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8靳寓廷,你让我走吧(精彩必看)

68靳寓廷,你让我走吧(精彩必看)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8974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24

  

  顾津津被问住了,随口就回道,“什么东西?”

  “别跟我装糊涂,书房抽屉里的东西去哪了?”

  顾津津越发不懂,可是她见靳寓廷面色铁青,一看就是丢了什么贵重的物品。“我没有拿,我也没有进过书房。”

  靳寓廷浑身沉浸在冷冽中,周遭的灯光掸落在他肩头处,却也只是短暂停留,丝毫温暖不了他面上的神色。“顾津津,你要是拿了,你跟我说一声,这件事到此结束,我不会再追究。”

  “我没有!”顾津津听得莫名其妙。“究竟是什么?”

  “一个日记本。”

  顾津津不想被人这样冤枉,“我拿你的日记本做什么?我可没有偷看别人秘密的嗜好。”

  靳寓廷这会急着要将日记本找回来,也没有时间跟顾津津在这耗,她见他转身往外走去。

  东楼。

  吃过晚饭,靳韩声带着商陆上楼,这会还早,其实靳韩声不胡闹的时候,他们的二人世界很简单。

  他给商陆洗过澡,又让她穿上舒适的睡衣,商陆乖乖地坐在床沿,靳韩声拿了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周遭静谧无声,有一次吹风机的声响吓到了商陆,靳韩声就换了超静音的放在家里。商陆舒服的靠在靳韩声身上,这个时候的她,对他没有丝毫防备,男人修长的手指在她发丝间穿梭,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他最爱的就是这样的时刻。

  “舒服吗?”

  商陆点点头,靳韩声将她的头发吹干后,将吹风机放到床头柜上。

  她柔软的发丝披在肩后,还夹带着洗发水的香气,商陆皮肤白皙,巴掌大的小脸被垂下的发丝衬得越发精致。靳韩声看得心里一动,他倾过身吻着商陆的面颊。

  商陆吓了一跳,缩起肩膀就要挣扎,靳韩声手掌握住她的肩头,双臂收紧,将她抱在了怀里。

  “不要……”

  “不要什么?”他在她颊侧亲吻,呼吸又随之蔓延到商陆的耳边,她也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就是心慌的厉害。

  靳韩声将她推倒在床上,商陆的手碰触到了头顶的枕头,她将枕头抽在手里后丢向靳韩声。

  男人也不恼,她也没什么力气,枕头砸在他脸上软绵绵的,他两手掐着商陆的腰,上半身压住了她,令她不能再动弹。

  “放开我……”

  靳韩声余光看见了一样东西,枕头丢开后,原本被藏在下面的日记本显露了出来。靳韩声从来没见过它,他剑眉微蹙,将笔记本拿在手里后直起了身。

  翻开第一页,都是商陆的笔迹。

  他跟靳寓廷一样,对她的字迹了解得清清楚楚,不用比对,就能知道是她写的。

  靳韩声的脸色一点点阴下去,他以为他能承受的伤痛已经全部承受过了,但他兴许是离撕心裂肺还差那么一点点。所以商陆字语行间都像是带着一把尖锐的小刀,她的深情语句就是最锋利的刀口,它扎在了靳韩声的心上还不算,还要一道道往下割裂、撕扯,让他的心遍体鳞伤,伤痕累累!

  靳韩声的视线有些模糊,好啊,真好。

  原来商陆心里藏着的、念着的、爱着的人果然都是靳寓廷。

  那么,他又算什么呢?

  靳韩声手掌颤抖,将日记本一页页往后翻,他迫切地想要从里面找到自己的名字,可是没有!一个都没有出现过。

  靳韩声有些崩溃,他牙关都在打架,商陆坐起身,看了眼他的神色,再看了看他手里的日记。

  男人眼圈发红,再看向他时,神色狰狞的犹如恶魔罗刹,“我对你还不够好吗?商陆,你还想我怎样?为什么不能好好地待在我身边?你看看我,每天抱着你陪你说话的,是我,不是老九,不是他!”

  商陆被他的样子吓到了,她蜷缩起双腿,想要往后退,靳韩声却丝毫不给她这个机会,他伸手握住商陆的脚踝,将她拖回自己跟前。“他结婚了,他心里压根就没有你!”

  “不……不……”商陆忽然用两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没有,他没有!”

  靳韩声看在眼里,心却早已被扎得千疮百孔,商陆总是这样,她仗着她自己疯癫,就能将他伤得体无完肤。他几乎是嘶吼着出声。“你又不是没看到,他和顾津津结婚当晚给爸妈奉茶,你也在场,你倒是好,不想面对的都能直接忘掉,可是我呢?”

  “商陆!你看看我,看看我!”

  商陆撕扯着男人的领口,确实是被他这幅样子吓到了,“救命!”

  “留在我身边,你喊得最多的就是救命,我告诉你,没人能救得了你!”

  商陆抬起脚踢向靳韩声的胸口,他硬生生受了这一脚,这点痛跟他的心痛比起来,压根不算什么。

  靳韩声握紧那个日记本,他没有勇气再翻开,可又实在不甘心。商陆看到他站起身,男人的身影站定在卧室的光晕下,他犹豫片刻,却还是翻看了起来。

  他几乎是要站不住的样子,商陆只听到纸张被翻动的声音传到耳朵里,那么刺耳,那么折磨人心。

  “哈哈哈——”

  男人笑声恐怖,商陆忙用手捂住双耳。

  她从前爱的就是靳寓廷,而现在,她偶尔清醒,爱的还是他。

  日记的最后,有两篇显然是最近才写的,虽然她病着,字句表达的并不通顺,但上面写得都是靳寓廷的名字,而不是他。

  靳韩声回头,看到商陆瑟瑟发抖地蜷缩在大床上,他上前一步,她就两手撑在身侧,要往后退。

  她向来都是怕他的,哪怕他想真心对她好,哪怕他爱她爱得深入骨髓。

  可这个女人心里没有他,一点点都没有。

  靳韩声扬着手里的笔记本,“就算你让我彻底死了心,我也不会放你走的。商陆,你这样折磨我,我也可以折磨你,你的心肠硬,我也可以!”

  西楼。

  靳寓廷翻遍了整个书房都没找到商陆的日记本,他快步拉开门出去,见顾津津就站在走廊上。

  “我方才问过佣人,都说没有进过书房。”

  “你觉得她们敢随便进去吗?”靳寓廷的语气含着冷漠,顾津津也能听出里面的画外音。

  “但我也没有进过!”

  靳寓廷同她擦肩而过,冷冷抛下一句话,“昨晚你进书房的时候,应该看到我把它放在了抽屉里。”

  “所以,你怀疑我?”

  靳寓廷走到卧室门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眼来电显示,是孔诚。

  男人心头闪过不好的预感,靳寓廷赶忙接通。“喂?”

  “九爷,靳先生让司机接了个女人去东楼。”

  靳寓廷心里咯噔下。“现在?”

  “是,车子进了靳家,这会应该到东楼了。”

  靳寓廷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顾津津,她这会神色落寞,她只知道那个日记本对靳寓廷来说很重要。她想要上前辩解,但却无力极了,靳寓廷不会听她的。

  “想办法查清楚那个女人的底细,叫她滚出去!”

  这话随着靳寓廷的怒吼声传到顾津津耳朵里,她还未往东楼那边想,她脑子里一直在反复思忖,丢失的日记本,究竟是谁的呢?

  靳寓廷回到卧室,周遭的空气一点点稀薄起来,顾津津也走了进去,耳畔处的凉意变成冷冽。她看到靳寓廷坐在沙发内,他向来是沉着内敛的,什么情绪都不会放在脸上,但是现在不同。靳寓廷眉目之间尽是焦急和担忧,他时不时看向手机,好像是在等孔诚的电话。女人被司机接到东楼,也顺利进了屋内。

  靳韩声的吩咐,谁都不敢不从,她也是最近才在直播平台上红起来的,她一边走一边环顾四周,屋子真大,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金碧辉煌的皇宫内殿中。

  司机将她送到楼梯口,做了个请的动作。“靳先生在二楼主卧等你。”

  “好。”

  她穿了超短的裙子,上楼梯并不方便,扭扭捏捏来到二楼,女人看到不远处有扇门是敞开着的,灯光争先恐后往外钻,她心下一阵雀跃,踮着脚尖快步过去。

  门并没有关,她在门板上敲了两下。

  “进来。”男人的声音带着几许模糊不清,她也没有细究,将门推开后径自往里走。

  这一下,里头的情景她是看得清清楚楚,商陆缩在大床上,满脸惊恐,而不远处的靳韩声则开了瓶酒,正朝她招手。“过来之前,把门关上。”

  女人惊愕万分,这是什么情况?

  她将门关上,走到靳韩声身侧时,目光还落在商陆的身上。“她是?”

  “不用管她!”靳韩声说着,手臂伸过去勾住女人的脖子,盛满红酒的玻璃杯压到她的唇瓣间,她还未来得及出声,大口大口的酒就被灌进了嘴里。

  她几乎是喝都来不及,好几口都呛在喉咙间,胸前被涂染了大片的红。

  商陆两手紧抱住膝盖,她不想看,她将脑袋往下埋,埋得越低越好。她越是不想看,靳韩声就越想要折磨她。

  女人连喘息的力气都没有,一杯灌下去后,又接着灌了几杯。

  靳韩声丢开酒杯,拽住女人的肩膀将她拖到那张大床前,他将她推到商陆的身边,商陆吓得往旁边退,她动了下腿似乎要下床,靳韩声见状,伸手抓住她的腿。“你躲到哪都是一样的,你不是不在乎我吗?那亲眼看着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应该也不会觉得痛吗?”

  靳韩声说完,俯下身压在女人身上,她上半身都湿透了,他手掌摸在她腰际,将她的拉链拉开,一把就将她的上衣脱了个干净。

  他一下下亲在她脸上,攻势凶猛,身下的女人哪里能招架得住。

  暧昧声声钻进商陆的耳朵里,她想要逃走,可是一条腿却被靳韩声握着不放。

  两人的尺度越来越大,女人也配合着,声音由低逐渐高转起来,最后就变成了撕喊。

  靳韩声潭底一片清冽,丝毫没有动情,他翻身躺到旁边,“你来。”

  女人看了眼商陆,眼里尽是得意之色,她干脆脱了短裙,坐到靳韩声结实的腰身上。

  商陆摇着头,“不要,不要……”

  靳韩声知道她糊涂,她是绝对不可能为了他而说出这两个字的。女人的手指在他的领口处活跃起来,指尖将他的扣子一颗颗解开,露出大片麦色胸膛。

  她手掌贪婪地覆上去抚摸,商陆踢动着两腿,“放开,放开我!”

  靳韩声扣住她的脚踝,那一片肌肤在他的掌心中呈现出苍白色。

  商陆痛哭起来,坐在靳韩声身上的女人将手落向他腰际,眼看就要抽开男人的皮带。

  商陆用指甲掐着靳韩声的手臂,他不肯放,她就一道道抓着、掐着,红色的血印子遍布在靳韩声身上。

  许是看不得她这个样子,靳韩声终是心软,手里力道微松,将她放开。商陆连滚带爬地下去,她仓皇想逃,可是看到床上的两人,她的步子又硬生生顿住了。

  商陆泣不成声,这种悲伤的感觉是从心底冒出来的。

  坐在靳韩声身上的女人见他心不在焉,她伸手捂住他的双眼,弯腰将吻落在男人的唇上。

  靳韩声眉头微皱,别开脸,女人见状,只好一下下亲向他脸侧。商陆走上前,眼里的身影有些模糊,女人还在说着调情的话,靳韩声将她的双手拉开,还未看到商陆在哪,就听到一阵惨叫声传到耳朵里。

  鲜热的血喷溅在靳韩声身上,他瞳仁微缩,赶紧开口。“商陆,不要!”

  商陆手里的酒瓶子再度狠狠砸下去,女人这回没来得及闷哼,大滴大滴的血顺着脸颊往下淌,她身子往下栽,被靳韩声一把推开,昏死在了大床上。

  商陆看着他,手里还拿着那个空酒瓶。

  靳韩声眼神透着阴鸷,他起身走到商陆面前,商陆二话不说,再度将手挥过去。

  靳韩声扣住她的手腕,语气充满狠辣。“还想伤我,是吗?”

  商陆握着酒瓶的手指在发抖,她居然没有大喊大叫,反而是扯出抹笑来。

  靳韩声将她手里的酒瓶拿走,他将商陆推倒在大床上,“你不是喜欢闹事吗?好,这些心思你要是不当着老九的面说清楚,那可真是可惜了。”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日记本,余光睇了眼商陆,眼里的笑淬满冷意,“东楼就在他的监视中,你如今的一举一动,他也都看在眼里,你就等着吧,看他会不会来救你。”西楼的门铃声阵阵响起。

  很快,有佣人上楼来,在卧室外敲着房门。

  靳寓廷抬下头,“什么事?”

  “九爷,东楼的小于来了,那边出事了。”

  靳寓廷起身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佣人压着声音说道,“好像是东楼那边见血了,让您和九太太过去趟。”

  男人一条腿迈出去,顾津津跟在身后,他快走到楼梯口时,才冲顾津津说道。“你不用过去。”

  “为什么?”顾津津的声音也有些冷,“我听见了,大哥那边让我跟你一起过去。”

  靳寓廷这会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靳韩声今晚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又找了女人去东楼,如今商陆的日记下落不明,说不定……

  顾津津从他身侧经过,想要下楼,靳寓廷下意识拽住她的手腕。“你在家等我。”

  他指尖微凉,拽住她的力道越收越紧,顾津津的视线落定在靳寓廷侧脸上。“我不是九太太吗?家里出了事,我不能置之不理。”

  靳寓廷也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只是不想让顾津津去面对那些事的想法越来越在他心里坚定了,他沉下声,冲身后的佣人吩咐。“带九太太回房。”

  顾津津甩开他的钳制,快步往楼下冲。

  两人来到客厅内,小于满脸的慌张,“靳先生喊我上去的时候,我偷偷看了眼,我就怕出人命,他也没有让我叫救护车。”

  靳寓廷听完这话,直接走了出去,顾津津总觉得蒙在眼前的一层迷雾好像是要被揭开了,她心里虽然压抑的厉害,但还是没有逃避,跟了出去。

  东楼的大门是敞开着的,这好像是顾津津第三次踏进这个地方,来到主卧,里面的狼藉和不堪都呈现在了眼前。

  “来了?”靳韩声坐在床沿处,白色的衬衣敞开着,商陆则跌坐在一旁,他身后的女人仰躺在大床中央,素色的被子被染出一大片的红,看着毫无声息,令人害怕。

  靳寓廷目光冷冷扫了眼,商陆见到他的身影,爬起身就要往前跑。

  靳韩声眼帘都未轻抬一下,他拉住了商陆的手臂,“这么迫不及待做什么?我还没死呢。”

  顾津津杵在原地不动,靳韩声的目光一点点抬高,他嘴角勾起的弧度也带了几分骇人。“津津,你过来。”

  靳寓廷拽着顾津津的手掌。“大晚上的,你喜欢胡闹是你的事,只是别弄出了人命。”

  “老九,你也害怕我伤了商陆吧?”

  靳寓廷扫了眼靳韩声身后的女人,“你让我们过来,是替你收拾烂摊子的?”

  靳韩声冷笑下,朝顾津津招了招手。“津津,我们都是可怜人,你过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过来。”

  说实话,靳韩声这样子阴鸷的吓人,她还真不敢过去。靳寓廷让她站到自己身后,靳韩声的手掌放向旁边,拿了一样东西起来。“这是商陆的日记,你想不想看?”

  靳寓廷脸上没有显露出太多的吃惊,他忽然意识到他此时的想法很矛盾,如果这个日记本真是顾津津拿出去的,那她肯定已经看过了。那么方才在西楼,他又在害怕什么呢?

  顾津津怔在原处,前因后果已经不必深究了,靳寓廷向她兴师问罪的那个日记本,是商陆的。

  她双脚被钉住了似的,不敢往前走,她生怕日记本里记载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她又没有这个心理准备去承受。顾津津逃避地轻摇头,“我不看。”

  “为什么?你真的不好奇?”

  靳韩声如此执意,想必也是知道里面的内容能扎痛她的心,他不好受,他肯定也要拉着别人做垫背的。

  顾津津有些后悔跟过来,她咬着一口嗓音说道,“我看过了。”

  靳寓廷握住她的手忽然松开了。

  “里面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你不用骗我。”

  靳韩声拿起日记本,翻开一页,“无关紧要,是吗?我给你念念?”

  顾津津喉间轻滚,说出来的话也有些艰难,“我每一页都看了,你用不着给我念。”

  “你是在哪里看到的?”靳韩声冷不丁又问道。

  “大哥,只是个日记而已,你又何必这样耿耿于怀呢?”

  靳韩声闻言,站了起来,他松开商陆的手,商陆手腕处一圈都被捏红了,她害怕地看了眼床上的女人,快步跑到靳寓廷跟前。

  靳寓廷看到小于站在门口,他冲她使个眼色,“先带她出去。”

  “我看谁敢?”靳韩声今晚分明是要挑事。

  顾津津这才注意到商陆的双手被粗布条绑在一起,靳寓廷见状,拉过她的手,替她解开。“你弄死一两个人,跟我没关系,可商陆的病情时好时坏,你要将她彻底推进了深渊,她可就救不回来了。”

  靳韩声没有说话,小于见状,赶紧进屋将商陆带出去。

  顾津津方才见商陆过来,不知不觉就将靠近靳寓廷的位置让了出来,她这会站在卧室中央,手臂上陡然被什么东西给打中,顾津津听到啪的声响传到耳朵里。她低头一看,那本日记就掉在她的脚边。

  顾津津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她终是弯下腰,将日记本捡起来。

  她翻开其中一页,顾津津看到的内容都是触目惊心的。她呼吸困难,头脑也都是懵的,什么靳寓廷将商陆当成妹妹,什么她只是他的大嫂,全都是狗屁。

  怪不得靳韩声看了,差点也要发疯。

  这里面写得清清楚楚,字里行间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这分明是郎有情妾有意,商陆一直爱着的人原来是靳寓廷,而靳寓廷呢?

  顾津津看到其中一页上是这么写的:“那日,我收到了你的花,卡片上写着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我懂,我知,我的心同你一样。”

  这些字语就这样赤裸裸地印刻在顾津津眼里,靳寓廷那晚在林子里抱着商陆的情景,也浮现了出来。

  原来真的不是她多心,而是他们之间真的是有这种感情的。

  顾津津一口呼吸卡在喉间,她将日记合上,却不知道应该将它随手丢了,还是怎样。她余光睇见靳寓廷站在旁边,顾津津走过去,将日记本递向他,“你方才一直在找的东西,是它吗?”

  靳寓廷扫了眼,并没有伸手接,“顾津津,你也出去。”

  她握紧手里的日记本,狠狠用力,“现在不是找到了吗?”

  “所以,你的目的也达到了是不是?”

  顾津津起先还真没往深处想,只是看靳寓廷的眼神不对,她再一细想,也就明白了。

  他认定了日记本是她拿的,她故意让它出现在靳韩声面前,为的就是想要看如今这一幕,想要看商陆是怎么被折磨的。

  顾津津迎上靳寓廷的目光,她就算再多辩解也没用,他已经认定了。

  她将日记本递到靳寓廷面前,手腕处一阵又麻又痛的感觉传来,她手掌一松,看着日记本砸在了脚边。

  “出去!”靳寓廷扬声。

  顾津津强忍住眼眸的疼痛,她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到了外面,她看到还有另一名佣人在,佣人朝她看了眼,再将门带上。

  靳韩声大笑出声,“老九,你说说,那是不是商陆的笔迹?”

  “你明知故问,有意思吗?”

  靳韩声阴恻恻地盯着他看,“把顾津津支出去做什么?你怕我说难听的话让她听见?”

  “她跟这件事,没关系。”

  “没关系?”靳韩声站起身,朝着靳寓廷走过去几步,“她不是被你娶进靳家的吗?怎么没关系?”

  “当初,是商陆执意要嫁给你,现在你们之间的事,也就别再牵扯上我。”

  靳韩声现在已经听不进去这些话了,他被那些内容刺激得都快疯了,他以前只知道靳寓廷和商陆之间可能不简单,但他接受不了他们相爱过。

  “我每次带女人回东楼,你都知道吧?老九,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着呢,我不介意继续折磨商陆,我恨不得将她折磨得永远不要清醒过来,这样她也就不会记得以前的事了。”

  砰——

  靳寓廷挥起拳头砸在靳韩声脸上,男人倒退两步,嘴角处火辣辣的在痛。

  卧室内,很快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很是激烈,顾津津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口,佣人贴着门板在偷听,“不得了了,九太太,会不会闹出人命来啊?”

  “他们以前打过吗?”

  “从来没有动过手啊!”

  顾津津唇角轻扬起嘲讽,看来这次是彻底撕开脸了,佣人将手放在门把上,想要开了门进去。顾津津一把扯住她的手臂。“他们打成这样,你要是现在进去,就不怕成了活靶子?”

  “那怎么办啊?”

  “通知主楼那边。”

  佣人啊的一声,“靳先生肯定不让,有些事还是不要惊动……”

  顾津津靠着墙壁,里面应该是在摔砸东西了,“你应该知道,现在还有个女人生死不明地躺在大哥床上,他们倒是打得起劲,万一那女人等不了呢?”

  佣人闻言,脸色越发煞白,抬起脚步便小跑着下了楼。

  顾津津没有离开,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留在这,里头的两人打得这么狠,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打吧打吧,打死了才好呢。

  可是她想到这,心难免又是一阵抽痛,她抬起手背,将眼角处的湿润擦去。

  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个男人吗?

  况且,还是一个心不在她身上的男人。

  很快,秦芝双带着钱管家就过来了,顾津津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站在门口,秦芝双一眼就看到了她。

  “津津,怎么回事啊?”

  “里面打了好一会了,谁都不敢进去。”

  秦芝双这会也没法细问,她拧开门直接往里走,钱管家快步跟在她身后。

  顾津津站在门口,看到兄弟两个各自都挂了彩,现在也不用拉架,两人都打累了。秦芝双气得半晌说不出话,她目光落到床上,脸色变得铁青,“你们……”

  钱管家赶紧安排司机,这种事只能背地里解决,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风声传出去。

  秦芝双走到靳韩声跟前,她指着床上的女人问道。“怎么回事?”

  靳韩声看都没看一眼,“死不了。”

  “韩声,你……”

  秦芝双目光落到靳寓廷的脸上,她心里的火气越发往上蹿,“你们都能耐了,兄弟两人学会动手了,是吧?”

  地上狼藉不堪,碎裂的酒瓶子和酒杯落满地,只要一个不留神,就能踩到玻璃上去。

  顾津津走进屋内,秦芝双见两人谁都不说话,她站在他们中间,气愤出声,“说,为什么动手?”

  靳寓廷手掌按向脸颊处,痛得厉害,秦芝双用手指了指他,“怎么没把你们弄得严重破相呢?我看你们明天还有没有脸走出去!”

  顾津津脚踢到旁边的日记本,她弯腰捡起来,将她递向秦芝双。“妈,罪魁祸首是它。”

  靳寓廷拧眉扫了她一眼,顾津津将日记本朝秦芝双怀里塞去,靳韩声也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他走过去就要抢。

  “这是什么?”秦芝双侧开身,将日记本翻开,她扫了几眼,面色凝重起来。

  顾津津又补了句,“他们打架,就是为了它。”

  秦芝双目光深深看向顾津津,“津津,不过是本日记罢了,以前的那些心思真的不能作数……这都过去多久了。”

  她轻轻点下头,秦芝双视线剜向靳寓廷,语气不善,“你们先回去!”

  靳寓廷转身往外走,顾津津也跟了出去,两人一路走回西楼,谁也没说话。

  上楼进了卧室,顾津津径自去往衣帽间,敞开的衣橱内放着她的衣服,她将行李箱拖出来,看也不看自己拿了些什么,她将一摞毛衣和裤子全部丢进去。

  靳寓廷听到动静往里走,一看这仗势,他大步上前,将她脚边的行李箱踢开。

  顾津津回头瞪向他,“你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

  “我回家。”

  靳寓廷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出衣帽间,两人在卧室内纠缠,顾津津不住想要推开他,“你让我留在这干嘛?靳寓廷,我是你谁啊?”

  “我没让你走,你走得了吗?”

  顾津津跌坐在床上,一根弦一直是绷着的,这会她的委屈说也说不出来,说不定靳寓廷还会觉得她好笑,她又能以什么立场去质疑他呢?

  “我为什么不能走?我为什么非要留在这?靳寓廷,你喜欢自己的大嫂,你干嘛把我拉着?你跟我结婚,也是为了商陆吧?你怕这样的丑闻遮不过去,所以要找个人做这层关系的保护伞是吗?这就是靳家为什么没有计较门当户对的理由,是吗?”

  靳寓廷目光攫住她不放,她好像都想通了,也是,今晚的事情这样明显,藏也藏不住。

  “既然你都知道了,也好。”

  顾津津怔怔盯着跟前的男人,这就是他给的答案,说到底还是因为不在乎。

  “什么叫还好?为什么还好?”顾津津完全被激怒,“我们不是真正的夫妻关系,我现在要跟你撇的干干净净,你今晚不让我走,那我就明天一早走,靳寓廷,这次你就算把我爸妈搬出来,我都不会听你的。”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顾津津强迫自己不去回想,她生怕自己想的越多,就越是会泄露更多的情绪,万一在他面前哭出来,她就真的没有一点底气了。“靳寓廷,你可以再找一个女人,你可以事先就跟她说,你跟她结婚只是权宜之计,再不行,你可以用你的钱和权买通她。到时候,你对你的大嫂想爱就爱,没有人会阻拦你,她还会配合你演戏,多好?”

  她胸口处起伏着,说出来的话自然也不会好听到哪里去。

  靳寓廷居高临下盯着她看,“如果我是要找人演戏,我不必再去重新找,你不就是现成的吗?”

  “对不起,我演技不好,恐怕会演砸掉。”

  靳寓廷嘴角处有淤青,每说一句话,疼痛都加深一分。“你之前几次都做的很好,我很满意。”

  “靳寓廷!”

  她这会的心痛,他是感受不到的,顾津津是绝对没有这个本事再在靳家待着。“你就不怕我出去将你们的关系四处宣扬吗?靳寓廷,你别再逼我了,如果你逼急了我,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题外话------

  星星眼~走过路过投个月票呀,看我这么可爱,看我津津这么泪目,看我老九这么欠揍,用月票砸我们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