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83夫妻恩爱,全靠装

83夫妻恩爱,全靠装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81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42

  

  媒体跟在段璟尧和靳寓廷的身后,稍后,电视上肯定会播出两人和睦相处、有说有笑的画面。

  跟段璟尧一道过来的,有他的司机和秘书,段家跟靳家的物资车要下午才到,毕竟还有好几家媒体在,所有的画面都是要上绿城晚间新闻的。

  今天,靳寓廷和段璟尧是主角,顾津津实在不喜欢这样的场面,靳寓廷让她过去,她杵在原地就是不肯上前。

  得了空闲,靳寓廷走到她身边去。“你对这儿不熟悉,跟紧我。”

  “我不喜欢在镜头下面假惺惺的。”

  靳寓廷伸手搂住她的肩膀,手掌轻用力。“怎样才叫假惺惺?”

  “比如说像现在,装夫妻恩爱,装伉俪情深。”

  两人站在学校的场地中央,身后就是飘扬而起的红旗,不远处则是青山绿水为背景,顾津津嘴角勾扯出的弧度一直僵在那里,她不动声色地从他怀里退出去。“我想自己走走,就在学校里面,我肯定不出去。你跟姐夫有事说事去吧,不用管我。”

  她不喜欢面对镜头,他自然不勉强她,毕竟靳寓廷对这种事也很反感。

  但他和顾津津不一样,他生为靳家人,早就习惯了。再说,随着靳睿言越站越高,靳寓廷和靳韩声要面对的虚假必然也是越来越多的,好歹他们早已被操练成铜墙铁壁,是无坚不摧的。

  顾津津来到学校操场上,三五成群的孩子们玩在一起,有的在丢沙包,也有的在踢球,这边的操场旁边不像城市里的小学一样,四周都有看台。顾津津在草地上坐下来,看见边上有个女生在吃东西。

  她好奇地看了眼,见那小姑娘面黄肌瘦,头发稀疏,身上的衣服还算干净,只不过有点小了。

  “不是刚吃过中饭吗?你为什么……”顾津津仔细看了眼她手里的东西,“你为什么在吃土豆?”

  “我把我的那份装起来了。”

  “为什么?”

  小女孩冲她轻笑下,“今天的菜看着好好吃,我要带回家给我妹妹和奶奶吃。”

  “那你自己呢?”

  “现在学校给我们管一顿中饭了,虽然平时吃的没有这么好,但比家里真是好太多了,我可以明天再吃。”

  顾津津知道这样的故事一点都不算新鲜,她之前看过《变形记》一类的真人秀,多多少少也见到了很多不同的生活。但是现在她和这个女生坐在一起,听着稚嫩的童音说出那种话,顾津津的心头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你爸爸妈妈呢?”

  “出去打工了。”

  “多久回来一次?”

  小女孩嘴里的咀嚼动作顿住了,两眼紧盯着顾津津,好似突然就触到了她的伤心事,她难过地开口说道。“过年才回来。”

  顾津津不忍心再问下去,“土豆……这样吃,不好吃。”

  “但是可以填饱肚子啊。”

  顾津津喉间滚动着,这一句话扎在她心上,让她半天回不过神来。她打开自己的包,后悔没多带点吃的过来,幸好包里还有些巧克力和小零食,顾津津拿出不少来放到女孩手里。

  她从来没见过,好奇地盯着包装袋,盯了半天,又把它们揣进兜里。“谢谢姐姐。”

  “赶紧吃吧。”

  “我回家再吃,”女孩握着手里的一颗糖,冲顾津津说道,“我最好的朋友昨天也给我吃了好吃的,她说家里还有好多呢。”

  “真好,她爸妈给她买的吗?”

  “不是,”女孩摇着头,她拿了顾津津的东西,对她自然也就没了丝毫的防备,“她不让我说出去,她没有爸爸了,妈妈也跑了,但是有人送了她很多好吃的。那天,她被支到屋外去,但是她躲在门外偷看到了有人给她爷爷钱了。”

  说不定,是有人要资助她吧?

  但就算是资助,这流程好像也不对。

  “她今天好紧张的,她说觉得自己要做不好的事情,她有点不敢去……”

  这是什么意思?顾津津弯下腰,盯着女孩的脸。“做什么不好的事?”

  “她没说清楚,但她今天要上台去给好心人献花。”

  顾津津立马想到了靳寓廷,想到了那些摄像机,这里面难免会有直播的画面吧?难不成……

  顾津津看眼时间,快来不及了,她焦急地问着小女孩。“你朋友在哪?”

  “她叫史芳芳,在那边呢。”女孩伸手指了指,顾津津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身影坐在草地间,周边杂草丛生,如果不细看,几乎看不到她的人。

  顾津津忙起身走了过去,女孩的不远处就是教室,教室和操场中间又种满了一人多高的树。

  她坐到史芳芳对面,女孩抬头看向她,“您是?”

  “一会你要上台献花,是吗?”

  女孩有些紧张,别开眼,“嗯。”

  “今天来了好多电视台的人呢,你家里有电视吗?到时候村上的人都能看到你……”

  女孩抱住膝盖,脸上的情绪全都表露出来,完全骗不过顾津津的眼睛。

  靳寓廷找了一圈都没看到顾津津的身影,他脚步急促地来到操场上,正好顾津津起身,她好像在跟一个小女孩说着话。靳寓廷喊了她一声,顾津津忙拿起包朝他走去。

  靳寓廷看了眼那个女孩。

  “你怎么在这?”

  “没什么,就想了解下她们的生活。”

  “还有半小时,这边的捐赠仪式就要开始了。”

  顾津津安静地跟在靳寓廷身边,他们进了校长办公室,段璟尧坐在里面,正在跟校长谈事情。“物资车已经到了,投影仪和电脑每个教室都会有,还有学生们的伙食,我希望可以一直维持今天中午这样的标准。食堂的配送问题不需要你们操心,后期再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跟我秘书联系。”

  “好,好,”校长忙不迭地点头,“太谢谢了。”

  顾津津看到办公室的沙发跟前,还摆着两块写真裱KT板,抬头写着某某银行,支付方分别写着靳寓廷和段璟尧的公司名称。这一看就是用来摆拍的,顾津津已经不知道脸上该做怎样的表情,她轻拉住靳寓廷的衣袖。“一会上台,我不去。”

  “为什么?”

  “媒体要拍的是你和姐夫,我不想上去凑热闹。”

  靳寓廷带着她坐了下来,“我的本意是让你上台,我不去。”

  “我才不要。”顾津津也算是任性的,这种事情她可做不来。“我嘴巴比较笨,这事连姐夫都出动了,说明还是很重要的,你要让我上去,我倒挺希望将他搞砸的。”

  “你敢。”

  “报复你不行啊,我说到做到啊。”

  靳寓廷的视线在她认真的小脸上逡巡着,算了,他也不敢冒这个险,顾津津很多时候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再说她心里的怨气怕是还没消,说不定正愁没机会发泄呢。

  这事要真搞砸了,靳睿言恐怕会扒了他的皮。

  学校的升旗台旁边,有块水泥地,校方一早就将那里布置好了。此时的顾津津坐在人群中间,看着记者们架好机位,戴着红领巾的学生们手捧鲜花,排好了队要上台敬礼。

  靳寓廷和段璟尧站在一起,无需比较,一样的出类拔萃,一样都是天生自带冷漠感的人。

  校领导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后,两人捐了款,媒体在下面一通拍照。

  随后,学生代表捧着花准备上台,顾津津看到史芳芳站在后面,她跟着人群上了台。

  段璟尧修长的身子微微弯下,从史芳芳的手里接过一束花,这些花都是在旁边的山头采摘了之后修剪整齐,再由老师包装起来的。史芳芳看了眼跟前的男人,给他敬礼,转身准备下去的时候,又看到了人群中的顾津津。

  一系列的行程走完后,已经不早了,这儿距离绿城很远,靳寓廷和段璟尧婉拒了校长准备留他们在这吃晚饭的要求。

  回去的路上,由于都是山路,所以车速很慢,两辆车一直都是一前一后跟着。

  段璟尧坐在后车座内,闭目养神,旁边的秘书轻声道,“今天,我倒是看到了有趣的一幕。”

  “说说看。”

  “您对靳市长是最了解的,所以您说今天不会风平浪静,也是被您料准了。”秘书想到方才在操场上发生的事,“前几天,有人事先一步找到了学生的家里去,不止给了东西,还给了钱。”

  当时,秘书就站在那一排茂盛的大树后面,段璟尧做事谨慎,特别是有媒体在场,他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顾津津原本以为这件事会跟靳寓廷有关,没想到最后牵扯出来的,居然是段璟尧。

  “你知道找你的人,为什么要你上台闹吗?”

  女生懵懵懂懂的点头,然后又摇头。

  “去你家里的人,当时是怎么跟你说的?”

  女孩有些害怕,不想再继续往下说,顾津津看没多少时间了,只好连哄带骗。“你要是真的闹了,老师会怎么想?还有你的学生、朋友,那两个叔叔给学校捐了好多钱的,有些不好的事情要是上了电视,他们肯定会生气。”

  “是爷爷跟我说的,他说让我跑到台上说那个叔叔是坏人,说好了捐助我读书,却一直没有落实,我爷爷病着,连病都看不起。他们给了我爷爷很多钱,说只要我答应,就可以资助我读完大学……”

  女孩有些事还不太懂,但她知道读大学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顾津津没想到有些人的手段居然这么阴狠,当着媒体的面说诈捐,这不管是不是事实,只要这盆脏水泼上去,以后他就算是做一百次慈善都别想再洗白了。

  “你爷爷有没有跟你说,让你找哪个叔叔?”

  “有,他把那个叔叔今天要穿的衣服给我看了,有长长的黑色的外套,里面还有一件外套,跟外面的衣服颜色不一样。”

  顾津津一下就想到了段璟尧。

  他下车的时候她看的清楚,男人穿了一件长款的黑色呢大衣,里面是银灰色的手工西服,颜色冷冽,却又威风逼人。

  而靳寓廷今天,只是穿了一身黑色的西服,所以不可能是他。

  顾津津眉头紧锁,不想卷入他们的纷争中,她想起身离开,但她跟段璟尧之间,以后说不定会有来往的。

  车内,男人听完这些话,眼帘轻闭着,“所以,功劳还是她的。”

  “九太太嘴巴很能说,再加上那个女生毕竟还小,禁不起哄吓。我听到九太太跟她说,她这样一闹,您肯定不会放过她家里人,那些人的钱给都给了,他们不差这些,也不会问她爷爷要回去的。她让那个女生该献花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献花,该读书的时候就读书,不要有别的心思。”

  段璟尧轻扯下嘴角。“也是那个女孩好骗,要换了一个精明的主,今天的事还真有些麻烦。”

  秘书接过话道,“是啊,只是她爷爷怎么知道您今天要穿什么衣服?还算的这样准确。”

  男人听完这话,深邃的眸子睁开落向远处,他俊脸沉浸在阴暗中,下巴处的弧度被他紧咬着,“今天这身衣服,是她亲自给我搭配的,我说她怎么这么好心,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我早该料到的,只是没想到她会这样来害我。”

  段璟尧摇着头,握起的手掌在窗户上轻敲下,“以后我必须时刻谨记,她温柔的时候,那是笑里藏刀,绵里藏针,靳睿言啊靳睿言,你处处要跟我斗,何必呢?”

  “但您是靳市长的丈夫,您名誉受损,对她来说其实没有好处的。”

  “所以,她不是把靳家也带上了吗?”段璟尧知道靳睿言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她这一脚要是能把我踩下去,我几乎是很难爬起来的,她还有靳家的人给她撑足门面。她在外跟我段家撇的很干净,还不是想着有朝一日害得我不能再往上爬以后,把我一脚踢开吗?说不定,她还能落得个大义灭亲的美名。”

  秘书一语不发,他们两的事,别人似乎也管不了。

  段璟尧目光透过后视镜盯着后面的车,顾津津这样帮他,看来也是在给自己留条后路,他今天要出了事,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但他要是好好的,有朝一日她若想找个合作的人,他总是能帮到她的。

  回到绿城,已经很晚了,段璟尧睁开眼时,潭底有几分疲惫之色。

  佣人给他留了饭,他坐在餐桌前,也只有伺候了他十几年的阿姨在厨房里忙碌着。

  段璟尧有时候觉得这儿并不像家,他的一言一行,靳睿言从不关心,哪怕他这样深夜归来,她即便听到了动静,她也不会下楼看他一眼。

  “段先生,汤都凉了,我重新给你热一下。”

  “不用了,我随便吃两口就成。”

  阿姨已经端起汤盅进了厨房。“一会就好,您先吃着。”

  灯光被客厅分去了大半,男人坐在餐桌前的身影难免显得落寞,阿姨将热好的汤端上桌,段璟尧朝她看了眼。“你先去睡吧。”

  “没事,您赶紧吃。”

  今天几乎是一天都在路上,对人的精力消耗实在是大,段璟尧吃过晚饭后上了楼。

  他推开卧室门进去,屋内没有开灯,他都习惯了,段璟尧走进衣帽间,拿了睡衣后径自去往浴室。

  他这么大的动静声,靳睿言也不可能睡着,床头放着看了一半的书,她竖起耳朵,听到浴室内的水声戛然而止,她再度闭起眼帘。

  男人的脚步声很快走出来,他走到大床旁边,伸手拍亮了灯。

  靳睿言下意识动了动眼皮,却仍旧没动,段璟尧掀开被子压到了她身上。

  她第一反应就是别开脸,眼睛半眯着。“做什么?”

  “我回来了。”

  “太晚了,明天还要开会,睡觉吧。”

  段璟尧头发全是湿的,出来的时候别说是吹干了,就连拿块毛巾擦拭下的功夫都省了,这会发上的水珠一滴滴落在靳睿言身上,将她颈间的衣料全弄湿了。

  他在她脸上亲吻着,靳睿言用手推了下,“我真的困了,只想睡觉。”

  “这么日理万机,下次是不是跟你上床都要预约?”段璟尧的口气好不到哪里去,按住她的手腕后亲吻向她细嫩的脖颈。

  靳睿言弓了下腿,却没法将他推下去,男人在她耳畔揶揄出声,“要不要让你的保镖过来?守在你床边好不好?”

  “段璟尧,大半夜的闹够了没有?”

  “下次,我要往你的市长信箱里投诉,夫妻和谐才能家庭和睦,你嘴上说着要共建和平社会,但背地里却苛刻自己的丈夫,应该找人来评评理。”

  靳睿言的睡裙被推到腰际,脸上也有男人头上的水渍,她伸手擦了下,“走开。”

  他掐着她的腰往前推挤,尽管艰涩,但他并不让她挣扎。

  两人结婚的时候,靳睿言也尝试过跟他谈判,想要各过各的,不想跟他有夫妻之实。但段璟尧才不会放着好好的美人不上,他娶她不是拿来做摆设的。

  靳睿言难受地皱起眉头,段璟尧在她唇上吻着,“放轻松,怎么就是学不乖呢,你绷得越紧,受苦的只能是你自己。”

  她额头渗出细汗,男人强壮的双臂抱住她的上半身,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揉碎了一样。

  “今天的新闻看了?”

  靳睿言五官不适地拧在一起,“什么新闻?”

  “没看到学生大闹捐赠仪式的一幕,你是不是很失望?”

  靳睿言手掌放到段璟尧的背上,嫌他太用力,她手指也用力地掐下去。“段璟尧,说话要有证据。”

  “睿言,你说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他端详着靳睿言逐渐泛起潮红的小脸,嗓音哑了,连带着口气都是性感无比的。“这才像夫妻。”

  靳睿言被头顶的灯光刺激得晕眩,“把灯关了。”

  “关了做什么?”段璟尧用一手撑在身侧,好让自己更贴近她。“让我看看你有多美。”

  “我的样子,你还没看够?”

  “我最喜欢看你情不自禁时候的模样。”段璟尧眼帘轻垂,眼角眉梢均染着笑意,“这样才能让我觉得你是真实的。”

  许久后,屋内的一片暧昧这才被拂开,段璟尧翻身坐起来,靳睿言欲要起身去浴室。

  男人见状,一把按住她的腿。“急什么?”

  “段璟尧,你看看几点了,我可没工夫跟你在这浪费时间。”

  “你让人去那个女生家里的时候,怎么就不觉得浪费时间呢?”

  眼见她站起身来,段璟尧伸手圈住她的腰,将她拉坐回去。“你要真把我毁了,你也落不得好。”

  靳睿言早就知道事情没有成功,她抿紧的唇瓣轻启,手掌轻落在段璟尧赤裸的肩头上,“我怎么会害你?不知道你从哪里听了流言蜚语,你说得对,我们是夫妻,一条船上的人。”

  男人轻笑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他家的这位女强人不止工作能力强,连演技都是一流的。

  顾津津和靳寓廷回到西楼时,已经快要半夜时分了。

  她拖着发软的两腿走进屋内,靳寓廷换了鞋,见她快步往楼上走。

  “过来,吃晚饭。”

  顾津津头也不回地走到楼梯口。“累死了,累死了,不吃了。”

  “你中午就没吃多少,下来。”

  顾津津顺着台阶一步步往上走,都没了搭理他的力气,进了卧室,她看到那张大床特别亲切,连澡都不想洗,直接就扑了上去。

  佣人知道他们今天晚回来,饭和菜都在厨房热着,靳寓廷跟进卧室,看到顾津津摊开四肢躺在那,一看就是累坏了。

  他走上前去喊了声,顾津津没有应答,居然已经睡着了。

  靳寓廷抬起手掌轻拍向她的臀部,顾津津嘤咛声,“干嘛?走开。”

  “吃了晚饭再睡。”

  顾津津将脸别向另一边,嘴里模模糊糊出声,“不吃。”

  她这幅样子,跟一滩烂泥似的,靳寓廷实在拿她没办法。

  男人洗完澡出来,顾津津还在睡,他上前拉了下她的手臂。“起来洗澡。”

  她睡得正沉,压根不搭理他。

  靳寓廷却实在忍受不了她不洗澡,要知道他们今天几乎是在车上坐了一天,他继续轻推顾津津的肩膀。“洗澡。”

  顾津津一手挥过去,差点打到靳寓廷的脸,“不要。”

  男人躲避及时,他抱住顾津津的腰想要将她提起来,她累得真不想动,这会连手指头都不想被人碰一下,顾津津啊的一声大叫,开始发起脾气。“不要碰我,不要动我,我要睡觉,走开!”

  靳寓廷也不想动她,可她不肯洗澡,他总不能一脚将她踹到床底下去吧?

  “你要不肯洗,你今天就别想睡在这儿。”

  顾津津觉得好吵,跟耳朵旁边有只苍蝇在叫一样,她直接回道,“你去别的地方睡,别来吵我。”

  她住了这么久,倒是主次不分了?

  靳寓廷在床上坐定下来,被子一大半被顾津津给压着,他最后想要努力一把,靳寓廷抱起她的上半身。“去洗澡。”

  顾津津都快被烦死了,她坐在那里,两眼紧闭,双手开始撒泼似的挥打,“干嘛啊干嘛啊,都说不洗了,啊啊啊啊啊——”

  她尖着嗓音,简直是高分贝,刺得靳寓廷耳膜发颤。

  顾津津的手也不看看是往哪里打的,靳寓廷就裹了条浴巾出来,他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在自己身上响着,他后知后觉的感到疼痛,低头一看,胸前和手臂上都有红印。

  疼痛感逐渐苏醒过来,还真是火辣辣的。

  他不敢再近她的身,顾津津上半身一软,又躺回了床上,呼呼大睡。

  靳寓廷摸了摸胸口处,他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她喜欢脏,就让她脏着吧,反正难受的不是他。

  天色已晚,折腾到现在已是深夜,靳寓廷眼帘轻睁,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觉得身边躺了个不爱干净的人,这严重影响到他呼吸的空气了,他喉咙间发毛,哪哪都不舒服。

  再一看她这样,他又怕她冻着,靳寓廷倾起身,拎起被子一角丢到顾津津的背上。

  他离她很近,顾津津正好觉得冷,感觉到有温暖的东西靠近过来,她伸手搂住了靳寓廷的脖子。

  她没洗澡,没洗头,衣服也没换……

  靳寓廷的手落在她腰上,却没有将她推开,而是将她抱住了。

  他觉得他这方面的底线又被打破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病,他怎么能抱着这么一个‘糙汉子’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