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84身边的色狼

84身边的色狼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5722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43

  

  后半夜,顾津津醒了,是被饿醒的。

  她肚子一直在咕噜咕噜叫,饿得整个人怀疑人生,鼻翼跟前有淡淡的香气,是她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

  顾津津睁开眼,虽然关了灯,但她还是能看到跟前男人的脸,还能清晰感受到他放在她腰上的手。

  她将他的手推开,然后坐起身,顾津津抓了把头发,这一天风尘仆仆的,头发都快糊在一起了。

  就她这样,他怎么还能抱得住?

  顾津津起身去洗澡,吹干头发出来,一看时间都快凌晨三点了。

  靳寓廷这会倒是睡得沉,一点没有被打扰的意思,顾津津放轻脚步走到窗台跟前。补了一觉,浑身都觉得舒服了,顾津津拉过旁边的收纳箱,里面塞满了她网购的各种各样零食。

  床上的男人睡意朦胧间,听到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像是老鼠在偷吃。他觉得吵,翻个身想要继续睡,但那声音却是挥之不去。

  靳寓廷虽然半梦半醒,但也知道房间里面不可能有老鼠,他挣扎半晌,实在没法安心入睡,只好睁开眼。

  顾津津不在床上,他顺着声音源望去,一眼看到她抱着绘画板坐在窗台上。她一手拿着笔,另一手拿着旺旺雪饼,一口咬下去的声响实在是大。

  靳寓廷坐起身,目光沉沉盯着不远处的女人。

  “你要觉得饿,下去吃饭!”

  他冷不丁开口,吓得顾津津差点丢掉手里的东西,“我垫垫肚子就行,你不用管我。”

  “可是你动静这么大,我睡不着。”

  顾津津不以为意地轻耸下肩膀。“那你去客卧睡啊。”

  她口气是这样理所当然,好像他就是个无关紧要的借宿的人。“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

  “我都睡习惯这边了,”顾津津收回视线,两眼专注地落回屏幕上。“现在受影响的是你,又不是我。”

  “但好歹这个房间也是我的,顾津津,你看看几点了?”

  “三点十六分。”她还真回答了他。

  靳寓廷一口气堵在胸间,“过来,睡觉!”

  顾津津拆了两包雪饼,将它们叠在一起,她咔嚓咔嚓像只老鼠一样连咬了好几口,靳寓廷恨不得捂住耳朵,他躺回床上,将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没有他在边上吵,真是安静多了,顾津津顿时觉得灵感爆发,情节一个接一个的涌现出来。

  翌日,靳寓廷起来的时候头脑不适,很明显是睡眠不足。

  顾津津在床沿处睡着,也不知道她是几点上的床,反正她这会睡得香甜无比。靳寓廷想跟她一样,故意闹出些声响让她睡不着觉,但再一看她充满倦色的小脸,他到底不忍心,最终只能蹑手蹑脚去了浴室,洗漱的时候又把声音压得低低的,就连走出卧室带上门的动作都刻意放轻了。

  顾津津一觉睡到自然醒,下去吃了个早饭,她打开门准备去院子坐会。

  商麒进来的时候,隔了大老远就冲顾津津招起了手。“九嫂!”

  顾津津快步过去,看商麒精气神都不错,心情也好,那件事应该是过去了。“你好几天没来了。”

  “我爸妈把我关在家呢。”

  “什么?”顾津津吃了一大惊。

  商麒见她神色不对,忙笑着说道,“你别想得太吓人,他们就是逼问我跟谁交往而已,我也不傻啊,我赶紧服软,我说我跟他立马分手。”

  “这都可以?”

  “那是自然。”商麒挽住顾津津的手臂,朝着秋千走过去。“我妈这两天都在给我安排相亲的事,我爽快答应了,他们就放我出来了。”

  “你同意相亲了?”顾津津记得她之前可是一直嚷着要跟帅哥来个一见钟情的。

  商麒将手里的包递给顾津津,那是被她上次背回去的。“同意了啊,你看你跟我年纪相仿,都结婚了,还跟九哥恩恩爱爱,我可不能再做单身狗。”

  恩恩爱爱?顾津津苦笑下,她怕是对恩爱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吧?

  “其实你去相亲也挺好的,你爸妈给你介绍的肯定都是门当户对的。”

  商麒手掌托着下巴,“可不是,幸好我至今没有喜欢上一个家庭背景不如我的男生,你看我爸妈那态度,他们肯定是不同意的,到时候来个活活拆散,我可禁不起这样的痛啊。”

  所以人跟人真是不一样的,秦芝双那会要是也来个活活拆散,那今天还有她顾津津什么事啊?

  中午时分,顾津津留了商麒在西楼吃饭,她准备进屋告诉佣人一声,让她做两个商麒喜欢吃的菜。

  顾津津刚站起身,就看到钱管家过来了。

  “九太太。”钱管家看见了旁边坐着的商麒,“商小姐也在。”

  “是不是妈找我?”

  “太太让您过去吃饭,商小姐也一道去吧。”

  商麒看到顾津津没说话,她随口问了句钱管家。“我姐也去吗?”

  “是,靳先生和靳太太都在。”

  商麒知道顾津津对商陆有芥蒂,平日里也是能避开就避开了。“九嫂,上次我在西楼吃的水煮鱼特别好吃,今天还想吃。”

  顾津津朝她看了眼,嘴角轻挽下,“好啊,那今天中午就在西楼吃吧。”

  “九太太,你们还是过去吧,商小姐想吃水煮鱼的话,主楼那边的厨子也能做。”

  钱管家话都说到这了,顾津津也不好再推脱。“好吧。”

  去主楼的路上,商麒轻拉住顾津津的手臂,“九嫂,上次我姐就诊记录差点被曝光的事,多亏了你,你的这份恩情,我会一直记得的。”

  “商麒,你不用这样。”

  “我就是特别特别想谢谢你。”

  来到主楼,还未开席,靳韩声和商陆已经到了。

  秦芝双招呼顾津津和商麒进屋,“肚子饿了吧,吃点东西。”

  哪怕是在主楼,顾津津也觉得拘谨,她和商麒坐在一起,商麒反而自在得很。“秦伯母,您也吃每日坚果?最近我妈妈也在吃。”

  “这不是我吃的,”秦芝双笑着望向顾津津。“我给津津准备的,一会让她带回去,她天天画漫画都要动脑,给她补补脑子。”

  顾津津闻言,有些吃惊,忙说了声谢谢。

  “秦伯母,您还真是喜欢九嫂啊。”

  秦芝双倚在沙发内,眼角都是勾着满满的笑,“当然,我的媳妇就等于是我的女儿,你姐姐也一样,我都喜欢。”

  商麒闻言,拍了拍顾津津的手背。“九嫂真有福气,以后我也要有这么个好婆婆。”

  两人说着笑,对面的靳韩声和商陆坐在一起,完全没有插话的意思。

  靳韩声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商陆在家无聊,小于总给她找些好看的电视连续剧。他今天回到东楼的时候,看到她正在看一部古装片,靳韩声记住了台,一个个调过去。

  经过体育台,靳韩声想要继续调台,手腕处却被商陆按住了。

  “你不是最喜欢看篮球赛吗?”

  靳韩声的表情微僵,侧过头盯着商陆的小脸。“我什么时候喜欢看篮球赛过?”

  “你一直都喜欢啊,”商陆迎上靳韩声的目光。“我记得好几次,你都是坐在这看球赛,我们喊你出去,你也不搭理我们的。”

  秦芝双脸上也溢满了吃惊,靳韩声的手臂垂下去,丢开手里的遥控器,一把紧紧握住了商陆的肩膀。“我是谁?我是谁?”

  商陆被他捏得肩膀发疼,微微皱紧了眉头。“你怎么了?”

  “商陆,你告诉我,我是谁?”

  秦芝双生怕靳韩声吓坏了商陆,忙起身走到他跟前,将他的两手拉开。“商陆能说这样的话,就说明认出你来了。那会经常看篮球赛的不就是你吗?遇上什么什么比赛,你还能看通宵,除了你这么疯,还能有谁?”

  靳韩声当然也知道,他这不是太兴奋了,想要听商陆亲口说吗?

  他情不自禁地扬笑,激动得不行。“结婚以后,我基本不看球赛了,商陆,你是记起了很久之前的事吗?”

  商陆眼神懵懂,看了看四周。“很久之前?多久了?”

  她还未完全清醒,只是有些画面深刻在她的脑中,才会在适当的时候冒出来。

  顾津津看到靳韩声满脸雀跃,他这个样子,跟平日里的他简直是大相径庭,他握住商陆的手不断轻抚,“不管过了多久,你只要都能记得就好。”

  而且这一段记忆是属于他的,独属于他的。

  商麒也是面露惊喜,她起身走到商陆身边,亲昵地挽住了她的手。“姐姐,你是恢复了吗?你的病好了是不是?”

  商陆没说话,低垂着头,好像是不想再开口了。

  靳韩声将她揽在怀里,“你姐最近恢复得很好,医生说照这样下去,她能好起来的可能性很大。”

  “太好了!”商麒激动地轻拍下手。“我等这一天等得实在太久了,姐,我好开心啊。”

  靳寓廷进来的时候,客厅内一片热闹,唯独顾津津坐在单人沙发内,似在出神。

  商麒坐回她的身边,钱管家过来招呼入席,顾津津起身的时候,看到商麒有些发呆。

  她伸手拍了下商麒的肩膀,“怎么了?”

  商麒猛地收回神,脸上的表情变换的很快,“没,没什么,我高兴呢。”

  要不是在主楼吃饭,顾津津才不会跟靳寓廷坐到一起。更何况对面还是商陆和靳韩声,她浑身不自在极了。

  靳韩声没被刺激的时候,对商陆好得真是没话说,椒盐虾放到碗里,都要一个个剥好了才给商陆吃。

  商麒神情不定,胃口也不好,只是时不时地看向商陆。

  这样看来,商陆应该是快要好了,她现在安安静静的模样,真的跟以前是一样的。

  顾津津的面前有一盘熏鱼,她看到一双筷子伸了过来,夹了鱼尾过去。

  商陆将鱼尾放到靳韩声的碗里,靳韩声神色复杂地看向她。“给我的?”

  “你是不是吃鱼最喜欢吃鱼尾?”

  靳韩声忙不迭点头,“是。”

  “鱼尾,给你。”

  靳韩声激动的说出来的话都是颤抖的。“好。”

  顾津津余光睇向身边的靳寓廷,她怎么觉得这么痛快呢?对一个人来说,爱而不得已经够折磨的了,可偏偏还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跟另一个男人你侬我侬,这感觉,是不是像被人丢进了油锅里反复煎炸那么酸爽呢?

  顾津津心里快慰极了,扎啊,扎啊,扎得他心头全是窟窿,呲溜溜地冒血才爽呢。

  她能做的,不止是旁观,还能在他伤口上撒盐。

  “大哥和大嫂这样真好,要不是有了深厚的感情,大嫂也不会记得大哥之前的喜好。”

  她说这话,自然是能讨靳韩声的喜欢,也不知道旁边的这个男人,心痛不?纠结不?

  秦芝双看到这一幕,也是开心得很,“这是自然,商陆现在就是正常的,以后也都会好好的。”

  “我以前还老是心有误会呢,看来是我弄错了,”顾津津眉眼笑开,一副真心满满的样子,“大哥,一看大嫂心里就只有你,哪还容得下半分别人啊。”靳韩声觉得顾津津今天的嘴就跟抹了蜜似的,说的每一句都是他爱听的。

  她偷偷看了眼靳寓廷,他神色自若,夹了一块卤牛肉放到嘴里。顾津津知道他是在强装镇定,他此时此刻的煎熬,她是最有体会的,每次只要商陆在场,她何尝不是这样呢?

  “津津,上次的事一直欠着你,你什么时候再想开签售会了,告诉我,我给你安排。”

  顾津津强颜欢笑,“好啊。”

  她漫无目的地夹着菜,直到碗里快堆成了小山。“大哥,能看到你和大嫂恩爱,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啊……”

  顾津津忽然喊了声,桌上人的目光纷纷朝她望去,顾津津弯下腰,摸了摸自己的腿,她视线看向旁边坐着的男人。“你踢我干什么?”

  靳寓廷意识到对面的人都在看他,他目露不解,冲顾津津说道。“我没踢你。”

  她没有和他争辩,委屈巴巴地坐直了身,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但现在所有人都认定靳寓廷确实是踢了顾津津一脚,看样子,他还是不能释怀,所以一听到靳韩声和商陆夫妻恩爱,他就受不了?

  靳韩声继续给商陆夹菜,秦芝双看着商陆的样子,越来越觉得她像是完全好起来了,她欣慰至极,看来最近的药物治疗很有作用。

  “等商陆彻底好了,我们一大家子一起出去旅游,好好玩玩。”

  顾津津笑着望向对面的商陆。“等大嫂好了,我肯定经常找她玩,跟她一道逛街、看电影,告诉她我是谁……”

  她说到最后,又啊了一声,顾津津忍着痛,后半句话也适时止住。

  这次不用她说,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靳寓廷眉头紧锁,他真是猝不及防就成了别人关注的焦点,秦芝双冷下脸,靳寓廷这做法实在是欠妥,这样显得顾津津也太可怜了,在餐桌上想要好好说几句话都不行。

  秦芝双看了眼靳寓廷,越看越气,他为什么不让顾津津说话?难不成对商陆的事还是放不下吗?

  靳寓廷感觉到自己的腿被狠狠踢了下,这是真痛,他抬眼看向秦芝双,秦芝双收回脚,眼里露出警告。

  他根本就没有动过顾津津一下,他好好的去踢她做什么?

  她还真是杠精无疑了。

  吃过中饭,几人在沙发上坐会,商陆站在一幅画跟前痴痴地看着。

  靳韩声到外面接个电话,商麒走到商陆身边,亲昵地挽住她的手,“姐。”

  商陆没有丝毫的回应,视线仍然定格在那副画上。

  “姐,我今天看到你这样,好开心,也不知道你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商陆继续沉默,商麒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了眼挂在那里的画。

  “姐,你记得这幅画吗?是你画的。”

  商陆显然记不起来了,她摇摇头,嘴里说道。“好看。”

  商麒见她神色间仍有茫然,悬着的心这才微微落定。

  午后,顾津津和靳寓廷一前一后走着,男人快步追上她。“吃饭的时候,我踢你了?”

  “对啊。”顾津津下巴轻抬,脸色没有丝毫的不自然,好像他真做过那些事一样。

  “我怎么不知道我多了一条腿,还能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去攻击你?”

  “我说踢了,就是踢了。”顾津津站定在靳寓廷的跟前。“最主要的是大家信我说的话。”

  “你别太得意,当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真要砸脚的时候,我肯定把你拉上。”

  回到西楼,顾津津准备上楼,靳寓廷开口喊住她。“你下午做什么?”

  顾津津站在楼梯口,没有回头,“玩。”

  “你会跳舞吗?”

  “什么?”她扭头看了眼靳寓廷。

  “去各种酒会你总要能跳才行,我教你。”

  顾津津才不要,她对这个一点都不感兴趣。“我下午要出去。”

  她原本想约李颖书去看电影的,但是她爱看的,李颖书完全看不进去。顾津津换了身衣服,下楼的时候看到靳寓廷还在。“你今天这么闲?”

  靳寓廷朝她看眼,他总不能说他是刻意将公司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回来陪她的。

  他一看她的穿着打扮,还果然是要出门。

  靳寓廷眉头紧锁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哪?”

  “看电影啊。”

  “电影什么时候都能看,顾津津,你要是不会跳,以后丢的是你的脸。”

  顾津津不以为意地走到了门口,“丢脸就丢脸,我前二十几年都是不会的,也没见我丢脸到哪里去,再说了,要丢也是丢你的脸。”

  她一把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顾津津觉得现在这样洒脱,挺好的,既然他心里没有她,她又何必费尽心思去讨好呢?

  走进电影院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始了,顾津津慌忙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她很快投入到剧情中去,电影院内人不多,好多还是小孩子。

  陆陆续续还有人进来,伴随着孩子吵闹的说话声,顾津津看到身前有个黑影经过,她下意识将手往回收。

  对方找到了座位,在她身边坐定下来。

  顾津津鼻翼间嗅到了香水味,有些熟悉,淡淡地萦绕在身侧。只是她神色专注,并未扭头看一眼。

  靳寓廷抬头看向电影屏幕,居然是动画片。

  顾津津从小就喜欢看动漫,如今总算等到这部动漫上映,可是不少家长一看宣传片,就认定了这是小孩子的电影,放眼望去,有一小半观众都是儿童。

  她并不关心身边坐着什么人,她看得聚精会神的时候,却没想到身旁的人凑了过来。

  男人说话时,几乎是贴着顾津津的耳畔,一道灼热的呼吸在她耳边散开,“好看吗?”

  她吓了一大跳,压根没听出是靳寓廷的声音。人在紧张或者惊吓过度的时候,脑子里几乎是一片空白的。顾津津只知道她是一个人来的,她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心里闪过无数个恐怖的画面。

  四周黑漆漆的,冷不丁有个人凑得这么近,顾津津肯定觉得不对劲。

  她紧张地握紧双拳,身子朝另一侧躲避,嘴里也忍不住喊了出来。“色狼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