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7越痛,越恨

77越痛,越恨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701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34

  

  两辆车一前一后开出靳家,秦芝双的视线从窗外收回来,小于坐在商陆的另一边,钱管家则坐在副驾驶座上。

  商陆忽然有些不安起来,目光惶恐地看向四周,“去哪?”

  “去见个你认识的人。”秦芝双不敢直接说去医院,生怕刺激到她。

  但商陆心里却跟明白似的,她握紧了两手,神色也紧张的不行。“他呢?”

  “你说韩声吗?”

  商陆不住点着头。

  “韩声出国了,公司那边有急事要等他处理,过几天就能回来。商陆乖乖的啊,待会回来经过花鸟市场,妈带你去转转好不好?”

  商陆听到这话,总算安静下来,但靳韩声不在,她真的不习惯。她两手放到膝盖上,反复摩挲。

  靳寓廷的车子跟在后面,司机并未加速,直到前面的车拐弯朝另一个方向开去,他这才收回视线。

  商陆的事,他向来都是摆在第一位的,其实他也知道,这一路上有钱管家他们跟着,商陆是不会有事的。他抬起腕表看了眼,顾津津的签售会应该快开始了。

  他方才出门的时候看到衣帽间内的那条红裙子不见了,她嘴巴是真硬,只不过一会要看到了他,估计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靳寓廷想到顾津津可能会表露出来的各种表情,他忍不住嘴角轻挽起来。

  签售会现场。

  新华书店的工作人员将刚上市的《斩男色》漫画都搬到桌上,顾津津坐在台前,禁不住有些紧张。

  前来支持她的读者也到了,捧着鲜花坐在人群中,顾津津放在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商麒打来的。

  她赶紧拿起来接通。“喂,商麒。”

  “九嫂,我迟到一会过去,我要去趟花店再过来。”

  “商麒,你不用跑过来了……”

  说实话,商麒要真过来,顾津津还觉得不自在呢,原本商麒是约着她今天去逛街的,顾津津一开始说有事,后来架不住商麒的好奇,就告诉她了,没想到她说什么都要来给她捧场。

  “你的签售会呢,我能不来吗?我先预祝九嫂今天顺顺利利,一会我请你吃饭啊。”商麒说完话,就着急挂了,说是再不出门就来不及了。

  顾津津忍俊不禁,将手机放回了桌上。

  靳家的车子开进医院,待车子停稳下,钱管家下去给秦芝双拉开车门,

  她拉着商陆的手下了车,商陆紧张地回握住秦芝双的手掌,小于拿了东西跟在后面,几人往医生办公室走去。

  商陆是重要病人,为了让她更好地接受治疗,也是为了最好的保密,靳韩声带她去复诊的时候从来不让不相关的人员在场。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医生办公室门前的走廊上空荡荡的,别说是商陆不喜欢这地方,就连秦芝双看了其实都觉得瘆得慌。

  她安抚着商陆的情绪,推开磨砂玻璃门往里走。

  里头的布置并不像是医生的办公室,倒像是个舒适的休息空间,周医生和助理都穿着便装,白大褂挂在了不远处的衣架上。“等你们好一会了,茶都沏好了。”

  商陆一声不吭地走过去。她步子僵硬地迈着,到了沙发跟前,也不坐下来。

  “靳太太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好多了。”秦芝双拉着商陆的手,跟她一起坐下来,钱管家和小于都等在外面。“昨天好像还认出我来了,喊了我一声妈。”

  “药有按时在吃吗?”

  “吃,一直吃着呢。”

  商陆两手交握,手指紧张地绞在一起,周医生的助理在旁边记录着,她闭上眼,哪怕这儿没有医院里的那种味道,她也还是觉得紧张。秦芝双看出她的不适,忙揽住了她的肩膀。“没事的啊,一会就回去了。”

  “他怎么还不来?”商陆着急问道。

  “韩声出国了。”

  “他怎么不带我来?”

  秦芝双见她执着于这个问题,只好耐心解释。“待会回了家,我们跟他视频好不好?告诉韩声你今天乖乖在医院看病了,还恢复得很好,让他也高兴高兴。”

  “他要是不高兴怎么办?”

  “怎么会不高兴呢?你的一点点好转,对于韩声来说都是天大的好消息。”

  商陆听到这,似乎是懂了,开心地扬起眉角,“好啊,好啊,让他高兴。”

  周医生给商陆又做了详细的检查,她倒是挺配合的,助理拿了药放到茶几上,周医生刚要伸手,却见商陆将它一把拿了起来。

  “商陆,”秦芝双忙要从她手里将药拿回去,“先给周医生看看。”

  “我不。”

  “这是你的药,待会还是要给你的。”

  “韩声病了,我把药给他吃。”

  秦芝双无奈地轻摇头,说到底她还是糊涂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韩声好好的呢,没有病,这些药能把商陆的病治好了,以后你们都会好好的。”

  “我不要,我要把它带回家给韩声吃。”

  周医生见状,示意秦芝双也不要着急,“这药照例是一个月的量,一会您看着点,药瓶不能放在她身边,她记不住,万一吃多了可就坏事了。”

  “好。”

  商陆握紧了药瓶不放手,周医生跟秦芝双聊了许久,又交代了不少事后,这才将她们送出办公室外。

  一路上,秦芝双都在试图让商陆松手,但她执拗起来,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人。

  医院的相关通道,靳韩声都安排好了,直到来至停车场,秦芝双都没看到什么不相干的人。

  司机替她们拉开车门,秦芝双示意商陆先坐进去。

  商陆刚要弯腰,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声,“靳太太。”

  她脑子里是有这个印象的,这一声称呼喊得是她。

  秦芝双面色戒备地看向正在走近过来的年轻男人,她下意识站到商陆跟前。“你是谁?”

  “真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能看到靳家的太太。”

  秦芝双推了把商陆,让她坐进车内,她面不改色盯着男人说道。“我们有亲戚在这住院,只是过来简单地探望罢了,倒是你,我之前从来没见过你。”

  “您平时见得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我这种,当然不入你们的眼。”

  钱管家走过来,不耐烦地拦着对方。“太太,您先上车。”

  秦芝双转身欲要坐进车内,男子见状,将手抬起落在了车门上。“我若是跟您说,我有靳太太今日就诊的全部记录,您还要这样急匆匆地走吗?”

  秦芝双面色微变,看了眼车内的商陆,她再度面对男子,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就诊记录?”

  “对,还是语音的,其实不用这样麻烦,光是将你们进出医院的照片发出去,我相信一定能够引起不小的轰动吧?”

  “你想做什么?或者说,你想要什么?”

  男人倚靠着车身,将手伸进口袋内,“我知道,您遇上这样的事难免会有些手足无措,我可以给您十分钟的时间解决。”

  “好。”秦芝双说着,坐进了后车座内,她关上车门,钱管家守在外面,车子也并未发动,男人更不怕她们就这样走了。

  秦芝双第一时间拨通靳韩声的电话,男人的声音几乎是立马从那头传过来的。“妈。”

  “韩声,出事了。”

  靳韩声踢开椅子站起身来。“怎么了?”

  秦芝双还算冷静,又要照顾着商陆的情绪,所以尽量压抑了语气将事情原委跟靳韩声说了。

  他现在不在绿城,自然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妈,您先问问对方要什么,想要多少钱都先答应他,顺便通知商家,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不能将这件事泄露出去。”

  “好。”

  靳韩声做足了最坏的打算,如今他不在,整件事的主心骨就只能是靳寓廷。他虽不想他插手,但事关商陆,他心里的不痛快总比不上商陆的安危。

  靳韩声的电话打到靳寓廷手机上的时候,他的车就快到新华书店了。

  后车座上摆着一束花,娇艳欲滴,也令狭仄的空间内溢满花香。靳寓廷的手指落到浅粉色的花瓣上,他另一手拿起手机看眼来电显示。

  “喂?”

  “老九,商陆出事了。”

  靳寓廷眉峰微凛。“出什么事了?”

  “有人蹲守在医院,不知怎么弄到了她就诊记录的录音,这些都是后话,以后有的是时间追究,现在对方还没开条件,人也在医院,你一定要阻止他。”

  靳寓廷让司机掉头,赶紧去医院。

  “放心,我不会让有关商陆的任何一点坏消息传出去。”

  “好。”靳韩声心急如焚,“谢谢。”

  靳寓廷挂了电话,阳光穿射过茶色的玻璃,落到男人眼中时已没了那种夺目的光彩,他眼神阴鸷,眼角眉梢都染着一种令人惧怕的寒栗,他倒要看看谁这么不识好歹,竟敢把主意打到靳家人的身上。

  秦芝双在车内焦急地等着,新华书店距离这儿路程较远,站在外面的男人丝毫不觉得不耐烦,直到靳寓廷的车子开进了停车场,他这才掐熄手里的烟。

  车子刚停稳,靳寓廷就推开车门下来了。他快步向前,挺拔的身子站到男人跟前,他扫了他一眼,开门见山地问道。“你要什么?要钱?”

  “九爷好气魄啊。”这也不是一句客套话,这男人若是没有这样的气场,又怎么在绿城和靳家站得稳脚跟?

  “废话少说,要多少?”

  “九爷,不是所有的人都看中钱的。”

  靳寓廷在车门上轻敲两下,司机落下车窗,靳寓廷看了眼秦芝双,以及坐在她里侧的商陆。“你们先回去。”

  “好。”

  “钱管家,你也上车吧。”

  “是。”

  男人倒没有拦着,最关键的东西在他这,靳寓廷压根没有翻盘的机会。

  车子缓缓开出去,靳寓廷身高占了优势,看人的时候也就带着睥睨的姿态,“到底要什么,你直说吧。”

  “九爷,这件事其实特别好办,靳太太进医院的照片和就诊记录的语音都在我这,您要不信,我可以给您过目下。”

  “你能拿到这些东西,就说明整件事中,参与的人不止你一个。”

  男人咧开嘴笑出了声,“是,九爷聪明。”

  “不用跟我拐弯抹角,我实在没兴致跟你在这耗。”

  “我听说今天南区的新华书店很热闹啊……”

  靳寓廷狭长的凤目轻眯,怎么,难不成是冲着那边去的?但顾津津的背景实在简单,这种事又是怎么扯到她身上去的?

  “所以呢?”

  “靳先生将靳太太保护得这么好,外人尽管有猜测,却始终不知靳太太真疯了,你也不想整个绿城的人都看她的笑话吗?我跟您实话实说了吧,我不要钱,只要您一句话就行了。”

  “什么话?”靳寓廷说话声透着凉意。

  “新华书店里的那场续签活动,您让它取消了就行。”

  “顾津津哪里得罪你了?”

  男人听闻,不由失笑,他应该知道得罪了靳家会有什么后果,但他面上却没有丝毫的紧张或者焦虑,好似这种事都是他做惯了的。“九爷,事不宜迟,您做出决定吧。靳太太的就诊记录一旦被公开,那可就麻烦了,时间不等人啊。”

  就诊记录只有周医生的办公室里才有,周医生是靳韩声精心培养的人,绝对不可能出卖他,那对方既然能轻易拿到,后面所花费的精力和人脉自然不必多说。

  靳寓廷知道再多挣扎都是没用的,他也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过的人,清楚什么叫快、狠、准、现在对方不着急,但是多拖一分钟,就会给靳寓廷这边多增一分狼狈。他拿出手机,拨出萧诵阳的号码。

  萧诵阳坐在办公室前,正盯着电脑看签售会的直播现场,活动刚开始,主持人正在介绍顾津津的相关资料,还在热场中。

  他接了电话,邀功似的抢话说道,“不用这样死催着我,你的人,我今后用命去捧她行不行?你看看这活动,我保证……”

  “出版社的人到了吗?”靳寓廷打断他的话语。

  萧诵阳端起桌上的茶杯。“当然到了,马上就要签约了。”

  “你跟他们说一声,取消吧。”

  “什么?”萧诵阳掩不住吃惊,“你再说一遍?”

  “取消,不用续签了。”

  “为什么啊?”萧诵阳将茶杯砰地丢回桌上。“你当这是在玩呢?这么多家媒体都在,如果真取消的话,你让你老婆的脸往哪里放?这签售会还要不要举行了?”

  “别废话了,照我的去做。”

  萧诵阳气得站了起来,“靳寓廷,我跟你说啊,你要是跟顾津津吵架了,那是你们的事,床头吵架床尾和,你别搞这样的事情。当着媒体的面毁约,她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萧诵阳!”靳寓廷语气中透着几许狠,“我最后跟你说一遍,照我的去做!”

  男人在电话那头怔了怔,但还是不甘心,“你确定?”

  “对。”

  靳寓廷挂了电话,手指收拢,攥紧了掌心内的手机。

  新华书店内的热场已经结束,顾津津身后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斩男色》连载至今的各种数据以及得奖情况,主持人介绍着台下的嘉宾,并邀请他上台。

  “我相信顾美人这三个字以后会成为出版社的金字招牌,今天,我们的吴总也带来了《斩男色》后续出版的合同书,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吴总!”

  顾津津的粉丝来了好几个,她们激动地鼓起掌。

  吴总在接电话,听到邀请,只好先站了起来。顾津津两只手掌互相擦拭下,她是真紧张啊,掌心里面都是汗。

  吴总并未立即上台,挂了电话后,目光复杂地看了眼顾津津。

  主持人走过去邀请,一边还调节着气氛。“看来我们的吴总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作者本人吧?是不是没想到能画出畅销漫画的居然是个小姑娘?”

  吴总拿起椅子上的合同书,还是没有走到台上。“对不起,这个合约不能签了。”

  顾津津面色微僵,主持人也怔了下,“您说什么?”

  “我们不打算续签了,不好意思。”他丢下这话,转身离开。

  主持人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她看了眼不知所措的顾津津,立马想要挽回局面。“吴总应该是太忙了,说不定是有公事要去处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签售吧……”

  “出版社的老总不至于涵养这么差吧?他既然能来到这,就说明事先肯定是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对啊,这中途撂摊子算怎么回事?”

  现场还有不少媒体在,当然,除了孔诚安排的那些之外,还有另外一家。

  “是不是因为前期销量不行,所以不打算续签了?”

  顾津津的读者闻言,一个个站起来维护。“没看到我们作者的书排在热卖榜上吗?”

  “就是,别睁眼说瞎话。”

  顾津津看到场面混乱起来,她完全插不进话,一家家媒体将摄像机纷纷对准了台上。“销售数据其实是可以作假的,顾美人,有传言你跟靳寓廷关系匪浅,都是靠着他的关系才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还要被捧成畅销书作家,是不是有这回事?”

  顾津津又急又气,一时说不出话。

  主持人还在努力圆场,“每个人的成功背后必然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今天现场也来了这么多支持作者的读者,就是最好的证明。新华书店举办的这场签售会,是……”

  顾津津听到她的话还是被打断了,出版社临时反悔,媒体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如果真是关系户的话,就跟畅销书作家扯不上多大关系了,谁都知道靳家的实力,想要捧一个人太容易了。”

  顾津津看到一束束目光对准她,一架架摄像机也对准了她,她所有的表情和小动作都逃不过去,但凡她说错一句话甚至是一个字,都有可能被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顾津津前面就有话筒,她从未遇上过这样的阵仗,但她确实也足够背的,先是直播出了事,后来是年会出事,现在连签售会也被搅黄了。

  她拉过椅子,小脸凑到话筒跟前。“我画漫画的初衷,并不是想要多红,那只是我的爱好而已。”

  “好听的话谁不会说,那么请问一声,你跟靳家是什么关系?”

  顾津津脸色变了变,她装不出镇定,她嫁进了靳家,这是不争的事实,她也做不到极力去辩驳。

  不少围观的人群原本是买了书准备排着队上前索要签名的,如今看到这样的闹剧,也没了兴致。

  主持人插不上嘴,只好退到一旁。

  顾津津的读者都在维护她,有人拿了话筒准备上台去采访。

  医院的停车场内,男人接了通电话,他满意地冲靳寓廷点下头。“九爷,今天让九太太受委屈了。”

  “别废话,东西呢?”

  男人从兜内将一支小巧的录音笔拿出来,交到靳寓廷的手上,又当着他的面将有关商陆的照片全部删除。“您不用担心我还有备份,我也是替人做事,就算您以后不会放过我,我也有做事的原则。您答应我的事,办到了,我答应您的事,自然也会办到。”

  靳寓廷拿了录音笔,并没有再跟他纠缠,他转身后快步离开。

  到了车上,靳寓廷焦急地催促出声。“去新华书店。”

  “是。”

  他握紧手掌,掌心内的录音笔在他手上刻出一道长长的印子。

  靳寓廷的情绪到了这一刻,即将崩塌,他顾不得去确认录音笔里面的内容,对方既然知道新华书店现场的事,就肯定安排了人在那里。出版社出尔反尔的事情过后,肯定还有别的事在等着顾津津,他不敢想象这个时候的顾津津是什么样的。

  靳寓廷落下车窗,手肘支于窗外,微风拂在面上,好像尖刀一下下扎过他的脸。

  他做出选择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法犹豫。

  商陆疯癫的事绝对不能传出去,就诊记录一旦曝光,她从此以后就和‘疯子’二字脱离不了关系了。

  那本日记的内容,靳寓廷到现在都记得清楚。

  字字柔情却好比字字剜割、泣血,商陆的美好,所有的人都清清楚楚见过,而她为谁而疯,又有几个人知道呢?

  靳寓廷只想着新华书店那边别出更大的事,至于一个出版的合同,他明天就可以补给她,补给她十个、一百个都行。

  有人想上台采访顾津津的时候,被自发而来的读者给拦住了。

  书店的工作人员一看不对劲,赶紧安排顾津津先离开。

  “签售会的事看来要缓缓,我们回去再联系吧。”

  “好。”顾津津拿了包起身,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她甚至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只能跟着工作人员盲目地往前。

  “别走啊,现场还有这么多人等着你签售呢……”

  “不知道这里面又有多少人是花了钱请来的?”

  顾津津不想听,可那些话还是一声声扎到她的耳朵里,她加快了步伐,今天为了搭配身上的裙子,她特地选了双高跟鞋,她本身就穿不习惯,再加上心不在焉,一段路走出去崴了好几下。

  工作人员将她带出书店,又着急看了眼顾津津身后。“今天这些媒体不知道怎么回事,按理说不该帮着你说话吗?”

  顾津津轻摇下头,她现在心里乱的很,她只知道他们提到了靳寓廷,她现在忽然有些明白了。

  签售会是网站让她参加的,而那些媒体,应该是靳寓廷让人安排的。

  外面下着小雨,淅淅沥沥打在顾津津的身上,她走出去两步,商麒的电话又打来了。

  顾津津深吸口气,眼眶内的晶莹被她强忍了回去,她刚接通电话,对面就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九嫂,不好意思啊,你的签售会我不过去了,我姐姐出了点事,我现在在东楼照顾她。”

  顾津津完全没有往别的方面想,只是客套地问了句,“大嫂怎么了?”

  “今天去医院复查了,可是有人拿了就诊记录威胁我姐夫和靳家,我姐夫又不在家,我爸妈让我来看看……”商麒在电话那头也是急得很。“我刚到东楼,秦伯母说九哥在解决,九嫂,你也当心点,我们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我就怕他们也会对你不利。”

  顾津津听完,一语不发,这件事乱作了一团麻,可她想到了签售会上的一连串反常,那些人用就诊记录威胁靳家,威胁了什么?

  “他们是要钱吗?”

  “不是,”商麒压着嗓音说道。“我不知道九哥会怎么解决,但是听秦伯母的意思,对方明显不是冲着钱来的。”

  顾津津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出来,不为钱,那为了什么呢?

  为了她吗?

  不至于吧?不,应该不会的,就算是真的,靳寓廷他也不会答应的。

  ------题外话------

  摊手,顶住一片锅盖,小九,你自己找的,跟我没关系~

  我的读者亲亲们这么可爱,要砸也只会用月票砸我,至于想打人的,可以去打九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