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6狠狠咬伤他

76狠狠咬伤他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68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33

  

  那天以后,靳寓廷很少早回去,两人之间也是冷冷淡淡的。

  晨袭出走名动漫的事也算闹得沸沸扬扬,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平息下来。

  网站对于顾津津的力捧也看得出来,她的漫画在首页的横幅上已经挂了快十多天了,新华书店签售会的消息也打出去了。她在名动漫的待遇是越来越好,就算晨袭风头最劲的时候都比不上。

  水果麦片一直在拉着她聊天,“美人,BOSS是真想捧你啊,你快多打打广告,签售会那天一定要火爆起来。”

  “大多数读者都不在绿城,我在读者群统计了下,那天能过去的也就十来个人。”

  “没关系,新华书店那边也会组织的。”

  顾津津其实心里很忐忑,她之前基本不接触这种事,但她要想好好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签售会是肯定要办的。

  靳寓廷走进卧室,并没看到顾津津的身影,他折身准备往外走,却依稀听到衣帽间内传来声响。

  他放轻脚步过去,门是敞开着的,顾津津正将一套套衣服在身上比着。

  “不行,穿得太像学生了。”

  “这套好像也不行,裙子不方便啊……”

  “这颜色……”

  靳寓廷双手抱在身前,顾津津一抬头,从镜子内看到了他的身影,她忙将所有的小动作收起来,转身没好气地对他说道,“看什么看?”

  “在这精挑细选的,要做什么?”

  顾津津并不知道签售会的事和他有关,再说她也不必事无巨细地都告诉他。

  她将手里的衣服全部挂回去,走到靳寓廷身边后要出去,男人却倾起身拦住了她的去路。顾津津睨了他一眼,“走开。”

  “我帮你选。”

  “不用。”

  靳寓廷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拖回衣橱跟前,他将挂在里面的一条大红色的裙子拿出来,上面是贴身的毛线面料,下身则是微透的薄纱,顾津津四肢纤细,他不用看她试穿的样子,就知道这条裙子肯定配她。

  “这颜色我不行。”

  “你年轻,有什么颜色是你撑不起来的?”靳寓廷将裙子放到顾津津跟前,这颜色衬得她整个人更出挑了,她五官原本就属于小巧精致的,到时候随便画个淡妆,定是好看至极的。

  “我不喜欢。”顾津津说着,夺过他手里的裙子,往衣橱内随手一丢。

  她转身往外走去,靳寓廷追出去几步,两人回到卧室后,他这才拦在顾津津身前。“你这是什么态度?”

  “怎么,难道你还要控制我的喜好不成?”

  靳寓廷俊目轻眯,顾津津逼上前一步。“我不是商陆,你不用想着给我打扮得漂漂亮亮,就算你让我穿着她的衣服,我也变不成她的样子。”

  靳寓廷望向她的小脸,一把推着顾津津的肩膀将她按倒在大床上。“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不是我提了大嫂,所以又扎痛你的心了?”

  靳寓廷端详着她面上的神色,他真恨不得掐住她的脖子,哪怕听她求饶一声也好,这嘴巴怎么就这么硬呢?

  “你要是不会讲话,可以不讲,顾津津,没人当你是哑巴。”

  顾津津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偏偏要去挑衅他。其实这种心理,她自己是最清楚的,她在他面前张牙舞爪,还不是因为忍受不了这种难堪吗?一个天天躺在她身边的人,心里半分地方都容不下他。顾津津如今就像是只刺猬一样,要是被拔光了刺,痛死的就是她自己,那还不如用这些刺去扎靳寓廷,即便不能让他痛,也要让他心里不痛快。

  “我就是要讲,嘴长在我身上,既然你这样忌讳大嫂的名字,我以后就多提提,商……”

  靳寓廷压下身,一口咬住她柔软的嘴唇,顾津津吃痛出声,小脸拧成一团。

  男人再度稍用力,他松开嘴,看到她春上有清晰的齿印,嘴唇红肿不堪,靳寓廷满意地勾勒下嘴角。“以后再要想嘴皮子痛快,就想想被人咬的滋味。”

  “你凭什么咬我?”顾津津怒吼出声,一双眼睛狠狠瞪着他。

  靳寓廷居高临下看着她,他双手撑在顾津津颊侧,她声音伴随着质问,也就只有她敢对他是这种态度,“我想咬你就咬你了,怎么,不服气?”

  靳寓廷突觉后颈处一重,他的衬衣领口被顾津津拽着,他身子猝不及防往下压,他刚要做出反应,薄唇就被她给咬住了。

  顾津津这一口可比他狠多了,靳寓廷几乎能尝到血腥味,他伸手攫住她的下巴,顾津津这才松开了嘴,“你咬我,我也咬你,你用一分力道,我就用三分力道。”

  靳寓廷拇指轻拭过唇瓣,果然能看到淡淡的红血丝,他阴鸷的视线投落在她脸上。“我要用足了力呢?”

  “我就把你舌头咬下来!”

  靳寓廷端详着身下的这张小脸,声音冷冷出声。“我不信你有这胆子。”

  “你最好不要轻易尝试。”

  他手指摩挲着她的脸蛋,顾津津见状,一手绕至靳寓廷颈后,将他拉近几分,两人近在咫尺,睁眼就能透过对方的眸子看到自己。顾津津抬起食指,在他光洁的面上打着圈地抚摸,“九爷,你的皮肤跟女人一样,真水嫩。”

  “比你还嫩吗?”

  “是啊,不信你摸摸。”

  靳寓廷唇瓣处勾了抹邪笑,“摸自己的多没劲啊。”

  顾津津想要将手抽回去,却被靳寓廷握住了手掌。“这会又逃什么?”

  “靳寓廷,记得你是心有所属的人……”

  莫名的,他就是不喜欢听到这句话了,靳寓廷像是被激怒了似的再度俯下身咬住顾津津的唇瓣。这一口还是咬在方才的地方,疼痛加剧,顾津津两手在他身上使劲捶打。

  靳寓廷看到她的反应,满意极了,他并不退开,唇瓣抵着顾津津的柔软,话语声带了几许暧昧传到她的耳朵里。“你不说我要用足了力,你就把我舌头咬下来吗?要不要试试?”

  顾津津掩起眸中的惊诧,她将视线别开,但两人靠得这样近,气息交融,再加上靳寓廷又是这样的面相,顾津津就算警告自己一万遍都没用啊。

  他一个眼神间都藏满了撩拨,别说是再开口说话了。

  “我说到做到,你别轻易惹我。”

  靳寓廷没给她再说话的机会,他陡然封住她的唇瓣,又撬开了她的牙关往里钻,顾津津杏眸圆睁,任由他横冲直撞,但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也没有嘴软。

  顾津津毫不留情地咬下去,靳寓廷痛得退开身,满脸铁青地翻躺到了边上。

  他半晌都缓不过劲来,要知道舌尖被人狠狠咬一口,那滋味可是钻心的痛啊。

  男人手掌按着嘴角处,顾津津睇了他一眼。“得罪了啊,九爷。”

  “混账东西,你还真咬?”

  也不知道谁混账,顾津津坐起身,捋了下颊侧的头发,真想回他一句咬的就是你,怎么着?

  她起身走到窗台前,正好编辑找她,顾津津摸着红肿的唇瓣坐定下来。

  “顾美人,六月有个网络漫画风尚盛典,你有空去参加吗?”

  六月还早,只不过顾津津最近的活动确实很多,她犹豫下后,想要拒绝。“我怕我都没时间在家画画了。”

  “美人,你也知道网站现在是力捧你的,曝光度上去了,你的作者名以后才更金贵,这种活动不管是放在谁的身上,一般都不会推辞,除非是傻了。”

  顾津津的责任编辑一直都是她,自然也知道她说这些话都是为她好。

  谈妥了这边的事后,顾津津不由看向卧室的另一侧。

  靳寓廷嘴里的痛怕是还没缓过来,他拿了纸巾轻拭,看到上面有点点血丝。顾津津轻抿下唇瓣,她下口是重了些,她心里其实跟明镜似的,网站如今这样力捧她,百分之九十的原因还是跟靳寓廷有关。

  他有心一步步助她,她却也有心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顾津津对着绘画板,脑子里越来越乱,什么都画不出来。

  她余光里看见靳寓廷坐在床沿处,手肘撑在修长的腿上,结实的背部轻弯,好像也是在想着什么事,所以一语不发,冷峻的侧脸凝结着严肃。顾津津丢开手里的笔,看着靳寓廷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男人轻抬头,目光同她相对,她把他咬成这样,是不是该有愧疚呢?

  傍晚时分,佣人上来趟,晚饭准备好了。

  顾津津忙起身往外走,到了门口,却见靳寓廷还维持着原先的姿势坐在那里。她的手落在门把上,犹豫几下要不要喊他,顾津津抬脚在门上轻踢下,“吃晚饭了。”

  靳寓廷深邃的眸光扫了她一眼,站起身往外走。

  西楼就他们两个坐在一起吃晚饭,餐桌上摆放着主楼筛选过后送来的花,顾津津时不时偷偷睨他一眼,靳寓廷面色没有丝毫的好转,坚挺的鼻梁下,凉薄的唇抿得越来越紧。

  佣人端上了四菜一汤,顾津津忙接过小碗,舀了一小碗党参鸡汤。

  她并未放到自己手边,看了眼靳寓廷后,将小碗递给他。

  靳寓廷做了个很明显的挑眉动作,他似乎不相信顾津津会这么好心,但他还是伸出手去。

  顾津津从旁边拿了小匙子放到碗里,靳寓廷嘴角轻挽,转性了?

  鸡汤刚出锅,上面的浮油虽然被撇去了,但还是很烫嘴。顾津津好心地提醒他一句。“小心烫。”

  靳寓廷吹了下,喝进嘴里,可他怎么忘了他的舌头还受着伤?这一下刺激到伤口上,靳寓廷痛得扔掉了手里的匙子,他将碗放回桌上,手掌遮在眉前,咬着牙关在等这波痛楚过去。

  顾津津看到他这番动作,也吓了一跳。“你没事吧?”

  靳寓廷只觉舌头都快痛得麻木了,他又不想被顾津津看到这幅样子,他闭着眼帘,半晌后才勉强开口,只是话语有些模糊。

  “你故意的,是不是?”

  “我哪想到你嘴里疼啊。”

  “你咬的,你当真不知道?”

  顾津津心想又没痛在她身上,她哪能防备得了那些?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靳寓廷听了这话,太阳穴处直跳。“也不知道谁才是狗,咬起人来丝毫不嘴软。”

  顾津津自顾往嘴里塞着好吃的,靳寓廷放下手后,拿了盛着饭的碗过来。

  他就算只吃饭,都挺难受的,毕竟饭也是热的,顾津津看在眼里,虽然她的嘴也伤了,但毕竟只是嘴唇,比他这样的煎熬真是好多了。

  “你这样也不是办法。”

  靳寓廷也知道,但他总不能饿死。

  顾津津想了想说道,“吃点凉的吧,你出去吃。”

  男人放下手里的碗,“出去让人看我的笑话吗?”

  “那让阿姨再给你做一份。”

  靳寓廷手掌撑着前额,不想说话,不想说话。

  顾津津看他这样,实在可怜,“我给你做?”

  男人目光落到她的脸上,“你?你打算给我做什么?”

  “热的东西肯定都不行,现在正是你伤口最刺激的时候,我给你做凉面。”

  靳寓廷视线充满怀疑地看了她一眼。“你会吗?”

  “你别小看我行不行啊?”

  男人准备妥协一次试试。“那你去做。”

  顾津津推开椅子朝厨房走去,到了门口,她转身看向靳寓廷,“你别偷看。”

  不就是做个凉面吗?说得她是大厨,谁都要偷学她的手艺似的。

  顾津津进厨房的时候,佣人还在里面收拾。

  “阿姨,你先出去休息吧,我来做点吃的。”

  “您要吃什么?我帮您做。”

  “不用了,我自己来。”

  佣人闻言,只好洗了手出去。

  顾津津走到冰箱跟前,踮起脚尖,将上面放的东西拿下来,这是她在网上买的,可好吃了。

  她拿出一包干拌面,锅里加了水,将面煮熟之后捞出来,再用冷水浸泡,几分钟后,将一堆调味料撒进去,然后就是搅拌搅拌。

  顾津津将干拌面的包装袋轻揉成一团后丢掉,她端了盛满面的盘子走出去,靳寓廷还坐在餐桌前等着,眼看一盘‘大餐’被端到他面前。

  “吃吧。”

  “这是什么面?”

  “凉面啊。”顾津津坐下来,“制作过程可麻烦了,我还给你加了个蛋。”

  靳寓廷捞起一筷子,放到嘴里,面条被冷水泡过,这会咬着一点不烫,再加上里面的调味包很足,味道肯定不会难吃到哪里去,要不然的话方便面也不会成了国民食物啊。

  靳寓廷舌尖虽然还是很痛,但好多了,顾津津忍着笑问道,“手艺不错吧?”

  “你这是不是方便面?”

  “你胡说什么呢,我能给你吃那么没有营养的东西吗?”

  干拌面可是要比所谓的方便面贵的好不好?

  靳寓廷这会也没法挑剔些什么,只能吃了,佣人经过餐桌准备回厨房,她不由扫了眼,顾津津吃着大虾吃着油焖鳝丝,靳寓廷吃着干拌面,难不成山珍海味吃腻了,九爷这是要换换口味?顾津津将一盘虾都剥了,靳寓廷放在桌上的手机不住响起。

  他拿起来看眼来电显示,又是陌生号码。

  “你到底把我的号码给了多少人?”

  顾津津一双好看的眸子圆睁着,“什么啊?”

  “老有人给我打电话,拉入黑名单都没用,还不断有新的陌生号码冒出来。”

  “这跟我可没关系。”

  顾津津真是小看了这些姑娘的执着,一个个号码被连续拉黑都阻挡不住她们热情的脚步啊。

  “你下次要还敢做这种事,我就把你的号码公布出去,让你也尝尝这种滋味。”

  “有事好商量,干嘛非要自相残杀嘛,是不是?”顾津津赶忙服软,她知道靳寓廷这人说到做到。

  男人吃完了一盘‘冷面’,看了眼她碗里剥好的虾肉,他拿起筷子伸过去,夹了个放到嘴里。

  顾津津忙护住自己的小碗。“这是我剥了半天的。”

  “你又不吃。”

  “我喜欢先剥好了,再一起享受。”

  “你刚还说我们之间不该自相残杀,既然是要搞好关系,你的就是我的,吃你几口虾怎么了?”

  顾津津闻言,将手收了回去,靳寓廷见状,干脆将碗拿到跟前来。

  她嘴角不经意勾扯下,她剥了这些虾,原本就是想给他吃的,只不过他不主动要,她自然也不会主动给。

  到了签售会的前一天晚上,顾津津有些紧张,吃过晚饭就径自上楼了。

  孔诚望了眼她的背影,“九爷,明天的事都安排好了。”

  “找了几家媒体?”

  “约好的有六家,不知道萧诵阳那边怎么样。”

  靳寓廷不以为意,也不指望他。

  “我还安排了一些人,到时候会给九太太献花,签售会上的提问环节也交给她们了,您放心。”

  靳寓廷微微出神,他做了这么多,也不过是想顾津津多一点开心,他知道她一直都在强颜欢笑,既然画漫画是她的爱好,她也在将它当成事业去做,那靳寓廷一定会助她站得更高。

  “明天晚上,你定个位子,还有,等签售会举行到一半的时候,我也过去。”

  “好。”

  一阵门铃声陡然传进来,孔诚快步走过去开门,看到秦芝双正收了伞站在外面。“太太。”

  “孔诚也在,老九呢?”

  “九爷刚吃过晚饭。”

  孔诚接过了秦芝双手里的伞,她掸了下身上的雨珠往里走,“下这么大的雨,真是不方便。”

  “怎么不让司机送您过来?”

  秦芝双失笑,见靳寓廷正起身往沙发跟前走去。“就这点路,有开车的时间,我自己也能走到了。”

  “大晚上,又下着雨,您有事给我打个电话就成了,我过去。”

  秦芝双坐了下来,环顾下四周。“津津呢?”

  “刚上楼,您找她有事?”

  “没有,老大今天走得匆匆忙忙的,也没细说出了什么事,就说要到国外去处理点急事。”

  佣人泡了秦芝双喜欢喝的茶端过来,靳寓廷顺着她的话说道,“他出差也是常有的事,正常。”

  “老九,明天我要带商陆去医院复查,以往都是你哥亲自带她去的,但他走得突然,商陆最近恢复得不错,也不能让她拖个一周再去。你看,要不明天你跟我们一道去吧?”

  “什么时候?”

  “约了明天下午两点,一个月前就预约好的时间。”

  靳寓廷细一想,那个时间不就是顾津津签售会的时间吗?

  他眉目间似有犹豫,“妈,您怎么想到来找我?”

  “老二不在,我还能找谁?”

  “商陆的事情,我以后能不参与就不参与了。”

  秦芝双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在骗妈吧?”

  “这有什么好骗您的?您要怕弄不住她,把小于和钱管家都带着。妈,我离她越远越好,大哥不会希望明天陪着商陆去医院的人是我。”

  秦芝双面露欣慰,“难得啊,你肯释怀了。”

  靳寓廷看了她一眼,秦芝双笑着端起桌上的茶,“商陆的事,你要真想清楚了从此以后不管,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了,对你们四个人来说都是好事。”

  “我不懂您在说什么。”

  还在她面前装蒜,秦芝双轻啜口茶,“明天就让小于和钱管家跟着,商陆这两天都很好,应该闹不出什么大事。”

  “嗯。”

  第二天早上,顾津津在梳妆镜前摆弄着化妆品,她口红和气垫什么的都有,关键时刻也能将自己打扮得美美的。

  靳寓廷坐在床沿处,将铂金的袖扣一颗颗扣上。“今天要出去?”

  顾津津脸上抑制不住喜悦和紧张,她背对他坐着,手不住在盒子里面拨来拨去,“没有啊。”

  她倒是瞒得紧,靳寓廷起身来到顾津津身后,他两手撑在她身侧,几乎是将她困在他的臂弯间,他拿了一支口红在手里,仔细看了眼后放回去,又拿起了另一支。

  “这个颜色吧,好看。”

  “我又不出门,要涂口红干嘛?”顾津津说着,将那支口红抢了过去。

  “那我出门了。”

  顾津津头也不回地说道,“快走吧。”

  到了下午,顾津津早早地来到了衣帽间,靳寓廷那天给她选的裙子还挂在衣橱内,她将它拿出来后在身前比了比。

  不出一会,顾津津就将它换好后站到了落地镜跟前,这裙子是靳寓廷买的,大牌上身果然就是不一样,她两条纤细的手臂在大红的颜色衬托下更显白皙,白得仿若是透明的。

  顾津津两手摸向腰际,她从来都没发现原来她的腰能细成这样,她一直不肯接受这样的艳色,却没想到她驾驭起来竟是如此惊艳。

  她回到卧室,坐在了梳妆镜跟前,顾津津用气垫打底,又找出靳寓廷选的那支口红抹在唇上。

  顾津津出门的时候,正好佣人看见,“九太太,您今天真好看,跟大明星似的。”

  “谢谢。”顾津津走出去两步,开门之际冲佣人道,“要是靳寓廷问起我去了哪,你就说我约了朋友吃晚饭。”

  “好。”

  午后,靳寓廷就回来了,他径自上了楼,下午的行程已经完全空出来了,他没想到顾津津出去得这么早。

  他躺了会,直到孔诚的电话打过来,靳寓廷这才起身冲澡,换了套衣服后出门。

  车子从西楼开出去,经过圆形的转盘,正好主楼那边的车也过来了。

  秦芝双落下车窗,司机放慢了车速,靳寓廷一眼望去,看到商陆安安静静地坐在秦芝双身边。

  午后的阳光细细的蒙住了靳寓廷的眼睛,他仿佛能看到那时候的商陆,她在靳家的院子里跑来跑去,一晃这么多年过去,她还在靳家,只是所有的人好像都变了。

  “老九,你要出去吗?”

  靳寓廷收回神,点下头。“是,妈,路上注意安全。”

  “放心吧。”

  车窗缓缓升起,靳寓廷看着旁边的车子窜了出去,他隐约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却并未放在心上。

  ------题外话------

  亲们,每天按时更新的妖妖可爱不?萌萌哒不?

  嗯嗯啊啊~卖萌一百遍,求月票,求月票,哈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