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93靳寓廷,救救我

93靳寓廷,救救我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5689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55

  

  外面传来阵敲门声,佣人站在门口,门是敞开着的,她也不敢进去。

  靳寓廷头也没抬。“什么事?”

  “太太过来了,让我问一声,行李有没有收拾好,一会就要出发了。”

  “知道了,马上就好。”

  佣人收回视线,不敢多说,转身下了楼。

  靳寓廷起身,面无表情地冲顾津津道,“起来吧。”

  “我说了,我不去。”

  男人仿佛压根没将她的话听进去。“是不是要让我替你收拾?”

  “靳寓廷,我一会可做不到强颜欢笑。”

  “随你,你哭着去都行,但你今天必须过去。”

  顾津津撑起身,坐在那里,“你怎么不把那张符交给大哥?”

  “让他弄死你是吗?”

  “你不用对我心软。”

  靳寓廷弯腰将她攥起身,“这次的事情不会这样轻易过去,但眼下寿宴要紧,我现在不想跟你在这浪费时间。”

  顾津津甩开他的手臂,抬起脚步进了更衣室。

  她将门拉上,眼泪肆意流出来,可她只能咬着唇,没法失声痛哭。更衣室内有靳韩声送的那条项链,顾津津抬起手臂不住擦拭眼角,她随便收拾了下行李,直到靳寓廷走进来。

  出发的时候,靳寓廷拎着行李箱,顾津津跟在身后。

  孔诚将车门打开,两人神色如常,一前一后坐进了车内。

  车门被关上,顾津津嘴角勾勒起的弧度收回去,面若冰霜地望向窗外。

  司机透过内后视镜小心地盯着两人看眼,孔诚也坐进了车内,车子开出靳家门口的时候,顾津津看到靳韩声和主楼那边的车也出来了。

  车内音乐声阵阵传到耳朵里,靳寓廷心烦气躁,“把音乐关了。”

  “好。”孔诚说着,伸出手去。

  “不要关,”顾津津出声阻止。“我要听。”

  孔诚的手顿在半空中,靳寓廷眉头紧蹙,越发觉得声音吵死了,“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关了。”

  孔诚心想完了,他又成了夹心饼干,他试探着将手往前伸。

  “别关,不然我要你好看。”顾津津口气也不好。

  “孔诚,你到底替谁做事的?”靳寓廷紧接着说道。

  孔诚伸手也不是,将手收回去也不是,他为难地往后看了眼。

  “你要是把音乐关了,我以后就一直为难你,跟你死磕到底。”

  也是醉了,他这是惹到谁了?孔诚不服气。“九太太,我就是个助理而已,你们有话好好商量,别跟我过不去啊。”

  “我就是想听歌而已。”

  孔诚干脆将手插在口袋内,他悬着颗心,半晌后也没听到靳寓廷的说话声,看来还是他妥协了。

  来到秦家,一栋旧式别墅出现在眼中,顾津津下了车,看到门口站着不少人,秦芝双和靳永岩率先走了过去。

  靳寓廷带着顾津津上前,快步走到一名老者跟前,“外公。”

  “乖。”

  靳寓廷拉过顾津津的手,她轻扯开抹笑,“外公。”

  “乖,这是津津吧?”

  “是。”

  外公年纪大了,人还硬朗的很,只不过眼神不大好,家里人让他戴个眼镜,他还非不肯服老。他拿了红包塞给两人,“一路上累坏了吧?”

  “一点都不累,沿途看看风景,想到要来见外公,时间就过得飞快。”顾津津肯说话的时候,嘴巴特别厉害,一句话就将老爷子逗得哈哈大笑,直接再摸出个红包塞给她。

  靳睿言和段璟尧也到了,老爷子眯着眼看向不远处。

  秦芝双上前挽住他的手。“睿言和璟尧也到了。”

  “两个一本正经的家伙,睿言小时候好玩,现在一点都不可爱,选的男人也是,不爱笑。”

  “爸。”秦芝双忙打住他的话语。“孩子们都大了,各有各的烦恼,哪能像小时候那样无忧无虑呢。”

  “还有韩声和老九,现在都阴沉沉的。”

  靳寓廷还站在他面前呢,老爷子就当面吐槽了,他也没法还嘴啊,只好乖乖地听着。

  靳韩声带着商陆过来,尽管她这几天状况并不好,但靳韩声也不舍得将她一个人关在东楼。

  到了跟前,靳韩声和老爷子打过招呼。“外公。”

  商陆也低低地喊了声。

  老爷子拿出红包,看了眼垂着头的商陆。“这孩子,还是没有好转吗?”

  “好多了,”秦芝双接过话,“有时候能喊我妈,也能记得起一些事,总算是在慢慢好转。”

  “都别站着了,快进去吧。”旁边的舅妈招呼着众人往里走。

  秦家也是大户,庄园式别墅宽敞而气派,浓郁的古风气息扑面而来,顾津津一直坚信秦芝双这样温婉善良,背后的家庭氛围和教养肯定也是极好的。

  进了客厅,家里早就备好了茶点,一行人坐定下来。

  舅妈拉着秦芝双有说不完的话,都是自家人,不必有那么多礼数,顾津津跟着坐到靳寓廷身边。

  “酒店就在边上,一会就安排你们入住,寿宴也设在那里,省得跑来跑去了。”

  秦芝双微笑着点头。“辛苦你了,忙里忙外的,我也没帮上什么。”

  “不辛苦,爸还硬朗着,不少主意还要自己定呢。”

  顾津津拘谨地坐在那里,抬起眼帘看到段璟尧端起茶杯,将杯子递给靳睿言。

  靳睿言看了眼,伸手接过去。“谢谢。”

  商陆就坐在旁边的沙发内,此时正不安地握紧了双手,她不喜欢人多的场面,哪怕这些都是至亲,但她怕是早就把他们都忘了。

  靳韩声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内,另一手搂住她的肩膀,“放松,都是家里的人,别怕。”

  她眼神闪躲,挣开了靳韩声的手掌后,用指甲掐着自己的手背,靳韩声一个没看住,她就将手背抓出几道又深又红的血印子。

  男人心疼地拉过她的手,“你做什么?”

  商陆朝他看看,没说话,指甲再度要掐向自己的手背。

  靳韩声见状,握住她的手,商陆就一下下使劲抓着他的掌心。

  顾津津看在眼里,她不着痕迹地望向旁边坐着的靳寓廷,她知道他也心疼,只不过有靳韩声在,他又算什么呢?

  在秦家吃过晚饭后,舅妈亲自带着他们去酒店入住,一路奔波也累了,还是要休息会养养精神。

  走进房间,靳寓廷将行李箱放到一边,顾津津看到张大床,忍不住扑了上去。

  男人脱掉外套,他坐向床沿处,顾津津别过头看他,“靳寓廷,我想问你个问题。”

  靳寓廷拒绝回答,知道这个时候她问不出好话来。

  “你看到大嫂的样子,不心疼吗?”

  靳寓廷抬起修长的腿,躺在边上。

  顾津津见他一张脸冷若冰霜。“你心里肯定想着,她那时候为什么要嫁给大哥?嫁给你多好啊,你一定把她捧在手心里,不论她的病是否能好起来,你都爱她如初是吗?”

  靳寓廷拿了旁边的枕头丢过去,顾津津一把将它挥开,“放心,我拿了你的好处,肯定会帮你办好事的。我今后多陪陪大嫂,多在她面前说说你的好话。”

  “顾津津,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靳寓廷说到这,坐了起来,“商陆的状况你不是没看到,她也受不了任何的言语刺激。”

  顾津津躺到旁边,掀开被子后盖在身上,她也觉得累,但她现在越来越会攻击人,好像只有这样才能防御伤害一般。

  1601号房间内,靳韩声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商陆需要换洗的衣物。

  商陆不住摸着手背,方才掐得太狠,这会觉得痛了,她不住抚摸着。

  靳韩声走过去,将衣服放在床上。“先去洗个澡,今天早点睡,你也累了。”

  她轻摇下头,坐着没动。

  靳韩声将手伸向她颈间,想要将她的扣子解开,商陆忙推开他的手臂,两手紧紧抓着领子,人也躲开了好远。

  “别怕,我给你洗个澡好不好?”

  商陆摇着头,满脸戒备地盯着他。

  靳韩声无奈,只好做出让步,“我给你放好水,你自己洗,行吗?”

  她还是摇头。

  靳韩声这下不给她商量的余地,他起身走向浴室,将温热的水注入按摩浴缸内,他回到床边,刚要伸手,商陆又躲开了。

  “那好,你自己脱,自己洗行不行?”

  商陆不出声。

  “你要不洗,我就罚你明天被关在房间里面,不许画画,不许看书。”

  商陆瞪了他一眼,靳韩声弯腰拽着她起身,“我给你脱。”

  她挣开手,走进了浴室内,她一个人在里头洗着,靳韩声坐在床沿处,等了许久,才看到商陆披了件睡袍出来。

  头发湿湿嗒嗒的,水珠顺着发尖直往下挂,她也不知道用毛巾擦一下。靳韩声快步上前,从浴室取来毛巾给她裹在头上,商陆坐到床沿处,男人拉开床头柜,拿了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也习惯了,平时要靳韩声在家的话,这些活也都是他干。他不放心商陆自己动手,万一再伤了哪里,心疼的还是他自己。

  吹干头发后,靳韩声拿了旁边的衣服想给她换上,商陆两手护在身前。

  男人好笑地盯着她说道,“又不是没看过,你在我面前还要遮遮掩掩的吗?”

  “不要。”商陆执拗的时候,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靳韩声弯着腰,看了眼她的样子,“那好,你自己换。”

  “你走。”

  “我走?你让我去哪?”

  “你走。”

  靳韩声点了下头。“好好好,我走,我去浴室洗澡,你乖乖把睡衣换上,行吗?”

  商陆拿起放在旁边的睡衣,“我穿。”

  男人进浴室之前,走到了门口,将防盗链给挂上。

  商陆坐在床沿处没动,浴室内的水声传到耳朵里,她没有换衣服,而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过了会,她站起身来,拖鞋也没穿就走到了门口,她看到了拴住的防盗链,将它打开后,一手拧开门把走了出去。

  靳韩声在里面冲澡,并未听到动静,商陆走到外面,门在她身后轻轻被关上。

  顾津津洗了澡后原本想休息,她换上睡裙走到窗边,下午的时候网站编辑联系过她,说是有出版社问合作的事。

  她拿了手机走出去,准备给编辑打个电话。

  靳寓廷摘下手表放在床头柜上,“你去哪?”

  “打电话。”

  靳寓廷就看不得她现在凡事都背着他,“人生地不熟的,你就在房间打吧,还有什么事是要背着我的吗?”

  “我联系下漫画出版的事,我是不想被你听见,万一你再把我的事搅黄了怎么办?”顾津津说着,已经走到了门口,她将房门打开。

  这是无烟楼层,可是一走到外面,顾津津就闻到了烟味,她下意识轻掩下鼻子。

  顾津津抬头看到两个男人正在抽烟,他们住在对门,说话声也很大,烟星肆无忌惮地在他们指尖燃烧着。

  顾津津别过身,给编辑打了电话。

  商陆一走到外面,就迷路了,她两条白皙的腿露在睡袍外面,随着她的走动,睡袍一角又肆意扬开。她浑然不知这幅样子落在别人眼中,有多诱惑,宽松的领口下,她的两道锁骨也是若隐若现,其中一个男人猛吸了口烟后,目光定在商陆身上。

  她毫无目的性地走着,时不时看向两边的房间。

  男人朝对面的朋友使个眼色,他率先上前拦住了商陆的去路。“美女,大晚上的,这是在找谁呢?”

  商陆想要从他身边经过,男人却先一步拦在她跟前,“迷路了吗?告诉我,我可以带你去。”

  “不要。”

  “那你跟我们一道玩玩?我请你喝酒怎么样?”

  “不,”商陆听到这,立马拒绝了。“女人不能喝酒!不好!”

  男人端详着她精致漂亮的脸蛋,从她的神色间也看出了些许端倪,“这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管她傻不傻呢,只要长得好身材正就OK!”另一个男人说完,丢开手里的烟快步上前。

  “你跟谁一起出来的?哥哥房间里有好玩的东西,我带你去看看怎么样?”

  商陆有些恼了,上前推了把男人。“走开!”

  “呦呦呦,很有脾气,我喜欢,来,再推哥哥一下。”

  两人在走廊内公然逗弄着她,商陆见状,就想转身离开。

  后来的那个男人绕到她身后,拦住了她的去路。

  “妹妹,你可把哥哥的骨头都推得酥掉了,不信你摸摸?”率先过来的男人抓住了商陆的手,将她的手掌按到自己胸前,商陆吓得大惊失色,“放开我,放开我。”

  顾津津在不远处打着电话,听到有熟悉的声音钻到耳朵里,她回头一看居然是商陆。

  她来不及挂断通话,直接冲了过去,“干什么的?”

  两人回头看了眼,“呦,又来了一个。”

  “你们把她放开,这是我大嫂,我家的人可都住在这酒店里。”

  男人闻言,伸手抱住商陆的肩膀将她往房间内拖去,顾津津没想到对方胆子这样大,她冲上前掐住男人的手臂,“松开!”

  “我看你也是姿色出众,一起玩啊?”

  顾津津扯开了嗓门大喊,“靳寓廷,大哥,救命啊,救命啊——”

  另一名男子见状,上前捂住她的嘴,将她往自己的房间拖去。

  靳寓廷关掉吹风机,正好顾津津的救命两字传到耳朵里,他敏感得很,几乎是立马就往外走了。

  抱住顾津津的男人身强力壮,根本不给她反抗的机会,他将顾津津一下提了起来,几步间就将她拖进房间。

  男人关上门时,正好靳寓廷打开房门出来。

  他一眼看到有人扯着商陆已经到了房间门前,商陆死死地挣扎,靳寓廷脸色骇然,快步过去。“把人放开!”

  都到这时候了,男人哪肯轻易罢手,他使劲将商陆往里拖,然后动作迅速地关上门。

  靳寓廷就差了一步,他双手撑在门板上,方才听到了顾津津的声音,她这会应该也在里面。

  靳寓廷抬起腿踹向门板,“开门!”

  屋内传来商陆歇斯底里的声音,靳寓廷越发着急,“商陆!”

  靳韩声洗完澡,披了浴袍后出去,“商陆,明天……”

  他话语陡然顿住,屋内哪有商陆的影子。

  靳韩声吓得面色都变了,走廊上隐约传出什么声音,他顿觉不妙,快步走了出去。

  他一眼看到靳寓廷的身影,靳寓廷此时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手指颤抖地摸出手机,他急火攻心,赶紧打电话让孔诚联系酒店人员。

  孔诚擅长这种事,找起人来也快,不会浪费时间。

  靳韩声铁青着脸色上前。“怎么了?”

  “商陆在里面,有个男人把她拉进去了。”

  靳韩声听到这,几乎就要疯了,他双手用力地捶向门板。“不想死的话把人交出来!”

  “开门!”

  而对门的房间内,此时的顾津津却被捂着嘴,一句话都喊不出来。

  她想告诉靳寓廷她在这,让他来救她。

  但身后的男人力气太大了,方才拉扯间她的手机也掉在了脚边,顾津津几乎要被他捂得喘不过气来,她有种自己的脖子即将被折断的错觉。

  “不许出声!”

  顾津津害怕地握紧了双拳,外面的声音清晰地传到耳朵里,靳寓廷方才喊了商陆的名字,他不可能不知道她也在外面,她也身处险境。

  商陆在房间内发出一阵阵的声音,可是那扇门板坚硬无比,靳韩声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只能一下下用力踹过去。

  她被按在地上,男人方才将防盗链锁上了,事已至此,总要得到手才行。

  他伸出手开始撕扯商陆的睡袍,她身上就没穿衣服,睡袍也就是被一条带子简简单单地系着。

  她抬手抓向男人的脸,对方吃痛,更加不耐烦起来,一巴掌狠狠抽过去,声音也透过门板传了出去。

  靳韩声的动作陡然顿住,听到商陆的哭声迸发出来。

  “开门,你找死是不是?你要是敢动她,我让你不得好死!”

  靳寓廷竖起耳朵,没听到顾津津的声音,他心里越发不安起来,一个人应该没法同时按住商陆和顾津津,最坏的可能性就是屋内还有别人,而且顾津津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不然不可能连一句救命都喊不出来。

  孔诚联系了酒店的工作人员,正在往楼上赶。

  靳寓廷快步来到楼梯间,每个楼层都有消防通道,他走到玻璃窗跟前,抬起手肘撞开了玻璃,一把拎起里面的灭火器回到房间跟前。

  他等不了了,一分一秒都等不了。

  靳寓廷将靳韩声扯开,用手里的灭火器狠狠砸在了门锁上。

  顾津津用力挣扎,但身后的男人力气实在大,她听到了砸门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却是从对面传来的。

  男人一手横在她脖子跟前,将她往房间继续拖拽的时候,顾津津心里的绝望彻底涌了出来。

  她两脚在地上蹬着,男人的手一松,顾津津刚要扯开嗓音,嘴巴却再度被捂住了。

  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她心里再清楚不过,顾津津只能拼命挣扎,靳寓廷要救了商陆之后才有可能来管她,到时候,对她来说已经是什么都晚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