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9你想要睡,就睡地上

79你想要睡,就睡地上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654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36

  

  顾津津闭紧唇瓣,等着靳寓廷的回答。

  “津津,大嫂今天去医院就诊,可是就诊记录被人拿到了。”

  顾津津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她眼角含冷,像是在揭人的伤疤一样,一道道剖开。“大嫂的就诊记录,跟我的签售会有关系吗?”

  靳寓廷沉默半晌,他斟酌着该怎么说接下来的话,但他想来想去都想不到该怎样去开这个口。

  说到底都是伤害,任何好听的语言都没法将这两字裹上糖霜,靳寓廷深知是没用的。

  “我原本要去新华书店,但是途中接到了大哥的电话,他不在绿城,他说商陆出事了。”

  顾津津安静地听着,不错过一点有用的讯息,靳寓廷薄唇微启,“我去到医院,妈和商陆都在,她的就诊记录一旦被公布出去,她以后就算是恢复了,也摆脱不掉疯子二字。”

  顾津津抬起双腿,两手抱住膝盖,靳寓廷避开了她的视线。“对方的交换条件,是出版社的那份续签合同。”

  “我何德何能,还能让人这样大费周章?”顾津津眼角挑起嘲讽,“这不是交换条件,这是二选一吧?靳寓廷,对方是让你在大嫂和我之间选呢,要么曝光她的病史,要么让我下不来台。”

  靳寓廷面色难看地坐在那里,顾津津笑了笑道,“如果我是你,我也会选择保大嫂的,所以你做得很对。”

  男人伸手想要摸下她的肩膀,顾津津往旁边退去,靳寓廷面上的表情缓和下。“你真的这样想吗?”

  “我为什么要用我和你心里的商陆去比孰轻孰重呢?靳寓廷,你以后别再给我希望就行了,什么签售会、什么合同、什么媒体采访,我统统不要了。你给予过我之前,也没问过我,到最后这些都成了伤害我的利刃,我只是个小小的作者而已,禁不起这样的笑话,我不想被压垮,无奈事情却一次次压到我头上来。”顾津津说到最后,嘴里甚至有了些许恨意。

  “靳寓廷,你现在这样对我,终有一天我会还你的,加倍奉还!”

  男人抬起腿,上了床后想要坐到顾津津身边,她转过身,不给他接触他的机会。

  “还,你要怎么还我?”

  “你选择商陆的时候,犹豫了吗?”顾津津突然问道。

  “你今天失去的,我都可以补给你……”

  顾津津听到这话,忍不住又勾起了嘴角,只是心里却是苦涩得厉害。“但如果商陆的就诊记录曝光,她就毁了,是不是?”

  她心里都清楚,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也都知道了,可她一点点发问,又何尝不是在折磨着靳寓廷呢?

  “如果你和商陆换一换,我……”

  他肯定也会毫不犹豫地保住她的。

  顾津津轻吸口气,她脑袋昏昏沉沉的,全身发冷,但意识却强撑着还在清晰的范围内,“商陆在你心里的位子,能被人换走吗?”

  她倾起身,将一条手臂从被子内伸出去,顾津津的食指在靳寓廷胸口处点了点,“能被人轻易换走的,就不是商陆了。”

  靳寓廷握住了顾津津的手腕,“今天的事,事出有因……”

  “我不想听你的事出有因。”

  “顾津津,我知道你委屈,但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你气不过,我给你弥补,这样也不行吗?”

  顾津津气愤不已,捏紧了两个拳头,但她生怕争吵声会传到外面,她压抑了嗓音说道。“我不要你弥补,我也不稀罕,靳寓廷,你一边用刀子往我身上割,一边还说给我疗伤,你把我当什么?真当是铁打的盾牌吗?”

  “我当你是顾津津。”

  “谢谢你啊,幸好没说当我是商陆。”

  顾津津总有本事将他的火挑上来,靳寓廷脾气向来不好,今天也算是极力隐忍了。“我从来没把你当成过商陆。”

  “是啊,我跟商陆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靳寓廷将她拉近自己身前,“你是你,她是她,津津,你不用跟她比较。”

  “今天的事就此过去,我难过一下也就算了,靳寓廷,你放心好了,我会自己说服自己的。”她话语平静,不想争吵,有些念头一旦萌发起来,任何一点怨念都会成为滋养它的毒饲料。

  顾津津吸了吸鼻子,冷静下来后,她就知道她今天的行为有多幼稚了。

  方才靳寓廷讲话的时候,她其实没怎么听进去,她问了自己几个问题。

  靳寓廷选了商陆,难道这是意料之外的事吗?

  不是,她在心里答。

  既然不是,她在难过什么?

  她只是靳寓廷放在家里的挡箭牌,况且她还拿了靳寓廷一套房子,签售会和媒体都是他安排的,他说收回就收回,不可以吗?

  顾津津艰难地在心里点着头,可以。

  既然可以,她在矫情什么?她真当他是靳家的九太太了吗?

  “如果我早知道媒体是你安排的,我不会去。靳寓廷,我没认识你之前,我的《斩男色》就谈妥了出版的事宜,所以这些都不算靠你,我只求以后但凡是我的事,你别再插手了。你给的这些,我要不起,代价太大。”

  靳寓廷看到她激动地露出两个肩膀,他起身走到衣柜前,拉开柜门,里头还有些顾津津的衣服,他随手拿了一套丢到床上。

  “你可以走了吧?”

  “要走一起走。”

  顾津津拿过衣服,将内衣往身上套,靳寓廷转过身看着她,顾津津继续着动作,她不信他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将她扑倒在床上不成?

  外面适时传来敲门声,紧接着,响起了顾东升的说话声,“津津,寓廷。”

  顾津津赶紧穿好衣服,她起身走到门口,将门拉开。“爸。”

  “你妈妈去买菜了,说寓廷在这,还淋了雨是不是?”

  顾津津站着不动,靳寓廷上前两步,礼貌地打过招呼。“爸。”

  “头发都是湿的,你们怎么回事啊?”顾东升赶紧招呼靳寓廷出去,“我上来的时候看到你的车了,你的助理拿了套衣服给我,说是正好从店里取来后放在车上的,你赶紧去冲个澡,把衣服换了。”

  靳寓廷这个时候哪有心思管这些,可对顾东升来说,孩子的身体最重要,闹别扭归闹别扭,“我可不想看到你们都病了,寓廷,快去吧。”

  靳寓廷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顾津津,“爸,您看好津津。”

  “放心吧,有我在,我不会让她乱跑的。”

  靳寓廷被顾东升推进了浴室,顾津津实在是后悔回家了,她原本以为靳寓廷会知难而退,不会跟着的,没想到她竟然自惹麻烦了。

  顾东升将顾津津拉到旁边。“怎么回事?”

  她努力缓和下面色,“没,没事啊。”

  “还说没事,你妈出门的时候担心得不得了,说你们吵起来了。”

  “没有。”顾津津到沙发上坐着,“就是拌几句嘴罢了。”

  “要真没什么,你会跑回家来?”顾东升坐到顾津津旁边,仔细地看了眼她的神色,“还有,两个人又为什么会淋雨?出门不都有车吗?”

  “就是走路的时候没带伞嘛。”顾津津听到浴室内传来哗哗的水声,心里越发烦躁。

  “津津,有件事爸一直想问你。”

  “什么事?”

  “上次在你妹妹的订婚宴上,事发突然,后来也没找到机会问问你。我记得你们结婚的时候,是说相处了一年时间的,可那天在台上,我怎么听到你说你们是闪婚?”

  顾津津完全忘了还有这一出,她脑子飞快地编织着各种理由,“我骗她的,没想到她会当众说。她说不想订婚,自己还小呢,我就说你看看我,我认识靳寓廷一个月都敢结婚,只要缘分到了,什么都不算问题。”

  顾津津跟表妹在一起的时候,无意间透露了她跟靳寓廷才认识的事,没想到她这大嘴巴立马就管不住了。

  “原来是这样。”顾东升朝浴室看了眼。“一会吃过晚饭,有话好好说,别吵。”

  “放心吧,我不吵。”靳寓廷出来后,看到顾津津和顾东升坐在一起,他想上前说话,却见她站了起来,“我也要洗个澡。”

  头发都快闷干了,还不知道身上是什么味道。

  顾津津走进浴室,看到盥洗台上放着靳寓廷换下来的衣服,折叠得整整齐齐后放在纸袋内。跟他一比,顾津津随性多了,衣服不丢得满地都不错了。

  洗完澡出去,顾津津看到靳寓廷和顾东升面对面坐着,桌上摆了盘棋,她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你怎么还不回去?”

  靳寓廷听在耳朵里,却装作没听见,头也没抬,倒是顾东升说了句话,“你让谁走呢?”

  “爸,你明知故问干什么?”

  “这是你家,也是寓廷的家。”顾东升说完,落下一枚棋子。

  靳寓廷做出仔细思考的样子,他将棋子落到顾东升的旁边,顾东升见状,高兴地一拍手,“吃了!”

  这种伎俩,顾津津见多了,她一边擦拭头发一边上前,“爸,连我都知道不该下在这,靳寓廷这是故意让着你呢,他阴险狡诈、老谋深算,他是在拍你马屁。”

  顾东升又何尝不知道,可女婿讨丈人欢心怎么了?需要她这样站出来无情地揭穿吗?

  靳寓廷俊脸微抬盯着她,顾津津站定在茶几跟前。“我今晚不回去,睡在家里。”

  “好啊,”顾东升自然是高兴的,“一会让你妈收拾下,床单和被套都是刚洗过的。”

  顾津津看了眼坐着不动的男人,“你还不走?”

  顾东升丢下了手里的棋子,以眼神警告她。“干什么?”

  “爸,他家里一堆事呢。”

  “能有什么事?再说晚饭都没吃呢。”

  顾津津扯开抹笑意,话语间带着轻嘲,“大嫂遇到了点麻烦事,大哥又不在家,他最好还是要回去看看的。”

  靳寓廷看向她的目光冷了些许,她丝毫没有闪躲,视线迎了上去,“我不是在赶他,确实是他有事。”

  她有多不想他留在这,他心里清楚。

  陆菀惠推门进来的时候,手里拎着满满两袋子菜,“津津,过来帮忙。”

  男人闻言,从沙发上站起身,快步走到陆菀惠的跟前,从她手里将沉甸甸的菜接过去。

  顾津津看不惯极了,可她如果再多嘴,怕是爸妈要跟她翻脸了。

  她坐到沙发上,靳寓廷在厨房是想帮些忙的,但他显然除了添乱之外,什么都不会。

  陆菀惠将菜放进篮子,带着靳寓廷走出去,她来到茶几跟前,将手里的菜篮子丢过去,然后冲顾津津指了指道。“把豆剥了。”

  “我今天也睡在这。”靳寓廷说着,坐到顾津津旁边。

  她瞪眼望过去,顾东升和陆菀惠也没想到靳寓廷会开这个口,不过他要留下住夜,他们自然是高兴极了。

  “好好好,就是津津的床有点小……”

  “没事,挤一挤就行了。”

  这是要有多厚的脸皮,才让他能像没事人似的坐在这,骂也骂不走,赶也赶不走?

  顾津津将一把豆子都丢进篮中,“你要住,那我就不住了。”

  小两口闹别扭,明显看出来是谁在迁就谁。

  陆菀惠瞅了顾津津一眼,“今晚都住在这,我待会把房间收拾下,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现在就说说清楚,别到了家里还要吵架。”

  顾东升将菜篮子推到旁边,让顾津津继续剥豆子。“寓廷,我们再来一局。”

  “好。”看靳寓廷的样子,是真打算住在这的,他拿出手机给孔诚打了电话,让他们先回去,明早再来接他。

  顾津津当着爸妈的面不好发作,现在是骑马难下,更不好说回西楼去,她要带着这一脸不痛快回去,爸妈肯定着急。

  拣好了菜,顾津津将东西拿回厨房,出来的时候看到他们还在下棋。

  她放轻脚步走进卧室,找出手机,给商麒打了个电话。

  熟悉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顾津津轻推上门,“喂,商麒。”

  “九嫂,你回来啦?”

  “没呢,我在我爸妈这里。”

  商麒那边挺安静的,听不到别的声音。“噢,我原本还打算一会去西楼找你呢。”

  “我今晚不回家了,商麒,你能给你九哥打个电话吗?让他回去。”

  “啊?”商麒一副完全没听懂的样子,“为什么啊?”

  “你就打电话让他回去就行了。”

  “闹矛盾啦?”商麒听着顾津津的口气不对。“好好好,我肯定是帮你的呀,先让我想想用什么借口呢?”

  “你就说大嫂情绪不好,他肯定会回去的。”顾津津说着转过身去,猛地发现门居然是开着的,靳寓廷就站在门口,如今脸上的表情阴恻恻的,显出几分吓人的样子。

  商麒在对面说着话,“万一他发现我骗人怎么办啊……”

  顾津津手臂垂下去,喉间轻滚着,努力找回了脸上的表情,“你怎么进别人房间不敲门?”

  “这难道不是我的房间吗?”

  顾津津视线穿过男人颊侧,看到顾东升还坐在沙发上,她压低了嗓音说道,“我不跟你吵,你要是识相的话,我留你在这吃顿晚饭,吃完了你自己回去。”

  商麒没有挂断通话,两人的说话声一字不落地传进她的耳朵里。

  靳寓廷听到这样的口气,应该是怒不可遏了吧,毕竟他的脾气摆在那,顾津津说话这样难听,他肯定是受不了的。

  商麒屏息,靳寓廷站在门口没动,他小声地说道,“你要能说服你爸妈,我就回去。”

  “我爸妈不会强留你。”

  “你说了不算。”

  顾津津气恼万分,“你出去!”

  商麒吃惊不已,她这算是在跟靳寓廷发脾气?电话那头没再传来靳寓廷的说话声,他应该是真的出去了。

  顾津津看了眼手机,意识到还没有挂断通话,她忙继续说道。“谢谢你啊,商麒,算了,你别打电话了。”

  “九嫂,有话你就跟九哥好好说,别吵架噢。”

  “嗯。”

  顾津津坐向床沿,吃晚饭的时候,陆菀惠来叫她,她不情不愿地出去了。

  坐在餐桌前,顾津津嘴里咀嚼着饭菜,靳寓廷这厮特别能装,真的,她看不下去也没办法,她又没法拆穿他。白天,他把她害得那么惨,可是这会却装得谦逊有礼,还陪着顾东升在喝酒。

  再这样下去,陆菀惠和顾东升说不定会认为是她在欺负他。

  “爸,我也来一杯。”顾津津拿了个一次性杯子,递到顾东升的手边。

  “女孩子喝什么白酒,别胡闹。”

  “就喝一点怎么了?”顾津津还在坚持,“不会醉的。”

  “不行。”陆菀惠将杯子拿回去,“成何体统。”

  顾津津憋着口气,早早吃好了就回卧室去。靳寓廷还在客厅内陪着顾东升,陆菀惠不住朝顾东升使眼色。“你是不是又忘了自己身体不好?少喝几口,让孩子们早点睡。”

  顾东升忙不迭地放下酒杯。“好好好,吃饭。”

  靳寓廷回卧室的时候,门又被反锁了。

  他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反而觉得这样挺好,他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怎么看都是可怜巴巴的。陆菀惠见他杵着不动,上前步问道。“怎么了?”

  “门被反锁了。”

  陆菀惠气得啊,直接掏出钥匙将门打开。

  靳寓廷走进去的时候,顾津津已经睡了,她的床本来就不大,她这会四肢摊开,一点没有多余的空间留给靳寓廷。

  他关上门,走到床前,弯腰想要上床,顾津津一脚踢过去,靳寓廷要不是退得快,真有可能被她踢中。

  “怎么,你的床,我还上不了了?”

  “你要睡在这,可以,今晚你睡地上。”

  靳寓廷居高临下盯着床上的身影,书桌上开了盏台灯,床边也不过一条走道的宽度,她还想让他睡在这?

  “你喜欢睡地上,你睡。”

  “你别忘了,这是我家。”

  靳寓廷上前步,顾津津蹭地坐起身,他伸手朝门口指了指,“你就不怕你爸妈在偷听?”

  顾津津视线跟着望过去,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靳寓廷趁着她愣神间快步上前,顾津津余光里睇见一道黑影压过来,她刚要伸手反抗,就被人抱住了肩膀,上半身也被压回床上。

  顾津津脑袋摔在枕头上,披头散发,身子扭动想要从他怀里挣开。“松手!”

  靳寓廷用腿夹住了顾津津的两腿,“别喊!”

  “你要干嘛?”

  “睡觉。”

  顾津津一动不动,“好,睡觉。”

  两人沉默片刻,时间还早,谁也不可能睡得着,靳寓廷在她耳边问道。“为什么会去动物园?我去新华书店找你,把旁边的店都快翻了一遍。”

  “我跟你解释过了,”顾津津语气淡淡地说道。“身边的人太狡诈,我觉得跟畜生打交道反而轻松。”

  靳寓廷有种咬碎牙根的冲动。“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好好说话?”

  “你既然听出来了,还问。”

  该解释的,靳寓廷都解释过了,她心里这口气出不去也正常,顾津津被他抱着不能动,她知道越是挣扎,他肯定越要用力将她禁锢住。

  顾津津闭紧唇瓣,有些事,争吵是最没用的,孰对孰错都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罢了。

  对于靳寓廷而言,他选择保住商陆的名声,一点错都没有。

  顾津津压抑住火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

  男人见她似是消火了,便想和她说话。“津津?”

  “睡了。”

  “那家出版社规模一般,我可以给你找家更大的。”

  顾津津嘴角溢出嘲讽,这是施舍吗?还是补偿?他喜欢施舍,那也要看别人需不需要。

  她闭起眼帘,呼吸也越渐平缓,靳寓廷小心地看了眼,这半天折腾下来,应该是累了。他手掌小心地落在她肩膀上,掌心在她肩头处摩挲着,顾津津其实没有睡着,她不想面对他,一点都不想。

  半晌后,靳寓廷才重新抱着她,他的呼吸声落在她耳边,越来越重,抱住她肩膀的手臂也放松了。

  顾津津睁开眼,目光盯着一处,书桌上的台灯还亮着。

  这本来就是单人床,再加上靳寓廷人高马大,平时睡觉恨不得占掉大半张床的人如今缩在她身边,顾津津这会弯起腿就能碰到墙壁。

  听着他的呼吸声,顾津津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再度飙升,她不觉得他会有什么愧疚,她白天哭得跟个鬼一样,其实一点不值。

  但眼泪就是这样的,想要忍的时候拼了命都忍不住,就是因为不值钱,所以才能这样肆意吧。

  顾津津小心翼翼地将靳寓廷的手臂推开,她翻过身,仰躺在他身前,他脑袋动了下,只是没有醒来。

  她视线落到他脸上,关于这个男人的精致长相,外界早已神化了,但他偏偏又配得上这样的神话,也是奇怪,顾津津对美男向来是没有抵御力的。但他现在躺在她身边,抱着他、挨着他,她非但没有非分之想,还恨不得将他毒打一顿。

  他方才洗过澡,换了衣服,衬衫的扣子一颗颗严谨地扣着,顾津津小心地抬起手,将手指落在他颈间。

  随着纽扣被解开,靳寓廷的锁骨率先显露出来,紧接着,就是大片麦色的胸膛。

  顾津津凑上前去,还能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香味……

  客厅内,陆菀惠和顾东升都没睡,陆菀惠不住盯着顾津津的房间,“还吵吗?”

  “没有吧,没听到动静。”

  “我去听听。”

  顾东升见状,忙要拉住她的手,“回来。”

  他手落了个空,眼睁睁看着陆菀惠走到顾津津的房门前,她猫着腰,将脸贴到门板上。顾东升实在是看不下去,他蹑手蹑脚来到陆菀惠身边。“快回去。”

  “听一下,就一下。”

  “你还是当妈的呢。”

  “啊——”

  一阵男声陡然传到他们耳朵里,靳寓廷是被痛醒的,那种痛没法形容,他身体下意识往旁边闪躲,他伸手拉向跟前的人,摔到地上的时候把顾津津也给扯下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