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96放进房间的神秘女人

96放进房间的神秘女人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572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58

  

  段璟尧眯起眼帘盯着她看,没有得到回应,顾津津对上了男人的视线。“是时间太仓促吗?”

  “有点。”

  “还有一整天的时间,我相信姐夫的办事能力,再加上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下次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段璟尧当然也知道要抓紧机会,“好,今晚。”

  “我需要做些什么?”

  电梯很快到了一楼,门打开了,两人都没再说话。

  进了自助餐厅后,顾津津随意地拿了些能吃饱的东西,她坐到靠窗的位子跟前。

  不出半分钟,段璟尧也过去了,放下餐盘后坐到她对面。

  周边并没有靳家的人,就算真被撞见,也不会觉得奇怪,他们只是碰巧在餐厅内遇到了而已,难不成非要一人一桌才算正常吗?

  顾津津撕开手里的面包,“他的房间,只有我和他自己有房卡,别人是进不去的,我可以帮你开门。”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会给你样东西,它可以将你房间内的一举一动都拍摄下来。”

  “好。”顾津津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你真能帮我离开吗?”

  “可以,只不过你父母那边,需要安排。”

  顾津津这是临时动的念头,也没来得及思考以后的事,现在仔细一想,很多事情哪有她以为的这么简单。

  爸妈都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圈子,她难不成要拖家带口的逃难吗?

  那首先,他们就得辞职,然后跟她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陆菀惠的工作还好一点,顾东升一路升到这个位子,一直想着要做到退休,她哪能让他说辞职就辞职?

  “这件事,最好能不牵扯到我爸妈。”

  “我看老九不会拿你爸妈怎样的,就算我现在安排他们,他们也不见得肯走。这样吧,我一定保他们周全,如果实在不行,我再想办法。”

  顾津津轻点下头,也只能这样了。“好。”

  段璟尧喝了口牛奶。“昨晚商陆出了那样的事,今天靳韩声恐怕会一步不离地盯着她。”

  “这件事,可不可以不把大嫂牵扯进去?”

  段璟尧眉头轻挑动下,“为什么?”

  “因为她最无辜。”

  段璟尧若有若无地勾勒下嘴角。“昨晚老九把她给救了,但是却放手没有管你。”

  顾津津的心早已经被扎得千疮百孔,原本以为不会再痛,已经麻木了,却没想到痛感还是从胸腔内一点点往外挤压。“如果非要带上大嫂,这件事恐怕成不了,况且我不想伤害她,如果真要把她骗进房间,那我就不能答应你。”

  “津津,你跟着老九这几个月,怎么就没学着点他的不择手段呢?”

  顾津津僵硬地扯动下嘴角。“就算再怎么不择手段,也不能拿女人下手。”

  “你这是在说我吗?”

  “没有。”

  段璟尧似乎并未放在心上。“你知道我的初衷,如果商陆不被牵连,我的目的就没法达成。”

  “大嫂现在这样,大哥也没时间来对付你,上次的事你肯定也咽不下这口气,你自然也知道幕后的事大半都是靳寓廷在搞鬼,这次你是要狠狠出口气。”

  段璟尧轻晃下手里的牛奶杯。“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顾津津早就想好了,她压低嗓音说了两句话,段璟尧颇有些意外地将目光落到她脸上,“想不到,这些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姐夫觉得不妥?”

  “不,我也觉得把商陆牵扯进去,她太无辜,你这个法子可行。”

  顾津津没再说话,专注地吃着面前的早餐。

  段璟尧没有多待,喝了牛奶后就走了,顾津津也没什么胃口,草草填饱肚子后上楼。

  进了房间,靳寓廷已经穿戴整齐地站在房间内,他正准备出门,看到顾津津进来,上前两步问道。“吃好了?”

  “嗯。”

  顾津津把电脑和绘画板都带来了,她从行李箱内取出东西,将它们放到茶几上。

  他仔细端详着她的面色,她越是平静地让人看不出丝毫端倪,靳寓廷就越觉得不对劲,他坐到顾津津对面,她打开电脑,目光轻抬下。“不早了,你还不去吃早饭?”

  靳寓廷盯着她没说话,顾津津知道他怎么想的。“我没事,你不必这样。”

  她越说没事,靳寓廷就知道越是有事。

  “你要实在不想待在这,我们回绿城吧。”

  顾津津轻摇下头。“有些规矩还是要守的,我们不能这样任性。”

  “昨晚的事,我不信你不在意。”

  顾津津敲在电脑键盘上的手指顿住。“在意又怎样呢?难道要一直陷在里面让自己痛苦吗?靳寓廷,我也就是当时特别难受而已,况且那个男人没有怎么着我。”

  “你这样……”靳寓廷这会觉得说不出的怪异。“我跟你解释过,希望你能认真地听进去。”

  “我听了,我已经明白了。”顾津津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你当时以为我在那个房间里面,所以救商陆就是在救我,我知道了。”

  “你真这样想的吗?”

  当然,不是!

  顾津津心里完全不是这样想的,但她嘴上却轻说道。“是,虽然一开始不想这样认为,但事后想想,好像也有道理。”

  靳寓廷面上的阴狠总算被扫去大半,他起身坐到顾津津身边,“这件事过去了,以后我们谁也别再提了,我保证绝不会有下次。”

  “嗯,好。”顾津津勉强挤出抹笑来。

  “我带你去买点东西,走走。”

  靳寓廷认为能哄她高兴的,就是带她走出这个房间了,女人不都爱买买买吗?她这会心情压抑,说不定看到了喜欢的东西之后,能一扫阴郁。

  “不了,我还要画画呢,最近更新的篇幅太少,读者都急了。”

  靳寓廷坐在边上,顾津津顿觉浑身不自在。“我就坐在这里,又不会跑开,你去吃早饭吧,回头还要忙呢。”

  男人看了眼她,起身走出去。

  只不过一会功夫,就回来了,顾津津专注地坐在地上画着漫画,靳寓廷看到她的身影,悬着的心莫名一松。

  真好,他方才越想越不对劲,还生怕她一个人跑了。

  一直到吃饭的时候,顾津津都跟往常一样。画累了,就起来烧水,泡杯茶,饿了,就从酒店的吧台上拿东西吃。

  午饭也是在酒店吃的,秦家已经来了不少亲戚,场面热闹得很,排场也足。

  秦家的人在招呼客人,秦芝双没有动,她起身走到顾津津身边,顾津津有些不自在地看向她。“妈。”

  秦芝双从桌上拿了糖果放到她手里。“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给你拿几个寿碗带回去。”

  “什么是寿碗?”

  “图个吉利。”秦芝双将手放到顾津津的手背上。“津津,你是个好孩子。”

  “妈,您干吗这样说?”

  秦芝双也不想再提昨晚的事,生怕又惹顾津津伤心,“妈就是喜欢你,又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顾津津不由失笑。“妈,您真的别担心我,我没事,您帮着舅妈去招呼客人吧。”

  “招呼宾客的事,不差我一个。”秦芝双起身拿了茶壶过来,“你人生地不熟的在这,我怕你不自在。”

  顾津津闻言,鼻子忍不住发酸,“谢谢妈。”

  “你都叫我一声妈了,还这样客气。”

  中午时分,商陆并未下楼,靳韩声也没有露面,秦芝双说他让人将早餐和午餐都给送进了房间。

  一桌上坐着的都是自己人,顾津津味同嚼蜡地吃着,段璟尧神色如常地坐在那里。

  顾津津最先吃好饭,秦芝双跟着靳永岩去敬杯酒,她趁着这个机会跟靳寓廷说道。“我先回房间了。”

  “吃饱了?”

  “嗯。”靳寓廷没有留她多待会,“我送你回去。”

  “不用,这边出去就是电梯。”

  靳寓廷不怎么放心,顾津津拿起桌上的手机。“这不是晚上,再说酒店也加强了安保,不会有事的。”

  “那你注意安全。”

  顾津津推开椅子起身,她朝段璟尧看了眼,他眼底没有丝毫波动,似乎忘了早上商量好的事。

  顾津津走出餐厅,来到电梯跟前,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两人一道进了电梯,顾津津刚按数字键,就见男人弯下腰,起来的时候将手伸到她面前。“你的东西掉了。”

  她想说这不是她的,她下楼的时候就带了个手机。

  顾津津的视线落到男人手上,想到段璟尧中午说的话,顾津津犹豫地伸出手。

  男人按了五楼的数字键,电梯很快停稳,顾津津看着他快步走出去。

  回到房间后,顾津津将手里的东西展开,她看到纸条上写了一串数字,后面还有几行黑色的小字。

  顾津津将那串号码背下来,再将纸条撕碎后丢进了抽水马桶内。

  她看了眼手里的小东西,她回到房间,环顾一圈后,看到窗台上摆着一盆盆栽。

  顾津津几步上前,将它放在里面,然后再搬到床头柜上。

  做完这一切,顾津津紧张地坐在床沿处,她生怕靳寓廷会半路回来,她双手交握,不让自己的手指再发抖。

  既然是决定好了的事情,就别再胡思乱想了,对她来说,最要不得的就是心软。

  顾津津双手撑在身侧,方才在浴室的镜子跟前,她朝里面看了一眼,却发现她都快认不出自己来了。

  这样憔悴,努力的强颜欢笑着,一次次被人重伤之后,哪一次不是她自己舔舐好了伤口之后再爬起来的?

  她回忆之前的事,她对靳寓廷的初心动,应该是他在照相馆内将她从快要灌满水的玻璃缸内救出来的时候吧?

  但即便那样又如何呢?顾津津这会心里跟明镜似的,那件事没有商陆在身边让他选择,所以他才会在第一时间找到她。

  一整个下午,顾津津都在疯狂地画着,脑子里的情节一个跟着一个蹦出来。

  心里这口气出不掉,她就只能先对漫画里的靳寓廷下手,怎么惨怎么来,几乎是被折磨掉半条命。

  靳寓廷开了门进来,顾津津刚画完一个情节,他走到沙发跟前,弯腰将手递向她。

  顾津津看到他掌心内放了个竹蜻蜓,“做什么?”

  “方才见一个小孩在玩,挺好玩的,我就问他要了。”顾津津没有伸手接,“我不喜欢这种东西。”

  “这应该是竹子编的,你画画的时候把它放在边上。”

  顾津津看了眼,伸手拿了过去,他可能是实在找不到借口去接近她了,画画的时候放个竹蜻蜓在边上做什么?提神醒脑吗?  靳寓廷坐到她身边,目光定在顾津津的绘画板上。

  她结束了一个情节,正在画新的场景图,靳寓廷坐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说,“这些都是你设想出来的?还是哪里见过?”

  “有些是自己想的,还有些是看了搜索的图片加想象画出来的。”

  “我以后多带你出去,搜索的图片很多都不全面。”

  顾津津轻点下头。“好啊。”

  他坐了会,她收起手里的动作看他,“你不去外公家吗?”

  “下午准备在房间睡会。”

  “好。”

  靳寓廷见她似乎一句话都不想和他多说,他起身将外套脱去,他小心地看了顾津津一眼。“沙发被你占了,我去床上睡?”

  “随你。”

  一听到这话,靳寓廷立马过去,在床上躺了下来。

  顾津津这会盘膝坐在茶几前的地毯上,哪存在占了沙发这一说,但她也不想跟他争什么,他要睡床就让他睡好了。

  他躺在床上其实也睡不着,眯了一会后睁眼,看到顾津津两手趴在沙发上好像睡着了。

  靳寓廷掀开被子下去,脚步声放得很轻,他来到顾津津身边,弯腰想将她抱起来。

  手刚碰到她,顾津津就睁开了眼,她往旁边缩了下,靳寓廷的手顿在半空中,“别坐在地上睡,我抱你到床上。”

  “不用了,”顾津津轻揉下眼睛,“我刚才睡了会,现在又有精神了。”

  “晚上可能还要到很晚,趁着现在去躺会。”

  顾津津没有起身,“我这两天在推荐,没时间玩,我要多更一些才行。”

  靳寓廷拿她没法子,只好作罢。

  快到晚上设宴时,顾津津才起身,她坐得脚都麻了,去浴室洗了把脸出来,她衣服也没换,拿了手机跟靳寓廷出门。

  晚上的排场更大,顾津津看着热闹的大厅,她置身于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内,每个人仿佛都戴着虚假的面具。秦芝双将她介绍给一些远房亲戚,她们伸出手,满面笑意,态度也是毕恭毕敬的。

  但她们的眼神骗不了顾津津,那种带着审视的目光从头到脚将她扫了一遍,大概她穿了什么衣服,鞋子是不是奢侈品,都被她们一眼看出来了。

  顾津津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秦芝双也看出来了,她拉着顾津津在桌前坐定下来。“津津,你先坐,一会吃饭的时候你顾着吃就行,不用去敬酒。”

  “谢谢妈。”

  靳韩声和商陆也下来了,他们走过来坐在顾津津一桌上。

  寿宴还未正式开始,顾津津想着一会要做的事,手心不由冒出汗来。

  “津津。”对面的靳韩声冷不丁开口,顾津津吓了跳,抬起眼帘。

  “昨晚的事,谢谢你。”

  顾津津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看了眼商陆后,这才回神,“大哥不必客气,都是一家人。”

  “我知道是你喊人的,也是你过去想要拉住商陆,若不是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们不会知道商陆在哪个房间。”

  顾津津喉间轻滚了下,“我当时想不了那么多,我肯定不会让他们伤害大嫂的。”

  “这件事,我会记得的,等商陆清醒了以后,她也会记得。”

  顾津津没再说话,商陆起身,拿了果盘内的糖果递给顾津津。

  她怔了怔,跟着站起来接过糖果。“谢谢大嫂。”

  开席后,一桌人坐定下来,顾津津轻咬着嘴里的凉菜,她心不在焉,几乎没有夹菜。

  靳寓廷见状,拿起筷子给她夹了不少她喜欢吃的菜。顾津津看了眼,抬起眼帘再看时,就见段璟尧似有深意地瞅着她和靳寓廷。

  他应该是怕她在最后的关头反悔吧,顾津津轻扯嘴角,专注地吃着碗里的菜。

  席间,有不少人过来敬酒,有些亲戚平日里虽然不走动,但面上总也要过得去。

  靳永岩身子不大好,不能喝太多的酒,他们的焦点自然也就在几个小辈身上。

  靳寓廷挡住了顾津津的酒,靳韩声自然也要护着商陆,只有靳睿言跟着起身敬酒。

  一来二去,靳寓廷喝了不少,秦芝双在旁担忧地说道。“少喝点。”

  “没事。”

  一顿晚饭吃到了九点多,散席的时候,还有不少人没走。

  秦芝双让他们都先回房间,剩下的事情交给她就行。

  回了房间,靳寓廷走路有些摇晃,他来到床边,整个人躺了上去。

  “你先去洗澡吧。”

  靳寓廷躺着没动。“过会就去。”

  “一会床上都是酒气,我睡不好。”

  靳寓廷闻言,挣扎着起身,他脱掉外套,摘下手表放到床头柜上,把手机也拿出来了。顾津津眼见他进了浴室,门刚关上,她就走过去拿起靳寓廷的手机。

  屏幕需要解锁,她看见靳寓廷输过密码,顾津津试了下后,果然顺利进入。

  她手指颤抖地点开微信,添加好友,输入一串手机号码后需要验证。

  顾津津点了发送,几乎是同时,那边就通过了。

  她紧张地不住盯着浴室的方向看,生怕靳寓廷走出来,直到男人打开了淋浴,水声传到她的耳朵里,她神色这才微松。

  对方发了个表情,很快又问道。“我什么时候过来?”

  “现在。”

  “你在房间吗?”

  “在。”

  顾津津将手机调成静音,又用靳寓廷的口气跟女人说了几句话。

  她很快放下手机,飞快地走到行李箱跟前,将茶几上的电脑和绘画板都塞了进去。

  一切准备妥当后,顾津津刚要走过去看眼靳寓廷的手机,没想到他却突然打开了浴室的门。

  顾津津吓得站在床边没动,她不着痕迹扫了眼靳寓廷的手机,生怕它这个时候接收到消息。

  “你洗好了?”

  “没有。”靳寓廷穿着拖鞋走出来。“你有没有带洗发水?”

  “没有。”顾津津下意识用身子挡在床头柜跟前。“浴室不是有吗?”

  “习惯了用家里的。”

  顾津津真是服气,她这个时候紧张的要死,她看着靳寓廷的样子,他出来时只草草用浴巾在腰际围了下,顾津津忙着急开口。“也不怕冻着,酒店的东西都不错,将就用下吧。”

  “好。”

  顾津津转身将灯关了,靳寓廷走到门口,回头看眼。

  她轻揉下眼角处。“我眼睛好痛,见不得光。”

  “一会早点休息。”

  “嗯。”

  靳寓廷回了浴室,关门声传到顾津津的耳朵里,她转过身拿起靳寓廷的手机,女人已经回了信息过来。

  “我到了。”

  顾津津将手机放回原位,她蹑手蹑脚走到沙发跟前,拉起了行李箱。

  她不敢拖着,只能用手提着,放轻了脚步来到门前后,顾津津小心翼翼地将门打开,透过逐渐敞开的门缝,看到外面站了个女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