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4不要用你的温柔陷阱来套我!

74不要用你的温柔陷阱来套我!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861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31

  

  顾津津啊的一声,“痛啊。”

  靳寓廷面露紧张地盯着她,“怎么了?”

  “你把我的手丢来丢去,痛死了。”

  他分明没用多大的力,可是看着顾津津的样子,又好像是痛到不行了。

  她不住甩着自己的两手,表情狰狞地拧在一起,“碰到手上的伤口了……”

  靳寓廷没有细想,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深邃的潭底也溢出了慌张,他嘴里念念有词。“我没用多大的劲,应该不至于……”

  他真没使劲,就是将她的手推开了而已。不过顾津津的手这会是最敏感的,说不定就是那点力令她痛成了这样。

  顾津津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她大声笑了出来。“骗你的,这又不是伤筋动骨的伤,能痛成这样吗?”

  男人眉头蹙紧,顾津津收回了手,她知道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她只是怕她的试探无法收场而已。他对她表露出来的这些紧张,也不过是因为愧疚吧,抑或连她看到的紧张也是错觉,毕竟一个心里没有你的人,不会怜惜你的一点疼和痛。

  顾津津躺在床上,目光别向它处,靳寓廷想要不理她,但看她这样又实在可怜。

  “今天在家做什么了?”

  “没做什么,商麒过来了趟。”

  靳寓廷并不关心她们在一起玩的事,“我下午还要去公司,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顾津津看了他一眼,“我去做什么?干巴巴坐在那里吗?”

  “随你。”

  靳寓廷说着就要起身,袖口却突然被顾津津给抓住,她眼里露着希冀,人也激动地坐了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男人奇怪地扫了她一眼,“为什么?”

  “你办公的地方,可以让我参观吗?”

  “你先告诉我,你要做什么?”

  顾津津瞬间来了精神。“我要去多拍点照,每次画男主角的公司,我都是凭着搜索来的图片再加上自己的想象画出来,可总觉得不够立体,现在想想还是因为我接触的层面不够,所以画不出那种高大上的感觉。”

  靳寓廷见她眸子内满满的都是兴致,他嘴角一撇,一口决绝。“不带你去。”

  “为什么啊?”刚才明明是他邀请她去的。

  “多少人想上去参观都没机会,你给我一个能说服我带你上去的理由。”

  顾津津觉得这还要理由吗?她脱口而出说道。“我不是九太太吗?你的地盘我不该横着竖着都能走吗?”

  靳寓廷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顾津津见他神色有些不对,忙补了一句。“名义上的也算吧,你也不用有别的顾虑,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应该没请公司的人吧,到时候你就说我是你亲戚,来随便参观的。”

  “我没有别的顾虑,倒是你,心思这样重。”

  顾津津干笑着。“那我当你答应了。”

  “起来换身衣服,走吧。”

  孔诚在车上等着靳寓廷,看到顾津津也过来了,他倒是有些吃惊。

  顾津津还是第一次踏入这传说中的灵顶大楼,她看到孔诚用指纹开启了电梯门,她跟着靳寓廷走入观光电梯,门在眼前合上的瞬间,她几乎未感觉到失重感,就看到脚底下的人群和建筑越来越小,直至她登顶云霄。

  靳寓廷快步出去,到了外面,回头看眼顾津津。

  她紧靠着一侧的玻璃门不动,靳寓廷俊脸微侧,面露疑惑,“怎么了?”

  “有……有点腿软。”

  孔诚笑出声来,接触到顾津津的目光后,他赶紧背过身。

  靳寓廷走回到电梯内,拉了她的手往外走,顾津津虽觉手上有些疼痛,但还是乖乖地跟在了他身后。

  一路走到他的办公室跟前,顾津津并未看到多少人,她以为会像电视中那样出现标准的格子间,每个人看到他都会打招呼,看来还是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你公司人不多吗?”

  “这是九爷办公的地方,是单独的一层。”孔诚在旁边回道。

  顾津津噢了声,看到孔诚将手掌按向墙上的液晶屏幕,一秒识别后,门被打开了。

  顾津津抬起脚步往里走,她怕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所见的震撼和豁然开朗,大朵的云团好似被落地玻璃窗挡在外面,明亮的光线照拂而入,冷硬的装饰风凸显出主人的性子清淡。顾津津站到沙发跟前,不敢过去了,靳寓廷定在透明玻璃前,他修身玉立,背影被掩去了些许锋利,顾津津看他整个人好像要跟外面融为一体,那种光晕将他的轮廓染成耀眼的金黄色。

  她颇有些狼狈地收回视线,拿了手机就开始拍照。

  孔诚第一时间用手挡住脸。“别拍我。”

  “你还有偶像包袱呢?放心,你给我做背景我还不要呢。”

  靳寓廷坐到办公椅前,看到顾津津走到这走到那,连个小摆件都不放过。

  孔诚盯在后面。“九太太,你拍照做什么?”

  “找灵感啊,我《斩男色》男主的办公室我还没画过呢,脑子里一直没有概念,我哪见过真正的土豪在哪办公呢。”

  “你不会是要把九爷的办公室画出来吧?”

  顾津津站到角落,拍了张全景图,按下按键的时候正好靳寓廷抬头,孔诚站在边上,不由展颜说道。“这照片拍得真好,九爷的表情也好。”

  靳寓廷放下手里的签字笔,“我看看。”

  “我又不是要拍你。”

  “既然都拍到我了,我看看怎么了?”

  顾津津走过去,不情愿地将手机递给靳寓廷,他眸光淡扫了眼,不错,这个角度、这个表情,简直像是在特意为他拍的。

  “你想拍我,说一声就是,用不着偷拍。”

  “我都说了不是要拍你。”

  孔诚站定在边上,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真幼稚啊,可他又不好插话,他还是找个理由赶紧离开这吧。

  靳寓廷将手机还给顾津津,“楼下就是各个部门的办公区,你可以让孔诚带你去转转。”

  “真的吗?”顾津津面露欣喜,“我正好需要一些素材,还有公司的休息区我也没见过。”

  “这个交给孔诚就好。”

  顾津津拿了手机走到孔诚身边,靳寓廷看眼时间,“现在差不多正好是下午茶时间,你可以点些东西送过去,就说你是我的秘书,是新到这边来实习的,希望他们多多关照。”

  “好。”顾津津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孔诚若是带着她四处闲逛,别人指不定会交头议论。

  只是听了靳寓廷的话,孔诚觉得他今儿有点怪,他扭头看向靳寓廷,男人左手撑着下巴,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津津,你见了生人可能说不出口,到时候让孔诚替你介绍。”

  顾津津不住点头,靳寓廷今天转性了,变得这样体贴会照顾人。

  孔诚去楼下的港式餐厅点了不少茶点,直接让里头的人打包好了跟着他和顾津津送上去。

  走进财务部的时候,孔诚让服务员给每组员工都分发了茶点,顾津津站在他边上,看到一束束目光落到她身上。

  “哇,肚子正好饿着呢。”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

  孔诚两手背在身后,步子往后轻跨,顾津津不明所以地站在原地,然后听到孔诚高着嗓音说道。“靳太太第一次来公司,体恤你们工作辛苦,大家别客气。”

  “靳太太?”

  “天哪,靳太太来了!”

  在众人面前,九太太自然就变成了靳太太,顾津津面色吃惊地看向孔诚,不对啊,靳寓廷不说把她介绍成秘书吗?

  她面色酡红,不知道怎么解释,似乎也解释不出什么来。

  众人跟她打着招呼,“靳太太。”

  “靳太太好。”

  “靳太太真漂亮。”

  顾津津不住点头,说谢谢、说你好。孔诚再想带她去第二个部门的时候,她说什么都不肯去了。

  走进靳寓廷的办公室,孔诚跟在顾津津后面,靳寓廷目光从文件中轻抬,“这么快就回来了?”

  顾津津伸手指了指跟着的孔诚。“他跟人介绍说……说我是靳太太。”

  靳寓廷的视线扫过去。“真的?”

  “难道我介绍错了吗?”

  顾津津几步走到沙发跟前,坐了下来。“等以后真正的靳太太过来,我看你怎么收场。”

  “什么叫真正的靳太太?”靳寓廷听到这话,推开手里的文件看向他。

  孔诚见状,加快步伐走了出去,顾津津装作漫不经心地拿了本杂志翻看几下。“靳寓廷,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跟大嫂还有可能?既然你们之间有感情,只要你还肯接受她,你们……”

  靳寓廷手指在桌面轻敲两下,“那你倒是说说,大哥是肯轻易放手的人吗?”

  原来他是担心这个。

  “大哥虽然执拗,可强行把一个不爱他的人留在身边,那也是一种折磨。”

  靳寓廷冷冷接过了她的话。“就像我把你留在身边一样吗?”

  “是。”顾津津觉得很煎熬。

  靳寓廷身子往后倚,他修长的十指交握,“在这一点上,我跟他的想法倒是一致的,只要我不放手,你就走不了。”

  “难道你也觉得他的做法是对的?”

  靳寓廷两道目光攫住顾津津不放,她不甘示弱地迎上他,“你明知道他是错的,而且错的离谱,你怎么不换种思维方式呢?大哥若是肯放手,你就能跟大嫂在一起了。”

  “你懂什么?”

  若是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当初执意要嫁给靳韩声的人是商陆。

  靳寓廷朝顾津津招下手,“你坐我对面来。”

  “干什么?”

  “我不喜欢隔那么远说话。”

  顾津津继续翻开手里的杂志。“那就不要讲话了。”

  “顾津津,你漫画的事……”

  靳寓廷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话,声音很轻,顾津津依稀听到是和她的漫画有关,她竖起耳朵,后半句话却听不清楚了。“你说什么?”

  “我说前两天萧诵阳和我说,你们网站举办了一个……”

  她又听不清了。

  偏偏顾津津对自己的漫画特别上心,她站起身走到靳寓廷的办公桌前,在他对面坐定下来。“你是说漫画大赛的事吧?”

  “你参加吗?”

  “当然。”

  靳寓廷看了眼她信心满满的小脸。“要我帮忙吗?”

  “你怎么帮我?”

  “读者投票,这种事最好操作。”

  顾津津眉头立马拢起。“你这叫作弊。”

  “你觉得别人不会这样做吗?”

  “我不管别人怎么做,反正我不要。”

  靳寓廷冷哼声,上次她抢了别人的大奖,对方要还能咽得下这口气才怪。

  “随你的便,如果到时候输得惨不忍睹,你千万别跑过来跟我哭。”

  顾津津也只当这是句玩笑话罢了,她要真想哭,也不可能找他,她哭到心痛至极的那几次,不都是因为他吗?

  她别开视线,靳寓廷想到方才的对话,似乎错过了什么信息。

  “在你心里,我是不是跟我大哥一样?”

  靳韩声的狠和荒唐,顾津津不是没见识过,但她还是点了头。“对啊。”

  “真的一模一样吗?”

  “难道不是吗?”她反问出口,“我不信把商陆留在他身边,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她能回到商家,说不定她的病就好了。”

  顾津津说得出这样的话,就说明她很多事还是不懂。

  商家如果把商陆领回去,那她的病肯定是瞒不住的,而且一旦带回商家,势必意味着靳太太这个头衔也没了。

  “你要真这样觉得,我好像也无法反驳你。”

  顾津津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说,“对,都是不择手段,不顾她人的医院。”

  她以为这话会将靳寓廷激怒了,没想到他却是神色未变。顾津津手背上传来些微的疼痛,她低头看了眼,见靳寓廷将她没有缠着纱布的一只手握在掌心内。

  “我哥把商陆强留在身边,谁都看得出来是因为偏执的爱,爱得越深,折磨得越深。”

  顾津津看了眼对面的男人,靳寓廷薄唇仍在轻启,“你说,我跟他是一模一样的。”

  顾津津一下就听出了靳寓廷话里面的关键词,她脸色微变,她只是说他们那种恶劣的行径差不多,可是从他的耳朵里转了圈后,怎么就理解成这样了?

  “我没说这个是一样的。”

  “我的耳朵不会骗我。”

  顾津津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去,靳寓廷微用力,轻轻松松将她的手抓紧了。

  “疼。”顾津津装着喊了声。

  靳寓廷见状,改握住顾津津的手腕,可就是没有松开她的手。

  “你放心,不用你一遍遍提醒我,我有自知之明,大哥霸着大嫂不放,情有可原,你呢,也算情有可原,只不过这个缘由都是为了她,所以我这样说,好像也没错。”

  靳寓廷握住她手腕的力道更紧了几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能耐,能把我的心看透?”

  “这不算我的能耐,你眼里、心里有谁,藏都藏不住,是个人都能看清楚。”

  靳寓廷端详着顾津津的小脸,她却不去看他,两人僵持了一会,顾津津再度要将手抽回,靳寓廷另一手也握住了她的手背,指尖在她淤青的地方细细摩挲。

  她心头莫名的一软,要是放在以前,她早沉浸在这样的温柔假象中了。

  可即便顾津津心里剔透如明镜,却也架不住这些不经意的小动作。靳寓廷本身就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来,他冷清淡漠,情绪又不外露,是个典型的冰山男。顾津津余光睇了眼,知道就算她用力也没法将手抽开,她索性装作没看见一样。

  “办公区的照片,都拍了?”

  “你说楼下?”

  “是。”

  提起这件事,顾津津还觉得浑身难受,“孔诚这样一介绍,我还怎么继续,每个人都盯着我不放,走到哪看到哪。”

  靳寓廷想到她当时的窘样,有些忍俊不禁,“你可以无视他们。”

  “孔诚是不是故意的?”

  “有可能。”

  顾津津也觉得,“但他还能不听你的话吗?当时都说了,只说是秘书的。”

  “孔诚这人吧,别的都好,就是做事太讲究效率。可能他觉得带你四处参观太费时,又无聊。干脆挑明了你的身份,这样你也不好意思继续逗留,他就能去做他想做的事了。”

  顾津津没想到孔诚居然心思也这么多,果然什么样的人就能养出什么样的助理。

  “我这边还有休息室,你要不要睡会?”

  “所以很多小说里的情节是真的,办公室内真的还有独立休息室?”

  “是,如果开了通宵会议的话,就直接在公司睡了。”

  顾津津忙不迭说道。“我要看看。”

  靳寓廷松开她的手,起身走向不远处的休息室,门被隐藏在墙体中,如果让顾津津自己找的话,估计半天都摸不到开关在哪。

  她跟在靳寓廷身后往里走,休息间很大,其实跟酒店的房间差不多,床上的被子铺得一点褶皱都没有,看来是有专人负责打扫。只是屋内给人的感觉冷冷冰冰,没有半分的温暖。

  顾津津看到墙上还挂了一幅画,挺抽象的,她拿出手机准备拍。

  她余光睇见靳寓廷还站在边上,顾津津朝他看了眼。“你不忙吗?”

  “还有点事没处理。”

  “你忙你的去吧。”

  这分明是要赶他走,靳寓廷也没有多留,“你要是困了,在这睡会。”

  顾津津拿了手机对准那副画,咔嚓将它拍下来。

  休息室内也没什么好参观的,她又不想出去面对靳寓廷,顾津津在门口徘徊了几趟,最后在床沿处坐定下来。

  靳寓廷忙完走进休息室,看到顾津津侧躺在大床上睡着了,她应该是顶不住困,想在上面趴会,没想到一下睡了过去。她躺在被面上,也不怕冻着,靳寓廷小心翼翼将另外半条被子盖到她身上。

  傍晚时分,孔诚进了办公室并未看到两人的身影,他们也不可能离开这,他走到休息室门口,轻敲下门。

  顾津津是一下惊醒的,做梦还在梦到饭店失火的事,她睁开眼,房间内昏暗得很,但她却能清楚看到靳寓廷躺在她边上。

  被子都卷在她身上,他就睡在枕头上,什么都没盖。

  顾津津坐起身,推了靳寓廷一下。

  靳寓廷慵懒地睁开眼,却并不想动。“再睡会。”

  “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顾津津都快睡糊涂了。

  靳寓廷颇有些挣扎的意思,他坐了起来,“孔诚。”

  孔诚在外面应声,靳寓廷开了灯看眼时间。“不早了,去吃晚饭。”

  两人走出休息室,顾津津看到孔诚站在边上,垂着视线,一副他什么都没看见,但他却什么都懂的样子。

  “九爷,今晚想吃什么?”

  靳寓廷扭头看向顾津津,“你想吃什么?”

  顾津津一直在盯着孔诚看,靳寓廷喊了两声,她这才回过神。靳寓廷目光在她和孔诚之间来来回回了几次,“看得这么入神?”

  “我想吃烤肉。”

  靳寓廷单手撑在腰际,“有喜欢的店吗?”

  “嗯,吴江路上有一家。”

  来到车库,顾津津和靳寓廷坐进后车座内,孔诚弯腰站在外面。“九爷,我今晚就不过去了,公司还有点事要处理。”

  靳寓廷刚要答应,就听得顾津津开口说道。“一起去吧,公司的事如果没那么要紧,就放到明天。”

  靳寓廷的视线不着痕迹扫到顾津津脸上,孔诚似在犹豫,顾津津再度邀请。“就我跟他出去吃饭,你应该也不放心吧?万一出点事……”

  “既然这样,我还是跟着去吧。”

  孔诚说完,关上了车门,待他在副驾驶座上坐定后,就听到靳寓廷的声音酸溜溜传到耳朵里。“你用起孔诚来,倒是比我都习惯了。”

  “那你要不要把他借我两天?”

  孔诚规规矩矩坐在位子上不敢乱动,心想着你可别再瞎说了。靳寓廷心思比谁都敏感,方才顾津津就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他,这是要害死他啊。

  “你要借他做什么?”靳寓廷果然是冷下了口气在跟她说话。

  “玩呗。”

  靳寓廷脸色几乎是铁青的,“怎么玩?”

  “你问问孔诚自己的意思。”

  这个时候,是需要他站出来表忠心的,孔诚一本正经说道。“九太太,我不是一件物品,不能随意借人。”

  车子很快来到吴江路,几人走进烤肉店内,选了个里侧的位子坐定下来。顾津津点了自己想要吃的东西,孔诚再点一遍,桌上的号码牌做成了扇形模样插在旁边。

  要不是顺着顾津津的意思,靳寓廷才不会来这种地方,倒不是看不上这些口味,只是觉得环境嘈杂,听了头疼。

  服务员将滚烫的烤盘送上来,很快,点的一盘盘肉和菜也上齐了。

  顾津津夹了五花肉丢进去,听到烤盘内发出呲呲的声响,台上有人在唱歌,玩得是歌曲接龙游戏。

  靳寓廷嫌吵,眉头一直掐着,他单手按在眉角处,顾津津时不时看向台上。“唱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像是唐僧念诗。”

  “不过唱得比我好多了。”孔诚笑着接话。

  “你五音不全吗?”顾津津夹了牛肉继续往烤盘内放。

  说到这,靳寓廷也忍不住揶揄出声。“有次公司年会,孔诚被抽中上台献唱,硬生生把底下的人给唱吐了。”

  孔诚一听,他也是要面子的呀,平日里好歹也是西装笔挺出入正经场合的人好不好?

  他当然要为自己开脱。“九爷,那怪不了我,是他们原本就喝得差不多了……”

  台上的人一曲作罢,又点了首《精忠报国》,那人拿着话筒在下面找能接龙的人,“谁愿意上台的,举牌。”

  孔诚看到顾津津迅速地抽出桌上的牌子,手臂飞扬。“这儿,这儿!”

  “好,有请68桌。”

  顾津津将牌子朝孔诚的手里一塞。“上!”

  孔诚彻底蒙圈。“我?”

  “《精忠报国》这么经典的曲目,你肯定会,上吧。”

  靳寓廷看着他们两人一来二去的,他心烦气燥的不行,“你倒是跟他玩得来,孔诚好歹是我的特助,怎么能在这种地方露脸?”

  顾津津听到这,立马委屈地看向他,“那他下午把我介绍给那么多人的时候,也没跟我打招呼,我也露脸了啊。”

  靳寓廷身子倾向她,认真地问了句,“就为了这事?”

  “我就让他上去唱歌,让他也尝尝这种滋味。”

  靳寓廷心头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瞬间消散开,他看了眼边上的孔诚,“还呆坐着干什么?上台啊。”

  孔诚心里一万头草泥马飞过,这对夫妻怎么这样啊!

  ------题外话------

  缓缓~

  让你们今天暖一暖,哈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