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2失火,差点失去她(精)

72失火,差点失去她(精)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6942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28

  

  顾津津咬着吸管,看向窗外。“我哪知道。”

  “你手里的饮料怎么来的?”

  “买的啊。”顾津津侧脸被盯得发烫,她扭过头去正对靳寓廷的视线,“难道是抢的吗?”

  靳寓廷将对方的号码拉入黑名单,只是几分钟后,又有陌生号码打进来。

  他伸手将顾津津手里的奶茶杯抢过去,“这是用十一个数字换来的吧?”

  顾津津反正喝得差不多了,她听到刺耳的铃声传到耳朵里,孔诚将靳寓廷的手机接过去,把这些号码一一拉黑。

  真没想到她居然能为了一杯奶茶,把自己的老公卖了。

  靳寓廷就着吸管喝了口,也没什么好喝的,他将奶茶还到顾津津手里。

  她两眼圆睁,仿佛拿到了烫手山芋。“干嘛给我,你喝过了!”

  “怎么,你难道还嫌弃我?”

  “我不吃别人吃剩下的东西。”

  靳寓廷觉得这话由他来说还差不多,再说他是别人吗?是吗?顾津津堂妹的订婚宴设在帝豪酒店,这家酒店有些年头了,去年翻新过,但是口碑向来不错,在绿城也算得上高档了。

  陆菀惠和顾东升看到两人一道过来,自然是高兴的。顾津津将靳寓廷买的礼物送给妹妹,堂妹接过手一看,高兴地连连尖叫。“啊!LV啊!”

  顾津津恨不得捂住她的嘴,“你喜欢就好了。”

  “谢谢姐,我爱死你了。”

  “不是我买的。”顾津津指了指旁边的靳寓廷。

  “姐夫,我爱你,爱死你了!”

  靳寓廷面色有些不自然地别开,现在的女生怎么回事,小小年纪订婚也就算了,还逮着谁就说爱谁,受不了。

  入席的时候,顾津津和靳寓廷坐在最前面,靳寓廷的旁边还坐了个小小孩。

  陆菀惠轻拉过女儿的手,“津津,身体还好吧?”

  “妈,您放心,挺好的。”

  酒店内开了暖气,温度很高,靳寓廷将外套放在身后的椅背上,靳寓廷旁边的男孩看到油焖大虾,直接动手拿了一个。

  孩子的爸妈没过来,是由奶奶带着的,他迫不及待将虾往嘴里塞。

  “囡囡,慢点,要剥壳。”

  孩子闻言,将虾放到了奶奶的碗里,他看了看自己油乎乎的小手,又想去拿饮料喝。

  他小手伸出去却够不到,男孩朝靳寓廷看了眼。

  顾津津正好抬眼,看到男孩的手抓住了靳寓廷的手臂。“叔叔,可乐——”

  “东东!”顾津津也认识他,话音刚说出口,她就知道来不及了。男孩的奶奶发现不对劲,忙拉住他的小手,“对不起啊,真对不起。”

  靳寓廷白色的衬衣袖口呈现出几个清晰的指印,泛着油光,顾津津忙起身拿了湿巾,她拉过靳寓廷的手臂替他擦拭起来。

  但布料上沾了油,是擦不去的,靳寓廷看了眼顾津津的动作,他嘴角不由轻掀。“没事。”

  “东东还小,他也不是故意的。”顾津津知道他向来爱干净,平日里吃饭之前,连手都要洗的干干净净。

  “真是对不起啊,我也看不住他……”

  顾津津认识对方,虽然是婶婶那边的亲戚,但偶尔也会在同一个场合见面。“没事,小孩子嘛。”

  “走,奶奶带你先去洗手。”

  她将男孩从椅子上抱下来,拉着他的手往外走,陆菀惠也关心地说了声。“实在擦不掉,就送干洗店吧。”

  顾津津动作微顿,又将靳寓廷的手推开,陆菀惠盯着门口的方向看眼。“这个小东东也是可怜,爸妈离婚了,都说自己忙,就把孩子丢给奶奶照顾。”

  靳寓廷将袖子挽起来,听到陆菀惠跟旁边的顾津津说道。“津津,养好身体再要个孩子,夫妻俩好好的,这种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带着孩子的,其实对孩子来说都是伤害。”

  “妈,你说什么呢。”

  陆菀惠也是有感而发,她笑了笑,“你们当然不会这样。”

  顾津津心里微涩,她和靳寓廷压根走不到那一步,所以不会这样。

  不出一会,奶奶带着孩子回来了,前前还是要坐到靳寓廷身边,他拿了可乐给他倒上一杯。

  “谢谢叔叔。”

  “不用谢。”

  顾津津难得看到靳寓廷这样有耐心,她忍不住遐想,如果靳寓廷有一天当了爸爸,是不是会很暖很暖呢?

  到时候,站在他身边的人又是谁呢?

  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不管是不是商陆,这个人都不会是她。

  订婚宴上,堂妹和男友上去致辞,免不了要说一些感谢的话。顾津津夹了筷菜放到碗里,她当时就没有什么订婚宴,跟靳寓廷也是相互不了解。可见日久生情这话还是有一点道理的,要不然的话,她也不至于让自己一脚踩进去,沦落至此。

  堂妹情到深处,有些哽咽,“每一段感情,开始的时候都是不容易的,需要被小心翼翼地呵护,我们经历过吵架,分手和复合,一路来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我想人生就是这样的吧,从起初的质疑到互相深爱,是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的。在我的身边,我亲眼见证过一对美好,那就是我的姐姐和姐夫。”

  顾津津一口咬在筷子上,她目露吃惊地望向台上。

  堂妹不止说,还朝她伸出了手,示意她上去。

  顾津津不住摇头,堂妹见状,直接走到她跟前,一把拉住她的手。“我姐还不好意思呢,大家给点掌声。”

  “去吧,去吧。”陆菀惠也在旁边撺掇着,并伸手将她推出去。

  顾津津被堂妹带到台上,她面部笑容有些僵硬,她站在他们两人中间,一眼望过去,看到靳寓廷视线轻抬,和所有的人一样,都在盯着她看。

  堂妹牵着她的手,嘴角笑意上扬,“我姐跟我姐夫感情是最好的,而且他们还是闪婚哦。我知道,再好的爱情也是需要经营的,姐,你跟姐夫这样好,有什么秘诀吗?”

  顾津津望着忽然凑到她嘴边的话筒出神,她不知道身边的堂妹是怎么看出来她和靳寓廷夫妻恩爱的。她看了眼台下,看见陆菀惠笑意盈盈地拍着手,一脸自豪,顾津津很快明白过来。

  做父母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好?陆菀惠一准在叔叔婶婶面前说她和靳寓廷处得如何好,靳寓廷是怎么把她捧在手心里的。而所有的这些都只是假象而已,她心里清楚,靳寓廷心里也清楚。

  顾津津站在台上,觉得自己就像个跳梁小丑,情势所逼之下,她必须要说一些违心的话,可是她在靳寓廷的面前,却丝毫没有秘密可言。她张嘴要说的都是谎言,偏偏这个谎言还禁不起任何的拆穿。

  堂妹干脆将话筒塞到她手里。“姐,趁着今天这个好日子,说说吧。”

  顾津津手掌轻握,避开了靳寓廷的视线,全部的人都在盯着她看,她不怕在人前说话,她只是怕在靳寓廷的面前,唱这一出由她自己编排出来的独角戏。

  “姐?”边上的妹妹小声地喊她。

  顾津津扯开抹笑,“对,我们是闪婚,前前后后认识也不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也没想到我们婚后会相处的这么好……”她说到这,语气明显顿了下,“我没有别的话要说,婚姻里面最重要的是没有欺骗……”

  妹妹接过男友手里的话筒,声音清脆而高扬,“我姐夫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肯定没有欺骗过你什么吧?”

  顾津津好不容易伪装起来的坚强被扎了个千疮百孔,他若是一早就告诉她,他娶她是有那样的目的,顾津津情愿被打死都不会对靳寓廷动心。

  但是这样的场合下,她只能心酸点头。“嗯,是。”

  “姐,你好幸福,我真的特别羡慕你……”

  顾津津望向身边的一对情侣,她不懂妹妹有什么好羡慕她的,他们两个站在那里,男人的眼里满满的都是自己的未婚妻,这种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顾津津从来没有尝到过这些滋味,所以她才会会错意,所以那才是她最大的悲哀。

  靳寓廷一语不发地盯着上面,她站在两人边上,分明是格格不入的。

  她很拘谨,也很紧张,她时不时地朝他看过来,如果他今天没在现场的话,她说不定能说一堆冠冕堂皇的话。

  看着顾津津的样子,靳寓廷心里也不好受,每个人眼里都在羡慕他们,可是她呢,她估计会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衣不蔽体的小丑吧。

  堂妹好不容易肯放她下去,顾津津逃也似地回到座位上。待她坐定后,靳寓廷将手搭在她的椅背上。

  两人对望了眼,眼神复杂,顾津津率先别开了视线。

  她拿起筷子,刚要夹菜,陡然听到警铃声大作。顾津津面色微变,周边的人群中已有惶恐之声冒出来,“怎么回事?”

  “什么声音?”

  大门陡然被人打开,大堂经理拿了对讲机,神色慌张地走进来。“各位请听我说,酒店失火了,大家跟着我有秩序地从安全通道走,不要着急……”

  “什么?失火?”

  众人已经来不及问原因,也根本顾不上什么叫做有秩序,在生死面前,所有的不理智全部都窜了出来。

  顾津津听到各种声音传到耳朵里,有人直接丢了手里的碗,有人将椅子掀翻在地,还有的人尖叫着往外跑。门口很快堵塞,陆菀惠也着急地拉住了顾津津的手,“怎么办啊?”

  “妈,别怕,没事的。”

  旁边的奶奶抱起孙子也快步跑了出去,靳寓廷起身,朝门口看了眼,这一层是八楼,外面并未看到烟雾,火势应该还没蔓延,如果处理得当的话,不会有危险。

  但厅内的人都跟疯了一样,争先恐后向外挤,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压得每个人都要喘不上气。

  靳寓廷攥住了顾津津的手臂,“待会紧跟着我,别走丢了。”

  “你照顾好我爸妈,我没事。”

  出去的时候,靳寓廷搂着陆菀惠的肩膀,顾东升也站在旁边护着她,顾津津跟着他们,门口传来争吵的声音。

  大堂经理被淹没在人群中,但还是尽量用嗓门撕喊。“大家不要急,一个个走,这样反而慢……”

  可这个时候,又有几个人能将他的话听进去呢?

  顾津津面上露出惊慌,大家都堵在门口,这儿又没有第二个出口。有人摔倒了,队伍更加堵塞不前,警铃声在头顶处犹如投下的炸弹一样,她着急之下拉住了靳寓廷的衬衣。男人回头朝她看了眼。“不要怕,没事的。”

  身后的人在推着她,顾津津紧靠在靳寓廷的背上,他腾出一手放到身后,握了握她的小手。

  好不容易走出去了,但是走廊上也都是人,陆菀惠不住回头看着女儿有没有跟上,顾津津牢牢抓住靳寓廷的衬衫一角,一步步往前挪着。

  快要到安全通道那里时,顾津津闻到了烟味,透过楼道口的玻璃,她看见外面有滚滚的黑烟。

  九楼的人也在往下撤,顾津津恍惚间看到了商陆,她定睛细看眼,果然是她。

  顾津津忙看向四周,居然并没有看见靳家或者商家的任何一个人。她来不及细想,松开了手准备走回去,但后面的人群在推动着她,她压根连转身都做不到。

  靳寓廷感觉到身后的不对劲,回头想要抓住顾津津的手,却没抓住。

  “我看到大嫂了,你带我爸妈先走,放心,我一定会把大嫂带出去。”

  靳寓廷顺着她的目光,果然看到商陆混在人群中,她受了惊吓,目光里面全是惶恐,她不住在找着人,可是带她出来的人肯定是跟她走散了。商陆被人撞了好几下,后面的人见她不动,就用手使劲推她。

  “死站着干什么,走啊!”

  商陆趔趄下,幸好前面都是人,不至于摔跤,但被她踩到脚的人也恶狠狠地回头瞪着她,“谁都不想死,着什么急!”

  顾津津看了眼靳寓廷,看出了他眼里的紧张,但她距离商陆比较近,正好旁边就是楼梯处的扶手,顾津津艰难地靠过去。有人见她站着不动,便恶意推她,毕竟在他们眼里,被浪费的一分一秒都有可能关乎生死。可偏偏就有顾津津这样的人挡着别人的路,她要真的想死,直接跑火场里面去不就好了?

  人的恶意,几乎是在顷刻间就爆发出来的,太平盛世间,谁都有可能做一个善良的人。

  顾津津不住朝商陆喊着,“大嫂!”

  商陆接触到她的视线,顾津津看到她的眼里浮出亮光,她虽然疯了,对顾津津却有印象,商陆好不容易挤到了顾津津身边,她伸手抓住她的手。

  “大嫂。”

  商陆不住冲她笑着,顾津津忙带她往前走去。

  靳寓廷其实也就在前面,方才的那点时间内,前面的路都被堵死了。

  安全通道口就在前面,出了这儿,下面就是楼梯,人流被分散不少,也就基本安全了。顾津津紧攥住商陆的手,靳寓廷刻意放慢脚步,但身后都是人,他跟她们还是保持了好几人间的距离。

  “大嫂,你跟谁一起出来的?”

  商陆方才受了惊吓,也说不出话来。她握紧了顾津津的手,不住指着上面。“着火了。”

  “对,着火了,但是别怕,没事的。”

  快到门口的时候,顾津津身后一股重力推来,她差点丢开了商陆的手,她后背吃痛,回头一看,脸色瞬间变了。

  九楼着火,电梯不能用,上面的人都在往下冲,如今火势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多,大家推挤的更厉害了。

  小孩的哭闹声引起更大的恐慌,顾津津几乎被人推倒在地,商陆也是两只脚站不稳,她双手抱紧顾津津的手臂。

  “津津!”靳寓廷回头看了她一眼。

  陆菀惠和顾东升走到了通道口,他们几乎是被身后的力推出去的。到了外面,顾东升拉过陆菀惠,冲靳寓廷说道。“快,津津……”

  靳寓廷看到她和商陆就在后面,他伸手想要去拉她,顾津津知道他担心商陆,她想也不想地将商陆往前推去。靳寓廷朝她看了眼,伸手先拽住了商陆,他另一手想要抓住顾津津,可是冲出来的人群,一下就将他们冲散了。

  靳寓廷将商陆拉到安全的角落内,等他回过身想要找顾津津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她的人了。

  “津津?”

  “顾津津!”

  “怎么了?”陆菀惠一脸着急地张望着,“刚刚不是还在这吗?人呢?”

  顾东升忙将她拉了回来。“别添乱了,一会你再发生个好歹……”

  靳寓廷站在门口,视线焦急地在人群中找来找去,那些人就跟疯了似的往外扑,顾津津不可能跑到别的地方去,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摔在了地上。

  靳寓廷不敢往下想,“顾津津!”

  顾津津两手护在眼前,她其实听到了靳寓廷的喊声,但她被挤在人群当中,压根连回一句的力气都没了。

  她方才将商陆推出去后,身后一人正好撞在她腰上,顾津津没站住,就蹲了下去。

  她没想到这么多人中,没一个人会顾及到她,他们还是拼命地往前挤。

  有人甚至觉得她碍事,踩在了她的背上,顾津津整个人趴下去,着急慌忙地想要起身,却根本起不来。

  她痛得直不起身,后面的烟雾在往下跑,后下来的人个个歇斯底里起来。

  “走啊,快跑啊!”

  有人狠狠踩在她的手背上,顾津津双膝跪下去,一双双脚踩着她的背过去。

  这个时候,她如果再站不起来,就真有可能会被活活踩死。顾津津顾不上疼痛,她跟前就是一块门板,她推着身前人的腿,从夹缝间钻了过去。

  她躲在门后面,看向黑压压的人群,一张张形形色色的脸出现在她眼中。有人惊慌、有人面露狰狞,也有人嘴里不住谩骂出声。

  “顾津津!”

  顾津津头靠着墙壁,听到靳寓廷的声音传到她耳中,她如果没听错的话,他话里应该是有慌张的。

  顾津津看了眼自己的手,真是惨不忍睹。

  靳寓廷这会进不去,他站在门口怒吼,“看看你们脚底下有没有人,别踩到人……”

  他应该是第一次觉得那样无力吧?就算他风光无限,可是在这个时候,他却无计可施,没人会听他的。

  一道道影子从他跟前跑过去,吵闹的声音几乎要震聋他的耳朵。顾津津蜷缩起双腿,门板被用力挤压,她缩在里面好怕。那么一点小小的空间,又黑又闷,还有人不管不顾地在推,她觉得全身都快散架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人才疏散开,越来越少,靳寓廷着急地看向地上,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

  那好像是顾津津的声音,他心下一喜,“津津?”

  顾津津抬手敲打着门板,这会人少了,靳寓廷也能听到了。他走进去几步,将门板拉开,果然看到顾津津坐在地上。靳寓廷忙弯腰拉住她的手。“快起来。”

  “啊——”顾津津吃痛,将手抽回去。

  “怎么了?”门背后光线并不充足,靳寓廷小心地搀扶住她的手臂,将她带出去。

  陆菀惠眼圈泛着红,眼见顾津津出来,神色这才一松,“津津,你没事吧?你要吓死我了。”

  此时,靳韩声也从九楼跑了下楼,他失魂落魄地四下寻找着,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陆菀惠身旁的商陆。

  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她跟前,“商陆,你怎么胡乱跑了?你要吓死我是不是?”

  他方才以为她还在九楼,他找了一大圈没找到,他真以为他出事了。

  靳寓廷拉着顾津津站到边上,“都先下去吧,烟越来越大,看来火势很猛。”

  靳韩声闻言,抱住商陆的肩头往下走,靳寓廷的目光落到顾津津手上,见她手背上都是脚印,还有好几处淤青和破皮。陆菀惠心疼的不行,伸手在顾津津后背处轻拍。“是不是被人踩到了?”

  顾津津觉得痛,往前躲了下,靳寓廷看了眼她身后,要不是她靠近门板,说不定……

  他手掌落在她后背的脚印处,压抑了些许情绪开口。“走吧,先下去。”

  砰——

  楼上传来爆炸声,玻璃被震碎,飞溅过来的玻璃渣落在地上,靳寓廷忙带着几人往下走。

  谁都不知道一场好好的订婚宴居然变成了这样,酒店外面聚满了人,消防车也来了。顾津津的叔叔和婶婶看到他们下来,眼泪几乎就要往下掉。“真的吓死我们了,没事就好。”

  顾津津抬下头,九楼内的火光蹿出窗户,浓烟吞噬掉好几个楼层。

  酒店内还有人没下来,有人哭喊着要冲进去,却被边上的人给用力拉住。

  抱住顾津津肩膀的手陡然用力了几分,火光将半边天空都烧得通红,她垂在身侧的手掌动了动,痛得钻心。

  陆菀惠小心翼翼地拉过她的手,顾津津不想给她看,忙又缩了回去。

  “你说你,当时都快到门口了,你管别人做什么啊?”陆菀惠也顾不得这话说出来算不算自私了,谁叫她就只有这么个女儿呢,顾津津这回是命大,可也算吃尽苦头,她看了能不心疼吗?

  “妈,当时来不及想那么多,再说我也没事。”

  她总不能说商陆的安危在靳寓廷的眼里,其实是比她的命还重要的吧?即便这是事实,顾津津也要咬在牙关间不能说,方才她若和商陆换了个位置,她不知道靳寓廷会不会为此而迁怒到顾家,甚至是今晚参加婚宴的所有人。

  顾津津将两手背在身后。“你们赶紧回家吧,我真没事。”

  陆菀惠心疼地不行,可顾东升不住跟她使着眼色,她只好软下了口气。“我跟你爸待会再走,你叔叔婶婶还要安排亲戚回去,我们得留下帮忙。你赶紧跟寓廷回去吧,去医院看看,一会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行吗?”

  “好。”

  路上都是消防车和准备离开的私家车,靳寓廷的司机只好将车停在不远处的路口。

  靳寓廷带着她往前走去,顾津津痛得都快哭了,都说十指连心,方才肯定有人穿着高跟鞋踩她了。

  她抬头看了下靳寓廷的侧脸,他脸色很难看,顾津津小着声说道。“大嫂就是受到了惊吓,应该没事,你别担心。”

  ------题外话------

  亲们,今天,《青梅弄竹马》最低的低价,14。8一套,这是出版社吐血搞来的推荐位,妖妖出了这么多书,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折扣,也是限时的,只有两天,明天就结束了!

  购9套还可获得亲妈亲笔特签一套(在售书中任选其一),我写上签名写上TO签祝福语加精美书签,快递到你家,机会只此两天,千万别错过啊!

  特价限购三套,但是可以分账号购买,想要的亲们加群:218913159迅速找管理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