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71把他卖给别的女人

71把他卖给别的女人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715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28

  

  这日,主楼来了佣人,让顾津津过去趟。

  她走进院子,看见秦芝双和商陆都在,顾津津脚步轻顿,秦芝双看出她的犹豫。“津津,你过来。”

  顾津津走到石桌前,秦芝双拉住她的手让她坐下来。

  商陆拿了笔在画画,顾津津看得出来她是有一定功底的,宣纸上半朵成型的栀子花栩栩如生,很是好看。

  “妈,”顾津津收回视线,也觉得有些话应该挑明了说。“既然大嫂在,我不该过来。”

  “津津,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我其实一直想和大嫂保持距离,我觉得越是不接触越好。”

  秦芝双轻拍下她的手掌,“日记的事,让它过去吧。谁没有在自己年少不懂事的时候喜欢过人呢?津津,你没有吗?”

  顾津津手掌轻握,如果说是暗恋,是啊,谁没有呢?

  初中时候的班长,高中时候的体育委员,算不算?虽然没有深入喜欢,可也让她动过小心思,蠢蠢欲动的感觉藏着小雀跃和小心酸,这些都是那个年纪该有的经历。

  “妈,他这个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老九喜欢商陆,真不算例外。商家和靳家的孩子从小一块长大,即便现在都结婚了,遇上商陆的事,老九也是能帮就帮。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心里就占满了她。”

  顾津津知道秦芝双是在安慰她,“妈,我没事的,我没有很难过,真的。”

  “津津,你要知道,当初执意要嫁给韩声的是商陆。谁都没有逼过她,她那会还是清醒的,但她嫁给韩声,没有丝毫的不情愿。老九是明白人,他在那会就死心了。”

  顾津津不由看向对面的商陆,她完全听不进去她们的对话,刚落笔的花瓣画得不满意,她又开始仔细地将它擦去。

  “津津,很多关系都是需要磨合的,你和商陆都像是我的孩子一样,既然以后还有几十年的时间要相处,我反而觉得你们越是多接触越好。她现在神志不清,接触中难免会有麻烦,不论出了大事小事,被苛责的肯定是跟她在一起的人。但不论怎样,津津,你都不要因此疏远她,我跟商陆相处的时间很长,知道她的好,所以不论她现在是什么样,我都能接受。但我总有不在的一天……”

  顾津津没想到秦芝双居然会跟她谈起这个话题,“妈,您别这样讲。”

  “说了也无碍,有些事早晚都要面对。韩声对商陆的心思,你也看得出来,既然商陆在清醒的时候就选择了他,那就说明她和老九,这辈子都是没有可能的了。”

  秦芝双拉住了她的手,顾津津手指微蜷缩,秦芝双笑着望向商陆。

  “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你一定要看看商陆好起来的样子。”

  顾津津眉眼轻弯,“嗯。”

  过了会,商陆的画也画得差不多了,秦芝双起身冲顾津津吩咐道,“你在这替我看着商陆,我进屋拿点东西。”

  “好。”

  秦芝双转身进了屋,顾津津两手趴在身前的石桌上,商陆垂着头也不睬她,顾津津看了眼她的画,“大嫂,说实话,我好羡慕你啊。”

  商陆仿佛充耳不闻,继续手里的动作。

  她这个样子,顾津津反而觉得好说话,毕竟她在她面前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

  “大嫂,虽然出了很多事,我心里特别难过,但我知道在这些事中,最不能怪的人就是你了。”有些话,顾津津连最亲近的朋友都不能说,她支起手肘,将手掌轻按在颈间,“你虽然记不清事,可他们依然都深爱你,我其实不要求靳寓廷对我怎样……”

  靳寓廷回到西楼,得知顾津津去了主楼那边,他转身也走了出去。

  主楼的院子里很安静,门口的蔷薇花树被打理得茂盛青郁。顾津津和商陆围着石桌而坐,阳光淡淡撒在两人身上,顾津津背对着靳寓廷的方向,好像正跟商陆说着话。

  男人压低脚步声上前,顾津津丝毫没有发现后面有人。

  商陆画完了栀子花的花瓣,开始勾勒下面的枝干,顾津津望向她巴掌大的小脸,她不发作的时候,真是好看,怪不得连靳寓廷这样冷漠的人都会对她动情。

  想到这,顾津津心头微紧,她现在就想不得他,一想就会痛。

  “大嫂,你不知道我跟靳寓廷现在的关系,我觉得我们就是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里面。他其实应该让我走的,我每天都要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我好辛苦……”

  靳寓廷一步步走过去,想要喊她一声,想想还是算了。

  “我跟他说,他要是不让我走,我保不准会做出出格的举动,这些事都是因你而起,他在乎的人又是你。他现在对我有一分的不好,我就十分百分的加注在你身上,毕竟你这个样子,想要害你太容易了。我可以是一个定时炸弹,骗你出去,让你跟上次一样失踪……”

  这些话,顾津津也就是说说而已,只是当手臂猛然被人拽住,整个身子不听使唤地趔趄站起来后,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身后还有人。

  顾津津想要定睛细看,手臂却被人甩开了。

  靳寓廷眉间的怒火压着,就连明媚的阳光都驱散不掉他脸上的阴鸷,顾津津心里咯噔下,还未张口,就听到靳寓廷怒喝出声。“用不着牵扯到别人身上,顾津津,商陆要是出了事,谁都保不了你!”

  靳韩声心狠手辣,在他面前人情有个屁用。

  可这话传到顾津津的耳朵里,又成了另一层意思,他放在第一位的永远是商陆,不是吗?

  “那你就好好护着她,别让她被我害了。”顾津津说出这话,心里多少有些悲哀。

  她转身要走,靳寓廷扣住了她的手腕。“顾津津,既然有些条件是你提出来的,我们也达成了一致,那么害人这种想法,你就不应该有。”

  顾津津甩开他的钳制,走出去几步后,却又不甘心这样。

  她转身冲到靳寓廷跟前,顾津津红着眼眶冲他说道,“谁稀罕害人,你就喜欢偷听是吗?那麻烦你下次躲在旁边的时候,把事情的原委都听清楚。我说我可以骗她出去,让她跟上次一样失踪,但我不会那样做。我也就是说说狠话罢了,毕竟你把她当成宝,我要是碰了她,肯定会不得好死,我现在在靳家吃得好住得好,我虽然是你名义上的妻子,但我就是个挡箭牌而已。我对你没有感情,我也不喜欢你,你心里有谁没谁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串话,她几乎是一气呵成说完的,靳寓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就记住了最后半句,而且记得清清楚楚。

  “既然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你看了日记之后,何必做出那么大的反应?”

  “因为我是被逼跟你结婚的,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你会对自己的大嫂有心思,我不想被牵扯进这种乱七八糟的关系里面去。”

  顾津津说完这话,转身就走了。

  靳寓廷盯着她的背影,有些出神,这话是她亲口吼出来的,看她的表情,真不像有假。

  他心里顿时有了说不清的失落感,那种难受揪扯着他的心口,竟也有些痛。

  秦芝双出来的时候,没看到顾津津的身影,她将两盘点心放到桌上。“津津人呢?”

  靳寓廷脸色有些不自然。“她在这吗?我没看到。”

  此时,埋首许久的商陆轻抬了下巴,手里的笔冲着靳寓廷点了点。“吵架!”

  靳寓廷微怔,目光落到她脸上,秦芝双将手放到商陆的肩头。“谁和谁吵架?”

  “吵架的人跑了。”商陆说完,拿了旁边的点心吃起来。

  靳寓廷薄唇微张,朝主楼的院门口指了下,“没吵架,她看到我过来,自己走的。”

  “津津可不像这么不懂事的人,她要真有事要走,怎么都会跟我说一声。”

  靳寓廷两道薄薄的唇抿得更紧了,但他总不能承认自己真跟顾津津吵架了吧。“许是不想见我,所以规矩也忘了。”

  “也有这个可能,你反思看下她为什么不想见你吧。”

  靳寓廷再站在这好像也没意思,秦芝双的话里话外明显是不待见他。

  他转身往西楼走,秦芝双没有留他,嘴里还念念说道。“自己的老婆见了你就跑,为什么?心里没点数吗?”

  靳寓廷回到主卧,看到顾津津坐在窗台上,一手撑着侧脸,似乎是在想情节。

  他走过去,在她身边来回走动,顾津津看得有些烦了,扭头望向窗外。

  靳寓廷见状,顿住了脚步,“你爸下午给我打电话了。”

  “噢。”顾津津是真不想搭理他,所以也不问他究竟是因为什么事。

  “下个礼拜你叔叔家的女儿订婚,他们希望我能过去参加。”

  顾津津一语不发,拿了笔在绘画板上不住乱画。

  靳寓廷知道,顾津津肯定是要顾及着家里人的面子,毕竟她和靳寓廷结婚了。这种重要的场合,如果他不去,那头的亲戚肯定会问东问西,到时候,她脸上也挂不住,就像过年时回家的情况一样。

  他单手插在兜内,看她不理他,靳寓廷长腿轻动,“那天的日子,我让孔诚查了下,行程都排满了,上午下午都有会议。”

  顾津津头也没抬,没好气地说道。“那就别去呗。”

  “你爸说了,让我一定过去。”

  顾津津直起身,以不情愿的一副姿态面向靳寓廷。“看你这么为难,你也不用勉强自己。”

  靳寓廷弯下腰,见顾津津不看他,他干脆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到时候,你的一帮亲戚肯定会围着你,问你,为什么我没去。”

  “我就说你是大忙人。”

  “再忙,吃个晚饭的时间总是有的。”

  靳寓廷端详着顾津津的小脸,怎么,她还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吗?

  “你跟别人不一样啊,大总裁啊,忙到飞起来啊。”

  靳寓廷将她身前的绘画板抽开。“顾津津!”

  “你当时直接在电话里回了我爸就好,或者到时候,我随便找个理由,我叔叔婶婶不会有意见的。”

  靳寓廷盘起长腿,要放在以前,顾津津绝对会来讨好他,拉着他一起去。

  这下,他也有些拉不下脸。

  顾津津从他手里拿回绘画板,她的注意力都落在上面,半晌后,男人坐在原地没动,顾津津听到有一道低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其实那晚,我也能有空,我可以让孔诚将工作都提到这周来。”

  “这样太勉强九爷了吧。”

  靳寓廷目光仍旧盯着她的脸。“不算勉强。”

  她眼帘轻抬,视线迎上他,他跟她在这纠缠半天,就是想告诉她,他是要一道去的?

  “到时候,我们应该准备什么礼物?”

  顾津津放下手里的笔,起身朝着大床走去。“我准备了一千的红包,我爸妈也会准备的。”

  “那我呢?”

  “你就不用了。”

  靳寓廷跟在她的后面,语气微变。“你让我跟着你吃白食?”

  “你要想再单独给,我也没意见。”

  靳寓廷见她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好像多跟他讲一句话就是在浪费时间似的。他心高气傲,眼见她这样的态度,也不想搭理她,可嘴巴却总是不听使唤地在说说说。

  “红包你给了就行,反正今晚也没事,你跟我出去给她挑件礼物。”

  顾津津冷冷地拒绝他,“不去。”

  “那是你妹妹订婚。”

  “我给红包就行了。”

  靳寓廷见她掀开被子,似是要上床,“好,下周我见到你妹妹的时候,我就跟她说,我原本是要送她个礼物的,但是你不肯。”

  顾津津手里动作一顿。“关我什么事?”

  “你看看她以后会不会对你有意见。”

  顾津津被堵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这简直就是挑拨离间的最高境界啊。

  晚上出门的时候,顾津津很不情愿,两人坐在车内,谁也不说话,到了下车的时候,顾津津坐着没动,“你跟孔诚去买就行了。”

  孔诚转过身看向顾津津,“九太太,您别开玩笑,我不会给女人买东西。”

  顾津津立马就怼他了。“你不是给我买过衣服吗?还挺合身。”

  “这是九爷给的尺寸。”

  靳寓廷睨了两人一眼。“要不要靠边停车,给你们聊个够?”

  顾津津推开了车门径自下去,孔诚见状,赶紧也走了出去。

  周五的晚上,商场内人流量很多,毕竟明天能睡个懒觉,今晚可以让自己好好轻松下。

  顾津津乘坐电梯上楼,她不知道靳寓廷要买什么,她看了眼四周,“去几楼?”

  “都好。”

  “你想送什么?”

  靳寓廷收回的目光落到她脸上。“如果是你,你希望收到什么样的礼物?”

  “钱。”顾津津实事求是道。

  靳寓廷嘴角忍不住上扬,手朝三楼指了下。“走。”

  他带顾津津进了店内,顾津津知道这个牌子价格不菲,靳寓廷让导购取了几个最新的款式过来,他将一款链条包放到顾津津手里。

  “这是今年畅销的邮差包,非常好看。”

  靳寓廷看了眼,问顾津津的意思。“你觉得怎么样?”

  “还好。”

  “那这一款呢?”导购又将另一个包挂到顾津津的手臂上,她见对方戴着白色的手套,顾津津也不好意思多试。“这两个都好看。”

  “你喜欢哪个?”靳寓廷追问句。

  孔诚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靳寓廷陪人买东西的样子,他向来将时间看得珍贵无比,从来不会将它浪费在无谓的挑选上面。顾津津将包交还到导购的手里。“我不会选,两个都行。”

  “那就两个都买了。”

  身材高挑的导购听闻,笑意盈盈道。“真是好眼光,两种不同风格,可以换着背。”

  顾津津明知这是花他的钱,她不用心疼,可她方才看过价格,她不由咋舌出声。“浪费。”

  孔诚见他们挑妥了,他忙起身跟着导购过去付款。

  靳寓廷两手撑在腰际,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挑一个,挑剩下的送给你妹妹。”

  “我不要。”

  “那你就挑一个扔了,剩下的送你妹妹。”

  孔诚拎着精致的纸袋跟在两人身后,商场内来来往往都是人,不少挽着手臂的小情侣快步经过。“电影就要迟到啦,快……”

  “我还没买饮料呢……”

  顾津津有些恍惚,这才是恋爱中该有的样子,欢欢喜喜逛街、吃饭,又欢欢喜喜地去看同一场电影。

  靳寓廷刻意放慢脚步跟在她身边,他也没有过这样的体验,孔诚跟了他这么些年,从来没见过他跟顾津津以外的人约会。如果说顾津津的感情世界里干净的就像一张白纸,那么靳寓廷呢?

  其实,又何尝不是?

  “还有没有什么想买的?”

  顾津津轻摇头,“没有。”

  回到一楼,四处都是化妆品店,孔诚护在靳寓廷的身边,一路来都是谨慎小心的样子。顾津津看了眼,忍不住说道。“孔诚,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你还怕他被人掳走了不成?”

  “九太太,人多的地方会有很多猝不及防的事发生,还是小心为好。”

  顾津津看到不远处有人排起了长队,她踮起脚尖看了眼,原来网红奶茶都开进了商场来。

  孔诚掏出手机,在跟司机确定出去的时间,顾津津故意快步向前走去。“我要喝奶茶。”

  奶茶店跟前排了很长的队,毫不夸张的来说,足有百来米。顾津津站到最后面,靳寓廷跟上前,“这儿卖什么?”

  “奶茶。”

  “你要喝什么?一会我让人送到西楼去。”

  顾津津站在原地没动,“这家店最火的就是冰火两重天,而且从不做外卖,必须拿到手就喝,不然味道就全变了。”

  孔诚看了眼排成长龙的队伍,不禁劝道。“要不我在这里等,九爷,您和……”

  顾津津打断了他的话。“你们先去车上吧,我就想站会。”

  靳寓廷看眼时间,还早,再说顾津津难得提起兴致想吃个东西,不过这一两分钟的时间,他们后面又排了十来号人。

  前面有奶茶店的服务员过来,手里拿着本便利贴。“想喝什么?”

  顾津津指了指身后的靳寓廷和孔诚。“我们都要冰火两重天。”

  服务员写了个编号在上面,将三张便利贴分别给了他们。

  队伍走得很慢,顾津津等了会,也有些着急。前面女生的便利贴掉到地上,她弯腰一看,纸片轻飘飘地往后飞去,落到了靳寓廷脚边。

  孔诚弯腰捡起,那个女生小跑着来到他跟前。“谢谢。”

  她抬头也看见了靳寓廷,顾津津不经意地瞥了眼,却清晰看到女生眼底的一抹惊艳漾开,她瞳仁微张,脸颊蹭地红了,眼睛更是直勾勾盯着靳寓廷不放。

  这样的男人走出来,简直就是祸害,再加上这样的打扮和气质,简直就是行走的毒药。

  遇见一个放倒一个,老阿姨都别想幸免。

  顾津津往前走了两步,靳寓廷跟在她身后,女生这才回过神,红着脸回到队伍当中。

  她手指颤抖地掏出手机,激动地差点敲不出字来,“亲们,我身后第五个小哥哥好帅啊,帅到人神共愤,妈呀,我要犯花痴了。”

  排在前面的几个女生收到消息,一一回过头来。

  天啊,是真的!

  顾津津忍受着一束束目光从她耳畔咻咻地射过去,她们已经自动屏蔽掉她,注意力都在她身后的靳寓廷身上。

  他不知是习惯了,还是脸皮厚,居然完完全全可以做到充耳不闻的样子。

  排队的时候就是这样,大家都无聊,要么刷手机,要么聊八卦。前面的人听到后头有人议论,不明所以地也扭过了头。靳寓廷身高又是一大优势,往人群中一杵,一眼看到的就是他。

  美男效应煽动起来,也是非常可怕的。

  顾津津看到一传十,排在队伍很前面的人都回头在看了。

  她秀眉紧蹙,真是喝杯奶茶都不得安生,孔诚也将前面的情况都看在眼里。“九爷,您还是去旁边坐着吧,九太太要喝什么,我来排队买就是。”

  四周都是精品店铺,人又多,坐哪里其实都一样。

  顾津津眼看前面还有好几十号人,这样等下去要等到什么时候?

  要换成以前,她早就扭头就走了,可今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想喝这口,只是排队排得没劲了,顾津津冲身后的靳寓廷说道。“你先站着,别走开,我去看看收银台那边怎么这么慢。”

  她说完这话,直接就走开了,靳寓廷和孔诚站在人群中真没动。

  顾津津往前走去,队伍的最前面,也有几个女生在小声议论。“我方才假装经过去看了眼,好帅好帅啊!”

  “不会是哪个剧组跑来拍戏了吧?”

  “不可能,四周都没有动静,不过就算是明星也没有这么好看的啊。”

  顾津津竖起耳朵听着,她不由走上前一步说道。“我可以给你们他的电话号码。”

  几个女生将信将疑地看了她一眼。“真的?”

  “当然,你可以当场打给他啊。”

  一人的视线在她脸上扫来扫去,“你是谁啊?”

  “你要是把手里的票给我,我就告诉你。”

  “一言为定。”

  顾津津伸出手去,“手机给我。”

  女生将挂在脖子里的手机取下来后,交到顾津津手里,她在按键上拨出一串数字,“你打吧。”

  对方将信将疑,拨通了号码,她回头盯着,直到看见靳寓廷掏出手机,准备接通。

  她激动地跺着脚,赶紧掐断通话。“居然是真的!”

  “哇塞,赶紧加微信啊!”

  顾津津摊开了手掌。“票呢?”

  对方毫不犹豫将手里的便利贴拍到她掌心内,并让出排了大半天的位子。

  靳寓廷还在人群中站着,孔诚压低嗓音说道。“九太太这是不是故意的啊?我看她今天出门的时候,心情就不好。”

  男人绷着脸没说话,孔诚眼见这个方向越来越受人瞩目,“九爷,我看您今天很惯着她。”

  靳寓廷被这话给激了下。“有吗?”

  “有。”

  靳寓廷一抬头,看到顾津津手里拿了杯奶茶正走过来。看样子是已经喝了半杯了,孔诚面上一喜,“您买到了?”

  “嗯,走吧。”顾津津挥下手,孔诚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靳寓廷皱眉跟在顾津津身后,“你插队了?”

  “……”

  回到车上,靳寓廷的手机响起,又是方才那个陌生号码。

  他接通后放到耳边,“喂?”

  “你好,可以加个微信吗?”

  靳寓廷表情微冷,将电话挂了。

  顾津津猛吸一口奶茶,好冰。

  嘀嘟一声,靳寓廷看眼手机屏幕,微信有人请求加好友。

  “奶茶小哥哥,求认识。”

  靳寓廷手指在屏幕上轻敲打下,目光咻地刺向旁边喝得正起劲的顾津津。“她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

  ------题外话------

  亲们,今明两天,《青梅弄竹马》最低的低价,14。8一套,这是出版社吐血搞来的推荐位,妖妖出了这么多书,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折扣,也是限时的,只有两天,明天就结束了!

  这两天买9套的读者可以去找茜茜,妖妖所有的出版书(除了一念以外),你可以任选一套,我写上签名写上TO签祝福语加精美书签,快递到你家,机会只此两天,千万别错过啊!

  特价限购三套,但是可以分账号购买,想要的亲们迅速找管理员!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