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3她进了陌生男人的房间(精)

63她进了陌生男人的房间(精)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1371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17

  

  “津津,不早了,回去早点休息。”秦芝双催促说道。

  顾津津没法子,只好跟着往外走。

  主楼前停了两辆车,一辆是靳睿言的,另一辆则是段璟尧的。

  两人都有司机,如今两名司机分别站在车子的一侧,拉开了车门正等着他们上车。

  靳睿言手臂间挂着外套,车上有暖气,她也懒得再穿。她身子站得笔直,尖细的高跟鞋踩过硬邦邦的地面,她弯腰坐进后车座内。

  段璟尧视线扫过去,黑色的西装裤下,靳睿言的腿显得细而长,司机想要关上车门,却不想男人伸出手,落在了车门上。

  司机目露不解,眼看着段璟尧弯腰坐进去。

  靳睿言原本轻闭的眼帘睁开,他侵略性的气息太浓,令她忽略不得。“你不是自己有车吗?”

  “怎么,市长的车,我就坐不得?”

  靳睿言拧紧眉头,段璟尧搭起长腿,“这还没出靳家呢,你就要把这恩爱的面皮撕下来?”

  靳睿言示意司机关上车门,她看了眼外头,见到靳寓廷和顾津津走了出来。

  司机很快发动车子,段璟尧今晚喝了不少酒,如今处在密闭的空间内,靳睿言能闻到他身上的满身酒气。

  想到回家还要应付段家的人,靳睿言不由头疼。

  她跟段璟尧没什么话好说,还不如趁着这段回去的时间小憩一会。

  靳睿言全身放松,轻靠在头枕上,段璟尧侧过身,压制住她的上半身,他一手抵在靳睿言脑后,另一手圈紧她的腰,她两眼刚睁开,就看到他的俊颜逼近而来。唇瓣触及到他的柔软和冷冽,靳睿言杏眸圆睁,她肩膀开始挣扎,很明显不想在车里跟他有什么亲热的举动。

  段璟尧薄唇轻启,先是吻住她的唇,随后就是一口重重咬下去。

  靳睿言痛得倒吸口冷气,两手在他胸前使劲推搡,可他就是不肯松开,直到两人的唇齿间泛出血腥味。

  靳睿言眼皮轻跳,段璟尧满意地松开她,她痛得冒出了冷汗。

  男人轻笑声,靳睿言伸手轻抚过唇瓣,看到手指上沾着血。

  她目光微凛,扬起手臂就要抽过去,段璟尧眼疾手快,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就势将她上半身压了回去。

  “还想再来一次?”

  “姓段的,你属狗的是不是?”

  司机打过方向盘,昏暗的路灯带着掠过的街影倾洒在两人面上,也照亮了段璟尧眼底的挑衅。“我的市长老婆,你这幅样子,明天去参加重要会议的时候,会不会引来非议?”

  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靳睿言垂下眼帘,显出一片漫不经心,“段先生可不像是这么幼稚的人。”

  “大过年的,让你见见红,预祝你来年鸾飞凤翥,扶摇直上。”

  靳睿言舔了下伤口的地方,火辣辣的痛,“明天的会议上,我一定提一提段家,提提我们两夫妻琴瑟和鸣,到时候很多人看在段家的面子上,定会促成这趟会议更顺利地进行。”

  她嘴上被咬出来的这块伤,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段璟尧低低笑出声,他逼近上前,伸手拉开靳睿言颈间的丝巾,他盯着那一片白皙细嫩说道,“既然这样,我不介意回去给你制造出更多的痕迹来,到时候你只要露个脖子出去,那些人就更能明白我段璟尧对你的心。”

  靳睿言别开脸,“你松开我。”

  “这么容易生气,这可不像你。”

  司机在前面充耳不闻,一心只顾着开车,段璟尧手臂微松,坐回了原位。

  西楼。

  顾津津回到卧室,手机一直在响,都是群发的祝福短信。

  靳寓廷径自去浴室洗了澡,出来的时候也没看她,两人当彼此是不存在的,等顾津津洗完澡时,靳寓廷已经躺在了那张大床上。

  她好几天才见到他一面,下一面,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顾津津觉得还是得趁着这个机会,将有些事说清楚。

  她坐向床沿,没有丝毫的犹豫,开门见山说道。“靳寓廷,你既然这么不想见到我,就趁早结束了这段关系吧。”

  男人挑起眉头睇向她,“怎么结束?”

  “我想回家。”

  靳寓廷定定地看了她一眼。“你明天就能回去。”

  “我不想再住在靳家了。”

  “你觉得我会答应你吗?”

  顾津津沉默片刻,这才说道。“我明白,你若不肯,我再怎么想离开都是枉然,那你总要给我个期限。”

  “无期。”靳寓廷冷冷开口。

  顾津津面色微白,“凭什么?”

  靳寓廷躺了下去,拉过被子,“你要想轻举妄动的话,我不拦着你,但我奉劝你一句,陈家对你虎视眈眈,你要现在离开了靳家,我保证你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今天是除夕,两人的对话间却不惜出现了‘死’字,顾津津躺在自己的那半边地方,她还是没有鼓足勇气,问一问他和商陆的事情。

  她怕会自取其辱,又怕靳寓廷连句解释都懒得给她。

  第二天,靳寓廷出了门后果然就没再回来。

  他也算是给足了家里面子,除夕这一晚留在了西楼。

  两天过去,三天过去。

  初五这天,陆菀惠又打了电话。

  她在那头小心试探着,“津津,寓廷在吗?”

  “他……他出去了。”

  “大过年的还这么忙吗?”

  顾津津轻嗯了声,心里却藏满了愧疚,这几天她都不敢回家,她生怕妈妈非让她叫上靳寓廷一道。可总这样搪塞也不是办法,她想家想得厉害。

  “嗯,他……他出差了,妈,我明天自己回去。”

  “出差?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呢。”

  陆菀惠语气间也有无奈。“津津,你舅妈和婶婶她们年前就跟我讲好了,你和寓廷新婚第一年,家里亲戚都要请你们吃饭。”

  “妈,寓廷太忙了,算了吧。”

  “再忙,抽个空吃顿饭总有时间吧?津津,新婚请客的规矩不能坏了。”

  顾津津头痛欲裂,“爸呢?出门打麻将了吗?”

  “还打什么麻将啊,胃痛,在家躺着呢。”

  “什么?”顾津津从床沿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陆菀惠原本不想说,但这种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总是一个人喝酒,喝着喝着胃穿孔。”

  顾津津怔怔听着,半晌后,这才说道,“我马上回家趟。”

  “那寓廷……”

  “明天,我明天一定带他回来。”

  年初五的晚上,绿城还沉浸在新年的欢乐中,树山别墅内挂满了喜庆的彩灯,茂密的树枝上绑着一束束粉色的花,放眼望去,犹如世外桃源,满眼尽是景。

  靳寓廷处理完一些事后,准备上楼。

  门被打开,他看到孔诚从外面进来。

  “九爷。”

  “你怎么来了?”

  孔诚看了眼不远处被拉上的落地窗帘,“您看到外面坐着的人了吗?”

  “什么人?”

  “是九太太。”

  靳寓廷几步上前,拉开窗帘,看到顾津津坐在门口的木质长椅上,她穿了件黑色的长羽绒服,如不细看,几乎就要和夜色融为一体。“她是怎么进来的?”

  “九爷,九太太肯定是来找您的,只是奇怪,她为什么不进屋?”

  靳寓廷丢开手里的窗帘,“别管她就是了。”

  “今晚外面很冷,零下六度。”

  “孔诚,”靳寓廷不悦地看他一眼。“你是不是要转行去当天气播报员?”

  孔诚闻言,又补了句,“今晚还会下雪。”

  靳寓廷冷冷睨向他,孔诚装作没看见似的别开视线。

  “说不想见到我的是她,这会找上门来的也是她,真是好笑。”

  “九爷,人都有失控的时候,既然九太太来了,就说明那件事已经过去了。”

  靳寓廷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她看见我抱了商陆,我不信在她心里,这件事就能这样翻篇。”

  他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刚喝了一口,就听到孔诚说道。“她如果真的这么介意,就说明她心里已经有你了。”

  靳寓廷几乎要忘记喉间吞咽的动作,他目光复杂地看向孔诚,“你说什么?”

  “九太太说孩子没了,还不也是因为这个事。”

  靳寓廷没说话,指尖在杯口处轻抚。

  顾津津方才是看着孔诚进去的,她知道李颖书给的地址没错,靳寓廷就住在这儿。

  她鼓起了十万分勇气,这才走过去按响门铃。

  孔诚听见声音,转身要去开门,靳寓廷沉声喊住他。“不是让你别管她吗?”

  “但是,九爷……”

  “孔诚,我放你假,你不好好在家相亲,成天往我这里钻做什么?”

  孔诚被说得一句话答不上来,只好任由门铃声响个不停。

  顾津津在外面坐了那么久,这会已经被冻僵了。

  她手指按住门铃,声音穿透过门板,里头的人肯定能听得清清楚楚,可就是没人给她开门。

  顾津津心想,莫不是靳寓廷这会不方便?说不定,他在外面住的时候,并不是一个人。

  但她好歹也算是靳寓廷的妻子,况且她答应了家里,明天一定跟他一起回去。

  顾津津抬起手掌,用手拍在门板上。“靳寓廷,我知道你在里面,我不打扰你,我只想借用你半天的时间,明天跟我回趟家。”

  靳寓廷听在耳中,不由勾了抹冷笑,他就知道她不可能轻易来找他回去,唯一的可能,是跟家里人交代不过去了。

  孔诚听着拍门的声音,脚步定在原处,没有靳寓廷的吩咐,他也不敢过去开门。

  屋内温暖如春,只需穿一件薄透的衬衣,靳寓廷坐在沙发内不动,他脑子里总记着顾津津说得那句不想见到他。

  顾津津有她耿耿于怀的事,他也有他耿耿于怀的事。

  屋外,拍门声渐渐弱下去,顾津津收回手,看来他是打定主意不肯见她。

  一辆车开进来,到了别墅门口,车子停稳,顾津津听到身后传来甩上车门的动静声。她没有回头,直到一抹高挑的身影来到她身旁,“你是谁?”

  顾津津秀眉微蹙,抬头看向面前的女人,她妆容艳丽、身材匀称,打扮得又非常时髦。她的视线顺着女人的手臂往下看,看到她拎了个纸袋,顾津津隐隐约约能看到里头装着的衣服。

  她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大过年的别人都在放假,这女人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靳寓廷的私人住所吗?

  “问你话呢,你是谁啊?”

  顾津津强抑住心头的苦涩。“你又是谁?”

  “我劝你趁早回去吧,九爷要能让你进门,你还用站在这吗?”

  这无疑又是在往顾津津的伤口上撒盐,她端详了跟前的女人一眼,“你的意思是,你能进去?”

  女人抬手按了门铃,见里头没有动静,她掏出手机给孔诚打了电话。

  孔诚走到落地窗前,顾津津应该是走了,靳寓廷这会坐在沙发上也不说话,孔诚只好按着自己的判断走到门口,一把将门拉开。

  女人的身影出现在孔诚眼里,他朝她看了眼。“怎么才来?”

  “不要准备下吗?”

  孔诚的目光扫过去,看到了站在女人身旁的顾津津,他真以为她已经走了,“九……”

  顾津津转身离开,她不想看到那个女人满脸得意的样子,孔诚盯着她的背影,也不敢追出去,只好侧过身先让小罗进去。

  女人踩着高跟鞋进了客厅,靳寓廷一抬眼,面上神色瞬间阴暗。“你怎么来了?”

  “孔……孔诚让我来的。”小罗听他说话声不对,忙转身向孔诚求助。

  孔诚目光从外面收回,“是,我让小罗送了资料过来,因为时间比较紧张……”

  “顾津津呢?”靳寓廷打断他的话。

  孔诚眼见顾津津越走越快,“走,走了。”

  “谁让你来的!”靳寓廷站起身,突如其来的怒火带着冷冽的质问声传到小罗耳朵里,她以前见靳寓廷虽是一副谁都别来招惹我的样子,却是轻易不发火的,这……这是怎么了?

  小罗不敢接话,孔诚快步来到她身边。“把资料给我,然后快离开这。”

  “好。”

  小罗战战兢兢从纸袋内拿出资料,却不想资料一角勾住了某件衣服,靳寓廷看到有黑色的吊带跟着跑出来。他脸色越发铁青,顾津津观察能力向来强,她不可能没看见。

  靳寓廷用手指了指,小罗忙将吊带塞回去。“对不起,孔诚打我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在外面,一会要给朋友送衣服,我随手就装在一起了。”

  孔诚擦了把冷汗,看到靳寓廷快步来到落地窗前,顾津津是想一走了之的,可是经过那张长椅的时候,她双腿突然使不上劲,硬生生让脚步停了下来。

  靳寓廷看到她再度在那张椅子上坐下来,也许是觉得冷,她将羽绒服的领口拉紧些。

  他回头看了眼,见小罗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正朝孔诚使着眼色。

  靳寓廷甩开手里的窗帘,“还愣着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在这过夜?!”

  小罗吓得哆嗦下,“我先走了。”

  她要再多待个一小时,顾津津八成以为他们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全都做全了。

  小罗走到门口,开了门准备出去。

  “等等。”靳寓廷开口喊住她。

  “九爷,您有什么吩咐?”

  “你,去跟她解释清楚。”

  小罗先是怔了怔,但能在靳寓廷手底下被留下重用的,必然都是人精,她很快就明白过来。“是。”

  靳寓廷看着她打开门,她穿了条酒红色的毛呢裙,裙摆处开了很高的叉,随着她走路的动作,她大腿处的春光也倾泻了出来。偏偏她上身还搭了件特别紧身的白色毛衣,又薄又透,靳寓廷摇下头,“孔诚。”

  “在。”

  “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不要让她过来。”

  “好。”

  靳寓廷坐定在沙发上,顾津津这会要不是胡思乱想了,她肯定跟着小罗一起进来了。

  顾津津使劲掐自己的手指,居然不觉得痛,她听到有脚步声过来,她将脑袋埋得更低。

  “那个……”小罗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也没跟顾津津说什么啊。

  顾津津这会浑身带满了刺,她目光扎向小罗。“十分钟就搞定了?”

  小罗慌忙摆手。“没有。”

  这话要是被靳寓廷听见,还不知道要打死谁呢。

  “那你可以进去,继续。”

  “不是,你误会了,孔诚让我送资料过来而已。”

  顾津津别开视线,“你不用跟我解释。”

  “不行啊,九爷要知道我没跟你说清楚,他会扒了我的皮。”

  顾津津手掌轻握。“解释什么?”

  “你可别把我当成那种女人,我是跟着他们工作的。”

  顾津津看着紧闭的大门,那又怎样,靳寓廷不还是不让她进去吗?

  小罗站在风口处,冻得瑟瑟发抖,顾津津朝她看了眼,“你还不走?”

  “你这会该气消了吧?”

  “我有什么好气的?”

  这两人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小罗可不敢在这多待,万一一会再说错些什么话,那她真是在拿自己的金饭碗开玩笑。

  孔诚坐到靳寓廷对面,翻阅起手里的资料。顾津津也不知道要坐到什么时候,靳寓廷起身上楼,眼不见为净最好。

  他这几天其实也没空闲下来,靳睿言那头给他交代了不少事,别说是在外花天酒地,能保证基本的睡眠就算不错了。

  过了会,孔诚上楼来,“九爷,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靳寓廷扯过床上的薄被,丢给他,“真要把她冻出个好歹来,也麻烦。”

  “是。”靳寓廷怎么高兴就让他怎么说吧,孔诚算是看出来了,他只负责点头附和就好。

  孔诚抱着被子下楼,他走到外面,将被子给顾津津披上。“九太太,要不您还是先回去吧。”

  顾津津将那床被子推开。“他明天有安排了吗?”

  孔诚不敢随意回答。“我还没问过九爷。”

  靳寓廷从阳台上往下看,顾津津没有要走的意思,却也没有接受他的好意,真是倔强的要命。

  孔诚回到屋内,他晚上还有事,靳寓廷就让他先回去了。

  顾津津不走,就害得靳寓廷心烦气躁,他下了楼,看眼时间,都快八点了。

  她这会肯定是又冷又饿,但她这个样子,他可不会去心疼她。

  十几分钟后,靳寓廷忍无可忍,拉开门走了出去,他站到顾津津面前,语气不善。“怎么,你要让所有人都看看,我是怎么虐待你的是吗?”

  “我只不过要见你一面而已。”顾津津双手放进上衣口袋内。

  “我这几天都没空,你别白费心思了。”

  顾津津从椅子上站起身,“我只是让你回去跟我爸妈吃顿饭而已,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顾津津,我并不想见到你。”

  她心里再度被划了道口子,“过了明天,你可以永远不见我。”

  靳寓廷转身就走,顾津津有些不知所措,但也只是怔愣了片刻,她很快就抬起脚步跟在他身后。

  进了客厅,顾津津没换鞋,直接往里走,靳寓廷走进厨房,站在双开门的冰箱跟前。

  就算顾津津不来找他,顾家那边,他明天也是要去的。

  礼都让孔诚备好了,靳寓廷好歹将顾津津娶进了门,于情于理也不能亏待那头的老人。

  但他嘴上却偏偏不说,靳寓廷将手放到冰箱上,“上次见你做了吃的,你厨艺是不是不错?”

  顾津津从小到大也是饭来张口的人,再加上顾东升特别喜欢进厨房,家里就更加没了她发挥的余地。

  “我做菜不怎么样。”

  靳寓廷拉开冰箱,示意她过去,顾津津来到他身边,看到冰箱里塞满了各种食材,男人站到边上,让她选。“会做什么?”

  海鲜大餐她肯定是做不来的,精致的大菜也别指望她,至于家常菜,顾津津也有自知之明。

  她看了眼靳寓廷,“是不是我给你做饭,你就跟我回家?”

  男人背靠着操作台,“我可以考虑下。”

  顾津津从冰箱内拿了几样菜出来,她不怎么会做荤菜,比如煎鱼烧肉等,但简单的炒肉丝还能对付下。

  靳寓廷走到外面去看电视,等顾津津从厨房折腾好出来的时候,都已经九点了。

  顾津津将饭菜端上桌,靳寓廷走过去扫了眼,那是真简单,一个菠菜蛋汤,一个青椒炒肉丝,一个西芹百合。

  大过年的,他还是头一次吃得这么素。

  顾津津见他似乎不想吃,“我只能做这些了。”

  “你也坐下来吧。”

  两人也不是没在一起吃过饭,只是今天的树山别墅内格外冷清,再加上彼此不说话,气氛难免有些僵。

  屋内暖气充足,顾津津还穿着羽绒服,她热的都快冒烟了,靳寓廷见她整个人傻傻的,额际布满了细汗。

  一顿饭下来,她感觉内衣都贴在了身上。

  “明天十点以后,我有空。”靳寓廷说完,推开椅子起身。

  “那你到时候先回西楼吗?还是我到这边来,再一起过去?”

  靳寓廷目光落到她身上,“我会让司机来接你。”

  “好。”

  靳寓廷吃了大半碗饭,也算是找了个台阶下,要不然的话会让顾津津以为是他先服软了。

  回去的时候,靳寓廷没让人送她,顾津津自己走出别墅区,叫了辆车回去。

  第二天,靳寓廷果然让司机来接她,两人一道回去,一路上也没说话。

  进了小区的停车场,顾津津远远看到陆菀惠站在单元楼前,见了他们的车,她快步上前。“总算是来了,我等半天了。”

  司机下车将车门拉开,靳寓廷率先走出去。“妈,新年快乐。”

  陆菀惠欣喜地答应着,“寓廷,最近忙坏了吧?”

  “是,公司事情很多。”

  司机将后备箱打开,从里面拿了大大小小的礼品盒出来,陆菀惠忍不住说道。“这也太客气了。”

  “妈,这是应该的。”

  靳寓廷看到顾津津走过来,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走,上楼吧。”

  一直到进了家门,靳寓廷握着她的手都未松开,顾东升的胃病好多了,只是最近都不能喝酒。厨房内炖着鸡汤和大肉,还有不少菜等着要炒,顾津津将靳寓廷带进客厅内。

  顾东升去倒水,陆菀惠转身就进了厨房,家里忙忙碌碌,再加上地方小,也就显得更热闹了。

  靳寓廷今天倒是没摆脸色,也跟顾津津说了话,在桌上吃饭的时候,还给她夹了菜。

  陆菀惠饭吃到一半,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寓廷,今晚津津舅妈家想要请你们吃顿饭,你看……你有时间吗?”

  “有。”靳寓廷倒是回答得干脆,也出乎了顾津津的意料。

  “那明天呢?还有津津的叔叔家,总跟我商量着请吃饭的时间,但我知道你忙……”

  靳寓廷知道,这是他们结婚的第一年,亲戚家请吃饭这是规定,他若轻易拒绝,顾家以后恐怕就很难做事了。

  “有空,妈,您安排吧。”

  “真是太好了。”陆菀惠没想到能这么顺利,她拿了筷子不住往她碗里夹菜。

  饭后,顾津津跟着陆菀惠进厨房,靳寓廷则和顾东升坐到了沙发上。

  “爸,您的身体最近还好吧?”

  “好,好着呢。”顾东升摘下鼻梁上的眼镜,“寓廷,先前有件事我忘记交代你一声了。”

  “什么事?”

  “津津小时候掉进过湖里,差点淹死,你看都这么大了,还是不会游泳。你要当心着点,我上次去你家,看到有游泳池,她怕水怕的厉害,千万要让她注意安全。”

  靳寓廷不由想到她被商陆推下泳池的那次,怪不得她死命抱着孔诚不肯撒手,他那会还不知道是这样的缘由。

  “为什么会掉进湖里去?”

  “小时候淘啊,被我们带去乡下看望外婆。她追着一群鸭和鹅满地跑,最后追到了河边,它们扑通扑通往湖里跳,没想到她竟然也跟着跳下去了。”顾东升说到这,忍不住笑出声来,还好大人及时发现,只是每每想到那一幕,她和陆菀惠总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生了个缺心眼的女儿。

  靳寓廷双手交握,他却一点笑不出来。

  他想到她被关在玻璃缸里的时候,那种恐惧应该比一般人还要强上千倍百倍吧?

  顾津津收拾好厨房走出来,靳寓廷朝她招下手,示意她坐过去。

  她坐到男人身边,他拉过她的手,一切就好像回到了没有争吵之前一样。可顾津津知道这是假象,等他们回去后,她和他之间还会是冷冰冰的。

  接下来的两天,靳寓廷陪她去了亲戚家里吃饭,叔叔婶婶看在眼里,都觉得十分满意,毕竟靳寓廷谦和有礼,对顾津津还百般温柔。

  回去的路上,车子先开进了树山别墅,车内气氛恢复成一片冷寂,司机停了车,靳寓廷径自打开车门下去。

  两人还是分开居住,互不打扰。

  商麒来到西楼的时候,带了不少东西,顾津津下楼看到她站在客厅内,她快步朝她走了过去。

  “九嫂。”

  “你怎么来了?”

  “我年前就想来了,”商麒将东西放到一旁。“我买了好多吃的,给你补补身体。”

  “我已经没事了。”

  两人到客厅坐了下来,商麒满脸愧色,“你怎么会把孩子弄没了啊?”

  “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

  “那天我真不该去找你和九哥,我还不如直接告诉了姐夫,顶多挨他一顿臭骂。”

  顾津津一点都不想回忆起那天的事,“你别这样想,真跟你没关系。”

  “我差点就不敢来西楼了,我怕九哥找我算账。”

  顾津津觉得这话实在是好笑。“你放心,他心里没有我。”

  “九嫂,你胡说什么啊?”

  “所以,你不用担心的。”

  “九哥心里要是没有你,那天在东楼就不会护着你,毕竟我爸妈认定了是你伤害了我姐。”

  顾津津听了这话,越发觉得讽刺,“是,她应该为了大嫂而对我不管不顾的。”

  商麒听出她话里的不对劲,她端详着顾津津的面色。“九嫂,你不会以为九哥对我姐有什么意思吧?”

  话已至此,顾津津也不想藏着掖着,“商麒,我那天进林子的时候,看到靳寓廷找到大嫂了,他还抱了她……”

  商麒面上没有丝毫的吃惊,“然后呢?”

  这还需要然后吗?

  “我那时候觉得,大嫂才是他心里的宝贝一样,他紧紧地抱住她,好像失而复得……”

  “我们两个都是他的妹妹啊,他找到我姐,能不激动吗?”

  顾津津听不进去,“不是的,不是妹妹那么简单。”

  “他们之间要真有什么事,我会不知道吗?”

  商麒一句话好似击中了顾津津的心,她将信将疑地看向她,“或许,有些事连你都不知道。”

  “不可能,”商麒说得笃定。“我跟我姐从小关系就好,她有什么事都会跟我说的。”

  顾津津脑子里拼命回忆着那晚的情景,靳寓廷抱住商陆的一幕,她记得清清楚楚。

  “九嫂,商家和靳家那么多年的交情了,小时候我和我姐还被放在靳家养过一个月呢,成天跟着他们疯玩,九哥为了我跟我姐,也和别人打过架。外头多少人想要攀着靳家的关系,我姐夫结婚后,她们能盯着的就只有九哥了。再说靳家这样的大家庭,要想弄点挑拨离间的事太简单了,关于九哥和我姐被恶意牵扯在一起的事,我早有耳闻,但都是一笑置之,你要将这事当真,你也太傻了。”

  顾津津心思有些晃动,主要因为商麒是商陆最亲近的人,再加上有些流言又确实是从别人嘴里传出来的。

  “外头的人这样说,无非是看着我姐疯了,好欺负罢了。还有,你嫁进靳家,应该清楚九哥和我姐夫就是睿言姐姐的左膀右臂,缺一不可。这两年间,总有人不断挑拨他们的关系,人心散了,靳家也就散了。事业上,他们分占一边,避开了竞争关系,挑再大的事对他们来说都没用。到最后,那些人的主意就动到了我姐的身上,我听过更最难听的话,说我姐进靳家,是为了伺候他们两兄弟的。说那话的人最后被打了个半死,是九哥让人打的,难道你还认为他动手,是因为他喜欢我姐吗?”

  顾津津说不上来,商麒看她这样觉得好笑。“你要吃我姐的醋,那还不如吃我的醋,我还未婚嫁,对你威胁更大。”

  顾津津忍俊不禁。“别开玩笑了。”

  “那你告诉我,那晚你除了看到九哥抱了我姐之外,他们还做了别的事吗?还说了什么话吗?”

  顾津津抿紧的唇瓣微松,除了拥抱之外,别的好像不足以令人怀疑。

  “九嫂,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陈小姐的事我也知道了。陈家跟靳家的关系也不一般啊,可你看看现在陈小姐都成什么样了,那还不是因为招惹了你吗?九哥给你出气,你都看不到吗?”

  顾津津被说得哑口无言,经过商麒这么一劝,他们在林子里拥抱的事好像被放小了,而靳寓廷救她的事,反而被重新提出来放大了。

  商麒从西楼离开后,又去东楼看望商陆。

  靳韩声不在,秦芝双带着商陆坐在院子内,商麒大步过去。“伯母。”

  “麒麒,快坐。”

  商陆正在制作香袋,旁边的竹筐内盛满了晒干的各色花瓣,商麒坐到她身边。“我姐那天走进林子内的事,姐夫不知道吧?”

  “不知道。”

  “那就好。”

  秦芝双一边教着商陆步骤,一边问了商麒一句。“津津那边,你去过了吗?”

  “去过了,刚回来。”

  “那伯母拜托你的事……”

  “您放心,”商麒两手轻握,眉眼笑开。“我跟九嫂都说了,九哥对我姐没有别的意思,我也跟她分析了外人对于靳家的虎视眈眈,我相信肯定能解开她的心结。”

  秦芝双闻言,面上一松,“这件事也只有你能劝她了,毕竟你是商陆的妹妹,你说的话她能听进去。”

  “只是可惜了九嫂的孩子。”

  秦芝双想到顾津津流产的事,她眉头紧锁,满脸愁容,“现在只能想办法让他们和好,孩子还会有机会的。”

  “秦伯母,您人真好,要换了别人,指不定就把九嫂给赶出去了。”

  秦芝双轻摇下头,“她在靳家并没有做错什么大事,流产也是因为误会,况且你看看你九哥的态度,他虽然住在外面,但顾家那边他也回去了,就说明他心里并没有别的想法。”

  “那是自然,他们肯定能白头到老的。”商麒嘴角笑开,手掌轻托住下巴。

  靳寓廷总是不回西楼,过完了这个年,靳家这边也按捺不住了。

  靳永岩直接下了最后通牒,他若还是不听劝,家里也准备让他好看。

  靳寓廷心里明白得很,靳永岩无非就是要用工作上的事来压他,他要还想着分居,他以后也别打东进的主意了。

  晚上,车子穿梭在夜间,西楼的大门紧闭,隐约还能看到二楼主卧亮着的灯光。

  月光淡洒在车顶上方,车子停稳后,孔诚朝后车坐上的男人看眼。

  要不是家里逼得紧,靳寓廷今晚也不会回来,可这会主楼的人怕是都在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也不想意气用事,毕竟老爷子的脾性他也是清楚的,万一对他动了真格,那不是便宜了靳韩声吗?

  “你们先回去吧。”

  “是。”

  靳寓廷下了车,孔诚见状,赶紧让司机开车,溜之大吉。

  顾津津洗澡的时候,连件睡衣都没拿,反正靳寓廷不回来,整层楼就她一个人,她就算是光着身子跑来跑去,别人也不会看见。

  她拿过一旁的浴巾围在胸前,头发扎在脑后,身上还沾带着浴室内的湿意,靳寓廷推开房门,一眼就看到顾津津背对他站着。浴巾不长不短,正好圈围住她身上两处最关键的部位。

  靳寓廷没有发出动静,看到她往前走了两步,彻底站在灯光底下。

  她弯腰看了眼电脑上的留言,翘臀正对门口的方向,靳寓廷满眼都是顾津津的浑圆,这样的站姿,又怎能不让人想入非非?

  男人将手指落向颈间,把领结扯松,他往里走的同时,用力甩上了房门。

  顾津津吓得直起身,回头一看,靳寓廷已经走到了床边。

  她伸手按在胸口处,没想到他会突然回来,靳寓廷脱了外套,将衣服丢在床上。

  顾津津站在原地看着,说不定他只是来拿些换洗衣服的,靳寓廷一边脱着身上的衬衣,一边坐下来,他余光睇见她站在那不动的身影,她就这样打算跟他一直冷战下去。

  挺好,靳寓廷还没碰上过比他脾气更硬的人呢。

  晚上最煎熬的,莫过于两人还要躺在一张床上,商麒的话在顾津津脑子里过了不下百遍,她心里早就被她说服了,只是嘴上不肯服软。

  从这天以后,靳寓廷每晚都回来,但两人都不讲话,各过各的,也各睡各的。

  网站的年会早在两个月前就敲定好了日期,顾津津也在受邀的名单内,她原本不打算去,但跟她一起的几个作者好说歹说非拉着她,她那会也就答应了。

  收拾好行李出发的当天,她也没有跟别人说,佣人看到她推着行李箱,便跟到了门口,“九太太,您这是去哪?”

  “出去有点事。”

  佣人看了眼她身边的东西,“九爷……”

  “你要告诉他的话,我不反对,我就是回趟家也不行吗?”

  佣人闻言,也不好多说什么,再说顾津津又明确说了是回家。

  年会的举办地并不在绿城,不过好在不算远,高铁过去也就一个半小时。

  来到邀请函上所写的酒店,大厅内有编辑接待,顾津津签到后拿了房卡入住。

  跟她同住一间的作者是个天津姑娘,两人认识也有大半年了,在网上就是很好的朋友,这回还是第一次见面。两人有说不完的话要说,晚上还约好了一道去小吃街逛逛。

  靳寓廷回到西楼后,并没看到顾津津的身影,他站在楼梯口将佣人叫过去。

  “她人呢?”

  “九太太说是回趟家里。”

  靳寓廷摸出手机,佣人接着说道,“不过九太太回去的时候,还带了行李箱。”

  靳寓廷一个眼神扫过去,“她说回家了?”

  “是。”

  他转身上楼,打了顾津津的电话,却没有人接听。

  靳寓廷走进卧室,顾津津的绘画板不在,他去了衣帽间,她顶多也就带走几套衣服,首饰盒内的东西动都没动过。

  胆子真是越发大了,居然敢自作主张,连声招呼都不打。

  靳寓廷下了楼,想要直接找去顾家,他连拨了几通电话还是没人接。

  顾津津这会正跟朋友在小吃街上逛得欢,周边人声鼎沸,她压根没听到手机铃声。

  “顾美人,几点了?”

  顾津津用纸巾擦着手指上的油,“我看看。”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到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靳寓廷打来的。

  “是不是挺晚了?”旁边的女孩又问了声。

  “不晚,才八点。”

  顾津津被拉着往前走去,靳寓廷肯定是发现她不在家了,尽管两人还在冷战,但他找不到她,说不定就会找到家里去,顾津津想了想,还是应该给他回个电话。

  两人在水果摊前站定,顾津津电话打过去的时候,靳寓廷正准备出门。

  男人的嗓音传到她耳朵里,顾津津总觉得他的怒意快压不住了。“你在哪?”

  “我出门了。”

  废话!

  “去哪了?”

  “我们网站举行年会。”

  靳寓廷脚步站定在廊下,他单手插入兜内,“你出一趟远门,都不用跟我说一声吗?”

  “我们两个不是在冷战吗?”

  靳寓廷被气得牙痒痒,“所以你就能拉着行李悄悄滚出绿城是吗?”

  话说得真难听,顾津津生怕被朋友听到,只好压低了嗓音。“我三天以后就回去。”

  “你在那边做什么?”

  “明天开年会,然后网站这边还安排我们玩两天。”

  靳寓廷听到这,忍不住冷哼出声。“刚没了孩子就出去,你还真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有没有过,你心里最清楚。”

  “顾津津,你要么现在给我回来。”

  小吃街上都是叫卖声,各种各样的口音还混合在一起,旁边的羊肉串摊位老板操着一口并不地道的普通话在喊,“哎呦呦,羊肉串羊肉串喽,十块钱三串,来尝尝喽……”

  靳寓廷脸色铁青,“我让萧诵阳给你安排车,这就送你回来。”

  “不要,”顾津津走到旁边,“我参加完年会自己会回去。”

  “顾津津,你听听你身边都是些什么声音!”

  “小吃街上当然有叫卖声,对,九爷身份尊贵,从来就没来过这样的地方,所以大惊小怪,谢谢您的关心了,我会照顾好自己。”

  她也就是仗着这会不在靳寓廷身边,所以说话无法无天,简直是能骑到他头上去。

  天高皇帝远的,他一时半刻真是管不了她。

  “顾津津,我现在给你机会,让你自己回来……”

  “什么?喂?信号不好,等我回去再说吧,我挂了啊。”

  顾津津说完,果真就挂断了通话,靳寓廷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声,他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直到看了眼手机屏幕,这才发现她真的将电话给挂了。

  顾津津将手机揣回兜内,她都打算好了,她就要在外好好散散心,靳寓廷说什么都没用。

  吃了一圈后,顾津津和‘水果麦片’回到酒店,她们平时都是以笔名相交,见面的时候自然也相互这样称呼。

  顾津津走进大堂,听到有人小心翼翼喊了声,“顾美人?”

  她顿住脚步,看到一个女生手里抱了束花,正快步迎上前来,“我是茜小福星啊!”

  顾津津潭底跳跃着兴奋。“茜小福星?你怎么在这?”

  “我就是当地人啊,代表我们美人群来给你接风的。”

  顾津津将那束花抱在手里,这名读者是群里的管理人员,平日里跟她玩得也好,只不过先前从未见过面。“你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

  “想给你个惊喜嘛。”

  顾津津跟她说着话,不远处,有十几个年纪不大的女生正盯着这边看。

  “那人是不是叫顾美人?”

  “应该就是了。”

  其中一人冷嗤出声。“排场挺大啊,还有粉丝捧场呢。”

  “这种刚起来的新人就爱搞小动作,这次年会评选大赛,她的票都比我们晨袭大大高,我一看就知道她的票是刷来的。”

  “肯定是刷的,一个新人而已,能有什么大能耐啊!”

  “为了上位真是不择手段了。”

  这些都是晨袭的粉丝,顾津津的漫画没有连载之前,晨袭一连几年都是网站最大的神,订阅常年第一,手底下聚集了大批的粉丝,如今却被个新人压了一头,她倒是没明着说什么,可那些读者早就看不惯了。

  “上次直播的事,你们听说了吗?”

  “当然,我还混进直播间了,可精彩了……”

  顾津津拉着茜小福星要让她上楼,“我带了好吃的,我给你拿掉。”

  “不用了,上次抽奖我抽到了年会的入场券,我明晚再过来。刚才我妈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催着我赶紧回去呢。”

  顾津津知道她也还是个学生,家里肯定管得严,再说现在都不早了,“那好,路上当心点。”

  她将茜小福星送到酒店门口,看着她上了车,这才转身准备上楼。

  水果麦片在电梯口等她,两人刚走进去,就有十几个人同时也往里挤。

  顾津津被推到了角落内,眼看到了十六楼,她轻扬声说道,“麻烦让让。”

  堵在门口的人听闻,全都走了出去,水果麦片一边走一边往外掏门卡。“顾美人,我真羡慕你,还有粉丝接驾送花,你看看我……”

  “一会把花插在房间,这不等于也是送你的吗?”

  “少来……”

  两人平时关系就好,经常开玩笑,身后跟着的几人面露不屑,其中一人做了个手势,另外几人见状,快步上前挡在了顾津津身前。

  顾津津停住脚步,朝四周看了眼,她们自发将她和水果麦片围在了中间。

  “你们要干什么?”

  “你是《斩男色》的作者,顾美人吧?”

  “是又怎么样?”

  水果麦片看着她们来者不善,“你们是晨袭的粉丝吧?我今天来酒店的时候看到你们跟她在一起了。”

  “顾美人,上次你直播的时候我们都看见了,你说你是个爱慕虚荣的人,还勾引有钱人,抛弃了男朋友,是不是啊?”

  顾津津往后退了步,水果麦片也知道那件事,赶紧站出来替她说话。“你有本事去问警察啊,谁都看得出来那是被胁迫了才说的。”

  “还胁迫呢,你当这是写小说啊?”站在前面的女生将水果麦片拉出了人墙,“这儿没你的事!”

  顾津津抵着一扇门板,她下巴轻扬,“这是我的事,跟你们有关系吗?”

  “你搭上有钱人,当然是你自己的事,但你买假数据,这对别的作者来说就不公平!你的订阅是刷的吧?月票也是刷的吧?钻石和鲜花是不是你那个有钱男人给你砸的啊?”

  顾津津气得脸色发白,“我的数据都是真的……”

  “你少来吧,做都做了还不敢承认啊?据说网站还想给你个最佳新人奖呢,笑死人了,你配吗?”

  顾津津不想和她们吵,但十来个人堵在门口,她压根出不去。

  水果麦片在外面焦急地喊了几声,“你们别太过分。”

  顾津津想要强行离开,混乱中,她好像被人推了把。

  她后背撞在坚硬的门板上,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客人,顾津津冷眼扫过四周,“你们把我拦在这算什么?就不怕这事传出去,给你们家作者脸上抹黑吗?”

  “你的意思是,你脸上还不够黑啊?”

  “快,快把她这个样子拍下来,她不是喜欢出名吗?做梦都想当网站第一大神……”

  顾津津眼见有人将手机举起来,她忙抬高手臂挡住脸,“走开!”

  她身子紧靠在门板上,手肘也不经意在上面撞了好几下。

  “大家来看啊,这就是《斩男色》的作者,之前在直播里面承认……”

  顾津津身子忽然往后倒,她怎么都没想到背后的门居然开了。手臂被人使劲攥住,她脚步趔趄着被拉了进去,紧接着,就是一阵砰的关门声传到耳朵里。

  屋内漆黑一片,她耳朵里只能听到一阵呼吸声。

  门外瞬间安静了下,紧接着,就犹如炸开的锅一样。

  “看到了吗?是个男人……”

  “对,一个男人把她拉进房间了!”

  水果麦片大惊失色,想要让她们别大吵大嚷。毕竟这样的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后,指不定会被说成什么样子。

  “这一层不是还住着别的作者吗?快让人来围观啊!”

  “对,我去别的作者群里说一下,这么大的事,必须给她宣传一下!”

  顾津津听到这,恨不得立马就冲出去,但她才要打开门,就被身后的人给按住了。

  ------题外话------

  来来来,猜猜这个男人是谁啊~

  亲们,520快乐~

  《青梅弄竹马》当当网五折啦,五折~亲们走过路过赶紧买起来呀,谢谢支持,群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