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81事成之后,你可以吃药

81事成之后,你可以吃药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73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39

  

  顾津津紧张地站直身,将头发拨在耳后。“妈。”

  “两人在做什么呢?”

  “找东西呢,”商麒接过话道,“我跟九嫂出去逛街了,把钱包放她包里了。”

  秦芝双笑着走上前,“你能经常过来找津津玩,她也算有个能玩在一起的人了。”

  “九嫂人好啊,我就是喜欢她嘛。”

  “你啊,嘴甜。”秦芝双坐到沙发上,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地面,看到有张长长的小纸条掉在地上,她弯腰捡起来,却看到是张收据。上面清清楚楚写着紧急避孕药十盒,再一看日期,是今天的。

  顾津津没成想收据会被秦芝双看到,早知道在药店就随手丢了,当时也没注意到,没成想现在竟是个麻烦了。

  “这是?”秦芝双的脸色微变,目光犹疑地落到顾津津脸上,“怎么回事?”

  顾津津手掌紧贴在腿侧,她不安地握紧拳头,秦芝双天天在她身后嘱咐着,让她养好身子,再要个孩子。主楼那边也是隔三差五地送滋补的食材过来,尽管她现在跟靳寓廷关系临近冰点,避孕药买了也许也只是放着,但这种话她也不可能跟秦芝双说啊。

  秦芝双握着纸条的手有些抖,“津津,你在吃药吗?”

  顾津津忙摇了摇头。“没……没有。”

  商麒见状,事情似乎难以收场了,她走到秦芝双身边,将收据拿了过去。“秦伯母,药是我买的。”

  “什么?”

  顾津津也吃惊不已,秦芝双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商麒身上。“麒麒,你……”

  “秦伯母,我有正在交往的男朋友,只不过家里人还不知道罢了。”

  秦芝双闻言,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哪家的啊?人品怎么样?”

  “刚谈呢。”

  秦芝双心里咯噔下,刚谈的就住到一起了?还买了药?

  但这种事,她总归不好管。顾津津站在边上,心里百味杂陈,商麒转身背对着秦芝双,她朝顾津津使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愣头青似的往上撞了。“九嫂,我先回去了。”

  “噢,好……”顾津津回过神,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商麒倒是机灵,她将顾津津的包拿过去,打开拉链后从里面将顾津津的东西拿出来。“九嫂,你这包我拿回家了,改天再还你。”

  “好。”顾津津张嘴,也只能这样说。

  商麒走得时候,顾津津将她送到门口,她压低声音说道。“商麒,这事跟你没关系,你怎么认了啊?”

  “你没看到秦伯母的表情啊,当时脸都快绿了,这事对你来说是个麻烦,对我来说却不是,你放心吧,不用担心我,快回去。”

  “商麒,谢谢。”

  商麒推了下她的手臂。“跟我客气干嘛?赶紧回去,别让秦伯母起疑了。”

  “好。”

  顾津津回到屋内,心有忐忑,秦芝双冲她招下手,她不得不坐到她边上去。

  “津津,你跟商麒走得近,她谈恋爱的事有没有跟你提起过?”

  “没有。”顾津津强装镇定,“我也是刚听说。”

  “那她买药的时候,你就不问问?”

  顾津津两手交握,“我也不好意思问,再说商麒也不小了。”

  “商家家教严格,她想自由恋爱恐怕是不可能的。”

  靳寓廷回来的时候,看到秦芝双和顾津津坐在沙发上正说着话,秦芝双神色也放松下来了。“我方才以为是你的,吓死我了。”

  顾津津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靳寓廷已经走到了她们身后。

  “妈。”

  “今天回来的挺早。”

  “嗯,早点回来。”

  秦芝双拉过顾津津的手,眼里装满疼惜。“津津,签售会的事委屈你了,你放心,靳家以后一定加倍对你好。”

  顾津津轻压下眼帘。“谢谢妈。”

  她进了靳家,最幸福和庆幸的事莫过于做了秦芝双的媳妇,她从未因为她的家庭背景而将她和商陆区别对待过。相反,秦芝双清楚了靳寓廷娶她的初衷,她对她的愧疚也就体现在了方方面面的细节上。

  秦芝双走后,顾津津窝在沙发内没动,她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打开。

  他坐到她身边,两人都不说话,顾津津调了一圈的台,都找不到想看的电视。画面定格在体育竞技上,她刚要按向遥控器,手腕就被靳寓廷抓住了。“就看这个吧。”

  调来调去,眼睛都花了。

  顾津津偏偏不遂他的愿,她调了个幼儿频道,情愿看动画片。

  靳寓廷是拿她一点法子没有的,就随她怎么高兴怎么来吧。

  顾津津以为这件事就此过去了,却没想到还会引起不小的风波。

  因为商陆的关系,商麒经常出入靳家,靳家的人几乎也把她当成了半个家里人。

  秦芝双回到主楼,越想也不对,这事说什么都应该跟商家说一声,万一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男方的家庭又是商家不能接受的,那不是苦了商麒吗?

  秦芝双想到这,忙拿起座机给商家打了电话。

  商麒回到家,手里还拎着顾津津的包,走进客厅,没想到爸妈都在,她简单打过声招呼就想上楼。

  “麒麒,过来。”

  商余庆面无神色地盯着她,商麒一看两人的表情很不好看,她小心地走到她们跟前。“爸,妈,怎么了?”

  “有些事,你还是自己跟我们说吧。”

  “什么事啊?”

  商太太见她还不肯说实话,急得几乎要站起身来,“麒麒,你秦伯母都打过电话来了。”

  商麒攥紧手里的包,“她说什么了吗?”

  “你每天都往外跑,说是去你姐姐那里,你跟妈说句实话,你到底跟谁在一起?”

  “我就是去靳家了,没往别的地方跑。”

  商余庆一听,抄起手边的茶杯砸在商麒脚边。“那药又是怎么回事?”

  商麒往后退了步,商太太忙走到她身边,轻揉下她的肩膀。“麒麒,你老实告诉我们,你跟谁在交往?”

  “妈,我真的没有。”

  “那你还买药?”

  商麒喉间轻滚下,想要实话实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们就别管了。”

  “麒麒,你别糊涂啊,我托人给你介绍那么多家境好、人品好的人,你看都不看一样。现在你姐姐那样,我们已经指望不上了,你要是为所欲为了,商家以后怎么办?”

  商麒听够了这样的话,她面露不耐地回道。“姐姐虽然疯了,商家出事,姐夫也不会不管,有一个乘龙快婿就够了……”

  “你糊涂了是不是?”商太太厉喝出声,“你姐若一直是这个样子,靳家迟早会把她赶回来,靳韩声不可能守着一个疯子过一辈子,如果连靳家的这层关系都断了,我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麒麒,你将来要嫁的人,他必须是能配得上你的人,明白吗?”

  商太太也不知道商麒今天是怎么了,好像特别不听话,平日里她乖顺得很,跟她说那些话她也能听,难不成是被那人蛊惑了心智?

  “我不想为了你们而结婚,我一定要找个自己喜欢的。”

  “你再说一遍?”商余庆听到这,火气也上来了。

  “我就是不要听你们的。”

  商余庆走到她身前,看了她手里的包一眼。“里头装了什么?”

  “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商麒将拉链打开,“避孕药啊。”

  商余庆看到里面塞满了药盒,情绪控制不住地往上冒,抬起手掌挥了过去,商太太想要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商麒伸手捂着脸,商余庆这一下打得很重,她脸上火辣辣的,半边脸立马肿了。

  商太太心疼地不行,“麒麒,没事吧?有话都好好说……”

  商麒丢开手里的包,哭着往外跑去。

  “麒麒。”

  眼见商太太要追出去,商余庆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她要觉得外面好,就让她走,以后都别回来了。”

  商余庆尚在气头上,说什么都不让商太太去把她叫回来。

  吃过晚饭,顾津津洗完澡坐在沙发上擦着头发,靳寓廷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见她披头散发正拿着手机在刷微博。

  他坐到她身边,手掌摸向顾津津的头顶,“头发还是湿的。”

  顾津津将他的手推开。“我看会新闻,一会吹干。”

  男人起身走到床头柜跟前,拉开抽屉后,将里面的吹风机拿出来。

  直到有热源靠近她,顾津津这才反应过来,她回头看到靳寓廷拿着吹风机,另一手落在她的发尖上。顾津津忙侧过身,将手按在脑袋后面。“我自己来好了。”

  “你看你的新闻。”

  顾津津干脆站起身,“真不用。”

  靳寓廷看了眼手里的吹风机,她对他的示好根本就是视而不见,她是不跟他吵闹,但凡事却都分得清清楚楚,完全将他当成一个外人。

  她自己吹干了头发后,准备上床睡觉,却接到了秦芝双的电话。

  “喂,妈。”

  “津津,商麒有跟你联系过吗?”

  顾津津掀开被子的动作轻顿住,语气也掩饰不住慌张,“没有啊,她怎么了?”

  “商家来电话,说是商麒跟家里吵了一架,跑出去了,这大晚上的,找也找不到她,电话也不接,真怕她会出事。”

  “吵架?”顾津津在床沿处坐了下来。“是不是因为……”

  “可不是,这孩子平时最让人省心,这回……”

  顾津津心里不好受起来,她真没想到几盒药居然会惊动商家那边,“她电话能打通吗?”

  “可以,就是没人接,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妈,您也别太着急,我来试试。”

  “好,”秦芝双知道顾津津和商麒关系好,说不定能问出来她在哪。“如果能找到她,你给我个消息。”

  “好。”

  挂了电话,靳寓廷见她有些失神。“商麒怎么了?”

  “没怎么,”顾津津轻描淡写地回道,“就是跟家里闹了些矛盾,跑出去了。”

  她走到阳台上,将门拉上,所幸商麒很快接了她的电话。

  “喂,九嫂——”商麒在里面哭开了,不住抽泣,看来真是吃了不少的委屈。

  “商麒,你在哪啊?”

  “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会,你别担心我,我没事。”

  顾津津心有愧疚,毕竟这件事因她而起,“你在哪?我去找你。”

  “真的不用了,我一会就回去了。”

  “我不放心你,你把定位发我吧。”

  商麒心里也难受,更想找个人说说话,便将定位发给了顾津津。

  她回到卧室,靳寓廷见她快步又朝衣帽间走去,他来到门口,顾津津随便找了套衣服正往身上换。

  “这么晚了,你要出去?”

  “嗯,去找商麒。”

  “她大晚上的不在家待着?”

  顾津津拿了个包,将手机放进去,来到门口,靳寓廷斜靠在那里,长腿拦住了她的去路。“你怎么不想想,你这么晚出去,我也不放心。”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打车去。”

  靳寓廷倾起身,站在顾津津跟前。“我送你去。”

  “不用。”有些话,她可不想被他听见。

  “既然是商麒的事,我也该管。”

  顾津津抬头对上他的视线,“这样吧,你让司机送我,这总可以了吧?”

  他没说话,顾津津心里着急,直接推开他往外走去。

  靳寓廷不放心她,让司机送她过去了,他开车跟在后面的时候,顾津津也没发现,她将手机上的定位给司机看,“就去这儿。”

  “好。”

  商麒就躲在一家卖甜点的小店里,顾津津找到那个小包厢,将门拉开。

  商麒听到动静,抬头看了眼,声音满满都是委屈,“九嫂。”

  “你躲在这做什么?”顾津津走了进去,看到她一个人坐在那里,眼睛是肿着的,半边脸更是肿的。

  “我也不知道可以去哪。”

  顾津津坐到商麒的对面。“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

  “不行,万一被九哥知道怎么办?”

  “你爸妈打你了?”顾津津看着她的脸,他们还真能下得去手,这么久过去了,她脸上的红印还是很明显。

  商麒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秦伯母给他们打电话了,我想瞒都瞒不住。”

  顾津津一听,也不奇怪,毕竟秦芝双是亲眼看到的,为了对商麒负责,她怎么都要跟商家说一声的。

  “那你实话实说啊。”顾津津看她这样,心里越发内疚,商家平日里也是将商麒捧在手心里的,这次下这么重的手,看来真是被触怒了。

  “我要说药是你的,我妈肯定又会打电话给秦伯母,九嫂,这件事反正都这样了,没事的。”

  顾津津沉默半晌,她身子往后靠,目光定定地落在商麒脸上。

  “九嫂,你回去吧。”

  “那你呢?”

  “我坐会也回去了。”

  顾津津拿起旁边的包,欲要起身。“走吧,我跟你一道回去,跟你爸妈去解释下。”

  “不行,你别管我了。”

  顾津津将包放到桌上,商麒都这个样子了,这件事总不能还让她背黑锅。“也没多大的事,我跟他们实话实话就是。”

  “到时候九哥也会知道……”

  “他知道了也不会拿我怎么样的。”顾津津话语方落定,包厢的门就被人拉开了。商麒一眼看到走进来的身影,她脸色微白,目光不安地落到顾津津脸上。

  顾津津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了。她眼帘轻垂,男人的脚步声接近而来,很快到了她的身旁。

  “你们在聊什么?”

  “九哥。”商麒赶紧站起身,“你怎么来了?”

  “你的脸又是怎么回事?”

  商麒听见这话,忙用手捂着脸颊,她坐回位子上,顾津津完全当靳寓廷不存在一样,“我送你回去吧。”

  “九嫂,我自己会回去,你听我的,这件事到此结束,你要是真跟我回家,那我这一巴掌也白挨了。”

  “麒麒,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走吧,我让司机送你。”

  顾津津走到商麒身边,拉着她起身,“走。”

  靳寓廷见状,一把将她拉回自己身侧,“你跑去商家做什么?把自己的脸送上去给人家打吗?”

  商麒也清楚商余庆的脾气,要是知道这事因顾津津而起,他还误打了自己的女儿一个巴掌,他说不定还会找到靳家去。

  “九嫂,我回去之后态度好点就是了,没事的。”

  “商麒,这事一开始我就应该认下来的,毕竟关系到你的名声。”

  商麒见她脸色不好看,便拉了下顾津津的手臂,安慰她几句。“又不会传到外面去,你们知道我是清清白白的就行了。”

  靳寓廷方才站在门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听清楚了,商麒小心地看他一眼,“九哥,你……”

  “走吧。”靳寓廷打断她的话,一把拽着顾津津往外走,顾津津脚步几乎跟不上他,两人在门口又撕扯了几下,可顾津津哪里是靳寓廷的对手,他手臂搂紧她的腰,几乎将她提着往前走。

  出了店门,靳寓廷让商麒坐到司机的车上,他将顾津津塞进了另一辆车后,甩上车门。

  回去的路上,顾津津不住看向窗外,车内的气氛压抑无比,丝丝缕缕的呼吸声好像都能听得清楚。靳寓廷握着方向盘的手在收拢,手背上的青筋一道道暴突出来。

  车子冲进靳家,冲进了西楼,他急踩刹车,顾津津身子往前冲去,要不是系了安全带,肯定就撞在仪表盘上了。

  靳寓廷推开车门,声音冷冷地说出口。“下车!”

  顾津津解开安全带走出去,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屋内,上楼进了卧室后,靳寓廷转身盯向顾津津。

  他眼神骇人,顾津津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你何必做出这样的表情?”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为,药是你买的?”

  “确实。”顾津津大方承认,她走了进去,经过靳寓廷身侧时,被他握住了手臂。

  “既然是你犯的事,你又说我不能拿你怎样,你让商麒替你顶罪做什么?”

  顾津津甩开他的手,目光凛凛对上靳寓廷,“顶罪?这事有这么严重吗?我不过就是买了些避孕的药,只不过当时妈在场,不想让她深究而已。但是对你,靳寓廷,我不需要刻意隐瞒你,我买药放在家里,难道就是十恶不赦的罪了?”

  “不想要孩子,是吧?”靳寓廷居高临下,怒气也张扬地显露出来。

  “当然不想,我从来都没想过。”

  靳寓廷听她口气这样坚决,连丝毫的停顿都没有,他俊脸阴沉地睨着顾津津的脸,“为什么?”

  “难道你想要?”顾津津反问。

  靳寓廷沉默了下,但并不是被她给问住了,他肯定是想要的,没有任何怀疑,他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念头是从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对,我想要。”

  顾津津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个问题我们之前讨论过,就别再浪费时间在上面了。”

  靳寓廷真是觉得脸疼,顾津津知道什么话是能刺激他的,所以每次就用那些话语来狠狠扎痛他,扎起来还毫不留情。

  “你买避孕药,是想防什么?我们多久没有睡在一起,你又不是不知道。”

  顾津津冷着脸回道。“我放着,行不行?”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顾津津,你放心,我不会再碰你一下,你不是千方百计地防备着吗?从此以后,我连你的手指头都不会碰一下,行了吗?”

  顾津津求之不得,“好。”

  靳寓廷脸色铁青地走了出去,他将门打开后走到外面,砰的一声关门声传到顾津津耳朵里,震得她耳膜发麻、发痛。

  男人站在外面,胸腔内气得隐隐发痛,他手掌撑在门板上,他真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

  可是又有什么法子呢,人是她选的,还是她非要弄回家里的,就算现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不还是自作自受吗?

  靳寓廷想到顾津津嘴里的一个好字,他这样一走,她倒是称心如意了。

  顾津津坐在床上,有些放心不下商麒,便给她发了个短信。

  门口传来动静声,她抬眼望去,居然看到靳寓廷又回来了。

  顾津津神色戒备地盯着他,男人走到她跟前,顾津津起身要去浴室,却被靳寓廷拦住了去路。“你干什么?”

  靳寓廷嘴角轻勾,扯出抹笑来。“顾津津,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顾津津脸上的戒备之色更重了,难不成是想明白要放她回去?不可能吧,靳寓廷也不像这种人。

  “什么事?”

  “你不是买了药吗?药的作用就是紧急避孕,你都想好了后路,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把前面的铺垫做好了才行?”

  顾津津拧紧眉头盯着他。“你别胡说。”

  “难道不是?我们连夫妻之事都没有,你却未雨绸缪买了药,你说说,这不是你在邀请我的意思吗?”

  顾津津真佩服他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我没有。”

  靳寓廷伸手抱住她倒向了身后的大床,顾津津心想完了,一旦遇上力量对决,她是绝没有胜算的。顾津津扯着嗓音尖叫。“你故意曲解我的意思是不是?”

  “难道你的意思,不是这样?”

  “我是以防万一,谁知道你会不会……”

  顾津津话说到这,立马噤声,她想说谁知道他会不会采取强硬手段呢,就像是现在一样。

  她的嘴巴总是这样能说,靳寓廷伸手捏住顾津津的脸颊,“你不是说不吵不闹吗?我们好好说,把关系都理清楚就行了。”

  “说什么?”

  “你是不是说过,拿了我一套房子以后,就好好地配合我?”

  顾津津恨不得呸他一脸,“配合你演戏而已。”

  “床戏也算演戏,都能演。”

  “不要脸。”

  靳寓廷松开手,将手掌贴在顾津津的锁骨上,“我就是不要脸,反正都被你骂过十回百回了,我不能妄担了这个骂名。”

  顾津津气喘吁吁,眼睛望了眼头顶的天花板。“做你的白日梦去吧,我才不会给你生孩子。”

  “我现在也没让你生,再说不是有避孕药吗,事成之后你吃就是了。”

  ------题外话------

  所以亲们那,真的不要第三视角呀。

  大家想到商麒一来没好事,收据曝光了怎么怎么的,可是商麒帮顾津津挡刀了~小女配就是这么想得出来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