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8靳寓廷,不要再骗我了

78靳寓廷,不要再骗我了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77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35

  

  顾津津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这是在步行街上,尽管下着小雨,但密密麻麻都是人。

  一顶顶形状不一的花伞撑在人们上方,顾津津挤在人群中间,像是一个异类。

  “商麒,大嫂没事吧?”

  “没事,情绪也很稳定,多亏了九哥让她们先走,也算是保护了我姐没受到什么刺激。”

  顾津津走着走着,脸上有雨水淌落下来,商麒语带关切地问道。“九嫂,你那边挺顺利吧?我改天再给你庆祝啊。”

  她强颜欢笑,却是比哭还难看。“好,商麒,我还有事,我先挂了。”

  “好。”

  顾津津挂了通话后,站在原地,她迫不及待地在手机上登陆了QQ。

  她找到主编,手指颤抖地打不出字,顾津津直接用语音跟她说话,“果果,出版社那边签约的事黄了,你能帮我问问怎么回事吗?”

  主编在线,第一时间就回了信息。“什么?什么叫黄了?”

  顾津津简单地说了下方才发生的事,主编闻言,气得发了个掀桌子的表情。“你等着,我给你去问问清楚。”

  另一个部门的编辑跟她关系好,又是对接出版社的,不出十分钟,消息就回过来了。

  “顾美人,出版社的吴总说他也觉得奇怪,他是诚心想要续签的,但电话是老大给他打的……”主编联系顾津津的时候,用了私人的微信号。“我也不知道这里面出了什么事,但这些话你听过也就算了,也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顾津津在屏幕上打了放心二字,她呼出口气,胸腔内却还是窒闷的难受,她仿佛被人蒙住了鼻息,即将呼吸不过来。

  眼前迷蒙一片,顾津津不住用手擦拭着,她现在清楚了,萧诵阳什么都听靳寓廷的,换句话说,这要不是靳寓廷的意思,萧诵阳敢这样做吗?

  看来,今天这出大戏原本就是靳寓廷给她安排的,以前出版合同都是经过网站简简单单就给签了的,这次却要搞这么大的阵仗,就像他自己说过的一样。她是他的一张盾,他要将她磨练得至少足够配站在他跟前。

  但凡事都有意外,顾津津啊顾津津,你千万别忘了你只是一张挡箭牌。

  当他需要做出二选一选择的时候,当然是她这张盾被毫不犹豫地抛出去,任何剑戟和击打尽管落在她身上,哪怕她是被击得千疮百孔,他都不会在乎的。因为他知道她自愈能力很强,擦擦干眼泪总是能站起来。可是商陆就不一样了,他见不得她的眼泪,见不得她不好的形象曝光于人前。所以呢,顾津津都不用主动去跟商陆比较,因为靳寓廷的心在面对她的时候,就是一块坚硬的石头,她只是颗鸡蛋而已,自古哪有鸡蛋碰得过石头的道理?

  前面的店门口有长椅,顾津津走不动了,她趔趔趄趄往前,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一直在下雨,长椅上有水,她坐下去的时候狼狈极了。顾津津却是不管这些,雨下得并不大,却让她脸上的妆都花了。她不住擦着脸,看到手背上的口红艳得吓人,快步匆匆而过的人看到她这幅样子,却没有觉得奇怪,在他们眼里,她可能就是失恋了吧。

  感情这东西最是伤人,它能让打扮精致的女孩成了众人眼中的小丑,也能让她忘记别人异样的眼光,知道她有多丑。

  顾津津觉得对她来说,哭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就算她所有的猜测都是真的,她又有什么好哭的呢?

  靳寓廷没有让她去跟商陆比较谁在他心里是更重要的,她如今难过受伤,还不是因为她的心里被他占着吗?

  她胸口剧烈起伏着,有一阵疼痛袭来,是她招架不住的。顾津津手掌按住眼帘,身子不住颤抖,她一直想把靳寓廷从她心里剔除出去,可是她做不到啊。她觉得只要她不继续泥足深陷,总有一天她是能抽身出来的,可这个过程何其艰难,就像抽筋剥皮一般。

  从她知道了靳寓廷对商陆的感情后,他对商陆的好,也就不再当着她的面避讳了。她虽能强颜欢笑,却又能笑得了多久呢?

  面具总是要被揭开的,而那种痛呢,全都痛在她一个人身上了。

  靳寓廷的车穿过长长的街道往前,他手指不住摩挲着手机屏幕,他想给顾津津打个电话,但指腹总是停顿在最后的拨出键上方。他难道要违心地问她一句,她没事吧?

  “开快点。”一路上,靳寓廷重复的只有这句话。

  车子开到小巷内,司机靠边停稳,“九爷,过不去了,前面是步行街,禁止车辆入内。”

  靳寓廷闻言,推开车门下去,新华书店就在斜对面,他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走进书店的时候,靳寓廷看到一片狼藉,读者给顾津津准备的花不知怎么掉在了地上,现场人又多,一朵朵娇艳欲滴的花直接被碾碎了,还有随处可见的宣传纸等都被四下抛散开。靳寓廷看到写有顾津津签售会的海报正在被撤下来,有些读者还没走,非要找新华书店的负责人出来,要个说法。

  靳寓廷上前两步,问了一名书店的服务员,“作者人呢?”

  “什么作者?”

  “今天在这办签售会的,还有别人吗?”

  “你说当众被拒绝续签的那个啊?当时那场面,她肯定待不下去,早就走了。”

  靳寓廷沉着声音继续问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说她销量作假,靠走关系才能在这签售。”

  靳寓廷转身往外走去,新华书店的生意一向好,来来往往都是人,他走到步行街上,前面、左面和右面都是路,到底顾津津会往哪里去?

  细密的水珠落到靳寓廷肩膀上,将他黑色的西服染出更深的颜色,他来不及看一眼,焦急的目光穿过一道道身影,却找不到那个熟悉的影子。

  靳寓廷顺着步行街找了一遍,毫无所获,他总算想起给顾津津打电话。

  号码拨出去,手机那头却传来一道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靳寓廷不死心,重播,再重播。

  尝试了十几次后,他脸上的焦急慢慢变成茫然,他不知道的是,顾津津已经第一时间将他的号码拉黑了。

  雨水湿透了靳寓廷的短发,他回到车上的时候,孔诚也到了,看到他这个样子吓了一跳。

  “九爷,您怎么不打伞?”

  他拉开车门,坐进后车座内,将手里的干巾递到靳寓廷手里。“九爷?”

  “你说顾津津会去哪?又能去哪?”

  “九太太应该是回家了吧。”

  靳寓廷浓密的睫毛眨动下,黑邃的眸子落到孔诚脸上,孔诚接着又说道,“我说的不是西楼,是她自己的家。”

  “好,去她家里。”靳寓廷用干巾抹了下脸,他身子往后轻靠,陆菀惠和顾东升都在上班,这会应该不在家。

  来到顾家,靳寓廷上楼敲门,可里面一点动静声都没有,他不住按着门铃,对面的邻居正好出来,“这不是顾家的女婿吗?怎么了,没钥匙啊。”

  靳寓廷头发都是湿的,身上也没好到哪里去,“对,我来找津津。”

  “没看到津津回来了,你打电话试试吧。”邻居说完,拿了垃圾下去了。

  孔诚将手按在门板上,“九爷,看来九太太没回来。”

  “继续去找找吧。”靳寓廷转身又下了楼,以前顾津津老在他面前晃,他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要找她了,才发现跟大海里捞针一样。

  司机透过内后视镜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靳寓廷的表情,他不说去哪,司机也不敢乱开。

  孔诚带上车门,朝前面指了指,“去学校吧,或者找她熟悉的朋友,一个个找过去总能找到。”

  靳寓廷闭上眼帘,一语不发。

  此时的绿城动物园内,因为今天下雨,所以游客并不多。但人们除了来观赏珍禽走兽之外,院内还有另一处风景在吸引着人。

  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孩子坐在铁笼跟前,铁笼外面还有层玻璃,一只东北虎跃起前肢,撑在了铁笼子上面。女孩坐在那里也不动,目光同样凶狠地盯着里面。

  一位老阿姨牵着孙子经过,看到顾津津的样子,忍不住凑上前说道。“姑娘,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顾津津闭紧唇瓣不说话,老阿姨手里的小孙子有些害怕地躲在她身后。“奶奶,鬼啊。”

  “别胡说!”阿姨拍了下小孙子的手,并耐心地蹲了下来。“你家人呢?”

  顾津津一语不发,那个小孩指了指她的脸。“真的是鬼啊。”

  她脸上的妆都哭花了,出来之前口红、眼影、睫毛膏、腮红,这些东西可一样都没少往脸上招呼。顾津津知道自己这会肯定是难看的,她脸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她也有自知之明。

  “你家里人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顾津津的视线这才看向旁边的阿姨,她努力地扯出抹笑来。“阿姨,谢谢您的担心,我没事。”

  阿姨一听她说话好好的,不像是精神异常,这才放下心来。“那你也别坐地上啊,脏。”

  “我坐一会就回去了。”

  “你这姑娘,你看看你的样子,你还是告诉我你爸妈的电话吧。”

  顾津津擦了擦眼角,眼圈再度发红。“我男朋友被人砍了好几刀,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生命垂危,我就是心里难受,才想着来动物园放松下的。”

  阿姨一听,哪好意思再打扰她。“那你想开点,注意安全。”

  “好……”

  阿姨牵着孙子的手离开了,顾津津抬头盯着面前的玻璃,看到那只东北虎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正盯着她看。这老虎天天关在里面被人观赏,反过来说也算阅人无数,估计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人。

  顾津津忽然扑向前,目露狰狞,两手贴着玻璃,像母老虎似的张嘴吼叫了一声。

  东北虎前爪放回地上,灰溜溜地转身跑了,毕竟妈妈警告过他们,别惹女人,特别是疯掉的女人。

  现在这块地盘完完全全变成顾津津一个人的了,东北虎都吓跑了,就算有游客要过来,看到她这幅样子又有谁敢接近呢?

  靳寓廷兜兜转转地转了好几个圈,可始终没有明确的目标性。

  他看眼孔诚,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你给顾津津打个电话,看能不能打通。”

  孔诚用私人号码拨通了顾津津的手机号,他朝靳寓廷点下头,男人心里一沉,他方才打的时候还在通话中,他就知道她八成将他拉黑了。

  顾津津这会不想接电话,孔诚再打,她就直接按了。

  靳寓廷目光微凛,“给她发信息,就说有关她爸工作上的事。”

  “是。”

  顾津津刚看完消息,还没来得及反应,电话就又打来了,她想也不想地接通后,焦急开口。“喂,我爸怎么了?”

  孔诚将手机开了免提,“九太太,是我。”

  顾津津怔了怔,随后怒气未消地吼道。“你骗我?”

  “九太太,你现在在哪,九爷很担心你。”

  “少来,让他抱着他的白月光,去做他的白日梦吧!”

  顾津津说这席话的时候,身后正好有动物园的游览车经过,“欢迎来到绿城动物园,游览包车每人200元,上车地点分别为……”

  “九太太……”

  顾津津将电话挂了,又迅速地将孔诚的号码也拉黑。

  他再想打的时候,已经打不进去了。

  靳寓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个坏习惯是跟谁学的?动不动把人拉黑,万一遇上急事怎么办?

  他仔细一想,目露希冀的看向孔诚。“方才电话里,是不是有声音提到了绿城动物园?”

  “对,九太太肯定在那里。”孔诚说完,让司机赶紧过去。

  如果不是这通电话,任凭靳寓廷将整个绿城翻过来,他也不会想到顾津津居然会藏在动物园内。

  动物园!

  她去那里做什么?跟动物做深度交流吗?

  在顾津津身上,靳寓廷想不通的地方还多着呢。

  来到绿城动物园,孔诚直接找了里面的负责人,跟他简单介绍下顾津津的穿着。“不知道她现在在哪个区?”

  “猛虎区。”

  靳寓廷眼皮轻跳下,那名负责人说得特别肯定。

  孔诚面色怪异地望了眼园内,“你确定?”

  “你们总算来了,方才我还接到游客投诉,走吧,你要不信,我带你们去看看。”

  靳寓廷坐上了动物园的游览车,他人生当中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来到猛虎区内,他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火红色的背影坐在东北虎馆前。

  “她吓跑了不少游客,里头的东北虎也不肯出来了……”

  游览车停下来后,靳寓廷快步上前,顾津津听到脚步声,并未理睬,直到男人的声音传到她耳朵里。“顾津津!”

  她扭头一看,面色刷的变冷,“你怎么来了?”

  “你……”靳寓廷看到她这样,有些吃惊。“你看看你的样子。”

  “要你管。”顾津津说着,站了起来,她双手轻拍几下,裙子上都是泥土和灰尘。

  她穿了他给她选的裙子,只是这会整个人脏污不堪,脸上也是难看的很,靳寓廷上前步,朝她伸出手,“走,回家。”

  “亏你还记得有我的存在。”顾津津语带讽刺,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九爷这么忙,就不用管我了,我就是来动物园玩一趟,你也要管吗?”

  “顾津津,有什么话回去再说,你这幅样子是想被丢进精神病院吗?”

  顾津津往后退了步,“不要到了现在再装假慈悲,我不吃你这套。”

  “九太太,九爷找了你好久,我们都急坏了。”

  顾津津朝四周看了眼,动物园内很大,她就算拔腿就跑也跑不过靳寓廷。

  她没再开口,跟着靳寓廷上了游览车,她的两手比她的脸还脏,到处都是灰尘和口红印子,手背上还有黑色的睫毛膏残留物。“为什么跑到动物园来?”靳寓廷在游览车上没忍住问道。

  “我觉得人都太复杂了,还是动物简单,不会阴险狡诈。”

  坐在前面的男人闻言,扭头看了眼。“听说你把我们园内的老虎都吓跑了,饲养员在里头赶了半天,它都不肯出来。”

  顾津津别开视线,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靳寓廷看到她两手不住搓揉着,身上的湿裙子紧贴在身上,肯定难受极了。

  既然她现在什么话都听不进去,那就等回到家以后再解释吧。

  来到动物园外,几人下了车,顾津津跟在靳寓廷的身侧往前走。

  司机将车开到了入口处,靳寓廷想要去拉她的手,却被顾津津躲开了。

  一辆出租车停在三五步开外,一个妈妈抱着孩子下车,她手里还拎着东西,不好关车门。顾津津想也不想地冲过去,她弯腰钻进了后车座内,砰地将门带上,“司机,开车!”

  司机熟练地打表,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靳寓廷咬牙喊了声顾津津,他靠徒步是不可能追上的,他快步上了自己的车,“跟着那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开车很是彪猛,再加上附近路段拥挤,后面那辆豪车的优势完全发挥不出来,顾津津看眼时间,爸妈应该下班了。

  她除了回自己的家,好像也没地方去,她要是去找李颖书,那就等于是在给李颖书找麻烦了。但她又不想回西楼,那是他的家,不是她的。

  “师傅,您有湿巾吗?”

  “有。”出租车司机抽了两张递给她。“我专门备了一盒,有些孩子喜欢在车上吃东西,吃得两手黏糊糊的。”

  “谢谢。”顾津津接过湿巾,将脸上的脏污一点点擦去。

  靳寓廷的车盯得很紧,顾津津也不指望能将他甩掉,到了小区单元楼前,顾津津给了钱后快步出去。

  靳寓廷紧随其后,顾津津加快脚步往上跑,事有凑巧,她刚到门口就看到陆菀惠推门出来。

  “津津?”陆菀惠手里拎着东西,正准备下楼。

  “妈。”顾津津打过招呼,闪身进入屋内。

  陆菀惠还没来得及跟她说上话,就见她已经走进了客厅,紧接着,靳寓廷也来了。“妈。”

  “呀,寓廷也来了,快快快,屋里走。”

  靳寓廷加快脚步进去,看到顾津津走到了卧室前,等到他过去的时候,她已经进入屋内,并将门在他面前砰地关上了。

  男人吃了个闭门羹,呆站在门口没有动。

  陆菀惠走到他身边,面露疑惑地看了眼靳寓廷。“这是怎么了?”

  “妈,津津生我的气。”

  陆菀惠听后,抬起手掌在门板上拍着,“津津,出来。”

  里头没有一点动静,陆菀惠继续拍打门板。“顾津津,你给我开门!”

  “妈,你让他走,我不想见到他!”

  “你这孩子,有话就出来好好说……”

  这女儿把女婿关在了门外,还是当着她的面,陆菀惠肯定是不能忍的。“寓廷,津津脾气有些急,你别见怪。”

  陆菀惠注意到他外套都是湿的。“怎么回事?没打伞吗?”

  “妈,没事。”

  顾津津竖起耳朵,听到靳寓廷小声说道,“就是有点冷。”

  陆菀惠肯定听不得这话,她伸手摸了摸靳寓廷的肩膀,真的是湿透了,“这可不行啊,冻坏了要生病的。”

  顾津津坐在床沿处,轻咬牙关,她进来的时候全身也湿透了,怎么没人关心她呢。

  “妈,没事,一会换身衣服就好了。”

  陆菀惠拍门的声音更大了。“顾津津,你给我开门!”

  她觉得委屈极了,坐在那里差点要哭出来,她以前怎么没发现靳寓廷这么能装可怜呢?

  陆菀惠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没过一会,拿了把钥匙出来了。

  顾津津听到门口传来转动声,想要过去推着门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陆菀惠推了下靳寓廷。“进去吧。”

  男人高大的身影走进卧室,陆菀惠轻拉上门,顾津津捏紧拳头瞪着过来的男人。

  “站住!”

  他显然不听她的,顾津津指了指他脚下,“站住!”

  男人径自来到她跟前,顾津津推开他想要出去,靳寓廷伸手攥住她的胳膊,“到了家还不换身衣服。”

  顾津津不想陆菀惠听到他们两人在屋里争吵,她想将他的手掰开。“我不会跟你回去的,你放开我。”

  靳寓廷干脆将她按到怀里,他手臂圈紧,不给她逃跑的机会。

  他抱紧了以后才发现她全身冰凉,衣服湿湿地紧贴在她身上,靳寓廷想要让她换套衣服。“有什么话,一会再说。”

  “你出去!”

  顾津津扭动着身躯,靳寓廷见状,干脆箍住她的腰将她提起后丢到床上。

  “你干嘛?这是在我家,你敢……”

  靳寓廷将她的裙摆往上掀,顾津津忙用手想要按着,他将她的手掌按在头顶上方,轻轻松松就将她的衣服脱掉了。

  他伸手覆在她臀上,连内衣裤都湿了。靳寓廷铁青着脸色,一把将她的内裤往下扯,“你不知道躲雨吗?”

  “你是不是想让我狠狠地骂你?”

  靳寓廷的手落到她背后,两根手指轻松地解掉她的文胸,顾津津忙拉过旁边叠好的被子盖到身上。她坐起身,将被子拢紧,头发这会也是乱糟糟的,她像只小刺猬似的盯紧了他。

  “你想骂我什么?”

  顾津津背靠着墙壁,下巴轻抬,面上丝毫不带情绪地盯着靳寓廷看。“我今天丢了很大的脸,那么多人都看着我,说要跟我续签的是他们,可到头来当众反悔的也是他们。这是我的第一场签售会,我之前都好开心的,还邀请了读者一起过来。我没想到它会变成一场笑话,真的。”

  靳寓廷知道她难受,“我给你补办一场规模更大的,好不好?签约的事你也不用担心……”

  “不用了。”顾津津现在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靳寓廷,你不要再骗我,我问你一声,你就回一声,行不行?”

  靳寓廷喉间轻滚了下,“行。”

  “我的签售会搞砸了,是不是跟你有关?”

  靳寓廷心头被猛烈抨击下,他直视着顾津津的目光。“是。”

  “签售会加媒体宣传,是你的意思吧?”

  “我想让你越来越好。”

  顾津津冷笑了声,“既然是为我好,怎么就有了那样的结果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