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3看着她,很心疼

73看着她,很心疼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03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30

  

  靳寓廷的神色微僵,面容古怪地看了她一眼。“你看看你自己成了什么样。”

  “我命多大啊,要不是有扇门板能给我躲一躲,我怀疑我会被踩成肉饼。”

  靳寓廷突然停住了步子,顾津津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向他。“怎么了?”

  “在刚才那种时候,我没让你发挥大无畏牺牲的精神。”

  顾津津的样子,到现在看来还是有些狼狈的,她看他面色铁青,一副即将要发火的样子,顾津津不解地走到他跟前。“大嫂不是没事吗?”

  “我没说她!”

  顾津津从来没见他这样过,怒火蔓延在男人精致好看的俊脸上,就连眉头处都打着很厉害的结。他火什么火?他喜欢的人、他担心的人,她拼了性命都在帮他保护,她这个挡箭牌的作用难道发挥得还不够吗?

  顾津津心里漾起委屈,面上却并没有表露出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当时让你带着我爸妈走,很不应该?要不然的话,你就有能力亲自保护大嫂,是吗?靳寓廷,我们出去的时候没有看到她,你带我爸妈安全的出去了,我谢谢你……”

  靳寓廷看到她的小嘴一张一合,他压根插不上话,顾津津也不想听到他的亲口承认。

  她再一次重复着方才的话,语气有些无奈,“大嫂不是没事吗?”

  “顾津津,你是不是真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你告诉我,你想说什么?”

  靳寓廷心里也是矛盾得很,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题,但当时那种情况,一旦发生更严重的踩踏事件,她先前所说的话就不是在开玩笑了。

  他至今还记得他一转身没看到她时的那种慌张,一张张脸闪现在他的眼中,可独独却没有熟悉的她。

  那一双双的脚后来就像是踩在他的心上,疼痛难忍。

  靳寓廷身子动了动,伸手将她拉到怀里,抱得很紧。

  顾津津有些吃惊,他们跑出来的时候都没拿外套,这会站在夜风中冷得人瑟瑟发抖,他的臂膀结实有力,圈紧她后就没有放开的意思。

  “以后你记住,如果再有这样的事,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如果那个遇到危险的人还是大嫂呢?”

  靳寓廷手掌捏了下她的肩头。“哪有那么多如果?”

  一阵汽车喇叭声传到他们耳中,顾津津看到原本就缓慢行驶的车辆停了下来,靳韩声落下车窗,黑邃的眸子定在两人身上。

  顾津津从靳寓廷的怀里退开,她知道靳韩声这人敏感,有些话不问清楚是不可能的。

  她快步走到车旁,轻喊了一声,“大哥。”

  “津津,你们怎么也在这?”

  “我妹妹今晚订婚,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顾津津视线望进车窗内,看到商陆斜靠在旁边,好像是睡着了,身上还披着靳韩声的外套。

  “我跟商陆过来吃饭,当时包厢内还有别人,我没想到我出去接个电话的时间,她就不见了。”

  顾津津冷得用手抱住自己的臂膀。“九楼起火,大嫂肯定也害怕,她应该是跟着包厢内的人跑的。”

  靳韩声的目光穿过她颊侧,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靳寓廷。“你跟老九说一声,这回多亏了他,最重要的是商陆没事。”

  她听到这,心里的那根弦并不敢放松下来,顾津津嘴角轻挽,颇有几分讨要功劳的意思。“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要跟人说一声谢谢,也不事先问清楚帮忙的人究竟是谁吗?”

  “什么意思?”靳韩声收回视线,睇了她一眼。

  “是我发现大嫂一个人混在人群中的,也是我一路拉着她走出去的,你看,”顾津津说着,将双手伸出去,“当时寓廷带着我爸妈呢,要不是我啊,大嫂就成这个样子了。”

  靳韩声看了眼,心头微微一缩,尽管他方才就注意到了,但他却并没有这样近距离看过。

  如果这样的伤出现在商陆手上呢?靳韩声是想都不敢想的。

  “谢谢。”他微抿的薄唇轻启出声。

  “大哥,我们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

  靳寓廷一瞬不瞬地盯着顾津津的背影,她身材瘦削,站在那辆黑色的豪车旁边,整个人更加显得孱弱。她跑过去解释什么?是怕靳韩声以为是他救了商陆,回去还要找商陆算账吗?

  “我们先走了。”

  “好。”顾津津往后退了步,看着车子再度启动离开。

  靳寓廷心绪复杂,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臂。

  两人走到路口处,司机在车旁候着,坐进车内,靳寓廷冲他吩咐道。“去医院。”

  “我不想去医院,我要回家。”

  靳寓廷看了眼她的样子,“你这样子怎么回家?”

  “我不用检查都知道的,就是皮外伤。”

  靳寓廷没有听她的,让司机去了就近的医院。

  急诊室内,医生将她后背衣服掀起来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到几处淤青。顾津津左手的食指疼的特别厉害,她当时记得踩她的鞋跟硬的要命,正好踩在她手指上。医生安排她去拍片,所幸结果算是好的,骨头没事。

  走出医院的时候,顾津津看了眼自己的手,左手被纱布裹得跟粽子似的。

  回到西楼,顾津津晚上也没吃几口东西,她给陆菀惠打了个电话,得知他们已经到家,她也就放心了。

  靳寓廷站在阳台上抽烟,顾津津放轻脚步来到落地窗前,她顺着他的目光望出去,正好能看到东楼。

  以前顾津津不知,现在却心里明白得很,东西楼遥遥相对,他每每想起商陆的时候,都可以站在这看到那边。

  男人手里夹着烟,许久没有抽一口,积起的烟灰落在白玉栏杆上,顾津津望着他落寞的背影,不敢再看下去,转身下了楼。

  靳寓廷没想过今天这种事会出现在她眼前,他没有做出选择的权利和时间,顾津津跟在他后面的时候,那双手一直紧攥着他的衣角,就怕跟他走散了。

  可是最后,还是走散了。

  她把商陆的手交到了他手里。

  靳寓廷将剩下的半截烟掐熄,直到这会他才清楚的明白过来,他拉住商陆的手时,他没有丝毫欣慰和轻松,他当时满眼都是顾津津,他只是动作机械的将商陆拉了出去。

  也许,是他已经知道了商陆是安全的,而顾津津还在拼命挣扎,所以才会这样。

  要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这样关心她呢?

  靳寓廷心思沉重,回到卧室时,没看到顾津津的身影,他在楼上找了圈,直到下了楼走进餐厅,才看到顾津津两手端着碗从厨房出来。

  “你做什么?”

  “晚上没吃饱。”

  靳寓廷拉开椅子坐下来。“怎么不让佣人做?”

  “我就下点饺子而已,那么麻烦干嘛。”顾津津用匙子舀了一口饺子放到嘴里,但是烫啊,她手一抖,又将饺子丢回碗里去。

  靳寓廷看了想笑。“很多女人为了减肥,晚上都不吃东西。”

  顾津津可受不了这样的,她一边朝碗里吹气,一边说道。“我又不胖,再说我晚上一口饭没吃啊。”

  “但你吃了鸭舌、油焖虾、海蜇、糖藕、凤爪、酱牛肉……”

  顾津津扫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记得太清楚了?”

  “因为你坐在我边上,你的筷子就没停过。”

  顾津津争辩不过他,“那还不是因为我没有吃主食。”

  靳寓廷轻笑出声,“蛋糕想吃吗?”

  她是甜食控,最受不了的就是蛋糕诱惑,顾津津尝了口饺子,看也没看他,“这个时候哪里去买蛋糕?”

  靳寓廷站起了身,他走进厨房,将冰箱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个小蛋糕。

  顾津津立马觉得嘴里的饺子难吃透顶,她默默放下匙子。“你买的?”

  “据说这家蛋糕房的蛋糕很好吃,我让人送来的,以后每周送一次,可以换着口味来。你要是画漫画饿了,可以适当吃一点,不过不能贪嘴。”

  她喉间轻吞咽下。“是不是看我今晚有功啊?”

  靳寓廷将蛋糕盒重重丢到桌上。“别不识好歹,我下午就让人送来了。”

  顾津津起身抱着盒子。“你别丢啊,一会蛋糕全撒了。”

  男人伸手将她推开,“都说吃别人的嘴软,我看你就没有这种意识。”

  “这不是还没吃上吗?”

  靳寓廷将盒子打开,顾津津看到草莓酱点缀出公主裙的装饰,粉色的裙摆铺满了整个蛋糕,白巧克力做的皇冠更是被雕刻得栩栩如生。她眉眼轻弯,忍不住揶揄出声,“靳寓廷,你好少女心啊。”

  “孔诚选的。”

  反正孔诚背锅也不是第一次了。

  靳寓廷看画册的时候明明是这样想的:每个女生心里应该都有一个公主梦,再说顾津津年纪小,总归是喜欢这些东西的。

  他切了块蛋糕放到她手边,顾津津手指动一动,破皮的地方就痛得厉害。她干脆凑到蛋糕上咬了口,不过是脸上和鼻子上都沾满了奶油。

  靳寓廷坐在旁边看着,她像只贪吃的猫一样,一口一口都要吃光。

  回了房间后,靳寓廷洗完澡出来,顾津津抬头看到他只穿了条内裤,她脸色涨得通红,“你干嘛?”

  “你手不能沾水,过来。”

  顾津津不住摇头,“大不了我不洗就是了。”

  “想都别想,过来。”

  顾津津坐在原地没动,“靳寓廷,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摆在这,你没必要对我这样。”

  靳寓廷听她又将关系拿出来说事,他面色微冷,“所以呢?”

  “所以啊,你是不需要对一个盾牌好的,盾牌自己会照顾好自己。”

  靳寓廷回到浴室,再出来的时候,身上披了件浴袍。

  顾津津见状,赶紧跑了进去,靳寓廷刚转身看眼,就听到关门声传到耳朵里,紧接着门就被她反锁了。

  她在里面折腾了半天,她这幅样子肯定是不方便的,靳寓廷竖起耳朵,里头的动静声也大,时不时叮叮咚咚的。顾津津再出来的时候,脸上还敷着面膜,靳寓廷奇怪地看她一眼。“你还有心思敷面膜?”

  “怎么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他听着觉得寒毛直竖,她却觉得这是句玩笑话。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侧躺着,顾津津将双手放在被子外面,卧室内的灯关了,靳寓廷朝她靠近些,顾津津察觉到动静,忙往旁边挪去。

  她靠在床沿处,就像刚开始睡在这张床上的时候一样。靳寓廷贴到她身后,顾津津全身僵硬,闭上眼装作已经睡着了。

  靳寓廷的手轻动下,最后还是没有放到她身上。

  第二天,顾津津醒来的时候全身酸痛,她居然维持着同一个姿势睡了一个晚上。她想要翻身,肩膀却碰到了后面的男人。

  她已经逃到床边边了,他怎么还跟过来?

  靳寓廷睁开眼,率先坐起身,“你这几天好好在家休息,萧诵阳那头,我给你请假。”

  “不用了,我已经存了些稿子在电脑里,再说找他有什么用,你黑人家网站的事,他说不定现在还记得。”

  靳寓廷扭头看向她。“思维还算敏捷,昨天没被踩傻了。”

  “是啊是啊,昨天谁还一脸紧张地抱着我……”话音方落,顾津津就后悔了。她总是这样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明知靳寓廷那样的举动跟情爱并无关系,偏偏还要脱口而出,难不成非要人家一语否定扎痛了她的心,她下次才能吸取教训吗?

  靳寓廷脸上闪过抹可疑的不自然,他薄唇微动,顾津津忙抢了他的话说道。“我有自知之明。”

  她下了床,拖鞋也没穿,径自跑进浴室去。

  顾津津下楼的时候,听到靳寓廷在打电话,她竖起耳朵,并没听到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我知道,没事,我让人安排。”

  他看到顾津津过来,便朝她招下手,顾津津目露犹疑,上前几步,靳寓廷将手机贴到她耳边。里头传来顾东升的声音。“寓廷,那真是麻烦你了……”

  “爸?”

  “津津,”顾东升听到女儿的声音,忙关切问道,“昨晚睡得好吗?今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爸,你放心吧,我挺好的。”

  顾东升在电话里不住关照着让她注意休息,结束通话后,顾津津不由问道,“我爸找你有什么事吗?”

  “昨晚还是有人受伤了,是你婶婶那边的亲戚,当时逃出来的时候有好几个人被炸碎摔落的玻璃给划伤。你爸应该是受了你叔叔的委托,让我帮忙安排下医院内的病床,他们还都躺在走廊上,说是床位太紧张。”

  顾津津闻言,还是觉得庆幸,“你会帮忙吗?”

  “嗯。”

  顾津津嘴角笑开,这才看到孔诚也在。

  “你这两天哪也别去了,就在家休息,我先去安排点事情。”

  “好。”

  靳寓廷和孔诚一前一后走出去,到了外面,孔诚站到靳寓廷身侧,“九爷,医院那边我来安排。”

  靳寓廷坐进后车座内,没说话,等到孔诚上了车,他这才开口。“有些话,听听也就算了,不用当真。”

  孔诚不由侧过身看向他。“但这些应该都是九太太的亲戚吧?”

  “算得上什么亲戚,不过也就是偶尔照过面罢了。”

  “好。”孔诚答应声,那这件事不管就是了。

  车子发动,窗外的景色如画一般在茶色玻璃上掠过,靳寓廷抬起长腿,“昨晚的八楼,大多数都是顾家的亲戚,孔诚,你没看到人群疏散时发生的事,人性恶的一面随时随地都会暴露出来。他们明知道有人摔倒在地,却为了逃生的路,一个个往她身上踩。如今受了伤,躺在医院的走廊上,倒是又扮上了可怜,我看着却是十分恶心。”

  孔诚没有经历到昨晚的事,但他看到了顾津津的样子,当时没有多嘴一问,原来竟还有这样的故事。

  十点多的时候,顾津津正准备出门,刚下楼就看到商麒来了。

  “九嫂。”商麒手里拎着吃的,顾津津脚步顿住,可又不好转身上楼。日记的事,商麒多多少少肯定也知道了,顾津津觉得有些难堪。

  顾津津走进客厅,商麒一眼看到了她的手,“九嫂,你怎么了?”

  “没事。”

  “还说没事,手怎么包起来了?”

  商麒将手里的东西放到茶几上,跟着顾津津坐定下来,她将她的手小心地拉过去。

  “昨晚去我妹妹的订婚宴,但是失火了,我摔了一跤,被人踩到了手。”

  “那些人也太过分了。”商麒气愤不已,“让九哥好好治他们。”

  “现在好多了,没有大碍。”

  商麒从袋子里面拿了不少吃的出来。“这些都是我闺蜜给我带回来的,可好吃了,我分你一半。”

  “你不用老想着我,自己留着吧。”

  “我姐夫不让我姐乱吃东西,我连个分享的人都没了。”商麒说到这,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顾津津,“九嫂,你还在生我姐的气吗?”

  “没有。”顾津津其实不想谈起这个话题,“大嫂都那样了,我生她的气做什么。”

  “我听九哥提了几句日记的事,那是我姐的习惯,即便是疯了以后,看来都改不掉。我之前劝过你,说九哥只是把我姐当妹妹一样看待,那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们之间心生嫌隙。我姐日记本里的那些内容,我没看过,但看我姐夫的态度,我就知道了个大概。九嫂,我还是那句话,以前的事其实作不了数的……”

  顾津津双手想要交握在一起,手指刚碰上,才发现自己的手受伤了。

  “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他和大嫂之前是有感情的,我认识到这一点,就足够了。”

  “但那是以前的事啊。”商麒想要解释,急得面色通红。“再说我姐疯癫了,谁知道她写的是不是真的呢?”

  “商麒,你不用安慰我,我看到了日记上的日期,我也看了写日记的本子,里面的纸张有些泛黄,所以应该不是最近才写出来的。”

  商麒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九嫂,你不会怪我瞒着你吧?但我说那些话,真的是为了你好,你想啊,你何必为了他们之前那段不清不楚的感情而伤心呢?你跟九哥过好以后就好啦。”

  顾津津听闻,心头微涩,商麒这话形容的真好,不就是一段不清不楚的感情吗?

  “你跟你姐那么亲近,他们之间的事,你肯定是知道的吧?”

  商麒轻咬下唇瓣,顾津津知道她为难,“算了,我不在乎了,以后他们怎样我都不会管。”

  “九嫂,你看我都有暗恋的人呢,以前喜欢不代表将来会一直喜欢下去。”

  顾津津端详着商麒的脸,她每一句话都在替她考虑,至少这个时候,商麒的话里完完全全没有一点的挑拨,她就像是她最贴心的朋友,还懂得怎么站在顾津津的立场上安慰她,让她舒心。

  商麒是在西楼吃过中饭后走的,听说商陆在昨晚也受了惊吓,她怎么也要过去看一眼。

  顾津津昨晚没睡好,原本打算出门的安排也被取消了,手上好几处虽说只是破了皮,但疼痛感很强,她也没心思画漫画,只好躺到床上睡会。

  她没想到靳寓廷会回来的这么早,顾津津朦胧间听到脚步声,她眼帘刚睁开,就看见房间门被推开了。

  顾津津忙闭上眼,装作还在睡觉的样子。

  靳寓廷走进卧室,看到她侧躺着,应该是睡着了。他不由放轻脚步,来到床沿处坐定下来,家里尽管有暖气,但睡觉的时候也不能蹬了被子。他将蚕丝被小心地替她掖好,顾津津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拉了过去,她有些紧张,但他好像什么都不做,只是用手指不住摩挲着她的手背。

  这氛围多好啊,没有针尖对麦芒,也没有需要掩饰内心的虚情假意,倒显得靳寓廷柔情不少。

  只是他这样对她,别是把她当成了另一个女人就好。

  “阿嚏——”

  方才睡觉明显冻到了,她鼻子发酸的厉害,顾津津怎么都忍不住,这下好了,也没法再装睡了。

  只是这一下好像把靳寓廷给惊着了,他直接丢开了握着的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