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88替她挡伤

88替她挡伤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712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49

  

  靳寓廷旁若无人地跟靳睿言说了会话后,这才挂断。

  顾津津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你还不吃早饭?再晚可就迟到了。”

  “马上。”

  靳寓廷走到餐桌前,顾家的屋子不大,桌子也是小小的。男人坐定下来,不由看了眼厨房那道狭窄的入口处,“不是买了新房子吗?为什么不搬过去?”

  陆菀惠之前就从顾津津嘴里得知了这件事,“寓廷,那是你们的新家,以后你和津津可以过去住。”

  “我们就住在西楼,况且树山别墅那里也能住,给津津的房子至今还是空着的,改天你们收拾下,搬过去住吧。”

  顾津津先前也不是没有跟陆菀惠谈过,但陆菀惠的说法是,在这边住的久了,有感情了,周边的邻居处得跟家人一样。如果搬到新房子那里,他们还要慢慢适应,再加上能买得起那个地段的人非富即贵,陆菀惠觉得还是住在现在的小区内舒服。

  “寓廷,再过来的时候别再往家里拿东西了,你妈差人送了那么多,都没吃完。”

  “有些滋补品可以放着慢慢吃,用量和做法都写在纸上了。”

  “是啊,亲家母真是太有心了。”

  顾津津小口咀嚼着白粥,她还在想着方才靳寓廷在电话里说起的事。

  吃过早饭,孔诚来接他,靳寓廷走了出去。

  顾津津帮忙将家里的衣服都洗了,晾晒起来后,去房间看了眼顾东升。

  回到客厅时,顾津津看到陆菀惠将电视机打开,她拿了准备要拣的菜坐定下来。地方台正在播放新闻,顾津津刚挨着陆菀惠坐下,就看到了段璟尧。

  男人的脸上被溅到了血渍,乍一看还以为是他受伤了。

  镜头画面一转,顾津津看到地上躺着个年轻的男人,满头满面都是血,一动不动。

  “哎呀,这人不是被打死了吧?”陆菀惠掐着手里的豆角,“是这个男人打的吗?不像啊,穿着这样整齐,长得也好,怎么对别人下这么重的手?”

  “妈,您不觉得这个人很眼熟吗?”

  陆菀惠啊了声,等画面重新定格在段璟尧脸上后,她仔细地在脑子里回想着。“是很眼熟,我肯定是见过的。”

  “他是靳寓廷的姐夫。”

  “对了!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新闻里?津津,寓廷的姐姐不是市长吗?这下肯定都会有麻烦吧?你快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

  顾津津站在原地没动,这还需要她打电话告诉吗?他方才在阳台上说的应该就是这件事吧?

  电视机内充斥着那些记者的说话声,一个接着一个地提问,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顾津津想到了她在新华书店的那次,也是被人这样围堵着,他们有备而来,要问什么,想听什么,早就都想好了。

  此时的段璟尧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他有个回头的动作,他身后似乎还有别人。

  但电视画面中,满满的都是他的身影,再无他人。

  陆菀惠比顾津津还要着急。“靳家的姑爷出事了,津津,你快跟你婆婆说一声吧。”

  “妈,哪里需要我说啊,靳家肯定早就得知消息了。”

  “那该怎么办呢?我看地上躺得那人伤的不轻啊,这要是出了人命……”

  所以,这就是夫妻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顾津津虽然不知道伤者跟段璟尧是什么关系,却深知他是被人设计了。

  一时间,段璟尧伤人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

  耸入云间的办公楼内,靳寓廷站在落地窗前,孔诚盯着电视墙的方向看了几眼。

  “九爷,靳市长说到底还是段先生的家人,这关系恐怕很难撇的清楚。”

  靳寓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好一会了,阳光透过云层照射过来,他面上的晦暗并未因此而消散开。他陡然转过身,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既然如此,就把他们的关系彻底曝光。”

  “什么意思?”

  靳寓廷快步上前,“你赶紧开个帖子,要匿名。”

  “是。”

  市长办公室内。

  靳睿言的手机和旁边的座机都快被打爆了,她充耳不闻,继续翻阅手里的资料。

  只是今天她的状态并不对劲,靳睿言烦躁地合起资料夹。

  “您怎么了?”秘书站在边上,给她的杯子里加了半杯热水。

  “那边有消息吗?”

  “段先生被带进派出所了。”

  靳睿言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屏幕上跳跃着一串串熟悉的号码,段璟尧出了这样的事,靳家的人会来问她,段家的人自然也需要她出面解决。

  靳睿言开了静音,手掌轻撑在额前,秘书在此时接到靳寓廷的电话。

  挂完通话后,她拿了电脑打开网址,将电脑放到靳睿言面前。

  她和段璟尧都是公众人物,他们的关系想瞒也是瞒不住的。

  在某个知名的论坛上,一个帖子已经引起热议,并且被置顶在最上面。

  爆料人自称是被打者的朋友,说是对方蓄意伤人,还是市长的丈夫,这件事一定会大事化了,所以请求民众的帮助。

  这本来就是敏感话题,再加上牵扯到的又是市长的家人,靳睿言看到下面的留言区都快爆了。

  “大家等着看吧,不用到今天下午就能放出来,我赌十块钱。”

  “市长的丈夫啊,大家伙散了吧,估计这个帖子很快会被人删掉。”

  “劝你还是多找些媒体吧,你朋友要是死了,事情也就闹大了,要是被打个半死,就自认倒霉吧。”

  “……”

  这就是靳睿言所处位置上的尴尬,如果她今天真想帮段璟尧,她也伸不出手。

  她将电脑合上,秘书在旁边担忧地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发的帖子,现在这样,对您很不利。”

  “你不懂,”靳睿言唇角轻勾。“舆论造势之后的后果,就可以堵住段家人的嘴。我不是不帮忙,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但这恐怕对您也会有影响。”

  “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从此以后断了段璟尧想要上位的想法和可能性,我又何须再怕别人?”

  再说这件事,只要她处理得当,对她的影响很快就会过去。

  靳睿言靠坐在宽大的椅背内,想了下后,冲秘书吩咐道,“你安排下,晚上的时候我亲自去趟医院慰问伤者,还有,安排媒体,我总要给所有的人一个态度,让他们知道我不会插手这件事。”

  “是。”

  中午的时候,顾津津要回去趟,陆菀惠从厨房拿了不少糍毛团给她。“带给你婆婆尝尝。”

  “妈,不用了,主楼那边的厨师什么不会做啊。”

  “他们会做,和我给的是不一样的。”

  顾津津拗不过她,只好带了回去。

  来到主楼,商陆和商麒都在,石桌上摆着个老式的唱片机,商麒趴在旁边看着商陆画画,都快睡着了。

  顾津津看到桌上还有不少唱碟,唱片机内正在播放着轻音乐,主楼内的气氛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商麒听到脚步声,抬了下头,然后激动地喊道。“九嫂。”

  商陆头也没抬,继续专注手里的事情。

  顾津津上前几步,“大嫂在画画吗?”

  “是啊,从上午开始就坐在这了。”商麒打个哈欠,“我都快无聊死了。”

  “大嫂在这边有人陪,你以后不用一直往这边跑。”

  “我妈不放心啊。”商麒单手撑着小脸,“反正我最近不去学校,也没事做。”

  顾津津进了主楼,见秦芝双正准备出去,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这是我妈让我给您的。”

  “吃的吗?”

  “嗯,她自己做的。”

  “太谢谢了,我一会一定要尝尝。”

  顾津津没忍住,小声地开口问道。“妈,姐夫好像出事了,您知道吗?”

  秦芝双脸色微变,却没有更多的吃惊,“知道,你爸去找你大姐了,医院那边有消息了,说人已经醒了。既然人没事了,璟尧也不会有大事,我们在家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好了。”

  靳家应该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他们也深信,每个人都拥有自己能解决问题的能力,无需别人多操心。

  秦芝双将东西交到佣人手里,“待会蒸一下,正好商陆她们也在,一起尝尝。”

  “好。”

  “走,津津,去院子里玩。”秦芝双说着,率先往前走去。“你爸怎么样了?”

  “已经完全好了,天天嚷着要去单位,我们不放心他,让他在家多休息段时间。”

  “对,可不要着急去工作,身体最重要。”

  来到院子里,秦芝双看了眼商陆,她伸手捏住商陆的肩膀。“不要一直低着头,肩膀受不了。”

  商陆没有听进去,秦芝双拿起桌上的唱碟,冲旁边的顾津津说道。“津津,我之前听老九提过,想让你学跳舞,应酬的时候也能陪陪他,你干脆就在家里学得了。”

  “我不行。”顾津津不由摆手。“我四肢不协调,就不是跳舞的料。”

  “交谊舞很简单,踩准拍子就行,要不这样吧,麒麒,你跟你九嫂跳。”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刚抱在一起就笑开了,靳寓廷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们甩胳膊甩腿在瞎跳,顾津津那架势,倒是跟她家小区底下的广场舞大妈有得一拼。

  秦芝双见两人胡闹,也不生气,自顾跟商陆说了几句话。

  靳寓廷放轻脚步上前,顾津津前后在踢腿,左手臂刚甩出去,就被靳寓廷伸手握住了。

  他手掌轻用力,将顾津津往自己身前拽去,她趔趄了几步,几乎是扑到他怀里的。

  商麒怔怔地盯着两人,她看到靳寓廷的手臂圈紧了顾津津的腰。“谁教你这么跳舞的?”

  “我自己喜欢。”

  靳寓廷低头,“来。”

  他在她的小腿上轻踢了一脚。“愣着做什么,动起来。”

  “我又不想学。”

  商麒站在边上,觉得她自己就像是个多余的人一样,她轻握下手掌,坐回到了商陆身边。

  秦芝双抬眼看了下,“你们两个在一起啊,就会玩,还是让你九哥教吧。”

  “是,九哥跳舞跳得好,一定也能教的好。”

  顾津津几乎要跟不住靳寓廷的步子,她想要从他怀里挣开,“我都说了我不学。”

  “跟着商麒跳得倒是起劲,一见到我就想走,顾津津,难道我会吃人吗?”

  “连自己的姐夫都要算计,你比吃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了。”顾津津不客气地回道。

  “你说说,我怎么算计他了?你又是哪只眼睛看到的?”

  顾津津对上他的视线。“我听到了。”

  “你怎么知道我电话里说的是他?你听到姐夫的名字了?”

  男人的手掌在她腰际处收紧,顾津津不得不上前,整个人几乎是被他抱在了怀里。靳寓廷也不管她步子的凌乱了,反正她一时半会也学不会的。“上次在捐赠仪式上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

  顾津津明知故问。“什么事?”

  她抬起头,正好看到他嘴角上扬的弧度。“那个女生也不知道是被谁说服了,居然只是乖乖上台献了花,你说说,谁还能有那样的本事呢?”

  “你说的是给姐夫献花的小女生?”顾津津目光里露出不解。“难道她除了上台之外,还有别的目的?”

  “别跟我装蒜了,我都知道。”

  顾津津根本就不肯乖乖地往他的套里面钻。“你知道什么?跟我分享一下?”

  商麒的视线定在两人身上,没有挪开,在她看来,他们态度亲昵无比,完全就没有她人的存在感一样。

  靳寓廷弯下腰,将薄唇凑到顾津津耳边。“以后这种事,千万别参与,你以为帮了他,他就能记你的好?难不成在你眼里,我就是恶人,姐夫反而是好人不成?”

  她倒是没想过这么多,只是正好碰上了那件事,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袖手旁观吧?

  顾津津抬起脚,狠狠踩向他的脚面。

  靳寓廷嘶了一声,低头看眼。“注意脚下。”

  “你非要教我的,刚开始学跳舞的人不就这样吗?”

  “净胡说,你怎么不说你没有天分?”

  靳寓廷刚说完这话,又被踩了一脚,本来草地上就有些湿,这会弄得他黑色的皮面上布满了脏污。

  “顾津津,你再故意踩一脚试试?”

  “这就恼了?”

  靳寓廷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跟你说正经的,以后不管我姐和姐夫斗成什么样,这些都不该是你操心的事,你就在家画你的漫画,心情好一些后,跟朋友出去吃饭逛逛街就好了。”

  顾津津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些,“嗯。”

  “答应了?”

  “你话真多。”

  顾津津拉着他的衣服,“今天上午,我爸单位的人又过来探望了。”

  “因为他们出的事,过来探望也是应该的。”

  “我多嘴问了一句被你灌酒那人的情况,说是在医院吃了不少苦头呢。”

  靳寓廷抱着她挪动脚步,“酒又不是我灌的,是孔诚动的手。”

  “那我应该谢谢孔诚了?也是,这个恩是要记在他身上的。”

  靳寓廷一听,哪能这样啊,“孔诚是听我话做事的。”

  这段日子,顾津津心里的那根弦一直都绷着,即便是顾东升从抢救室出来了,她都没有放松过。她生怕他的病情反反复复,她那日紧握着笔,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下名字时的绝望仿佛还藏在胸腔里面,一直都挥散不去。

  直到此时,阳光打在头顶,她盯着跟前的这张脸,才深知她最怕的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顾津津将手抱在靳寓廷背后,身子也主动靠过去,将菱唇贴到他的耳侧,“我知道,所以要谢谢你。”

  如果不是靳寓廷在她身边,她肯定在抢救室外就崩溃了,她若崩溃,陆菀惠也撑不住,那这个家也散了。

  靳寓廷听到这话,嘴角的笑意越发漾开。

  秦芝双看在眼里,也很高兴。“我进屋拿点吃的出来。”

  商麒呆怔在原地没动,也没回一句话。

  等到秦芝双进了屋后,商麒朝身后的主楼看了眼。

  商陆好不容易抬下头,她觉得脖子酸痛无比,忍不住用手在肩膀上轻按。

  “姐,”商麒轻踢下商陆的腿,“你看。”

  商陆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到顾津津和靳寓廷抱在一起,男人是背对着她的,看不清脸,商陆没有太大的反应,她手里的笔并未松开,还想要继续画。

  商麒压低了声音说道,“那是姐夫啊,你没看出来吗?”

  商陆的视线落到她脸上,看神色有些难受,商麒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的手腕,“姐夫怎么会跟别人抱在一起?”

  “不……”

  “不什么啊,姐,你老是这个样子,姐夫肯定受不了。”

  石桌上的唱片机内,播放出来的声音将商麒的说话声完全掩去了,所以她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开口。“姐,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我在外面看到过好几次了,姐夫的车上坐着别的女人。他不把她们往家里带,可是带去酒店啊,他公司旁边的酒店就有他的长包房,多少人将那些漂亮的小姑娘送到他房间里去……”

  “不,不可能的。”商陆蹙紧眉头,嘴里重复着这句话,她不知道怎么去反驳,更不知道为什么会心慌,她握住笔的手在颤抖起来。

  “你别自己骗自己了,你疯疯癫癫的,可姐夫总要有个孩子吧。姐,你快看,这女人是谁啊?”

  商陆不住盯着顾津津的脸看,她不认识,可又觉得有些认识。

  “她有一次被姐夫带进了西楼,你真没见过她?还是不想面对?”

  商陆顺着商麒的话往下想,越想就越是将顾津津的脸和那些女人的脸重叠在了一起。她手掌不住握紧,攥着笔的手心内都是汗。

  商麒趴在了石桌上,看着商陆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姐,你也别太难过,大不了过不下去后,就回家嘛。但是爸妈说就算你被赶出靳家,商家也不会要你的,所以你千万要保住你靳太太的身份,不然的话……”

  “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商陆将手里的笔落在快要完成的画上,好好的一幅画几下就被画得乱七八糟。

  “你不想被打回原形,就不要让别人接近姐夫,要不然的话,谁都帮不了你。”

  商陆的目光望向不远处,顾津津又踩了靳寓廷一脚,她从他怀里退开,正低头看向男人的鞋子。

  靳寓廷站着不动了,“你要再这样,我的脚就废了。”

  “我是真不会踩拍子。”

  商陆站了起来,手里的那支笔越握越紧,她走出去的时候,商麒并没有伸手拉她。

  顾津津和靳寓廷都低着头,谁都没有发现商陆正朝这边走来。

  两人方才练舞步的时候,已经换了个位子,靳寓廷实在看不下去他的鞋子成了这个样子,他抬头望着顾津津,余光里却见商陆高高地扬起了手臂。

  靳寓廷想也不想地拽住顾津津将她拉到身后,商陆手里的笔狠狠朝他扎过去,他已经没了躲避的时间,只能结结实实受这一下。

  尖锐的笔尖要是插在外套上,还好,偏偏她这一下扎在了靳寓廷的锁骨间,那里只有一层薄薄的布料,顾津津好不容易站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商陆往后退了两步。

  她忙伸手抱住靳寓廷的手臂,“你没事吧?”

  那支笔掉在了地上,顾津津看到他领口处有鲜红浸润出来,商陆吓得怔在原地,满面慌张。

  靳寓廷忙用手捂着伤口。“没事。”

  “啊——”商陆尖叫出声,靳寓廷刚要上前,却见顾津津抢先一步来到商陆跟前,她抱住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去。“大嫂,别怕,没事,没事。”

  商陆闭起眼帘,整个人都在发抖,她冲动的时候哪能想到后果,这会看到靳寓廷身上冒出来的血,就害怕了。

  商麒抬起头,似乎睡得迷迷糊糊,眼看那边出事了,赶忙起身过去。“怎么了?”

  “没事。”顾津津手掌在商陆背上轻拍着,“大嫂,你先回东楼吧。”

  “我……我是不是杀人了?”

  “没有,我们都好好的呢。”

  商麒紧张地端详着商陆,“我方才睡着了,这……这怎么又出事了啊?”她抬头看到靳寓廷的面上忍着痛苦,想要上前细问,靳寓廷冲她轻摇下头,商麒只好将话吞咽了回去。

  “商麒,你先送大嫂回东楼,这边的事不用操心。”

  “好。”商麒走过去就要挽住商陆的手,她却害怕的缩起肩膀,她想要回头望一眼。顾津津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她知道商陆一旦见血,肯定会再度受到刺激。

  商麒强行拉住商陆的手臂。“姐,先回东楼吧,走。”

  “我不想伤人的,他没事吧?”

  “没事,没事,九哥没事。”

  商陆两手垂在身侧,走出去几步后,目露犹疑地看向商麒,“九哥?”

  “快走吧。”商麒也不怕商陆胡说八道,反正她疯了,经常认不清人,她的话没有谁会相信。

  顾津津眼见两人离开,她回到靳寓廷身边,男人手掌松开,白色的衬衣已经被染红了一片。

  “赶紧去医院吧。”

  靳寓廷将颈间的扣子解开,还好伤口看着并不严重,顾津津仔细看眼,看到铅笔的笔芯被折断后残留在伤口处。

  秦芝双出来的时候,就知道出事了。

  靳寓廷的手按在锁骨前不给她看,顾津津也不想她跟着担忧,“妈,没事,就是被铅笔扎到了,我带他去医院处理下就好。”

  “是商陆扎的吗?”

  “是。”

  秦芝双看了眼靳寓廷,也不好多说什么,“我去看看商陆。”

  靳寓廷走在秦芝双的身后,伤口并不大,只是血渍印染在白衬衣上,才会显得特别吓人。靳寓廷见秦芝双的脚步越走越快,他忍不住苦笑说道,“怎么不来关心关心我啊?我估摸着就算把我扎出个好歹来,妈也会先心疼别人。”

  “可能是看你被扎得多了吧。”顾津津说到这,脚步不由顿住,她的视线随之落到靳寓廷的腰际。“上次你旧伤复发,我看到了你的伤口,那是怎么来的?”

  ------题外话------

  可能大概马上,还是会有个小高氵朝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