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80买药

80买药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03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37

  

  靳寓廷后背砸在地上,但好歹床不算高,这些疼痛都比不上胸口的地方,他睡得迷迷糊糊,好像还在做梦,难不成是动物园的那头东北虎跑出来了?

  陆菀惠在外面听到声响,立马伸手拍门。“怎么了?怎么回事?寓廷,你没事吧?”

  靳寓廷缓过神来,看到顾津津自顾起身,她坐回床沿,冲着门口说道。“妈,没事,床太小,他一个不小心滚下去了。”

  “是这样吗?”陆菀惠还是不放心,“寓廷,真没事?”

  靳寓廷手摸向腰际,目光朝胸口处扫了眼,看到他衬衣的扣子被解了好几颗,两排血红的牙印印在胸上,这种火辣辣的痛到现在还没有消失。

  “妈,没事,我摔了一跤而已。”靳寓廷说着,手掌撑在身侧,坐了起来。

  陆菀惠知道她们在偷听,要不然的话也不会第一时间就出声了。“妈,你们早点休息吧。”

  “好。”顾东升拽着陆菀惠的手,将她拉回了房间。

  顾津津盘膝坐到床上,靳寓廷沉着脸,她起身将台灯关了,“我要睡了。”

  男人没说话,顾津津背对他躺到床上,她毫无睡意,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想法。

  她跟靳寓廷的关系就像是一团乱麻,理不清,越是纠缠就越是缠得紧。

  顾津津试图安慰自己、劝说自己,但靳寓廷做出的选择还是给了她最沉痛的一击。无论他今后怎样弥补都是空的,如果再有下次,或者当她的命和商陆的命摆在一起需要他选择的时候,她是不是就必死无疑了?

  顾津津不寒而栗,她不想有朝一日,自己死的不明不白。

  这样的想法虽然有些杞人忧天,但谁又能保证这种事不会发生呢?一个男人能放弃你第一次,就会放弃你第二次、第三次。

  顾津津抱紧被子,静下来的时候其实是最可怕的,她觉得她白天哭一哭,委屈也就过去了,可她发现根本过不去。

  她将脸埋进被子内,靳寓廷听到隐约有抽泣声传到他的耳朵里,虽然顾津津已经极力在忍,但那种声音像是磨尖了一样,不住在往他的耳朵里钻。

  胸口处的疼痛好像不算什么了,只是那种痛从表面渗进了心里、渗进了五脏六腑,他没法再说出弥补她的话。

  第二天早上,顾津津醒来的时候,翻过身看到靳寓廷睡在边上。她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睡上来的,但他尽量离她远一些,他紧贴着床沿处,已经退无可退了。

  顾津津坐起身,靳寓廷听到窸窣声睁开眼,“醒了。”

  “嗯。”顾津津眼睛有些肿,她掀开被子起床,“吃早饭吧,吃完就回去。”

  “好。”

  两人好像又回到了之前相处时的模式,回去的路上,顾津津随口问道。“你不去公司吗?”

  “要,把你送回去,顺便换套衣服。”

  回到西楼,正好秦芝双过来找靳寓廷,她刚要离开,就见靳寓廷的车开了进来。

  两人走上前几步,靳寓廷率先打过招呼。“妈。”

  “没在家过夜吗?”

  “是,留在津津家里了。”

  秦芝双挽起笑,“挺好的,对了,津津,昨天是你的签售会是吧?顺利吗?”

  她嘴角扯出抹弧度,“妈,您大早上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秦芝双原本想问问清楚昨天的事,但事关商陆,她又生怕顾津津误会,“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们。”

  “既然没事,妈,我先进去了。”

  “好。”

  眼见顾津津的背影进了屋,秦芝双这才问道。“昨天的事,有眉目吗?”

  “就诊记录肯定是从医生办公室传出去的,室内有监控,目前看来进入打扫的清洁工很有嫌疑,但因为戴着口罩和帽子,一时间认不出脸,我已经让孔诚去查了。”

  “我看津津的脸色不好看,怎么了?”

  靳寓廷眼角也有担忧,但还是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您别担心。”

  几天过后,靳寓廷在办公室接到了萧诵阳的电话。“有事?”

  “你家那位怎么回事?”

  “什么意思?”

  “她的漫画都几天没更新了。”

  靳寓廷手里的签字笔轻顿住。“为什么?”

  “这话应该我问您才是,我看了她之前的更新记录,跟你结婚的时候都没断更,你说是不是因为签售会的事?”

  靳寓廷起身,踱步来到窗前,“应该不至于,她平日里把漫画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九爷,她现在也是关键期,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网站的论坛就有人专门开了帖子说那天的事,我让人删了,可是堵不住口的。”

  “行了,我知道了。”

  萧诵阳不好亲自找顾津津,虽然也让编辑出面了,但顾津津直接请了假,他们又能怎样?

  “她那部漫画的成绩一直很好,但如果再断更下去的话,肯定就跌出订阅榜了,读者一旦流失,真的很麻烦。”

  靳寓廷抬起手指在眉宇中间轻按,“这事没法暗箱操作?”

  “……”

  看来是找他暗箱操作找的上瘾了。

  靳寓廷回到西楼,他走到门口,准备进屋,佣人从里面出来,手里还端了盘水果。“九爷。”

  “去哪?”

  “九太太在院子里,我给她送些水果。”

  靳寓廷折身走回去几步,果然看到了顾津津的身影,“给我吧。”

  “好。”

  顾津津坐在院子内的秋千上,她两手抓着绳索,脚在地上很轻的蹬动,秋千晃晃悠悠转出去,她若有所思地盯着一处。

  靳寓廷来到她身后,将水果轻放在旁边的桌上,顾津津没有听到动静,只觉得有人在他背后推了下,她下意识抓紧绳索,看到远处的景致在眼中被抛高。她知道是谁,再说别人也不敢在她身后推这一把。

  秋千抛到了最高点后落回去,眼看到了靳寓廷身前,他伸手抓在她两手上方,秋千挣扎着停稳下来,顾津津没有回头,却在跟前的草地上看到一道身影往下压。

  “今天怎么有空在这玩?”

  “想玩就玩了。”

  靳寓廷的下巴搁在她肩头处,顾津津只觉身上一重,她别扭地想要让他退开。

  “萧诵阳说,你已经几天没有更新了。”

  “漫画吗?”

  “对。”

  顾津津将自己的肩膀抽开。“我只是想休息下而已。”

  “好,休息多久都无所谓,就算你从此以后再也不想画了,都行。只要告诉我你想做什么,我……”

  她知道他要说什么,但顾津津不喜欢这些虚伪的话。

  “我不可能不画的,也只有这些东西才是我的。”顾津津双脚放到地上,“不是说了以后我的事,你不用管吗?”

  靳寓廷直起身,盯着顾津津的头顶,他忍不住走到她身前,“你最好把这话也解释解释清楚。”

  顾津津抬高下巴,对上他的视线,语气似乎也温柔不少。“我是说你公司事情繁忙,不用事事都想着我,我自己能解决好的。”

  “真是这样想的?”

  顾津津松开手后站了起来,“下午妈来过了,说大哥回来了,今晚在东楼设宴,让我们过去吃晚饭。”

  “不用了,”靳寓廷直接拒绝。“我们在家吃。”

  “我已经答应了。”顾津津见他站在跟前,没有移步的意思,她干脆坐回了秋千上,“为什么不去?我心里坦荡荡的,饭也吃得下,我没有心虚的事。”

  靳寓廷不想她靠近商陆,还不是怕她想到那天的事,心里又难受吗?

  傍晚时分,东楼又遣了人过来请,顾津津还是答应的干脆。

  她换了衣服出门,靳寓廷的脸色始终是阴沉沉的,来到东楼,秦芝双和商麒也在,靳韩声给了商麒一份礼物,她高兴地当场就要拆开。

  “九嫂!”见到她进来,商麒不住招手。“这边,姐夫在送礼物呢。”

  顾津津走过去,跟她们打过招呼,靳韩声拿起桌上的一个礼盒递给她。

  顾津津大大方方地接过手。“谢谢大哥。”

  “不用谢,应该的。”

  商陆手里抱着个盒子,正在拆,她神色专注,可就是拆不开。

  “姐,我帮你啊。”

  商麒说着,伸手要去拿,商陆侧过身,不给她。

  “姐,你还怕我抢了你的东西不成啊?”

  商陆起身,试了几下未果,她看看身边的人,将包装盒递到了靳寓廷眼前。顾津津干脆让开步,靳寓廷潭底的深邃越发浓烈,他垂在身侧的手掌动了动,没有接。

  秦芝双最怕看到这样的场面,靳韩声的俊脸铁青,他眼底聚起暗涌,顾津津一看就知道他动怒了。

  商陆疑惑地收回手,转身面向靳韩声,男人的目光紧锁住她不放,眼里的凶光恨不得将她吃了似的。商陆的眼神却是最真的,她扬了扬手里的盒子,特别想知道里面放了什么。

  “给错了,”她说完这话,又将盒子往靳韩声怀里塞,“给你的,你给我拆。”

  顾津津看到靳韩声的表情立马变了,惊喜、欣慰、难以置信,各种各样复杂的神色全集中在那张英俊的面庞上。这个男人真是爱惨了商陆,因她而悲因她而喜,在外面如此杀伐决断,谁能想到在家里,他是被一个女人给牢牢牵制着的呢?

  靳韩声一把拉起她的手,将她带到沙发跟前坐定下来。秦芝双不由笑开,“你下午就回来了,怎么到了这会才把礼物给她?”

  “她睡着呢,让她多睡会。”

  靳韩声将包装纸拆开,里面是个首饰盒,顾津津看到商陆将首饰盒打开,拿出一枚铂金戒指。

  她并未多看几眼,毕竟男人送礼物,送得最多的应该就是首饰。

  靳韩声握住商陆的手掌,商陆一直在看那枚戒指,男人将她揽到怀里,“你应该记得它的,是不是?”

  靳寓廷视线轻垂,看了眼商陆手里的戒指。

  “这上面的花纹是你亲手画的,我知道你喜欢,放心,从此以后你的每一幅画,我都会把它们定制成首饰,让它们戴在你身上好不好?”

  商陆眉眼轻笑,也不知道有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好看。”

  “喜欢吗?”靳韩声柔了嗓音问道。

  “喜欢。”

  “我给你戴上。”靳韩声从她手里将戒指接过去,他执起商陆的手,将戒指一点点往里套。

  顾津津抬起眼帘看向靳寓廷,他看到这一幕,心里应该是怎样的感受?那种刺痛感肯定比她所受的还要强烈十倍、百倍,顾津津有种病态的快慰感,要是能把他的心扎出窟窿才好。

  商陆不住轻抚着手指,看来是很喜欢,靳韩声弯腰亲了下她的脸。

  秦芝双看了眼餐厅,准备得差不多了,“开饭吧。”

  顾津津还是第一次到东楼来,家里的事靳永岩几乎不管,这几天又跟朋友约了去度假村钓鱼,在他看来兄弟俩只要不闹出个天来,都行,再说就算把天拆了,不还有靳睿言在吗?

  商麒跟商陆坐在一起,她不住给商陆夹着喜欢吃的菜。“姐,你和姐夫好久没回家了,明天回家看看吧。”

  靳韩声今日心情好,别人提什么要求,只要不过分,他都能答应。

  “过两天再去,我明天要去趟公司。”

  顾津津和靳寓廷在饭桌上都没说话,靳韩声轻晃下手里的酒杯,“老九,前几天的事多亏了你。”

  顾津津一口菜卡在喉咙口的感觉,靳寓廷也不想提这事,“已经过去了,下次防备着就是。”

  “对方提了什么要求?”

  事情解决后,靳寓廷三缄其口,靳韩声今天才回国,所以并不清楚他是怎么将就诊记录拿回来的。

  “没什么。”他淡淡开了口。

  顾津津嘴里尝到一种苦涩,只是搞不懂靳寓廷为什么不愿提起,他若是说了实话……

  她豁然想明白过来,他若实话实说,那她和商陆在他心里孰轻孰重的事实,怕是又瞒不住了。

  在自己的亲人面前都要不掩情绪,这顿饭怕是要吃得如鲠在喉吧?

  但靳韩声如此精明,就算现在不告诉他,他迟早也会知道。

  顾津津看到靳韩声在给商陆盛汤,她冷不丁说了句话,“大哥,我能向你讨个赏吗?”

  “什么赏?”

  “大嫂出事的那天,我在新华书店开签售会,对方开得条件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把我的签售会搞砸掉。”

  靳韩声将汤匙放了回去,秦芝双微吃惊,目光移向靳寓廷。“真的?”

  “现在想看的话,应该还能找到一些报道,我虽然不出名,但总有人想看我的笑话。”

  靳寓廷看了眼顾津津,她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寓廷给我打电话,说有人用大嫂威胁靳家……”

  她没说威胁的是他,而是说了靳家,“我问他对方是要钱,还是什么,他说他们只给了他两个选择。一是就诊记录曝光,二是让出版社不再跟我续签,当时的情况下我们没得选,只能保住大嫂。”

  顾津津说完这话,有些自嘲地想笑,她这算不算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呢?

  毕竟,她是那个全程被蒙在鼓里的人,谁给过她选择的权利了吗?

  没有。

  但她不得不这么说,顾津津心想她还真是敬业啊,时刻不忘她存在的意义,一切以商陆为重,以商陆为先。

  靳韩声身子往后靠,目光不住在顾津津脸上端详着。“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还是……因为你别无选择?”

  顾津津嘴角僵了下,靳韩声不愧是靳韩声,她努力勾扯出抹笑,“我们保住了大嫂,难道你不开心吗?”

  “当然开心,只要商陆好,别人就算被踩进泥潭里,我都觉得无所谓。”靳韩声说的是实话,关键他还能将实话说得这样理直气壮。“不过就是连累了你,老九不心疼吗?”

  顾津津最怕的就是这种话,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

  “心疼啊,但孰轻孰重我们还是能分得清的,再说,我相信我帮了大嫂,不会白帮的。”

  “你既然跟我邀功了,你要什么?”

  “大哥人脉广,一个签售会搞砸了,只要找你,你是不是能给我弄十个八个?”

  靳韩声唇角一勾,“当然。”

  “那好,等我有需要的时候,我一定找你。”

  “一言为定。”

  秦芝双听在耳中,想到了顾津津那天情绪不好的样子,眼睛也是肿的,她如今说得轻松,却也着实让人心疼。

  回去的路上,顾津津越走越快,靳寓廷提步来到她身侧,“我想给你的,你不要,却跑去跟他开口,为什么?”

  顾津津看了他一眼。“我若什么都不要,他反而会怀疑。”

  “我说过签售会,我可以赔给你……”

  顾津津打断他的话。“我找大哥要,是因为商陆是她妻子,事情因她而起,你凑上来做什么?大嫂是你谁啊?”

  靳寓廷被她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眼睁睁看着顾津津从他眼里扬长而去。第二天,商麒又过来了,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顾津津在院子里喊她声,商麒将东西都拎了过去。“九嫂。”

  “你这是干什么呢?”

  “为了谢谢你救了我姐啊。”

  顾津津可没想要别人真的来报答,再说就算要答谢,也该去谢谢靳寓廷啊。

  “你不用这样,这件事都过去了。”

  “我们出去逛街吧,我请你吃饭。”

  商麒热情起来有时候真的令人招架不住,而且说起一出是一出,典型的说干就干型。

  两人在外面吃了饭,商麒挽住顾津津的手在商场内闲逛,负一楼还有很多精品小店,顾津津走下电梯,看到不远处有家药店。

  “我去买点药。”

  “药?九嫂,你哪里不舒服?”

  “不是。”顾津津走进店内,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人在柜台前招呼着。“你好。”

  顾津津直截了当地说道,“给我拿几盒紧急避孕药。”

  “好。”

  柜台内摆着好几种药,顾津津随手一指,选了价位稍高的,这种药可不能省钱。

  商麒吃惊地拉了下她的手臂。“九嫂,你怎么买这个啊?”

  以防万一吧,尽管她和靳寓廷现在井水不犯河水,但有备无患总是没错的。

  顾津津一口气买了十盒,付完钱后,她将药全部塞进了tote包里,里面还夹杂着收据。

  出了药店,商麒不安地开口,“你和九哥吵架归吵架,你别乱吃药啊,秦伯母也喜欢孩子,你这要是被靳家的人知道了……”

  “我只是现在不想生孩子而已,你别担心。”

  两人在商场内又逛了许久,商麒买了些小物件,背的包又小,她将东西递给了顾津津。“九嫂,放你包里吧。”

  “好。”

  回到西楼,商麒现在和顾津津玩得熟了,就当西楼是自己家一样,她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去半杯。

  “在商场的时候你还喝了奶茶,瞧把你渴的。”

  商麒笑着走进客厅内,顾津津逛得累了,在沙发上坐下来。

  “九嫂,你要增强锻炼才行,体力不支啊。”

  “我不是很喜欢逛街,我喜欢宅在家里。”

  商麒一抬头,透过窗户看到秦芝双正走过来,她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看了眼门口。

  方才进来的时候,顾津津并未关门,这会门还是敞开着的。

  “九嫂,我要回去了。”

  “不吃了晚饭再走吗?”

  “不了。”商麒说着,拿过顾津津的包。“我东西还在你包里呢。”

  “是噢。”顾津津起身,将包的拉链拉开,在里面翻找着,商麒买的都是小物件,放到顾津津的包里后,一下就找不着了。

  包里面本来东西就多,零钱、纸巾、手机、药、扎头发的橡皮圈……

  顾津津实在找不下去了,干脆将东西都倒在桌上。

  她将商麒的东西刚找出来,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秦芝双的声音。

  “商麒也在啊。”

  顾津津只觉后背发凉,秦芝双是怎么进来的?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最要命的是她的药都在桌上呢。

  商麒也吓了一跳,“秦伯母。”

  她说完这话,赶紧蹲下身跟顾津津一起将桌上的药盒往包里塞,秦芝双走到了茶几跟前,顾津津将包的拉链拉上,却没想到那张收据从桌上掉了下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