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82互相打脸

82互相打脸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07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41

  

  顾津津气结,靳寓廷难得看她有这样的表情。“不是吗?紧急避孕药最有用了,做多了都没事,药只要吃一次就成。”

  “靳寓廷,你找打是不是?”

  “真要动手,你能是我的对手?”

  顾津津将脸别开,“药不在我这,被商麒带走了。”

  “没事,你明天再去买也来得及。”

  “靳寓廷!”

  他知道她心里这口气很难咽下去,“你就这么笃定,我知道了以后不能拿你怎样,是吗?”

  “靳寓廷,这是多小的一件事,值得你来找我兴师问罪吗?”

  “小事,原来在你心里,它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顾津津想将他推开,却是怎么使劲都没用,“九爷也是好面子的人,我不信你今天能强迫我不成?”

  他撑在她的上方没动,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构不成严重的杀伤力。顾津津盯着靳寓廷的下巴,商麒那一巴掌注定是白挨的,她当时抢在她面前,把掉在地上的收据认领下来,再加上又是在秦芝双的面前,顾津津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早知道商麒会因此挨打,顾津津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承认。

  毕竟,除了对秦芝双会有愧疚之外,她觉得她是可以坦坦荡荡不顾靳寓廷的感受的。

  “是不是除了做好你这张盾的基本工作之外,你对我其实并无多余的感情?”

  他这样直白地问出口,两眼也不放过顾津津脸上的任何一点细微表情,只可惜从签售会到今天,短短不过那么些时间,她居然已经能将眼里的悲伤掩藏得分毫不露。

  “感情?”顾津津仿若听了个笑话似的问靳寓廷。“我为什么要对你有感情?”

  他两手好像即将要撑不住他的身子,靳寓廷收回手臂,坐到了顾津津身侧。“既然这样,我一定好好利用你这张盾,铁打的东西不用,是要生锈的。”

  “你不是一直在用吗?”顾津津不忘冷嘲热讽。“而且用得得心应手。”

  靳寓廷起身再度向外走去,他的情绪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他真怕自己有一天会被顾津津气疯掉。

  几天过后。

  孔诚拿了文件进入办公室,靳寓廷手掌撑着前额,似在出神,孔诚将文件摊开后放到他身前。“九爷,签字。”

  “急吗?”

  “周五开会要用。”

  靳寓廷将文件合上,“那就是不急,我现在没心情看。”

  孔诚小心地看了眼靳寓廷的神色,他吃惊于他居然会将自己的情绪带到工作中来。“九爷,九太太的漫画恢复更新了。”

  “嗯。”他必须是漠不关心的样子,只是轻哼声。

  “还有,九太太报名学了跆拳道。”

  靳寓廷敲打着桌面的手指顿住,他猛然抬头看向孔诚。“你再说一遍。”

  “九太太去学跆拳道了。”

  “她疯了吗?”

  孔诚是喜欢实话实说的,“我看九太太不是疯了,是您快要疯了,她学跆拳道应该是为了对付你。”

  靳寓廷手指落向太阳穴,怎么觉得头疼得厉害?“在哪家道馆学的?”

  “您想去吗?”

  男人沉着脸,身子靠回椅背内,“她什么时候的课?”

  “我都打听好了,一星期两堂课,周三和周六下午的四点到五点半。”

  靳寓廷看了眼日期,今天就是周三。

  万盛广场。

  李颖书将车停好,进了电梯,她是约了顾津津一道吃饭的,没想到她还没下课,李颖书仔细一问,才知道顾津津在学跆拳道。

  她也觉得她应该学,下次要再遇到乔予的事,她就可以一脚将对方踢飞了。

  走进道馆内,李颖书在外面的休息室等顾津津,一边用手机搜索着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没过多久,电梯的叮咚声传到李颖书的耳朵里,她头也没抬,直到余光睇见一双锃亮的皮鞋从她眼睛底下穿过去。她好奇的抬下头,却看见靳寓廷的挺拔的身子径自往前走去,身后还跟着他的特助。

  李颖书反应极快,赶紧给顾津津发了消息,“快逃!你家老公来了。”

  但顾津津的手机压根不在身上,也不可能看到这条信息。

  李颖书三两步追上靳寓廷,“呦,没想到您会大驾光临,是来接津津的吗?津津还没下课呢,教练不让进去打扰……”

  到了门口,李颖书故意扬声,“您最好别进去,教练很凶——”

  孔诚站到她跟前,面无表情地睇着她,“别人的家事,你最好别管。”

  “你们要干什么?”

  “能干什么?”孔诚扯出抹微笑来,“九爷等九太太下课,然后接她回家,怎么在你嘴里,却有了几分虎视眈眈的意思?”

  靳寓廷打开门,道馆内有不少学员,男男女女都有,正巧了,此时的顾津津抬起腿正在重复练习一个动作。

  “踢,踢,用力!”

  顾津津右腿绷直,啪地落在教练手里的脚靶上,她精疲力尽,汗流浃背,却仍旧反反复复在练习。

  靳寓廷看在眼里,她说男女力量悬殊,她总是轻易被靳寓廷压制住,所以,这算是反击的第一步吗?

  男人冷笑下,走上前去。

  坐在两边的学员看到靳寓廷进来,纷纷将目光透露到他脸上。

  “哇,帅呆了?”

  “新来的吗?”

  顾津津充耳不闻,她已经累得快要抬不起腿,脚靶被踢中的声音刺激着她的神经,教练还在鼓励,“喊出声。”

  “踏踏!踏踏踏!”

  靳寓廷走到她身后,教练收起脚靶,“你是来报名的?”

  顾津津气喘吁吁,好不容易缓过神后,转身看了眼。

  她两眼发直,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居然还能找到这儿来。

  “我来找人。”靳寓廷说着,目光在顾津津身上逡巡,她穿着跆拳道服,倒是有模有样,他两眼扫过教练的时候,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脚靶。

  靳寓廷脸色刷的变了,他眉梢处跳跃着冷冽,教练注意到他的视线要杀人,再一看手里的脚靶,他忙将两手背在身后。

  顾津津擦着额头上的汗,靳寓廷目光快速的扫向地面,看到不远处的框里还有另外几个脚靶。

  孔诚站在门口,一眼望进去,就看到了不对劲。

  “谁干的?”靳寓廷陡然扬声,教练看了眼顾津津。

  她面对靳寓廷站着,毫无愧疚之色。“我啊。”

  道馆内的脚靶、立式沙包上都印着靳寓廷的头像,她方才一脚脚重踢,就是踢在靳寓廷的脸上。

  “这些都是我赞助的,”顾津津轻扬下巴,“惊喜不?”

  “顾津津,你是非要觉得日子太好过,要找点不痛快是吗?”

  顾津津也没想到过靳寓廷会来道馆,她就是想发泄而已,练习跆拳道太累,也只有这样才能激励她。每回她撑不住的时候,她都告诉自己她打得是靳寓廷,一想到这,顾津津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孔诚走进去,环顾下四周,“你们这已经是侵犯了别人的名誉权。”

  “东西是我让人做的,也是我拿到道馆来的,孔诚,你找错人了。”

  孔诚当然不会笨到和顾津津争辩什么,他继续面无神色地看着那位教练,“我方才已经拍过照了,你们就等着闭馆吧。”

  “不是,有话好好说……”教练一看两人似乎来头不小,也没成想会惹这种麻烦,“我现在就让人拿走。”

  “来不及了。”靳寓廷冷冷丢下句话,转身走了出去。

  教练为难地看向顾津津,她将头发重新扎在脑后,什么话都没有多说,直接走了出去。

  顾津津回更衣室拿了包和衣服向外走去,李颖书在外面等她,见到她出来忙焦急上前。“闯祸了?”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我替你担心啊。”

  顾津津快步往前走,靳寓廷应该是刻意在外面等她,要不然的话他早就走了。

  李颖书跟在顾津津身边,“津津,我先走了。”

  这两人怕是要掐上了,她在这可不好。

  没想到靳寓廷听了这话,居然开口挽留她,“你赶过来,不是因为跟津津有约吗?”

  “是,我们原本是约好了一起吃晚饭的。”

  “那走吧,我也没吃。”

  李颖书轻拉下顾津津的手臂,压着嗓音,几乎是用唇语说道。“怎么办?”

  “他邀请你,你就去吧,跟着他你还怕没好地方吃饭?”

  李颖书闻言,不好拒绝,只得开了车跟在他们后面。

  顾津津去吃饭的时候,衣服还没换,跟在靳寓廷身边难免会引人注目,她也不怕,靳寓廷比她名气大多了,就算被人认出来,丢的也是他的脸。

  四人在一桌上坐定下来,靳寓廷跟孔诚说了句话,孔诚起身离开。

  “点菜吧。”靳寓廷将菜单递给顾津津。

  她挑了几个喜欢吃的菜,然后将菜单递给李颖书,李颖书怂的都没用手去接。“你点吧,你喜欢吃的,我都喜欢。”

  “好多都没吃过,反正我挑了最贵的总没错。”

  靳寓廷嘴角勾着不明的笑意,顾津津装作没有看到,不出一会,孔诚回来了。

  餐厅四周都有大屏幕,此时正滚动播放着海底世界,屏幕隐藏在墙壁的装饰中,令人有种置身深海的错觉。

  菜上齐后,顾津津拿起筷子吃,李颖书觉得这气氛很是不对,但她也不能僵在那里不动吧?她垂着头往碗里夹菜,靳寓廷和孔诚也不说话,总之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顾津津指了指身前的海鲜。“这个味道不错,尝尝。”

  “好。”

  顾津津夹起一块放到李颖书碗里,旁边桌上的小男孩喊了声,“啊,我的鲨鱼呢?”

  顾津津看过去,看到大屏幕上居然正在滚动播放她的照片,她以为自己眼花了,闭了闭眼睛重新一看,还是她。

  李颖书也察觉了,吃惊地朝顾津津指了指。

  她今天没化妆,头发扎在脑后,练过跆拳道后头发湿漉漉的,还没有干透,顾津津锁紧眉头看向对面的两人。

  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弄的,顾津津的所有面部表情都呈现在了四周的大屏幕上,就连一个眼神都逃不过去。

  她装作镇定地低下头,可是她吃饭的样子也被放大了之后投射在了屏幕上,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议论起来。

  “这是谁啊?”

  “又不是大明星,好好的吃着饭,给我们看这个做什么?”

  顾津津听着议论声传到耳朵里,这种感觉怪异极了,那些屏幕上的画面大而清晰,有人将服务员招呼到跟前,正在投诉。“你们店怎么搞的?我们好不容易带孩子过来,排了半天才弄到的号,这女人是谁啊?”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孔诚,是你干的好事吧?”顾津津直勾勾盯着斜对面的男人。

  孔诚摇下头,他只是个传话的,顾津津要找人算账,还是得找靳寓廷。

  顾津津听完,这才正眼看向对面,“一报还一报,九爷还真是睚眦必报。”

  “你应该也要尝尝被人瞩目的滋味。”

  她皮笑肉不笑地扯动下嘴角,“那就算扯平了,你也别去找跆拳道馆的麻烦。”

  顾津津拿过边上的包,从里面拿出耳机,她打开手机调了音乐,再将耳塞塞到了耳朵里。

  一顿饭下来,她眼睛都没抬一下,塞住了自己的耳朵就等于塞住了别人的嘴,顾津津还不忘给李颖书夹菜,让她吃好喝好。

  李颖书吃得战战兢兢,好不容易结束了这顿晚饭,她赶紧跟顾津津和靳寓廷告别。

  回去的路上,顾津津望着窗外,靳寓廷伸手将她的耳塞摘掉。

  她回头朝他看了眼,“做什么?”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对跆拳道感兴趣。”

  “强身健体不是挺好的吗?”顾津津加重了语气又说道。“关键时刻还能自保。”

  回到西楼没多久,顾津津就收到了来自教练的一笔转账,说是她交的学费,现在退还给她。

  她将手机砸在了被面上,这个男人还真是管东管西,什么都要管。

  靳寓廷洗完澡出来,看到顾津津坐在床沿处,他来到她跟前,弯腰对上她的视线。“周五的时间留给我,我带你出去趟。”

  “去哪?”

  “去做给靳家长脸的事。”

  顾津津冷冷地回绝。“我不感兴趣。”

  “有些事,跟你想不想做没有太大的关系。”

  这话说的挺对,她不想做的事太多了,可她的反抗在他眼里却什么都不是。

  两天后,顾津津直到出发的时候都不知道究竟要去哪,车子穿过了城市的拥挤,大城市的繁华在眼中消落,取而代之的则是绵延不绝的山路。

  山里人家并不多,偶尔才能看到一户落脚在山坳里面,一直到午后,车子才到达目的地。

  顾津津望向窗外,这算是她看到的唯一一条能开汽车的路了,它居然还能通到学校门口,实在罕见。

  她目光望出去,看到红旗迎风招展,一排小学生站在校门口,看架势应该是准备迎接他们的。

  “下车。”靳寓廷轻松地丢下两个字,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顾津津下了车,刚走出几步,就看到戴着红领巾的学生们一拥而上,手里还拿着从山野间摘的花,正往顾津津的手里塞。

  她紧绷的面色微微舒缓开,“谢谢,谢谢。”

  顾津津看到校门口写着‘红旗村希望小学’,在那帮学生的身后,还有老师和校长。

  他们热情地上前,跟她和靳寓廷握着手,顾津津心里有了猜测,这应该是接受过靳家资助的,或者,是靳家即将资助的学校。

  “还没吃饭吧?”

  靳寓廷点下头。“是。”

  “食堂里面都准备好了,请。”

  顾津津走在靳寓廷身边,现在正是学校午休的时间,不少学生在教室门口探头探脑地看着。顾津津拉了下他的衣袖,“这是你资助的吗?”

  “一会你就知道了。”

  顾津津心情好了不少,她听说过很多有关贫困地区学生求学的事,之前是没有那个经济实力,她的漫画在网上有了不错的收益之后,她就一直想要资助个孩子上学。

  只不过她不懂具体的流程,所以一直没有将那件事落实。

  顾津津跟着靳寓廷来到学校的食堂,里面还有不少师生在用餐,只不过顾津津一眼扫过去,却看到了电视台的摄像机。她心里咯噔下,顿觉喉咙口被卡住了似的难受,靳寓廷带她走到窗口跟前,顾津津看到伙食还不错,有肉有菜,还有蒸熟的土豆和玉米。

  靳寓廷拿了个不锈钢餐盘递给顾津津,两人点菜的时候,就有摄像机在旁边全程录着。

  顾津津出门的时候就戴着棒球帽,她将帽檐微微往下压,那些记者并没有上前采访,而是全程都在跟录,直到他们在餐桌前坐了下来,对方这才没有上前。

  顾津津看到靳寓廷如没事人一般吃着饭,她却觉如鲠在喉。“媒体是你找来的?”

  “希望小学的落成仪式,当然会有电视台来采访。”

  “所以究竟是真正的在做好事呢,还是在作秀?”

  靳寓廷漫不经心地睨了她一眼。“不管是不是在作秀,这所学校,靳家是捐了钱的。”

  顾津津吃了没几口就饱了,主要还是一路过来晕车,这会胃口实在不好。靳寓廷将她的菜都夹到自己的餐盘内,这儿的瓜果蔬菜都是靠运输送上来的,物资稀缺得很,在摄像机面前,顾津津的一点浪费都有可能被夸大。

  “我出去走走。”

  “别随意乱走。”

  顾津津看了眼窗外。“这儿空气不错,我就是去透口气。”

  靳寓廷见她脸色苍白,可能是晕车的反应还没过去。“好。”

  “让他们别跟着我,我不肯配合采访的时候说不出好话。”

  万一说了不利于靳家的事,他可不要后悔。

  顾津津走到外面,看到了一帮学生躲在教室门口,她朝他们招手,他们就缩进了教室,透着玻璃再偷偷地看她。

  司机也进了食堂吃饭,顾津津到了学校外面,远处就是群山峻岭,绿意盎然间缠绕着一条盘山公路,那也是他们上山的路。

  不远处传来汽车喇叭声,顾津津看了眼,没有认出那是谁的车,直到车子停稳下来,车门被推开的瞬间,段璟尧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顾津津眼中。

  她杏眸微睁,跟他打过招呼。“姐夫。”

  “你也来了。”

  “是。”

  段璟尧上前两步。,“老九呢?”

  “在吃饭。”

  “我倒是吃过了,”他抬起腕表看眼时间。“还早,还有一个小时。”

  “长姐没来吗?”

  “她日理万机,不会过来的,再说脸上贴金的事总有人替她都做了。”

  顾津津还真不知道怎么去接段璟尧的话,再加上他们之间私底下有过见面,这让顾津津浑身不自在起来。

  “姐夫,这所希望小学跟靳家和你都有关系吗?”

  “是两家共同出资建立的,包括各个学生的学杂费用以及伙食费用等。”段璟尧上前两步,环顾下四周,男人身上总有种冷冷清清的疏离感,好似非常人能靠近他一般。“起初是我一人捐助的,可你长姐不知从哪里听来了风声,非让靳家也要插一脚。”

  “这是好事啊,”顾津津轻笑,“反正受益的都是孩子们。”

  “这世上,最好的洗白方式是什么?”段璟尧俊脸微侧,盯看着顾津津的脸,他勾起抹笑来,“这人一旦要跟慈善挂上了钩,哪怕胸膛内藏着狼子野心,都能被伪装成一个大大的善人,你说是不是?”

  顾津津被问住了,她的直觉告诉她还是不要乱讲话的好,他们这些人都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顾津津压根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上次跟你提议的事,看来你是不考虑了?”

  顾津津回头看了眼,靳寓廷还没出来。

  她眉头紧蹙,目光淡淡地看向段璟尧。“在考虑。”

  “当真?”

  “当真。”

  段璟尧得了这个答案,抬起脚步往学校里面走去,他知道靳寓廷在食堂,所以找了过去。

  靳寓廷吃了饭起身准备离开,抬头间看见段璟尧进来,他礼貌十足的打过招呼。

  顾津津站在门口,看着两人假惺惺的在说话,他们人前关系亲切,人后却是互相算计,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风平浪静地过去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