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90商陆发疯的真相(精)

90商陆发疯的真相(精)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82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51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却仍旧开口问道。“哪个秦家?”

  “你不是照过面吗?那个女人的妈妈,还被你推下了楼。”

  顾津津站在夜风里,天气凉爽舒适,却出了身冷汗。“我不认识她,也不需要了解秦家的事,至于见面,更没必要。”

  “津津,你知道对于一个人来说,最悲哀的是什么吗?”

  顾津津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的男人,“是被自己最亲近的人算计吗?”

  “看来我在你们的眼里,已经狼狈不堪了。”

  “不是,姐夫你意气风发,怎会狼狈,我只是站在你的立场上想到了那句话而已。”

  段璟尧吸了口烟,唇瓣轻抿,“老九的心里塞不下一个你,你也不在乎吗?”

  顾津津觉得他们才是最残忍的人,她心里比谁都要清楚的事实,他们却总是这样一遍遍提醒她。

  他心里有没有她,她一点都不在乎,真的不在乎。顾津津手指轻握,用微长的指甲刺着掌心,“姐夫,我跟寓廷现在这样挺好的……”

  “长痛不如短痛,你不清不楚地搅和在他们两兄弟和商陆之间,又被扎得伤痕累累,你不累?”段璟尧说到这,掸了下烟灰。“我要是你,才不会允许自己被蒙在鼓里。”

  靳家对商陆疯癫的事,讳莫如深,遮遮掩掩,段璟尧继续蛊惑出声,“等你弄清楚后,你再选择这个男人能不能爱,岂不是更好?”

  顾津津年轻,在这些老狐狸面前,就算情绪掩饰的再好,可却总是能被他们看穿。她转过身去,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好,那就听姐夫的安排。”

  回到屋内,顾津津觉得全身都在冒冷汗,她坐回到靳寓廷身边,男人朝她看了眼。“谁的电话?”

  “我妈,她让我明天回去趟。”

  “我跟你一起回去。”

  顾津津含糊地答应了声。

  坐在旁边的靳睿言丢出一张牌。“津津,你身上有烟味。”

  顾津津怔了下,这屋里不在场的人除了段璟尧外,也无旁人了。“对,打完电话碰到了姐夫,他在抽烟。”

  说话间,段璟尧也从阳台上回来了,他坐到靳睿言身边,盯着她手边的牌看。

  “姐夫,这件事挺棘手的,媒体毕竟已经关注了,一时半刻是不会松口的。”靳韩声说这话的时候,头也没抬,专注地盯着手里的牌。

  “这好办,我只需对外说他当时是要对睿言不利,我只是及时阻止了他,至于下手没有轻重,那是因为关心则乱,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靳睿言听到这,手里的一张牌啪地打在桌上。

  靳寓廷和靳韩声不着痕迹地抬眼,靳寓廷跟着丢出张牌,“姐,姐夫这一招用的挺好,由一个伤人者变成了护花使者,你怎么看?”

  段璟尧微凉的手掌放到靳睿言腿上,她恨不得推开手边的牌,靳睿言意兴阑珊地开口,“你姐夫既然已经出来了,这种事他自己会处理的,我们难得凑一桌,闲话少说吧。”

  今晚商陆没过来,自从昨天她扎伤了靳寓廷后,就没踏出过东楼一步,据秦芝双说应该是受了刺激,神志又开始不清不楚的。

  晚上十点多左右,顾津津有些熬不住,困得眼皮直打架。

  靳寓廷在她腰间轻捏了把,顾津津差点跳起来。

  “困了?”

  “嗯,有点。”

  “打完这一局就散,”秦芝双发了话。“你们明天都有事要做,不能太晚回去。”

  靳睿言也算是强撑到了这会,她肩膀处酸痛的厉害,抬起右手轻敲下。段璟尧见状,起身站到她身后,手指在她僵硬的肩头处揉捏着。

  靳睿言不由想到昨晚他掐着她脖子时的样子,她忙用手按住段璟尧的手背,笑意盈盈说道。“不用了,你也累了。”

  顾津津看在眼里,若不是见过他们互相残杀的样子,她真要以为他们是伉俪情深,恩恩爱爱的一对。

  回去的路上,顾津津眼看着段璟尧的车子从身边开过去,她不由退到旁边。

  靳寓廷目光沉沉地盯着黑暗中的车尾,“姐夫有没有跟你说什么话?”

  “没有啊。”顾津津说着,抬起脚步往前走去。

  “嗯,离他远点,段家就没有好人。”

  顾津津看了他一眼,“在他看来,是不是靳家也没有好人?”

  “可能是吧。”

  这本就是立场不同,既然是对立面的,就是敌人。

  两人回到西楼,顾津津想到明天的更新还没有,又要回家,她得趁着这会脑子还算清醒的情况下,赶紧想些情节出来。一脚刚踏进院子,却看到个身影蹲在不远处的地上。

  靳寓廷定睛细看,好像是商陆。

  顾津津也认出来了,她看了眼靳寓廷,两人一道走上前。

  “大嫂?”顾津津到了商陆身后,轻唤出声。

  商陆扭头,眼里却只看到了靳寓廷,她站起身来,目光迷茫地落到靳寓廷脸上。“我们小时候,是不是一起种过一棵树?”

  顾津津站在边上,他们之间,她压根就挤不进去。

  她余光落到靳寓廷的脸上,看到他表情明显是有动摇的,“你究竟是清醒着,还是跟之前一样?”

  “我怎么了?之前怎么了?”

  “商陆,”靳寓廷喊了声她的名字,试探出声,“你看看,我是谁?”

  商陆端详着靳寓廷的脸,看了许久后,又看了看顾津津。

  “九哥,我们种的那棵树呢?”

  “这是西楼,那棵树在主楼的院子里,现在长得高高大大,你前几日还站在树底下,你又忘了。”

  商陆轻叹口气,“我突然想起来,然后想到了你,就很想看看。”

  “大哥已经回去了。”

  “大哥?”商陆朝四周看了眼,“他回哪了?”

  “东楼。”

  “噢,他住在东楼了,”商陆的眼帘垂下去,“和谁一起?”

  她虽然能偶尔记起之前的事,可要说距离清醒,那还远远不够。靳寓廷上前拽住她的手臂,“我让津津送你回去。”

  “津津又是谁?”

  顾津津站在边上,这样的场合下,她就是个多余的人。商陆挣开靳寓廷的手,“你女朋友?”

  靳寓廷咬紧了唇瓣没说话,只是朝顾津津看了眼。

  她看到商陆上前步,她不由往后退去,顾津津不住地盯着靳寓廷看,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地希望他能解释他们的关系。

  “你是九哥的女朋友?”商陆又问了句。

  顾津津轻摇下头,“不是,我是他妻子。”

  她话语落定,靳寓廷也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商陆蹙紧眉头,回头又盯着靳寓廷半晌。

  靳韩声赶过来的时候,看到院子内站着三人,他目光冷峻上前。“商陆。”

  商陆没有看他,而是径自走向靳寓廷,“我昨天扎伤的人,是不是你?”

  “大嫂,你认错人了。”

  “我扎伤了你,你护着一个女人对吗?她是谁?是你要带回家的,还是要藏在酒店里的?”商陆说到这,几乎是怒吼着冲上前拉住了靳寓廷的上衣。“你说啊。”

  靳韩声看到这,俊脸铁青,大步上前拉住她的手臂。“商陆,回家!”

  “走开!”商陆看也不看地甩开手臂,“为什么不说话,说不出来了吗?是不是你说的,你对我……”

  “商陆!”靳韩声最受不了这样的场面,他好不容易等到她慢慢好转,好不容易看到了机会,为什么兜兜转转她就是走不出来呢?“跟我回去。”

  “谁都别拦我!”

  顾津津看到靳寓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也只有在商陆的面前,才会这样。他的软肋,是商陆,他的死穴,也是商陆,商陆可以一片片这样撕碎他的心,他即便痛苦万分,却又只能这样受着。

  靳韩声抱住商陆,想要将她带回去,商陆今晚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使尽全力硬生生从他怀里挣开了。

  靳韩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商陆猛然转身,一巴掌用力抽到他脸上。“别拦我!”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夜间,顾津津吓了跳,靳韩声难以置信地盯着跟前的女人。“你敢对我动手。”

  “我说了,别拦我。”商陆手掌通红,痛得轻握起来,看到靳韩声眼里的骇人,她后怕地往后退去,“我跟你说了的,是你……你要拦我。”

  靳韩声大步上前,靳寓廷见状,走过去将他拦下来。“你这样做只会吓到她。”

  “老九,你别忘了你自己的女人还站在边上,我管我的家事,用不着你插手。”

  商陆许是害怕极了,她躲到靳寓廷身后,不敢去看靳韩声。

  男人点下头,嘴里的话带着切齿之意,“你居然躲着我,不敢见我是吗?”

  商陆闻言,小心翼翼地探出头,靳韩声满目沉痛,心被割开一道道口子,“你忘了,你真是都忘了,要不是老九当年看中了你,你也不会变成个疯子,这些日子来你吃的苦受的罪都是拜他所赐,好好一个人成了疯子,你现在居然还向着他?”

  靳寓廷似是如遭雷击般怔在了原地,这个事实真相,他从始至终都知道,但这道伤疤不能经人碰触,更别说是被这样血淋淋扯开了。

  靳韩声趁他不备,将商陆拉到了跟前,她眼眶内蓄满泪水,嘴唇哆嗦,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在摇头。

  “难道我说错了吗?”

  商陆哭着,“不是。”

  靳韩声不会听她解释,她疯了,疯得这样彻底。

  他抱着商陆的肩膀强行将她带走,顾津津望了眼他们离开的背影,觉得精疲力尽。

  她对靳寓廷,总是抱着那么一点希望的,秦芝双说得没错,当初要选择嫁给靳韩声的,是商陆,没人逼迫她,那就说明靳寓廷和商陆之间早该撇得干干净净了。

  即便他对商陆还会心有不舍,但若她肯等,她是不是总能盼到他眼里有她的一天呢?

  如果他对她丝毫不在乎,就不会给顾东升那样出头,是不是?

  她在温暖的家庭里长大,所以她最致命的弱点,就是很容易被感动。

  顾津津心底藏着的那线希望,永远没有断干净,它从希望满满到如今的细如灯芯,靠得都是顾津津的小心呵护和自我麻痹。

  两人在院子内站了许久,顾津津率先回过神,她走到靳寓廷身边,“都大半夜了,回去休息吧。”

  靳寓廷心头的包袱很重,他轻睇了顾津津一眼。

  她从他身侧经过,但想到靳韩声的话,还是不由停了脚步。“大嫂真是因你才疯的吗?为什么?”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告诉你,又何必再问。”

  顾津津心头掠过悲伤,她好像又没有摆清楚自己的身份,有些事是禁忌,而她的作用是为了挡住那些禁忌不被曝光,她怎么反而还能去触碰里面的秘密呢?

  她看了眼靳寓廷,这个男人,温柔起来就像是给你灌了满满的一缸蜜糖,可是狠心肠的时候,却是半分余地都不给人留的。

  回到主卧,靳寓廷坐在床沿处,顾津津看到他将衬衣扣子解开了两颗。

  她走过去,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了医生配的药。

  靳寓廷将纱布揭开,看了眼。“没事了,不用再包扎了。”

  “伤口还挺肿的,你还是小心点。”

  顾津津打开药盒,手指蘸了药膏小心翼翼地涂到他伤口上,靳寓廷目光晦涩地盯着一处,他心里长着一颗毒瘤,这让他没法过自己的生活,它在阴暗底下不断滋生,也让靳寓廷痛苦不堪。

  他握住了顾津津的手掌,“商陆的事,你以后别放在心上。”

  这算什么意思?

  是说她还没有这个资格去管吗?

  顾津津这会敏感的很,她大概猜到了靳寓廷为什么这样说。“是不是我在大嫂面前承认了我和你的关系,你觉得是我刺激了她?”

  男人的视线这会才落定到顾津津脸上,“我们结婚的事,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她神志不清,有些话要是让你难受了……”

  “我没有难受。”顾津津打断他的话,“从我看到日记本到现在,我已经不难受了。”

  靳寓廷犹疑地看了她一眼,顾津津将自己的手抽回去,如果她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叫自我保护的话,那她真是痛死都活该了。

  第二天,顾津津去了趟家里,顾东升恢复得很好,早上跟陆菀惠刚从菜场回来。

  陆菀惠将菜都放到桌上,顾津津看了眼菜篮子。“买了什么好吃的?”

  “我明天开始要去上班了,不能再继续请假,津津,你有空就到家里来,给你爸做做饭。”

  顾东升闻言,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她做的菜能吃吗?还不如我亲自下厨,我现在完全没问题了。”

  “爸,你不相信我是不是?”

  顾东升是真不相信她。“除非你跟家里的阿姨学了什么拿手好菜?”

  “我明天一定给你露一手。”

  “行了,行了,要不今天给我们露一手?”陆菀惠在旁边怂恿着。

  顾津津一听,立马怂了,“不行,必须明天。”

  顾东升闻言,笑着拎了菜走进厨房。

  午饭后,顾津津准备回去,她出来的时候没有让司机接送,这儿乘坐地铁很方便,也没必要让别人跟着她天天跑。

  她刚穿过马路,准备走向地铁站,一辆车就朝她疾驰而去,顾津津吓得赶紧跳上路牙石,生怕被人撞到。

  车门被人打开,副驾驶座上下来个男人,“九太太,您好。”

  “你是?”

  “段先生让我带您去个地方,他说您之前答应过要去了解下。”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我怎么才能相信你是姐夫派来的人?”

  “您可以跟他打个电话确认下。”

  顾津津走上前步,“不用了。”

  这个人应该是段璟尧的秘书,顾津津见过这张脸,是有些印象的。“你这样堂而皇之地带了我走,你就不怕靳家的人在四周跟着吗?”

  “您放心,我要没有这点把握,我就不会让车靠近您身边。”

  男人将后车座的车门打开,顾津津没有犹豫,弯腰坐了进去。

  许久后,街景落入眼中有些陌生,顾津津却没有丝毫的慌张,她的直觉告诉她并不会出事。只是她心里有微微的不定,所有人都对商陆为什么发疯这件事三缄其口,可纸终究包不住火,当年的事总会被再度捅开。

  车子停稳后,顾津津朝外面看了眼,居然是家医院。

  “为什么要到这儿来?”

  “因为秦思慕的母亲在里面住院。”

  顾津津听到这个名字,手心渗出了汗,坐在原地没有动。男人下车替她拉开车门,顾津津喉间艰难地吞咽了下,她没再犹豫,跟在了他的身后。

  来到单人病房区,男人抬头看了眼病房号,走廊上没有什么人,顾津津最害怕去的地方就是医院,她两手抱住自己的肩膀,看到男人将病房的门打开。

  顾津津走了进去,看见一个瘦削的女人躺在病床上。

  听到动静,女人抬了下眼帘,虽然顾津津将她推下过楼,但她当时的眼里只有商陆,所以对顾津津几乎是没有印象的。

  病房内没有其他人,顾津津上前步,有些紧张地盯着她。

  女人强撑着让自己坐起来,“我老公什么时候能回来?”

  “今天。”

  顾津津听到这话,眉头不由紧锁,她看向站在身边的人,“你们用她的家人威胁她?”

  “她女儿死后,靳家为了瞒住这件事,给了他们一大笔钱,如果不用点小手段,你怎么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顾津津闻言,干脆直截了当问道。“大嫂为什么会疯?你说你女儿是被她害死的,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并没有留在这,他打开病房门出去,就守在外面。

  顾津津走到病床旁边,“还有……你住院,是不是因为我把你推下楼了?上次的事,对不起,我没想伤害你。”

  “你推的我?”女人往后靠去,情绪上并没有过多的激动。“其实,要是那次把我摔死了也好,我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我只是舍不得我老公一个人留在世上,不然的话,我早就下去陪我女儿了。”

  “你别这样说,活着就有希望。”

  女人抬起手掌擦了下眼睛。“你倒是告诉我,我的希望在哪?”

  “我对当年的事不了解,所以我也没法安慰你,只能劝你好好活着,你女儿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的。”

  女人朦胧的视线看了眼顾津津。“你也是靳家的人吧?”

  “算,算是。”

  “我记起来了,我那次差点把商陆推下去的时候,是你抱住了她。”

  顾津津轻点下头。“她是我大嫂。”

  “大嫂?你跟靳寓廷什么关系?”女人这才听出了顾津津话里的重点。

  顾津津此时仿佛一脚站在悬崖边,她握紧手里的包带,“我跟他结婚了。”

  女人面上的表情变了又变,半晌后,一双眸子阴沉沉地盯着顾津津。“你跟他结婚了?他娶了你?”

  顾津津被她盯得心里直发毛,她应声说道。“是。”

  “哈哈哈哈——”对方忽然笑开,悲愤中夹带着难以置信,“我女儿为他死了,那个商陆为他疯了,他却娶了你?”

  顾津津握紧的手掌越收越紧,“你上次不是说,大嫂害死了你女儿吗?”

  “他们两个都有份,是他们一起逼死了我女儿!”

  顾津津见她激动地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她往后退了步,“你别这样,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

  “能过得去吗?”女人冲着顾津津怒吼出声。“我一手拉扯大的孩子,死的那么惨,我这辈子都过不去。”

  顾津津自然能理解她的心情,失去亲人是这世上最痛的一种伤,就算是时间都无法愈合它的伤口。

  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站在原地。

  许久后,女人一手压着胸膛,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你嫁给靳寓廷,我也真是可怜你。”

  顾津津手掌紧掐着腿侧,“我觉得挺好的,他对我很好。”

  女人看向她的眼里充斥着嘲讽,就好像顾津津就是那个皇帝的新装中,自欺欺人的皇帝。

  “他心里能放得下商陆吗?”

  这句话,扎在了顾津津的痛处,她转身就想走,“我不在乎他之前的事,我也不想再听下去了。”

  她走出去两步,女人起身拉住了她的衣袖。“我女儿那天是被商陆约出去的,她们独处一室,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我知道消息的时候,她已经死了,你知道吗?她是活生生撞死在那个女人面前的,血溅当场啊,救护车来的时候,她都死了,你知道有多惨吗?”

  顾津津脸色越来越白,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出来。“你放手,放手。”

  “你听到了也害怕是吗?”

  “你松手。”

  “思慕喜欢靳寓廷,爱而不得啊,商陆为什么约她出去,你不知道吗?她无非是将思慕看成了眼中钉,她一定是说了什么话刺激到了思慕,要不然的话,她至于这样吗?”

  顾津津没想到商陆居然是被这样吓疯的,怪不得,她害怕看到血,那样密闭的空间内,谁又能受得住这样的刺激呢?“你现在知道了吧?思慕喜欢靳寓廷,她撞死在了商陆面前,商陆也可以说是为了靳寓廷而疯的,你觉得一个男人心里有了这道枷锁,还能全心全意对你好吗?”妇人一语戳在顾津津的心头处,她呆呆地怔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松开了顾津津的手,坐回到床上,“这里面最大的受害者,是我女儿,要不是商陆让她出去,她也不会出事。靳家摆平这件事的时候,花了不少钱,你没看到靳九爷的另一面,商陆疯掉的时候,他恨不得要了我们全家的命。我的女儿死了,他连正眼都没有瞧她,还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天底下还能有这样的事吗?”

  顾津津鼻尖泛酸,唇瓣微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所以,商陆就算是在他身上扎出一百道口子,他都不会还手,他都心甘情愿受着。因为那是他欠她的,是吗?

  要不是有人对他心生爱慕,商陆也不会疯,还是以这样极端的方式,被吓疯掉的。她的每一次犯病,每一次认人不清,都在提醒着靳寓廷她因谁而疯,所有人都应该知道,顾津津嫁进靳家是不会得到幸福的。商陆一天不好,靳寓廷的心魔就一天存在,商陆这辈子都不好,靳寓廷就要在他的心牢里过一辈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