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7曝光的日记本(精)

67曝光的日记本(精)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10848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22

  

  商麒赶紧追上去。“姐,你走错地方了,这是西楼,不是东楼。”

  “我没走错,就是这儿。”商陆见商麒要拦她,她推开了她的手,“别想骗我。”

  靳寓廷见她大步朝着屋内冲去,他忙走过去拽住了商陆的手臂,“麒麒说的没错,这儿是西楼。”

  “这就是我家,你们干嘛要骗我?”

  她将手从他掌心内挣开,商麒急得小脸微变,“九嫂在家吗?”

  靳寓廷轻摇下头。

  商麒面上的神色稍松,“幸好。”

  西楼的佣人见商陆闯进来,谁都不敢拦她,商陆在客厅内徘徊,眼里的惶恐之色越来越明显,“真的不一样了,怎么都变了啊?”

  “姐,我都说了这儿不是你的家。”

  商麒过去想要拉住商陆的手臂,她却先一步要往楼上走,靳寓廷面色微凛。“商陆!”

  她被楼梯给绊了下,差点栽倒在地,商陆生怕后面的人拉住她,她不顾一切飞跑着上了楼。

  走进卧室,商陆回头看向门口,靳寓廷站定在那里,眼里尽是一片复杂之色。

  “九哥,这是你的房间啊,看来我真的走错了。”

  靳寓廷心口处的沉闷越来越重,他朝商陆招下手。“我送你回去。”

  商麒走进去两步,想要将商陆拉出来,“姐,赶紧走吧。”

  “不对,不对,这房间怎么会在这?外面都不一样了,楼梯也是不一样的,怎么回事?”商陆将手臂抽回去,她看到了打开的衣帽间,她快步朝前走去。

  靳寓廷神色再度变了变,靳韩声送的那条项链还放在衣帽间内。

  他跟在商陆身后,商陆走进了衣帽间,手臂却被靳寓廷给扯住。

  她刚要出声,靳寓廷见状,从背后抱住商陆后用手捂住她的嘴。

  “唔——”

  商陆用力挣扎,靳寓廷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商麒忙要从兜里掏出手机,但时间太短,靳寓廷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将商陆抱出了衣帽间。

  商麒将手机塞回了兜内,并帮忙将衣帽间的门关上。

  “姐,你别这样,赶紧回去吧,说不定姐夫已经在家了。”

  “姐夫?”商陆安静了半晌,又开口问道。“什么姐夫?”

  商麒知道她糊涂,跟她解释也是没用的。靳寓廷松开了手,“商陆,等你以后清醒了,很多事自然也就明白了。”

  顾津津坐在包厢内等,快一个小时过去了,却还是不见靳寓廷的身影。

  陆菀惠和顾东升在看电视,只是时不时也看下手机,顾津津走到包厢外面,给靳寓廷打了个电话。

  商陆这会稀里糊涂,要想说通她让她离开,几乎是不可能的。

  靳寓廷听到手机铃声,他走到阳台上接通了电话,顾津津的声音有些焦急。“你到哪了?”

  “临时有点事,要迟到会。”

  “很严重吗?”

  靳寓廷回头朝房间内看了眼。“不是大事。”

  “我们都到酒店了。”

  “你们先吃。”

  顾津津自然不会同意,“你还要多久?”

  “我尽量。”

  她知道他忙起来有时候连饭都顾不上吃,“那我等你。”

  “津津,”靳寓廷喊了声她的名字。“别让你爸妈等太久,听我的,先上菜。”

  商麒看向阳台上的背影,她猜到是顾津津打来的电话,商陆走向床头柜,商麒扯高嗓音喊道,“姐——”

  阳台的玻璃门被带上了,但声音还是轻轻地往外传去,靳寓廷转身望了眼,看到商麒拉住了商陆,电话那头的顾津津并没听到声响,“你也别太着急,做好手里的事要紧。”

  “我知道。”

  挂了电话,靳寓廷快步往卧室内走,看到商麒不好意思地冲他解释。“九嫂放在这的东西,我姐差点就动了……”

  她将商陆拉过去几步,“姐,赶紧回东楼吧,姐夫要知道你在这的话,真的麻烦了。”

  “东楼是哪里啊?”

  “你现在的家啊。”

  靳寓廷看到商陆一脸的懵懂,她叹口气,目光又定定落在他脸上,“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姐,东楼就在那头,你要实在记不住,我带你去看看好吗?”

  商陆摇着头,“不想看。”

  靳寓廷走到她身前,手掌扣住她的皓腕,他朝着门口走去,商陆这回没有挣扎,反而跟着他乖乖出了房间。

  两人下楼梯时,商麒就在他们后面走着,她从兜内偷偷拿出手机,拍下的照片中,靳寓廷和商陆肩并着肩,他的手还牢牢抓住她不放,二人姿态亲昵,商陆也没有一点疯傻的样子。

  顾津津一直在包厢内等,顾东升看眼时间,压低嗓音同旁边的陆菀惠说道。“寓廷肯定是有急事。”

  “津津,要不你让寓廷不用赶过来了,就是个生日而已,我们随便过过就行。”

  顾津津回过神,一看时间,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妈,您饿坏了吧,我们先吃吧。”

  “津津,你跟寓廷说一声,工作要紧,让他别分心。”

  顾津津起身,包厢内有名服务员站在偌大的圆桌旁,她拉开椅子,瞬间觉得这张桌子好大、好大。即便靳寓廷过来,其实也就多了一个人而已,但至少团圆了。不像现在,空落落的,就算再坐十个人都还是显得很空。“上菜吧。”顾津津冲服务员吩咐道。

  “好的。”

  靳寓廷之前全安排好了,连点菜的时间都省了。顾津津拉开身旁的椅子,“妈,我点了蛋糕,这就让人送过来。”

  “还弄什么蛋糕啊,一家人吃顿饭就好了。”

  这是第一次给妈妈过生日的时候,家里多了个人,所以顾津津很看重,只是她设想的温馨场面并没有一一实现。

  菜上齐后,顾津津不住给陆菀惠夹菜,“妈,您多吃点。”

  “够了,你自己吃吧。”

  放在旁边的手机震动出声,顾津津看了眼,是网站编辑找她。

  “顾美人,明天要放专栏的资料,怎么还没给我?”

  顾津津真是忙糊涂了,她赶紧拿起手机回复。“明早给您,来得及吗?”

  “来不及啊,现在就要给美工。”

  “那一会等我回家可以吗?”

  “你在外面吗?”编辑显得很为难。“还有半个小时美工就要下班了,必须在下班之前给她才行。”

  这件事,编辑提醒过她好几次了,只不过顾津津心不在焉,出门之前居然给忘了。她细想片刻,也只能现在赶回去拿。

  顾津津拿起挂在座椅上的包。“爸、妈,不好意思,我要回家一趟。”

  “怎么了?”

  “有些资料在电脑上,我要回去传给编辑。”

  “吃完饭再弄来不及吗?”

  顾东升刚说完这句话,就被陆菀惠轻踢了一脚,“孩子们有自己的事,我们两个先吃就好了。”

  顾津津实在是觉得歉疚,但事情紧急,再加上这儿离靳家不远,半个多小时就能打个来回了。

  “妈,您慢点吃,等我。”

  “好。”

  顾津津说完,起身离开。

  靳寓廷带着商陆下楼,他走进厨房,拿了两个核桃出来。

  核桃被放在掌心内轻轻一捏,再递到了商陆的面前。

  商陆一语不发地接过去,商麒看在眼里,小声同靳寓廷说道,“九哥,你今晚还有事吧?”

  商陆小口地吃着核桃,孔诚进来时,看到商陆在这,很明显吃了一惊。“九爷。”

  靳寓廷朝他看了眼,孔诚快步上前。“我方才过来的时候,看到靳先生的车回了东楼。”

  商麒吓得脸色都白了,“姐,快走吧!”

  商陆不紧不慢地吃着,她完全顾虑不到别人的焦急,靳寓廷最懂靳韩声的性子,他一会若是找不到商陆,应该会第一时间冲到东楼来。

  “九爷,现在怎么办?”

  靳寓廷看了眼跟前的商陆,“商陆,让麒麒送你回家。”

  “我不,你们都骗我,你们都要把我送进地狱。”商陆说完,眼里的害怕在一层层渗出来,她转身就要跑。这么晚了,靳寓廷肯定不能让她胡来,他伸手拽住她的手臂。“商陆,别闹。”

  “我要回家,回自己的家,我爸妈呢?”

  她双手使劲挣扎,靳寓廷见状,一把将她拉到怀里,他强劲有力的双臂紧紧抱住她,不让她再乱动,“商陆!”

  “放开我,我难受!”

  “你听话,听话我就放了你,行不行?”

  商麒站在旁边,看到靳寓廷眼里的温柔毫不掩饰,他朝孔诚吩咐了声,“让司机备车。”

  “是。”

  靳寓廷紧接着冲商麒说道。“你们跟我的车出去,他应该很快会给你打电话,你就告诉他你们还在星海广场,说商陆不肯回去。”

  “好。”

  孔诚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九爷,车子来了。”

  靳寓廷抱着商陆往前走,商陆脚步迟钝,目光充满惶恐,男人低声安慰道,“不要怕,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商陆立马安静下来,也不闹了,靳寓廷手臂微收紧,这才感觉到她双肩瘦削,手掌握住的好像只有她的骨头。

  车子停在门口,司机将车门打开,靳寓廷让商麒和商陆坐进了后车座内。

  黑色的车身穿梭在夜幕中,在滑过圆形转盘后,靳家紧闭的铁门在急促的喇叭声中缓缓打开,司机一脚油门准备穿过去,却不想另一辆车从东楼方向而来。对方车速更快,眼见车头窜过去的同时,还打了方向盘。

  司机急踩刹车,两辆车同时停稳,靳寓廷坐在副驾驶座上,看到靳韩声下了车。

  男人修长的身影踩着夜风而来,一片狰狞的树荫映衬在他身后,他面色冷冽,这样的月光之下,又为靳韩声平添了几许阴邪。他走到车旁,车窗紧闭,完全看不到车内坐着的人。

  靳寓廷将车窗落下一指左右的隙缝,彼此的视线狭路相逢,坐在车内的男人眉头紧拧,语气也有些咄咄逼人。“大哥,这是怎么了?”

  “见到商陆了吗?”

  靳寓廷觉得好笑。“不见了?”

  靳韩声将手臂撑在车窗玻璃上。“这么晚还要出门吗?”

  “对,给岳母过生日。”

  “真是好女婿。”

  商麒在后面紧张地抱着商陆,两人缩在副驾驶后面的位子上,车内空间很大,再加上弯着腰,靳韩声透过那点缝隙压根看不到后面的人。

  “商陆不见了,你应该出去找。”

  “我给麒麒打了电话,只不过她没有接。”

  商麒这个时候哪敢接他的电话,她眼见商陆要起身,忙用劲压着她,另一手则捂住了商陆的嘴。

  “我已经迟到了,就不陪你去找了。”靳寓廷说完,示意司机开车。

  不远处,一辆出租车停在大门口,靳寓廷看到顾津津走了下来。

  靳韩声唇瓣轻挽,用手在车窗上轻敲两下。“看来这生日,你也不用去过了。”

  顾津津走进去几步,就看到两辆车剑拔弩张地靠着,车头几乎要撞在一起。她目露犹疑,到了跟前,这才开口跟靳韩声打过招呼。“大哥。”

  “津津,听说今天是你母亲的生日?”

  “是。”

  靳韩声唇角一勾,“恭喜。”

  顾津津听得莫名其妙,她看到靳寓廷坐在副驾驶座内,她上前几步。“你才忙完吗?”

  “嗯。”靳寓廷轻应声。

  “正好,我去楼上发个文件,你等我,我们一起过去。”

  靳寓廷眉间拢起,说话声也带着几分冷漠,“我要去下公司。”

  “这都快九点了。”顾津津话语内藏不住失落。

  “不会耽误太长时间。”

  顾津津闻言,点了下头。“那我回去了。”

  她好打发,可靳韩声显然是个麻烦的主,他站在车旁,他的车子又挡着靳寓廷的道,显然不会让他就这样离开。

  顾津津回到西楼,电脑没有关,编辑好的文件都放在桌面上,她只需要动动手指发送一下即可。

  靳寓廷上半身靠向椅背,冲司机吩咐道。“开车。”

  司机打过方向盘,靳韩声嗓音微沉,“老九,这么着急离开,莫不是你这车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你是不是还想搜车?”

  “你若不介意,我更不介意。”

  靳寓廷冷笑声,“商陆今天不是跟着商麒出门的吗?”

  “说不定她一个糊涂,又跑到西楼去了。”

  靳韩声明显是在拖延时间,两人之间又似在博弈,靳寓廷不能露出丝毫的痕迹,他如果执意要走,靳韩声肯定会让司机一直跟着他。到时候,他也没有办法让商陆和商麒离开。

  最重要的一点,靳寓廷不怕靳韩声,可是最后要面对靳韩声的,永远只有商陆一个人。

  靳韩声疯癫起来,比任何人都可怕,如果让他看到商陆这会是在靳寓廷的车上,他的变相折磨不用说,都知道是令人胆战心惊的。

  顾津津下来的时候,居然看到靳寓廷的车还停在原地。

  她分外不解,靳韩声看到她过来,他单手插在兜内。“津津,你倒是管一管老九。”

  “怎么了?”

  “他把商陆藏在了车里。”

  顾津津吃惊不已,什么意思?

  靳寓廷听到靳韩声这样说话,丝毫没有慌张,言语间更加没有一点心虚。靳韩声的心狠手辣他又不是没见过,像这种话,他真是随口就来。

  “大哥,说话要讲证据,我藏着商陆做什么?”

  “你心里有数,不是吗?”

  顾津津眉头紧锁,她站在车子的另一侧,自然也看不到靳寓廷的神色,只是耳朵里却钻进了男人的说话声。“津津,上车。”

  靳韩声听到这话,目光一瞬不瞬落到顾津津的脸上。

  她心里不由咯噔下,再看了眼那辆横在前方的车,靳韩声只是捕风捉影就闹出这么大的仗势,如果他说的话是真的,那他不得把整个绿城都掀翻?

  顾津津的手落向门把,视线紧紧盯着那扇玻璃,她这会压根看不到车内的情形。

  “津津,你看到了商陆,一定跟我说一声,她是我的人,老是盯着老九不好,是不是?”

  车门锁啪嗒一声打开,黑色的车门在她眼中逐渐被拉开,里头的内饰也清晰呈现在顾津津眼中。她很快就看到了两个身影,商麒满脸紧张地看着她,还有一个人,就是商陆。

  顾津津心头被砰然一击,抬起的目光同靳韩声碰上,男人一双眼睛好似要在她身上打出无数个洞。她知道靳韩声是一只狐狸,凡是一点细碎的表情落在他眼里,都能被他拼凑出他想要的信息。

  顾津津极力隐忍,尽管心在滴血,但僵硬的面皮还是被她扯出抹笑意。

  空气内安静极了,靳寓廷没说话,所有人好像都在等着她开口。

  顾津津眼里很痛,被人割开了似的,但她仍然轻松地抬起一条腿准备坐进去。“大哥,你也太爱开玩笑了,这里哪有大嫂的影子?”

  “没有?”靳韩声嗓音微扬,听不出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你再仔细看看。”

  “就这么点地方,我又不瞎。”顾津津其实能感觉到自己的说话声中带有战栗,也许别人听不出来而已。“我爸妈还在酒店等着呢,我跟寓廷先过去了。”

  顾津津说完这话,坐进车内,再用力将车门关上。

  靳寓廷轻挥下手,司机见状,打过了方向盘。

  靳韩声这回没有再阻拦,他看着靳寓廷的车从他眼皮子底下开出了靳家。

  顾津津眼圈有些发烫,车子开出去许久后,商麒这才松开手,商陆直起身,有些难受,不住用手轻拍着胸口。

  车内谁也不说话,也没有人站出来解释一句。顾津津看了眼窗外,她心里压不住事。“大嫂为什么会在你车里?”

  商麒看了眼前面的男人,着急替他解释。“今天下午我带我姐出门玩了趟,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她把西楼认成了东楼,九嫂,你也知道我姐夫的脾气,就算跟他好好说,他也不会听的。所以我们想着先把我姐带出去,再找个机会打电话给我姐夫,你千万别误会……”

  顾津津沉默无声,冷静下来想想,心也就没有那么痛了。

  如果靳寓廷真的要跟商陆有些什么,那商麒也不会在场。

  但是……

  他这么久不出门,是因为商陆在吗?

  顾津津很想听靳寓廷跟她解释一声,但是男人坐在前面一语不发,周边的气氛越来越冷了。

  司机不住观察着后视镜,到了星海广场,车子往地下车库开去。

  “九爷,靳先生应该没有跟过来。”

  靳寓廷冲身后的人说了声,“下车吧。”

  “好。”商麒打开车门,拉着商陆的手下去了。

  车门再度被关上,司机很快掉头,顾津津心里有些闷,车子开离了星海广场一段路,靳寓廷忽然开口让停车。

  顾津津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他下了车,很快,却又拉开后车座的车门,坐到了她旁边。

  她别开视线,不想理睬,靳寓廷看了眼她的侧脸,“想不到你居然能把他给骗了。”

  “我当时应该说,车里有人。”

  靳寓廷忍俊不禁,“但你没有说。”

  “大嫂为什么会把西楼认成东楼?”

  靳寓廷的解释也算合理,“她脑子不清醒的时候,看哪里都是一样的吧。”

  顾津津小手轻握,“你直接把她送回东楼,不好吗?”

  “他疑心病太重,每一个靠近商陆的人在他眼里都是有所图谋,就算是我这个亲弟弟,也一样。”

  顾津津听着靳寓廷语气平静地说着这番话,她心头漾起的复杂感觉被安抚了不少。

  她总是耿耿于怀又十分介意,只不过每个人的态度都坦荡荡,商麒的解释又完全能说得通,她总不至于会帮着靳寓廷和商陆来骗她吧?

  这时候的顾津津,想法真是很简单,她没有接触过复杂的人心、复杂的社会,有些事就算有疑惑,但她总是能轻易地想通。

  她不知道将来的有一天,她也会和这些人一样,喜怒不再表现在脸上,所有的心思也会知道怎么去藏匿,甚至她也会被逼着去算计别人。

  手上一阵暖意传来,顾津津低头一看,靳寓廷握住了她的手掌。

  她想要将手缩回去,靳寓廷脸色自然地看了她一眼,“你爸妈等着急了吧?”

  “还好。”

  男人把玩着她的手指,方才他让她上车,也算是在冒险,毕竟顾津津是一点心理准备没有的。

  他只是没想到顾津津能处理得这样好,干净利落。

  车子开到饭店,靳寓廷下了车,司机将后备箱打开,顾津津看到了放在里面的东西。

  靳寓廷将一个礼盒递给她,他伸手抱了一束鲜花,望了眼放在那里的蛋糕,“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化掉。”

  顾津津走后,陆菀惠和顾东升也没怎么吃,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传来,陆菀惠忙起身准备去开门。

  包厢门一下被人推开,靳寓廷走在前面,“妈,真不好意思,来晚了。”

  陆菀惠脸上瞬间笑开了花,“不碍事,不碍事,饿坏了吧?”

  靳寓廷将手里的花递给陆菀惠,他将蛋糕放到桌上,冲顾津津说道,“解开看看。”

  顾津津将绸带拉开,蛋糕形状完好无损,靳寓廷脱了外套放到旁边,看着顾津津将蜡烛插在蛋糕上。

  “妈,这是生日礼物。”顾津津将手里的礼盒交给陆菀惠,还不忘补了句,“他准备的。”

  陆菀惠看了眼精致的包装盒,她将盒子打开,看到里面是一块带钻的女式手表。

  她目露讶异,但也知道推脱不好,只好收了起来。“寓廷,你真是有心了。”

  “应该的,妈。”

  “妈,许愿吧。”顾津津将蛋糕推到陆菀惠面前,她有些不好意思,往年过生日都是在家过的,也就是一家人吃个饭,哪还弄许愿这种事情。顾东升笑着在旁边撺掇,“许个愿吧。”

  陆菀惠忍着笑意,“好。”

  她双手合十,嘴里轻念出声,“那就希望我女儿平平安安将孩子生下来,是男是女都好,愿他们小两口子幸福美满。”

  顾津津嘴角僵了下,脸色也不好看起来,她至今都没敢跟爸妈说起那件事,现在这个雪球越滚越大,她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肩膀上陡然一重,靳寓廷手掌摩挲着肩头,陆菀惠切了蛋糕,菜都凉了,顾东升赶紧让他们坐下来吃饭。

  顾津津心不在焉地夹菜,几次欲言又止,可今天是妈妈的生日,她总不能选在这个时候坦白吧?

  但这件事,是迟早要说的。

  靳寓廷看出她满腹心事,自然也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放下了筷子,“津津,你再去点两个菜。”

  “不用了,”陆菀惠看着整桌菜没怎么动,“够了。”

  “再点几个热菜,”靳寓廷说着,拍了下顾津津的腿,“去吧。”

  顾津津心有疑惑,但还是起身往外走,到了包厢外面,她将门轻带上,但是留了条缝隙。

  靳寓廷这个时候分明是想要将她支走,但又有什么事,是不能当着她的面说的呢?

  陆菀惠今晚高兴,难免要多嘱咐几句,“寓廷,津津年轻,说到底还是个孩子,之前在家我们都特别宠着她,从小到大也没受过什么严重的挫折。所以她进了靳家后,我老是担心,怕她不懂规矩。”

  “妈,您放心,靳家也没什么大规矩。”靳寓廷思忖着该如何开口,这件事迟早是要说的,择日不如撞日,免得它像是一块大石头似的,天天压在顾津津的心里。

  “你能这样想,是最好的。”

  “妈……”

  顾津津看到靳寓廷侧身坐着,白色的衬衣映衬出一张俊朗非凡的脸,只是此时的侧颜莫名带了一种哀伤。“对不起。”

  陆菀惠有些吃惊,“这是怎么了?”

  “津津的孩子没了。”

  陆菀惠和顾东升同时出声,“什么?”

  “年前去滑雪场的时候,我没看好她,她不小心摔了一跤。”

  顾津津其实想过要跟家里人坦白假怀孕的事,但有些事刨根问底之后,肯定会露出破绽,到时候恐怕连他们那些不单纯的开始都会被挖出来。

  陆菀惠眼里溢满沉痛,一时半会根本说不出话来。顾津津恨不得推开门进去,可这个时候,她又能说什么呢?

  靳寓廷也沉默了半晌,顾东升拍着陆菀惠的肩膀。“好了,事情都已经这样了……”

  “我原本是想带津津去散心的,没想到却出了这种事,应该怪我。”

  陆菀惠心想,孩子没了,作为父母的他们肯定更难受,之前还要在她面前强颜欢笑,还不是怕她难受吗?

  靳寓廷看了眼坐在旁边的人,“妈,我和津津的孩子还会有的。”

  这句安慰的话传到陆菀惠的耳中,多少是能令她感到欣慰的,但是顾津津听了,心下却涌起几分复杂。

  “是,”陆菀惠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你们还这样年轻。”

  靳寓廷原本以为,这件事由他交代过去就好了,他心里是不会有任何波动的,只是想到顾津津那晚躺在病床上的样子,他竟觉心口抽痛了下。

  他应该庆幸,幸好它不是真的。

  顾津津悄悄地往后退了两步,她找服务员加了几个菜。

  回到包厢后,陆菀惠也没多说,只是疼惜地抓着她的手,不断地让她多吃。

  晚饭过后,靳寓廷安排了车送他们回去,顾津津站在昏暗的路灯下,还在不住挥手。

  她穿得单薄,一道黑色的影子被拉得又细又长。

  两人坐进后车座内,司机发动车子,顾津津视线落定在男人的侧脸上。

  他目视前方,半晌后,才开了口,“还没看够?”

  “孩子的事,你跟我爸妈说了。”

  “是。”

  顾津津唇瓣轻抿了下,“我自己可以说的。”

  “这件事过去了,你不用再时时记挂着。”

  车子一路开回西楼,到了门口,司机下去先给顾津津打开车门。靳寓廷的手落在门把上,他长腿轻动,却好像踢到了脚底下的东西。

  顾津津转身往外走,靳寓廷弯腰,看到副驾驶座底下有个日记本。他随手拿过来,翻开一看,却是商陆的笔迹。

  靳寓廷不动声色地将日记本放在兜内,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顾津津这会神色轻松,话也多了起来,“我给我妈看中了一套衣服,特别好看,生日礼物让你破费了,我过两天……”

  她抬头看向靳寓廷,却见他心不在焉,顾津津将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你怎么了?”

  他方才翻开日记的时候,大致扫了一眼,看到里面出现了他的名字。

  靳寓廷神色冷淡,这样的表情看在顾津津眼里,好像很是陌生,他方才分明不是这样的。

  “没什么。”靳寓廷说完这话,快步上了楼。

  顾津津率先走进卧室,身后却没有脚步声跟过来,她转身正好看到靳寓廷走过去的身影,顾津津又回到门口,见靳寓廷去了书房。

  他脚步急促,开了书房的门就进去了,顾津津还来不及说上一句话,就见冷硬的门板被甩上,剧烈的声音钻进她的耳膜深处。靳寓廷坐到书桌前,里面漆黑一片,他将桌上的台灯点亮。

  翻开日记的第一页,靳寓廷看到了抬头的日期,那时候商陆还没有疯。

  日记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靳家冬至宴,一道道人影从我眼中穿过,我不喜与人交际,我知道靳家也有这么一个人。我和他坐在院子内的长椅上,一眼望去,远处的热闹跟我们没有丝毫关系。我不喜欢喊他九哥,因为太多人这样叫他了。”

  靳寓廷的目光继续往下,商陆的日记里记录了很多琐事,可很多却偏偏跟他有关。

  “我当时心里想着,如果能一直一直这样坐着,多好啊?靳商两家联姻已是心照不宣的事,我心里有你,满满的都是你,只是我捉摸不透你的心。妈妈常跟我说,婚姻里面,不必有多深的爱,只要你忠诚于我,我忠诚于你,一样能做到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只是我要的,一直都是夫妻恩爱。九哥,如果你早一点将心思说透,我们是不是就能早一点在一起呢?”

  靳寓廷俊目染痛,甚至不敢再往下看。

  他修长的手指按着日记本的纸业,指腹一下下在上面抚着,手指尖泛出疼痛,靳寓廷收回神一看,食指被割出了一道血口子。

  顾津津洗完澡出来,还是没见靳寓廷的身影,她不由走到书房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丝毫的动静,顾津津想着他方才的神色好像不对劲,她拧开门把直接走了进去。

  屋内没有开大灯,走过去几步,她看到了书桌的台灯前,有一个身影像是雕塑般坐在那一动不动。

  “靳寓廷?”

  她轻喊一声,又上前几步。

  顾津津将书房内的水晶灯点亮,靳寓廷合起日记,将它放进了抽屉内。

  “你没事吧?”

  男人身子陷入了椅背内,“你来做什么?”

  “我看你一直不出来。”

  “你先睡吧。”靳寓廷闭起眼帘,显然是一个字都不想再多说,他跟方才简直是判若两人。

  顾津津看出他心里有事,但也不好多问,只能转身离开。

  这一晚,靳寓廷居然都没有回卧室睡,顾津津早上起来的时候,去书房和客卧找了圈,都没有他的身影。

  中午时分,商麒提着从家里带的点心又过来了。

  顾津津盘膝坐在窗台上,正画着漫画,商麒敲着门,声音也钻了进去。“九嫂。”

  她收回神,让她进去,商麒推开门却并未往里走,顾津津看了眼她手里的东西,“带什么好吃的了?”

  “糕点啊,苏式糕点。”

  顾津津走了过去,商麒拉住她的手,“下楼吃。”

  “就在这儿吧,我今天的更新还没画完呢。”

  “这毕竟是你和九哥的房间,不好吧?”

  顾津津忍俊不禁,“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脸皮这样薄呢?”

  商麒将食盒放到窗台上,将盖子打开后,从里面拿出几样点心。

  “这是海棠糕。”

  顾津津尝了一口,“真好吃,跟外面卖的不一样啊。”

  “那当然,我家厨子的手艺可是一级棒。”

  顾津津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给商麒倒了杯水,“对了,昨晚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我跟姐夫说手机开了静音,正好带我姐买衣服,所以没接到电话,他没有再怀疑。”

  “那就好。”顾津津盘膝坐回窗台上,“我还有一点点就画完了。”

  “待会,你跟我去趟东楼吧?”

  顾津津手里动作轻顿,商麒拉了拉她的手。“我妈让我带些点心过去,我姐最喜欢吃了,可是我怕碰上我姐夫,他要是再细细盘问一番,我肯定会说漏嘴的。”

  “你就坚持昨晚的说法好了。”

  “不行啊,我在他面前紧张。”

  顾津津眼见商麒急得都快跳脚了,她心想也是,商麒性子简单,怕是比她更加藏不住事,“那好吧,我陪你去。”

  “九嫂最好啦!”

  顾津津上传了更新后,将电脑合上。“你要不自己玩会,我洗个头。”

  “你出门还要美一下呢?”

  “总不能油光满面的过去吧?”顾津津说着,起身就往浴室走。

  商麒坐到沙发内,她听到浴室有水声传到耳朵里,现在二楼就只有她和顾津津在,她环顾下四周,站了起来。

  顾津津在浴室内折腾了小半天,吹完头发后觉得脸上干,又抹了润肤霜后这才出去。

  商麒目光轻抬,刚打完一局游戏。“你再不出来啊,我都要坐在这睡着了。”

  “哪有这么夸张。”

  “你又不是去见九哥,还细心装扮一番呢。”商麒说着,将食盒内的糕点分出一半给顾津津。

  “都给大嫂带去吧。”

  “我姐也吃不完。”商麒将盖子盖了回去,她走过去挽住顾津津的手臂往外走。

  靳韩声并不在家,西楼也就商陆和佣人在。

  顾津津和商麒在客厅内坐了会,小于忙进忙出的,又是沏茶又是准备点心。

  商陆手里捧了本书,也不知道能不能看进去,商麒心情愉悦,也许是因为靳韩声不在,所以每个人都觉得很轻松。

  商麒跟商陆说着以前的趣事,顾津津看到商麒弯腰笑出声来,只是一抬头,那笑声却卡在了喉咙间。

  顾津津还未来得及回头,就听到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说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商麒忙起身喊了声姐夫,“正好说起小时候的事……”

  男人将手里的大衣随手丢在沙发上,他笔直修长的腿走过去,坐到了商陆身边。

  靳韩声抱住她的肩膀,就势将她带进怀里,“她今天还好吧?”

  “太太按时吃了饭,精神也不错,您放心。”小于站在旁边回道。

  靳韩声攥着商陆的手掌,手指在她手背上摩挲。“指甲长了。”

  商麒见状,朝顾津津使个眼色,顾津津立马明白过来。“大哥,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大嫂。”

  “我也要走了,家里还有事呢。”商麒说着,赶紧站起身来。

  靳韩声神色淡漠,也没有开口强留她们,顾津津走出去几步,等到商麒的步子赶上她后,她回头看了眼。

  商陆眼帘轻垂,一动不动缩在靳韩声的怀里,她没有让她们多待一会,之前也没有显出特别热络的样子,她好像一直就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吃过晚饭,顾津津在客厅看着电视,她手里抱了袋虾片,门口传来阵动静,她忙直起身,两腿放到了地上。

  靳寓廷走进屋内,目光朝她所在的方向扫了眼,“怎么还没睡?”

  “还早呢。”顾津津将虾片放到茶几上,她站起身,朝他走近几步,“靳寓廷,你心里是不是藏着什么事啊?”

  男人目光在她脸上扫了圈,似乎想笑,但笑意却并未达眼底,“你学会读心术了不成?”

  “我又不傻,看人脸色总是会的。”

  靳寓廷抬起手指,在她嘴角处擦了下,顾津津不好意思地用手背拭向唇瓣。

  靳寓廷并未在楼下逗留,顾津津看着他往楼上走去,赶紧关了电视。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靳寓廷却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书房。

  顾津津以为他有事要忙,只好推开了卧室的门。

  回到房间后,顾津津还未来得及在床沿处坐下,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冲了进来。她扭头一看,只见靳寓廷气势汹汹,几步间来到她跟前。

  “东西呢?”

  ------题外话------

  万更又送给你们,我要喊月票啦~

  今天10点过后,月票翻倍,投一张等于两张,两张等于四张,亲们10点以后投票呀

  看在最近这么努力更新的份上,求月票啦,要动力啦,耍泼打滚求支持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