间的门卡?谁给你们的?”

  “等回去以后再说吧,带走。”

  一名男子看了眼杵在那里的女人。“还愣着做什么?走。”

  他上前几步,看到了靳寓廷的手机,将它一并带走了。

  走在最后的一名男子刻意放慢脚步,他来到床头柜的花盆跟前,将顾津津藏在里面的东西拿了出去。

  孔诚原本过来找靳寓廷想商量下昨晚的事,没想到却见他的房门开着,他刚要按响门铃,就见好几个人走了出来。

  “九爷?”

  靳寓廷朝他看了眼,“安排律师。”

  “是。”

  靳寓廷知道他是被人算计了,但他现在还不敢往顾津津身上想。他走出去两步,回头朝孔诚吩咐道,“津津不见了。”

  “九爷放心,我一定找到九太太。”

  但是当务之急,是要确保靳寓廷没事才行。孔诚没法分心安排那么多的事,他快步来到靳睿言的房门前。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段璟尧率先起身,靳睿言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头也没有抬一下。

  段璟尧打开门,看到孔诚站在外面。

  “段先生,靳市长在吗?”

  “在,怎么了?”

  “九爷被人带走了。”

  段璟尧面露些许吃惊,他侧开身,让孔诚走进去。

  靳睿言也听到了说话声,她放下搭起的腿。“什么叫被人带走了?”

  “我刚去九爷房间,看到了一个陌生女人。”

  靳睿言不用细问,也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津津呢?”

  “没看到九太太的人。”

  靳睿言满脸严肃。“怎么好好的,敢有人到酒店来抓人?”

  段璟尧斜靠在旁边的墙壁上。“住在这一层的人,都是有些身份的,老九昨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说不定已经把人给得罪了。”

  “你见到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

  “九爷和她都是衣衫不整,我看到有人手里还拎了个箱子,应该是从九爷房间搜出来的,也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

  靳睿言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她坐回沙发内,目光不由落到段璟尧身上。

  他知道她在怀疑他,男人轻耸下肩头。“你别事事都怀疑到我身上。”

  “孔诚,这件事不能外传,特别不能让外公知道,今天是他的寿宴,要是急火攻心出个好歹,谁也担待不起。”

  “是。”

  靳睿言表情凝重,越想越不对劲。“小九做事向来有分寸,绝对不可能在外面胡搞,还有,他出事的时候津津又在哪?那是他们的房间,怎么会出现第三个人?她又是怎么进去的?”

  “我当时和九爷说不上话,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这样吧,你先去安排律师,其余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孔诚轻点下头。“是。”

  他快步往外走去,直到关门声落到靳睿言的耳中,她这才起身走到段璟尧面前。

  “说,这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段璟尧双手抱在胸前,一把视线轻飘飘落在靳睿言脸上。“我算是发现了,你现在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栽,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方才我难道不在这个房间里吗?”

  “你要耍小动作,还需要你亲自动手吗?”

  “你不相信我就算了。”段璟尧也懒得跟她纠缠。

  靳睿言伸出手,手掌按在段璟尧脸侧。“今天是我外公的寿宴,段璟尧,这件事要跟你没关系,最好,倘若被我查出来与你有关,我不会放过你的。”

  男人不以为意地挽起了嘴角。“你还是担心下老九吧,万一那箱子里放了不好的东西,你也跟着完蛋。”“你说说,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我怎么知道?”

  靳睿言凑近些,目光定在男人滚动的喉间处。“你不知道?那你猜猜。”

  “说不定,是什么违禁品,一箱子肯定能构成重罪,那老九可就惨了。”

  靳睿言眸光射出几许阴冷,“段璟尧,你要真敢做这种事,我跟你没完!”

  段璟尧的手落到她肩膀上,微微用力,“放心,这件事与我无关,你还是想着怎么让老九脱身吧。”

  靳睿言收回手臂,她走到床头柜跟前,拿了手机走出去。

  靳寓廷被带走后,没有惊动秦芝双和靳永岩,他坐在桌子跟前,旁边还有那个女人,以及被搜出来的那个箱子。

  “既然把我带过来,总要有个理由吧?”

  一名警察将箱子打开,推到靳寓廷的手边。“这是你的吗?”

  靳寓廷轻摇下头。“不是。”

  “那为什么会出现在你房间内?”

  “我不知道,你可以去查酒店的监控,应该是她带过来的。”靳寓廷说完,目光落向站着的女人。

  她方才已经将风衣的扣子一颗颗扣上了,身后的警察让她坐定下来,“是你的?”

  女人不住点头。“是我要给他的。”

  靳寓廷眉头轻扬了下。“我跟你非亲非故,你给我做什么?”

  “九爷,都到这个时候了,您不能丢下我不管啊,”女人委屈的欲要起身,却被人按住肩膀。“明明是我们约好的,您到了这会怎么什么都往我身上推?”

  靳寓廷冷笑下,“我跟你约好的?”

  “当然,还是你给我开的门。”

  靳寓廷实在不想跟她废话,“既然这样,是不是调取监控后就能一目了然了?”

  “我们有聊天记录,不信的话,你们看。”女人说着,将风衣口袋内的手机掏出来,解锁后进入微信,再将聊天记录交给对面的警察。

  那名警察看了几眼,将手机递到靳寓廷面前。“这是你吧?”

  靳寓廷当然能认得出自己,可是上面的记录,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想到这,靳寓廷有些不寒而栗,因为他压根没有加过这个人,可她是怎么跑到他的通讯录去的?

  唯一的可能……

  靳寓廷神色有些僵硬,能动他手机的只有一人,除了顾津津,还有谁呢?

  他看着眼前的聊天记录,一颗心沉到谷底。

  这就是最死的证据了,他知道在他的手机里面,也会有一模一样的记录。

  那些对话可以作证,他和这个女人之间有不正当的交易,而且对方还说替他把东西带来了,说的应该就是那箱子现金和金条。

  靳寓廷凛冽的眸子射向女人,她一副完全无辜的样子。

  警察坐回到她跟前,继续盘问。“你之前认识他吗?”

  “不认识,我只是拿钱做事罢了。”

  “做什么事?”

  “你们不都看到了吗?”女人双手交握,许是觉得冷,又用力把领子拉紧。“我收了别人的钱,他们让我伺候好他,说他是金主,跟什么项目有关。至于那箱子钱,也是对方让我带给他的,跟我没有关系。”

  靳寓廷听到这,太阳穴处不由轻跳下,事情越来越复杂,这已经不单单是情色交易这么简单的事了。

  他听到了项目二字,再看了眼箱子内的现金,如果对方是想让他……

  一名警察迅速理清楚了这里面的关系。“这是受贿啊!”

  靳寓廷眉头紧锁,心也沉了下去。

  另外几人对望了眼,将箱子合上,继续问着那个女人。“谁让你送的?”

  “我……我不知道。”女人显然是不能说。

  “你要真不知情,别人会放心把这个箱子交给你?”

  女人手足无措,说话声带着闪躲。“有人电话联系我的。”

  “那箱子呢?”

  “放在一个酒店的房间,我去拿的。”

  靳寓廷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他完全没有心思去想自己此时的处境,他只知道顾津津不见了,她临走之前,还伸手要将他推进深渊。

  他忽然发现他看不透她,前一刻他们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眼神澄净,却不知她那时候已经是心思暗涌了。

  警察还在继续盘问着女人。“你要不老实说的话,后果自负。”

  她手指交握,神色犹豫,似乎是在考虑。

  “快说。”

  “我真是受人之托,对方叫黄鸣权,是个大老板,他说好事成之后给我一笔钱。我真是无辜的,我和那箱子钱都是送给九爷的东西,只要他肯笑纳,黄老板那边就好说。”

  靳寓廷听到黄鸣权三个字,神色越发严肃,他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陌生,再一细想,心里竟有几分发毛的感觉。

  他最近正帮着靳睿言盯一个项目,不少人托关系找到他,想要进那个项目,靳寓廷记得其中就有这个黄鸣权。

  靳寓廷深知事关靳睿言,不好马虎,所以都走了最正常的途径,但如今听这个女人这样一说……

  靳寓廷的心彻底沉了下去,看来对方不光是冲着他来的,还想趁此将靳睿言一道拉下马。“有这回事吗?”警察闻言,将视线落到靳寓廷脸上。

  他出门的时候,还穿着那件浴袍,白色的袖口挽起,轻耷在靳寓廷古铜色的手臂上。看顾津津和这个女人的聊天记录,她应该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靳寓廷想不通,她既然清楚,怎么就能对他下得了这个手呢?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对他当真是一点恩情都没有。

  “有这回事吗?”警察再度发问。

  “有什么话,等我的律师到了再说。”靳寓廷丢下句话,闭起眼帘,不打算再回答。

  不知道孔诚有没有去找顾津津,靠她一个人的力气,肯定成不了这事。那她背后还有什么人?她现在又会在哪?

  靳寓廷心乱如麻,恨不得现在就离开这个地方。顾津津坐了许久的车,眼看着车子进了一个陌生的小区。

  司机将车停了下来。“九太太,到了。”

  顾津津心头漾起微微的恐惧,她今天算是冲动行事,一点准备都没有,现在看着耸立在夜间的高楼,她突生退意。

  “九太太?”

  顾津津收回神。“好。”

  她下了车,司机将行李替她拿出来,“我送您上去。”

  顾津津跟着司机走进电梯,又来到了十二楼,司机拿出钥匙,打开1203的房间门。

  “这是段先生给您安排的地方,您先住着。”

  “好,谢谢。”

  顾津津走进去,房子很大,一百二十平米左右,精装修过,她径自走到沙发跟前坐定。要想摆脱靳寓廷其实并不难,她若是早早地就肯尝试,也不会落到这样惨的地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