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5捧她为女王

75捧她为女王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723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32

  

  孔诚内心是一万个拒绝的,他坐在原地,恨不得钉在了椅子上。

  台上的人在不住邀请着,“请68桌的客人上台为大家献唱,掌声鼓励。”

  啪啪啪——

  现场热闹极了,靳寓廷嘴角微抿,“还愣着?”

  “九爷,您也这样?”

  “唱个歌而已,不用这样扭扭捏捏。”

  “就是。”顾津津今天是不把他架到台上不会罢休的。

  孔诚听着他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他实在是不情愿,但还是站了起来。

  靳寓廷身子往后靠,孔诚站到台上也算是面貌出众的人,他头发一丝不苟地往后梳,他接过话筒,觉得实在是对不住下面这帮人。“我五音不全,也没有音感,我觉得还是找别人吧。”

  “谦虚的人都这样说。”

  “就是……”

  台下的人纷纷起哄。

  靳寓廷拿起筷子,将烤盘内的肉不住往顾津津碗里夹,她凝目看了眼。“我自己有手。”

  “这些不都是你喜欢吃的吗?多吃点。”

  顾津津将筷子落向烤盘,自己夹了一块牛肉,在靳寓廷的面前扬了扬。“九爷,我现在是吃你的、喝你的、住你的,既然无以为报,我就好意提醒你一声吧,你心里已经有了人,就请你对别的女人冷漠到底。最好是别看,能不说话的时候就别说话,更别说夹菜和关怀了。”

  靳寓廷收回筷子,睇了她一眼。“你是别的女人吗?”

  “怎么不是?”

  他脸色又是一沉,“你别忘了,我们是夫妻。”

  顾津津冷哼声,毫不示弱地回道,“你别忘了,我们没领证。”

  “明天就去。”

  顾津津嘴里塞了口肉,靳寓廷的视线对上她,不无认真地说道。“之前太忙,这件事总是一拖再拖,明天是工作日,我们过去把手续办了。”

  顾津津才不会笨到现在往火坑里跳,有个名分能怎样?将来多分钱吗?她都有了一套大别墅傍身,足够了。

  靳寓廷心里装满了商陆,她若真跟他拿了结婚证,就是在作死了。

  可顾津津不能跟他这样讲,更加不可以硬碰硬,她越是执意不肯,估计靳寓廷就越是起劲,直接把她架去民政局也说不定。顾津津小口咀嚼着嘴里的肉,她忘记放调料了,淡的要命,真真是难以下咽。

  “再等等吧,我最近心情不好,一时半会脑子里也转不过弯来,结婚还是要开心点的,我怕我装不出来。”

  靳寓廷望着她的侧脸,试探性问道。“你会情愿跟我去结婚吗?”

  顾津津垂下眼帘,日记本的事情发生过后,虽然是让她心口剧烈的痛过,但也让她的一双眼睛擦得雪亮。她不会因为靳寓廷的一两句话而轻易再陷进去,她已经快要体无完肤了,不想再弄得自己满身伤痕而归。

  “等等吧。”顾津津也学会了怎么吊人的口味,这些好像也都是从靳寓廷身上学来的。“反正现在不行。”

  “好。”靳寓廷居然这样好说话,答应了下来。

  孔诚在台上被逼得没法子,一眼望去,靳寓廷和顾津津压根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也豁出去了。

  音乐声起,顾津津似乎已经忘记台上还有个人,她筷子夹了片五花肉,想到靳寓廷的提议,她实在觉得好笑。他心里连个最角落的位置都没法留出来给她,却还要让她死心塌地跟他去领证,他这是要把她长期栓牢了再折磨她啊。

  台上的孔诚清清嗓子,“狼——烟起!”

  顾津津手一抖,夹住的肉啪地掉回烤盘内,她甚至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生怕屋子被震出个什么好歹来。

  原来靳寓廷说得他将人唱吐了,并不是夸张的说法,是孔诚确实具备这样的实力。

  这已经不是五音不全可以背得下的锅了,这简直是鬼哭狼嚎,放飞自我,顾津津看到有人已经捂住了耳朵。孔诚第二嗓子吼开的时候,直接破音,顾津津仿佛能看到头顶的灯在摇晃,她想跟人家做出一样的动作,但这似乎又太伤他的自尊心。毕竟他还是被她强行拱上台的,顾津津装出摸了摸颊侧的动作,用一只手按住了左边的耳朵。

  靳寓廷却好似早就习惯了,全程也只有他一人在气定神闲地喝着清茶。

  有人恨不得开口直接把孔诚喊下来,但他放飞了之后,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把一首歌唱得那叫荡气回肠啊。

  顾津津另一手遮在额前,靳寓廷将她的手按下去,“他都不怕了,你怕什么?”

  “我是怕我憋不住笑,被他看见了不好。”

  孔诚下台的时候,不少人给了他掌声。“好,勇气可嘉!”

  他挺直了腰板,坐回到桌前,靳寓廷见他夹给顾津津的肉,她居然一口都没吃。

  这是在嫌弃他吗?

  顾津津手里拿着筷子,嘴角噙笑看向孔诚。“你是故意的吧?”

  “九太太,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真的从来从来没有听过这么难听的歌声。”

  孔诚听了,晚饭直接不用吃了,气都气饱了。

  靳寓廷往顾津津的碗里夹着烤好的肉,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有小半碗了。顾津津眉头微皱,“你不用给我夹,我有手。”

  她说着,将筷子伸向烤盘,靳寓廷用手里的筷子将她伸过来的手打开,顾津津看着他将烤盘内的肉全部夹给了她。

  服务员上了店内秘制的烤肉酱,顾津津知道烤肉要是加上了它,简直是绝配。

  反正都这样了,她干脆吃起了碗里的肉。

  靳寓廷看在眼里,神色这才轻松些,他丝毫不觉得他这样奇奇怪怪的,只要他心里舒坦就行。

  回去的时候,其实只有顾津津一人是吃饱的,孔诚丝毫没有饥饿感,只想着能早点回到家。

  漫画大赛的事,是网站自己创办的,由全部的正版读者投票决定出前三名,第一名奖金十万,第二名和第三名分明是五万和两万。

  这几天,顾津津和晨袭之间的票数咬得非常紧,晨袭上次痛失封神奖后,手底下的读者群内都炸了,好多都是跟着她几年的铁杆粉丝,哪能见她受这样的委屈。

  顾津津当然也关心自己的排名,只是前一秒刷新的时候她还是领先的,后一秒就被人给赶超了。

  茜小福星在群里不住拉票,各个群的管理员都在连夜加班,她们看中的不是那笔奖金,而是一口气。

  顾津津年会现场被晨袭的粉丝围攻,导致进了别人的房间,这件事在各个作者群之间都传遍了。网站的人就这么点,不出一会功夫,自然是闹得人尽皆知。

  投票持续到月底,这一段时间势必都是煎熬的。

  不过好在顾津津这部漫画是真的火,读者群基数大,越是接近月底,这种优势就越是明显地显露出来。

  到了最后一天,其实胜负也不用再比了。

  顾津津超了晨袭将近四千票,不论作者还是读者心里都明白,晨袭要想翻盘是不可能的了。票数都是通过订阅章节以后才有的,晨袭的粉丝为了让她超过顾津津,上半个月已经把该砸的钱都砸进去了。再加上顾津津的票数还在涨,这已经是定局了。

  茜小福星在群里拉了大喜报。“欧耶,庆祝我们顾美人胜利,胜利!”

  顾津津看着管理组的人这么不低调,忍不住回道,“还有最后几个小时,悠着点。”

  “她还能翻天不成?”

  自然是不可能的。

  投票一直要到晚上十二点之后才截止,顾津津也不用再焦急地等待结果,只是她睡着之后,却被手机震动声给吵醒了。

  她看眼来电显示,居然是茜小福星打来的,顾津津觉得刺眼,闭上眼帘接通了电话。“喂。”

  “顾美人,你快看晨袭的票数。”

  “怎么了?”

  “我一直盯着没敢睡觉,就怕出什么幺蛾子,太恶心了!居然在59分的时候,她的票数猛涨不止,多了足足五千多票,现在反超你了!”

  顾津津心里咯噔下,“什么?”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啊,顾津津想也不想地掀开被子走到窗台跟前,她将电脑打开,很快登陆了网站。

  果然,投票已经结束,挂在第一名的变成了晨袭,而且就多了她两百多票。

  水果麦片也没睡,一直在给顾津津发信息。

  “美人啊,睡了吗?关键时候别睡啊,出大事啦!”

  顾津津盯着屏幕看了几眼,她坐定在窗台上,知道水果麦片着急,先回了她一句。“我看到了。”

  “看到了?我擦,这个票数太诡异了,肯定是刷的!”

  顾津津半晌没说话,靳寓廷坐起身,满脸的床气。“怎么了?”

  “有点事处理下。”

  顾津津说完,就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脑屏幕。

  水果麦片甩了几张截图给她看。“晨袭的粉丝群已经在开始庆祝了,也有比较中立的读者质问,她们就说是策略,手里攥着票就等着最后一刻再投。我呸,这话说出去谁信啊?这分明是用了不正当手段!”

  靳寓廷起身走过去,见顾津津神色不对,他看了眼桌面上的对话框。

  顾津津这才意识到身边有人,忙将对话框关闭。

  “大半夜不睡觉做什么?”

  “有点事。”她不想在他面前表露出来,顾津津干脆将电脑屏幕合上,卧室内没有开灯,黑暗瞬间蒙住了靳寓廷的眼睛。

  “你先睡吧。”

  靳寓廷看了一眼就猜到是什么事了,最后出这样的状况,他一点不觉得奇怪。

  他回到床上,顾津津听到窸窣声传进耳朵里后,这才重新将电脑打开。

  几个读者群和她的聊天小组内全炸了。

  晨袭的粉丝猖狂到全部跑到顾津津的留言区去了,“输了吧?打脸了吧?脸疼吗?”

  “最后一刻被人反超的滋味怎么样?”

  “以后见到晨袭靠边站,知道什么叫用实力说话吗?”

  茜小福星气得几乎要砸电脑。“她们粉丝群内还在鼓动着说要来留言,奶奶的,我们也去!”

  “对,一起去,骂得她们找不着北!”

  顾津津知道大家都在气头上,可事已至此,她的读者要跑去闹的话,她无疑是成了输不起的一方。

  顾津津让茜小福星安抚好群里人的情绪,她刷新下后台,挑衅的留言已经好几百条了。

  她本来是想删掉的,但这样一看,也没必要了,她删除的速度应该还赶不上她们留言的速度。

  顾津津回到床上,要说不甘心,那肯定是有的,可人家已经找好了理由,说是留着票就等着最后反超她的。

  靳寓廷也没睡着,冷不丁冒出句话来。“被人在最后一刻干掉的滋味,怎么样?”

  她翻个身,不理睬。

  靳寓廷见她不说话,他干脆也侧着身,只是这样真好盯着顾津津的背影,“我早跟你说过留一手,现在是哑巴吃黄连了。”

  “留什么?也留了票最后投吗?”

  “你还真相信那些鬼话,她们有什么本事能操控这么多票数?”

  顾津津哑口无言,将被子拉高过头顶,她不想听了,输都输了,还能怎样?

  她只是觉得气闷难消,她输了也就算了,如今还要被人骂成狗。

  卧室内静谧无声,安静地仿佛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顾津津双肩微耸,靳寓廷透过窗户内泄进来的细微灯光看到了她此时的样子。她尽管躲在被子里,但却在偷偷地哭,也是,这样的结果谁都会觉得委屈,更何况她觉得是稳操胜券。

  靳寓廷靠近上前,手臂圈住她的腰,顾津津挣扎几下,“放开我。”

  她不用在他面前装作坚强的样子,靳寓廷将她头上的被子往下扯。“我也不是没看过你哭的样子。”

  “谁说我哭了?”顾津津扭头看他眼,“就这种事,还不值得我在这哭。”

  “那什么事能让你哭?”

  顾津津觉得靳寓廷实在可恶,他就是明知故问,但她这会硬了口气说道。“我以后再也不哭了。”

  “这口气,我替你出了怎么样?”

  顾津津肩膀挣动。“你先放开我。”

  “你别告诉我,你真能咽的下这口气。”

  顾津津被他这样抱着,一来二去挣扎,额际渗出细密的汗珠来。“你需要什么条件?”

  靳寓廷听到这话,先是一怔,“难道我帮你,一定会开条件吗?”

  “你跟孔诚说话都是掐着分秒的,你凭什么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顾津津好不容易转过身,靳寓廷的手却还缠在她腰际,他不肯退开,所以两人还是紧挨在一处,顾津津继续又说道。“你别又说因为是我们的夫妻关系。”

  “顾津津,我就算这样说了,有错吗?”

  “我不想跟你争辩这个问题,我的事也不用你帮忙。靳寓廷,如果我连这点委屈都消化不掉,那我以后天天都要哭死了,对我来说,面对你比面对那些糟心的事更委屈,懂吗?”

  靳寓廷真没想到她能说出这种话,他是真想帮她,以他的能力,不用动动手指,一句话吩咐下去就能把那个什么晨袭整残了。可她领他的情了吗?

  她不止不领情,还用这种话往他心口上扎!

  靳寓廷松开手,翻身背对着她,顾津津趁机卷紧被子,她说错了吗?她说得一点没错。

  投票只不过是场比赛罢了,如果能看开一点,那就是愿赌服输。

  但是对顾津津来说,面对靳寓廷就是一种委屈、跟他一起吃饭是一种委屈,睡在一起更是一种委屈。这样的委屈全都是因为他的心里没有她,而她的心,却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

  两人背对彼此睡着,靳寓廷这会也不可能睡得着,“顾津津,面对我,就这样让你难受是吗?”

  “是。”顾津津毫不犹豫回道。

  “那你就继续难受着,只不过这种难受也只有我能给你,别人不行。”

  顾津津闭起眼帘,满脑子都在想着明天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把留言区的那些留言删除干净。她生怕自己的读者看不过去,也会去闹,到时候两边再干起来,那不就又成了别人的笑话?

  输就输了吧,顾津津倒是想安安静静地让这件事过去,她也好全神贯注地想着她的情节。

  第二天早上,茜小福星就找她了,让她先别登陆后台,自己找点事情轻松下。

  茜小福星有专门的管理员账号,是可以到后台帮忙管理评论的,她肯定也是看到了大篇幅的不好的言论,生怕影响到顾津津的心情。

  顾津津心有宽慰,“谢谢。”

  “别这么肉麻,谁让我是你老公呢,等我处理好后,我再找你。”

  “好。”

  顾津津断了网,盘膝坐到窗台上,她定下心来想着今天的情节。

  中午时分,佣人上来喊她吃饭,顾津津应了声,放下绘画板出去。

  餐桌上摆了好几道大菜,顾津津疑惑地拉开椅子,“是不是他中午也要回来吃饭?”

  “这是九爷吩咐的,说你昨晚可能没睡好,让我挑你喜欢的口味多做几样菜。”

  顾津津轻咬下筷子,靳寓廷最近的小恩小惠特别多,若要说她毫不动心肯定是假的,但她心里分明又是清楚得很,她要把这些都当真的话,她就输了。

  吃过饭回到卧室,顾津津泡了杯奶茶走到窗台前。

  QQ断了网,接收不到任何消息,但是她的手机一直在响,提示微信有信息进来。

  顾津津看眼,都是茜小福星和水果麦片发来的。

  “顾美人,快看网站公告!”

  “赶紧上线,急急急。”

  顾津津登陆了网站,心想不过是比赛结果出来了,大篇幅给晨袭造势而已。

  她看到中间横幅的位置有几个鲜红的大字,上面写着:重要通知。

  顾津津点进去,却是看到了一张张数据截图,她没有细看,拉到最后,就看到了这样一行字:《男神的妻子》因为违规操纵票数,成绩被取消,希望大家以此为戒,维护好公平、公正。

  水果麦片给顾津津发了张截图。“这下晨袭是完蛋了,刷票啊,你看看最后一分钟投的这几个会员号,都是两千张一投的。我们读者每人手里有个三五张票都算不错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她还真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呢。”

  顾津津确实没想到今早会有这样的结果,这些数据一目了然,票都是从淘宝买来的,甚至还有交易记录和跟卖家的聊天记录。

  顾津津心里跟明镜似的,网站才不会无缘无故做这种事,上次的年会过后,就有消息传晨袭要走,据说连萧诵阳都出动了,承诺她不少好推荐位之后,才把她留下的。

  现在这一做法,无疑是在用扫把赶晨袭出去,而且还弄得她名声扫地。

  灵顶大楼内。

  孔诚将手机开了扬声器,里面的女声一遍遍在重复。“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靳寓廷心情看上去很好,并不因此而焦躁,他甚至唇瓣轻勾说道。“萧诵阳这次是真的被气伤了。”

  那可不是,萧诵阳坐在办公室内大发雷霆,靳寓廷真是完全不顾他们之间的交情,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他。

  这下好了,晨袭更新到一半的漫画,不再继续了,方才直接发了公告,说是就此离开名动漫,后会无期!

  她的粉丝受不了这样的消息,直接去论坛上发泄,还把各个编辑和萧诵阳的全家都问候了。

  未接来电一个接一个地显示在手机屏幕上,萧诵阳这会只想打人,如果靳寓廷站到他跟前的话,他……

  萧诵阳握了握手掌,就不知道一个冲动之下,敢不敢对靳寓廷挥拳相向。

  半晌后,嘀嘟声传到萧诵阳耳朵里,他目光轻扫了一眼,看到靳寓廷给他发了条信息,就两个字,投资。

  靳寓廷的电话再打进去的时候,萧诵阳接通了。

  “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来看我笑话的,是不是?”

  靳寓廷转个身,面朝大楼的南边,阳光离他很近,道道散开如金色的细沙。“你不是说过网站需要新的技术投资吗?还有上各种渠道,都需要钱,我帮你还不成?”

  “你?”萧诵阳总觉得靳寓廷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你是不是觉得害了我折损一员大将,心有愧疚?”

  “萧诵阳,你是认真的吗?就你那员大将,成天只知道动歪心思,一颗老鼠药会毒死一大批的人,你想所有的作者都跟她学吗?”

  萧诵阳拉过办公椅坐下去。“现在人都走了,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你要早听我的,也不至于这样。”

  “我早听你的,做什么?”

  靳寓廷将修长的右腿抬起,轻轻搭在了左腿上。“捧顾津津。”

  “呦呵,您老还挺会走关系的,够直白啊。”

  “怎么了,她还不够格吗?”

  “九爷,顾津津现在虽然很红,不假,但毕竟是个新人。网络漫画这种东西说不准的,一本大红过后,很多人……”

  靳寓廷可不是要听这种话的。“所以,宣传很重要。”

  “你又是什么意思?”

  “你今后要一心一意捧她,我就给你投资。”

  萧诵阳眼里一亮,“一言为定。”

  “当然。”

  “下个月有个签售会,我本来是安排晨袭去的,现在我把名额给顾津津怎么样?”这种资源,他手里还有很多。“她的《斩男色》第一期这个月底就要上市了,正好到时候我跟新华书店那边协商下,弄个大规模的签售会。你也可以找些媒体过来,给她造造势,正好出版社还要续签后期的合同,到时候就在签售会上签,这一来二去的,名气不就打出去了吗?”靳寓廷挂上电话后,孔诚在旁边说道,“九爷,这种事您以前从来不管的。”

  “顾津津自己都说了,她是站在我跟前的一张盾牌,既然是张盾,就要打磨的又亮又硬,不能是一副锈迹斑斑的样子。换句话说,盾牌要是足够坚硬了,任何锋利的矛刺过来就都不用怕。”

  孔诚心想,你就嘴硬吧,想给她好的就直说,什么矛啊盾的,听着都累。靳寓廷回去的时候,心里是有些沾沾自喜的,晨袭狼狈出逃的事,她不可能不知道。

  走进卧室,靳寓廷看到顾津津全神贯注地盯着绘画板,上面的景色被勾勒出一半,今天有大篇幅的场景布置情节,所以比较难画。

  靳寓廷将脱下的外套丢到沙发上,“今天没去学校?”

  她顶着一双大熊猫的眼睛,还怎么去学校?靳寓廷走到她边上,弯下腰,“萧诵阳打来电话,说第一名是你的。”

  “是吗?”顾津津故作讶异地看向靳寓廷。“我今天断网了,什么消息都不知道。”

  “那你现在去看看。”

  “看什么?”

  靳寓廷看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顿时很不爽。“你对你自己的事,难道都不关心?”

  “反正第一名和第二名差不多。”

  靳寓廷眉头紧皱着,他在背地里搞了半天,她这是不想领情啊。

  “晨袭走了,以后在名动漫没人能挡你的道。”

  顾津津听在耳朵里,可她就是不识好歹,这事是靳寓廷自己去做的,她拿刀逼他了吗?

  她心里虽然觉得解气,却知道怎么才能让靳寓廷憋屈。

  “她走不走跟我没关系啊,名次更加不是我看重的东西,萧诵阳给你打电话,是恭喜你吧?毕竟我给你长脸了。”

  靳寓廷太阳穴处跳了跳,行,他保证,以后就算她被欺负到跪在他面前哭,他都不再帮她了。

  他要再多管闲事,他就是……

  他就是……

  他咬咬牙,气得不说了。

  ------题外话------

  亲们,儿童节快乐,我们的节日,哈哈哈

  有月票的投一投喽,毕竟我是儿童,需要关爱,哈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