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85谈恋爱的味道

85谈恋爱的味道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63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45

  

  顾津津这一叫,前前后后的人都将视线投了过来。“色狼?”

  “哪里有色狼?”

  顾津津用手指向旁边的人,却被靳寓廷一把握住手腕,他嗓音也冷了下去。“你好好看看清楚,是我!”

  她定睛细看,才发现是靳寓廷,顾津津坐直了身子。“你吓我干什么!”

  “我只是问你一声好看吗?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怕成这样?”

  前后的观众纷纷将视线收回去,顾津津心有余悸,“你试试,当你全神贯注的时候,忽然有人凑到你耳边说话,四周还是黑漆漆的,你不怕?”

  靳寓廷借着屏幕上的光,看向顾津津的小脸,她压低了嗓音不悦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还有,你怎么凑巧买到这个位子的?”

  这个,靳寓廷自然不会告诉她。

  顾津津再将视线落在屏幕上的时候,却是心不在焉,怎么都看不进去了。

  旁边的男人还时不时问她,不住在找存在感。“这讲了什么故事?”

  “男主人公是干什么的?”

  “你怎么跑来看动画片?”

  “……”

  “他为什么动手打人?”

  顾津津闭了闭眼帘,谁来把他收走吧?

  她正这么想的时候,有个妈妈牵着孩子走了过来,顾津津收起双腿给她让了路,却见那个妈妈看了眼电影票,然后站在靳寓廷跟前没动。

  “不好意思,你是几排几座的?”

  靳寓廷看了两人一眼。“你现在看到的所有空位都被我包了,能不能麻烦你跟我换个位子?”

  顾津津一听,原来这位子是别人的啊,她就说嘛,她买的时候好像就发现旁边是有人的。

  那位妈妈朝前后看了下,小孩却不乐意了,“妈妈我要坐在这,我就要坐在这。”

  “叔叔跟我们换一下,你看,还有那么多空位呢。”

  “我不,我就要坐在这!”

  靳寓廷耐着性子想跟小朋友解释句,“我跟这个姐姐是一起的……”

  “妈妈,我要坐在这,不要换!”

  后排的观众嘴里有了抗议声。“站着干什么?快坐下啊,你们已经影响到别人了。”

  那位妈妈为难地看向靳寓廷,“不好意思,孩子想要坐在这。”

  顾津津赶紧接过话语。“没事没事,这本来就是你们的座位,来来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推靳寓廷的肩膀,“别霸占着了,起来吧。”

  靳寓廷从来没被人从椅子上硬生生拽起来过,他虽然不甘心,但还是让了座位。顾津津看到他好像是离开了,她心头掩不住的雀跃,这下好了。

  只不过没多久,他就又回来了。

  顾津津注意到他手里拿着吃的、喝的,还有这部动漫的周边玩具。

  靳寓廷将这些东西都塞给了旁边的小男孩,对方果然禁不住诱惑,立马就将座位让了出去。

  顾津津眼见靳寓廷坐了回来。“无聊。”

  确实够无聊的,这么一来二去,影片放映了一半,她却什么都没看到。

  反正靳寓廷坐在她身边,说什么她都是不搭理的,到了这地方,谁管他是九爷还是大爷。

  顾津津尽量目不斜视,半晌后,靳寓廷也觉得自讨没趣,但是这样坐在她身边也比他一个人待在西楼要好过的多。

  他对影片不感兴趣,接下来的将近一小时,就等于是在熬。

  熬着熬着,靳寓廷的眼皮打架,再加上电影院内温度适中,他身子朝着顾津津一点点靠过去,最后将脑袋枕在她肩头处。

  顾津津侧目睇了眼,毫不留情地将他推开。“坐好。”

  男人睁开眼,手肘往旁边撑了下,“我睡着了?”

  “问你自己。”

  “靠一靠怎么了?你是不是也太小气了?”

  “要睡回去睡,还有,别靠我身上。”

  顾津津态度坚决,靳寓廷定定看了眼她的侧脸,她对他真是越来越差了,这样的局面要是再不扭转回来可不行。

  他再度靠向她的肩头处,顾津津用手推着他的脑袋,男人干脆伸手搂住她的腰。“你不让我靠,我就抱着你,这是电影院,前前后后可都是人。”

  顾津津余光睇向四周,慢慢将手收回去。

  靳寓廷满意地在她肩膀上摩挲了几下,顾津津僵着身子一动不动。他的呼吸声一下下落在她耳畔,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确定他睡熟之后,顾津津小心地用手掌托着他的头,让他靠在身后的椅背上。

  好好的一场电影就这么被破坏了,顾津津实在搞不懂靳寓廷跟来干嘛?

  她可不认为他是有闲情逸致的那种人。

  电影结束时,影院内的吵闹声落到靳寓廷耳朵里,他惊醒过来,下意识看向旁边的座位,居然是空的。

  头顶的灯光已经亮起来,人群三三两两朝着出口的方向而去,靳寓廷轻按下眉心处,她摆明是先走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连个人影都没有。

  他真是又气,又恼,但这把火又没法发泄出去。

  靳寓廷站起身,冷着脸往外走,他心里清楚,打电话的力气他也省省吧,她走都走了,肯定不会接的。

  来到电影院外面,靳寓廷却意外地看到了顾津津的身影,他快步上前,看到顾津津正在用气枪打气球。不过看她的枪法好像不怎么好,一连几枪连球的边边都没碰到。

  老板在旁边给她加油。“差一点,就差一点。”

  顾津津连按好几发,挂在墙壁上的气球纹丝不动,老板惋惜地轻摇头。“方才都碰到了,但球就是没炸,再来个十块钱的吧?”

  靳寓廷高大的身影站到她身边,顾津津抬首看了眼,男人语气不悦地问道。“为什么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有什么好说的,你我都是自由身,我想去哪就去哪。”

  “顾津津,我看你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

  顾津津听到这话,将手里的气枪挪过去对准靳寓廷的脸,“你说我目中无人,你确定我这一枪不能打中你的脸?”

  靳寓廷闻言,气得脸色铁青,“你敢开枪试试?”

  老板一见这阵仗,吓得脸都白了,“姑娘,这可不能对着人啊,一不小心可是要闹出大事来的。”

  顾津津并未将手里的气枪挪开,“老板,我要是打到了他,你说你赔不赔得起啊?”

  “你可别开玩笑!”老板说着,伸手就要去夺枪。

  “别动,”顾津津轻抿的唇瓣往上勾起,“气枪也是会走火的。”

  靳寓廷伸手将老板推开,他逼上前一步,目光居高临下地落到顾津津脸上。“我就站在这,你敢开枪试试?”

  “别啊……”老板在旁边干着急,恨不得冲过去把顾津津按倒在地,他招谁惹谁了啊!“我就是做点小本生意,姑娘,你们小两口闹别扭可以好好说话啊。”

  “老板,这气枪的威力究竟能有多猛?能把人的脸皮打破吗?”

  老板不住点着头,“能能能,你快把它放下来。”

  顾津津将枪指到了靳寓廷的眉宇中间,电影院内出来不少人,也有人从这儿经过。一名高挑的年轻女子站住了脚步,目光吃惊地看向靳寓廷。“九爷?”

  顾津津朝她看了眼。“你谁啊?”

  “九爷,你怎么在这?”女人穿着短裙,完全没把顾津津放在眼里,她走到靳寓廷的身边,不住跟他交谈。“我们上次在酒会见过的,前两天洽谈合作案的时候,我还去过你的公司。”

  靳寓廷总算看了眼站在身边的女人,但是并没有太深的印象。

  “能在这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女人说着,用手拨了下头发,但是再一看顾津津手里的枪,她还是难以置信地开口道,“这人怎么……”

  靳寓廷伸手将顾津津手里的气枪推开,“没什么,可能受了什么刺激。”

  顾津津脸色变了又变,想说她是神经病吗?

  “九爷,方便一起喝一杯吗?”

  这就约上了?没看到她还站在这吗?顾津津上下打量着这个女人,她就不知道矜持吗?

  靳寓廷倒没有立即答应,毕竟他也不喜欢接受乱七八糟的邀请。“不用了,我还有点事。”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一会。”

  顾津津嘴角轻搐,有时候真怪不得男人会禁不住诱惑啊,你们看看,原配还在这呢,她眼睛也不像有问题啊,居然就能当着她的面过来勾勾搭搭,那要是她不在的时候呢?

  顾津津不用细想就能知道,如果这是在酒会上的某个角落内,就只有靳寓廷和这个女人在,她会不会直接生扑?

  “你还不走?”顾津津见女人的一双眼睛都在靳寓廷身上,像是万能胶似的,胶住了就再也移不开眼了。

  “关你什么事?”女人睇了她一眼,“你这是仿真枪吧?你举着它做什么?信不信我现在报警?”

  “别别别……”边上的老板最冤枉,“你们要吵要闹啊,到外面去吧,我真的不想得罪人。小姑娘,我把你的十块钱退给你吧,你把枪还我。”

  女人看了眼顾津津的样子,对于她方才的举动很是不解,她居然用仿真枪的枪口对准靳寓廷。

  “九爷,你就是对她太客气了,可能她也不知道你是谁,她要再对你纠缠不休,你就报警吧。”

  “报警?你觉得他会报警吗?”

  “为什么不会?”对方以看一种奇怪生物的眼神端详着顾津津,“你这样子,有哪一点像个女人?”

  “我是不是女人,跟你有关系吗?”

  靳寓廷站在旁边不说话,更加不参与,只是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玩的。顾津津这性子,就属于不肯吃亏的,平日里跟他针尖对麦芒,她可能不知道外面的人一个个有多厉害,特别是身后有些背景的,那整起人来都是不带手软的。

  “九爷,让她自己在这玩吧,我们走。”

  顾津津听着女人的口气,就觉得不爽得很,眼见她伸手要去挽靳寓廷的手臂,顾津津上前步,将手里的枪指到她手背上。

  “啊,你干什么啊?”女人缩回手,顾津津力道还真重,几乎是一下戳在她手背上的。

  “你让开,这儿没你的事,哪边凉快哪边待着去。”

  女人不住看向靳寓廷,她觉得他总会出声制止的,这毕竟是大庭广众之下,她和他站在这跟个疯女人纠缠,这话要是传出去多难听啊?

  可是靳寓廷神色自若,站在那也没有要管的意思。

  顾津津见她还不走,脸上神情更凶悍了。

  靳寓廷将她的表情全部收入眼中,他唇瓣轻勾,冲着顾津津说道。“你怎么不走?”

  她视线一点点扫过去,“什么意思?”

  “你方才不就自己走了个无影无踪吗?现在也可以。”

  女人听了这话,气焰变得嚣张起来,“听见了吗?让你走呢。”

  顾津津将枪口对向她的脸,“没跟你说话,再多讲一声,我就把你的整容脸打歪!”

  “你——”

  “人家两口子闹点别扭,你来掺和什么?看不出来我们是一对吗?”

  女人听完这话,下巴都快掉地上去了,这只母老虎跟靳寓廷是一对?开什么玩笑?

  “九爷,你结婚的事我之前倒是听闻了,但我想九太太必定是个清新脱俗、气质高雅的人,没想到……还是个能玩气枪的?”她说着,眼里的不屑越来越浓,女人将枪口拨开。

  顾津津手指扣动扳机,塑料子弹擦着女人颊侧的头发飞过去,她吓了一大跳,“你……”

  “别自讨没趣了,走开点,我跟他还有事情要解决呢。”

  “九爷?”

  靳寓廷听了顾津津的那番话,嘴角高高地勾着,是,这本来就是两口子闹点别扭。“那我请问一声,夫人,你的气能不能消了?”

  “让她走,我就不跟你计较。”

  靳寓廷看了眼身侧的女人,她也算是个明白人,靳寓廷都喊了夫人,还能有假不成?

  她勉强勾了抹笑,踩着高跟鞋快步离开。

  老板见状,上前要去拿枪,顾津津见他满脸紧张,也不好意思再拿着不放,赶忙还给他了。

  靳寓廷过去就要抱她,顾津津往旁边闪躲开,“做什么?”

  “她都走了,之前的事是不是不用计较了?”

  顾津津冷笑下。“你想得美。”

  “你是想说话不算数?”

  “我说话不算数的时候多了,女人就是口是心非,你连这点都不懂吗?”

  她转身离开,老板看了眼靳寓廷,忍不住劝他一句。“能忍就忍吧,千万别跟她讲道理,讲不通的。”

  顾津津下了楼,商场的人流都被分散开,每一层也就没有拥挤的现象。

  经过奶茶店,这家的生意照旧火爆,靳寓廷三两步上前握住了顾津津的手腕。“想喝吗?”

  她甩了下,却并不能将他的手甩开。

  顾津津一直都蹙着眉头,“你买?”

  “对,我买。”

  “排队最起码半小时以上。”

  “想喝吗?想喝的话我给你买。”

  顾津津见一下没法将他甩开,她点了下头,反正不用她排队。

  她在不远处的休息区内坐定下来,看着靳寓廷高大的身影排在人群中,有些人与生俱来就拥有这样的气质,他只需要安静地往那一站,自然会有无数的目光被吸引过去。

  而这一款呢,偏偏又能老中幼通吃,杀伤力十足。

  顾津津本想趁着他不注意溜走的,但是靳寓廷隔个三五秒便朝她看看,压根不给她机会,她干脆拿出手机看了会视频。

  靳寓廷足足排了四十分钟,这才轮到他,顾津津听到脚步声走到跟前,男人将手里的奶茶递给她,“你上次喝得那一种。”

  顾津津抬头看向靳寓廷,她想说,不用了,她现在又不想喝了。但她余光睇见了越来越长的队伍,想到了靳寓廷站在里面的四十分钟,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

  “还想吃点什么,或者买点什么吗?”

  “靳寓廷,你干嘛跟过来和我一起看电影,还给我买奶茶?”

  男人定定地看了她一眼,“边上的男男女女,不都这样吗?”

  “但人家是情侣啊。”

  “我们是夫妻,新婚夫妻。”

  顾津津心头莫名软了一下,她和他算新婚夫妻吗?她不由怅然出神,为什么她觉得她在这段婚姻里面,已经挣扎了好久好久?若不是她常常自我宽慰,怕是早已溺毙在里面了。

  顾津津刚往前走了两步,就接到了陆菀惠的电话。

  这个时候,她应该在上班才是,顾津津还未来得及说话,对面就传来了陆菀惠焦急的声音。“喂,津津,你在哪?”

  “妈,怎么了?”

  “你爸被送进医院抢救了,在市立医院本部,你赶紧过来。”

  顾津津脸色骤变,一边小跑着一边问道。“怎么会这样?”

  “喝了酒。”

  靳寓廷跟在她身后,顾津津冲到外面就想去拦车,但商场出口处并未看到有出租车的身影,靳寓廷忙打电话让司机出来。

  “爸怎么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说是喝了酒在抢救。”

  车子很快来到跟前,顾津津和靳寓廷一道坐了进去,她焦急万分,顾东升上次喝酒就闹得不舒服,没想到这次直接被送进了医院抢救。

  来到市立医院的时候,抢救室外就只有陆菀惠一个人。她坐在冰冷的椅子上面,两眼时不时焦急地盯着门口。

  顾津津快步上前,坐到陆菀惠身边。“妈,爸怎么样了?”

  “还没出来呢。”陆菀惠喉间哽咽着,“我接到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医院了,送他来的人都走了……”

  “他是中午跟人家吃饭吗?”顾津津轻拍下陆菀惠的肩膀,她虽然也着急,但并不敢表露出来,“这不是上班时间吗?”

  “说不定又是陪领导。”

  靳寓廷朝抢救室门口看了眼,“妈,您先别着急,我会安排好的。”

  “寓廷,真是谢谢你了。”

  孔诚接到电话赶来时,顾东升还没从抢救室出来,他快速地安排好了病床等事宜,顾津津看在眼里,她这会心悬在了嗓子眼,有人能这样跑前跑后地帮忙,实在是能令她心定不少。

  抢救室的门忽然被推开,护士小跑着出来,顾津津忙起身上前。“我爸怎么样了?”

  “病人胃部大出血,要输血。”

  “什么?”陆菀惠原本以为没有这么严重,毕竟他之前喝酒喝进医院的事也不是没有过,怎么就会大出血呢?

  顾津津一听,眼圈也红了,“是……是不是很危险?”

  “对,病人已经休克,我们主任正在里面全力抢救。”

  顾津津听到这话,一屁股坐下去,差点没坐到椅子上,她眼泪夺眶而出,“不可能啊,就是喝了顿酒而已,不可能……”

  陆菀惠直接蹲在地上哭了,小护士很快跑开,抢救室的门再度被关上。

  孔诚面露不安地看向靳寓廷,“医院这边我打过关照了,但看情况……”

  “不会有事的,”靳寓廷的视线从那盏亮着的红灯上收回,他走上前将陆菀惠搀扶起身。“妈,您先起来。”

  陆菀惠手指颤抖地握住了靳寓廷的手腕,“怎么会这样啊?他可千万不能出事。”

  靳寓廷让她坐定下来,顾津津双手捧住面颊,虽然极力隐忍着哭声,但两个肩膀却在不住颤抖。他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放心吧,会没事吧。”

  顾津津听到这话,越发想哭,“对,一定不能出事……”

  人的惶恐,也只有在面临生离死别的时候才能完全爆发出来,顾津津手掌不住擦拭着两眼,“我不能没有爸爸……”

  靳寓廷的手落到她肩膀上,想将她拉到怀里,顾津津僵硬着身子不动,靳寓廷手里加重力道,顾津津没再坚持,靠近他身前时,她侧过身抱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了靳寓廷颈间。

  一分一秒无疑是最难熬的,里面的人进进出出,每一脚都像是踩在家属的心头上。

  外面打点的再好都没用,这个时候全靠顾东升自己。

  顾津津的眼泪怎么都擦不干,靳寓廷抬起手,手指轻拭过她的脸颊。

  “别哭了。”

  “你说我爸会不会出事?”

  “不会。”

  顾津津吸了吸鼻子。“可惜,这件事不是你能说了算的,你要真能呼风唤雨的多好,你让我爸赶紧没事,从此以后我不让他喝酒了,真的。”

  “好,我一定让他没事。”

  顾津津知道这些对话都是空的,可也只有这样,才能有短暂的不让她胡思乱想的时间,现在还在抢救,既然是抢救,就还没有到绝境。

  陆菀惠怔怔地盯着地面,顾津津生怕她扛不住,她起身拉住陆菀惠的手。“妈,爸肯定会没事的,我们不要自己吓自己。”

  静谧的走廊上,只有轻轻的抽泣声在回荡,顾津津不住安慰陆菀惠,可她的心里也是慌的要死。

  昨天她给爸爸打电话的时候,他还好好的,还说要让她带靳寓廷回家,给他们做一桌好吃的。

  但她最近和靳寓廷闹成这样,顾津津也不敢常回去,怕他们会问起,一想到这,顾津津满心都是悔意,可现在再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顾津津的两眼早就被模糊了,靳寓廷伸手要去拉她,顾津津将他的手推开了。

  她现在脑子里乱的很,到了这个时候,她一点都不愿意接受事实,她害怕去面对。她甚至想着要不是靳寓廷非要娶她,她现在就在家里了,如果她能多盯着爸爸的话,他是不是就不会出事?

  她知道她这个想法很偏激,毕竟爸爸是在工作时间喝的酒,但她现在就想找个人能承担掉她心里的内疚。

  抢救室的门再度打开,这次出来的是医生。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吓得没敢起身。

  “家属过来下,病危通知书上需要签字。”

  “不——”陆菀惠直接哭出了声,顾津津也瘫软在了座椅上,她不住摇着头,“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

  “快点,里头还等着继续抢救。”

  靳寓廷听到这,起身走了过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