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62孩子没了(亲眼看到的碎心一幕)精

62孩子没了(亲眼看到的碎心一幕)精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11710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15

  

  商麒还在哭着,顾津津忙安慰她两句,“别急,大嫂肯定会没事的。”

  “我姐把我推开后跑得很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拉都拉不住……”

  “没事,没事……”

  商麒抽泣声不止,“我姐夫不会放过我的,九嫂,你先别告诉他,我去找找。”

  “那么大的林子,你去哪里找?”顾津津见她要出去,忙拉住她的手。

  “就算一时半会找不到,我也不能在这干等。”商麒说着,拉开门走了出去,顾津津可不想她再出事,只好跟在她身后。

  两人不敢声张,毕竟靳韩声的脾气她们也知道,要让他知道商麒把商陆弄丢了,他可不会顾及谁的面子。

  林子内幸好有景观灯,只是原本葱郁的色彩被灯光照出一张张血盆大口,顾津津踩着落叶,心跳声在加剧。

  商麒急得不住撕喊,“姐,姐……”

  顾津津脚底下的树枝传来咔嚓一声,她惊得出了声冷汗。“大嫂为什么要找木枝?”

  “她会雕刻,而且雕得特别好看。”商麒顿住脚步,“九嫂,你别进去找了,你还怀着孩子呢。”

  “没事。”

  商麒拦在她身前,“那你在这儿等我吧,我心急,我想快点找到我姐,但你这样……”

  她一边担心着商陆,一边还要担心顾津津的身子,商麒急得团团转。

  顾津津看眼四周,商陆一个人进来,应该也不会走太远,“那我们分头找吧,谁先找到了就电话通知。”

  “但你身子不便……”

  “我自己知道。”

  商麒闻言,犹豫着点了头,她转身欲要去找,只是脚步却顿了下,商麒支支吾吾似有话要说。

  “你怎么了?”

  “九嫂,一会九哥肯定要狠狠说我,我……”

  顾津津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只要能瞒过大哥就没事,靳寓廷不会说你什么的。”

  商麒眼圈再度发红,“会的,他说不定还会教训我,到时候你帮帮我好吗?”

  顾津津麻木地点了点头,她看到商麒快步走出去,腿被树枝扫到了都未察觉。

  林子深深,顾津津居然不觉得害怕,斑驳树影落到她脸上,将她苍白的面色映衬出几分骇人的荒凉。她双目环顾向四周,腿踢到了旁边的灌木,沙沙声落到耳中,撕开了周边的宁谧。

  顾津津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若是再找不到,她也只能先回去了。

  她依稀看到不远处好像有个身影,顾津津定睛细看,是商陆。

  她坐在地上,两手抱紧手臂,背后抵着细细长长的青竹竿。

  顾津津面露喜色,刚要上前,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另一个方向而来。

  “商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顾津津站定脚步,她看到靳寓廷快步走到商陆跟前,他侧身站着,面上的神情清清楚楚落到顾津津眼中。

  商陆抬下头,什么话也没说,头发凌乱的披散着,这一幕已经足够刺激靳寓廷的视觉神经。

  他伸手将她拉起身,顾津津看到自己的老公将他的大嫂按进了怀里。他手臂颤抖,结实的胸膛紧紧拥住商陆,“为什么要乱跑?怎么总是不让人省心?商陆,你说句话。”

  顾津津的眼前一片模糊,她双脚像是被钉在了原地,退后不得,更加前进不了。

  一阵撕裂感从她心底往外蔓延,这种痛几乎令她窒息,就好像有一双大手在肆意拉扯她的心口。顾津津往旁边站了站,将自己完全隐藏在黑暗中。

  即便这时候的靳寓廷眼里完全没有她,她还是怕被人看见,她不想让自己这样狼狈地曝光出去。

  商陆垂着头,靳寓廷松开了她,两手将她的长发拨到耳后,“为什么跑到这里来?”

  “我……我捡东西。”

  “你现在不能动刀子,知道吗?那样会伤着自己。”

  二人的对话声清晰落入顾津津耳中,商陆拉下靳寓廷的手,“但我喜欢啊。”

  “那你赶紧好起来。”

  “我怎么了?我哪里不好了?”

  靳寓廷微弯下身,目光攫住跟前的女人,顾津津看不到他的眼神,可她不用想都能知道,他肯定是温柔至极的。

  “那你告诉我,你能认得出我吗?”

  靳寓廷的眸子定定看着她,商陆的潭底却是静若死水,他两手握紧她的肩膀。

  顾津津面上一片冰凉,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丁点的声音。

  她以为那些谣言都只是谣言而已,可若只是如此,他找到她时又何必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呢?

  靳寓廷深邃的眼底染了些许欣慰,幸好商陆没有走远,他还能将她找回来。刻在眼底的担忧映在了商陆的眼中,靳寓廷握着她瘦削的肩膀,他觉得心头空空的,他手臂圈住商陆的肩膀,再次抱住了她。

  顾津津眼眶再度发热,眼泪一串串滚落出来。

  她不想再看,她垂下了眼帘,用手掌捂住脸。

  她不明白她有什么好哭的,她最想看到的一幕,如今不是正好呈现在眼前了吗?

  可是顾津津再也做不到坦然地拿出手机,坦然地拍下这一切,她现在就连伸手的力气都没有。

  商陆靠在靳寓廷身前,手掌在他背上轻轻拍打,“不怕,不怕。”

  她糊涂到还要去安慰别人,压根不知道她走丢后,家里会乱成什么样。

  靳寓廷悬起的心总算放定,“走,我们回去。”

  林子内的小路并不好走,顾津津看到靳寓廷拉住商陆的手,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两道身影亲近地交叠在一处。

  顾津津双腿僵硬,她像是个旁观者似的傻傻站着,更像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第三者。

  林子内恢复静谧,顾津津动了动脚步,一束灯光照在她脸上,将她满脸的狼狈都放大了。

  顾津津着急想要离开,她顾不得看脚底下,脚踝处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下,她重重摔倒在地。

  手掌痛得握不起来,顾津津坐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她另一只手居然是下意识护住自己肚子的。

  她怔怔将手挪开,目光落定在小腹上。

  果然啊,说谎说得太久,连她都要以为肚里的孩子是真的。

  顾津津伸手擦拭脸上的眼泪,可是没用,她只能抬起手臂用袖子去擦。

  她没有选择原路走出去,顾津津来到林子的那一头,看到有等待载客的出租车在门口排队,她膝盖处都是泥渍,她也顾不得整理。

  “要坐车吗?请问去哪?”一名司机热情地探出头问道。

  顾津津点下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她说了个地址,然后给赵倩打了电话。

  靳寓廷带着商陆走出林子,商麒在外头焦急地徘徊着,她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满脸的紧张拂去,她潭底溢满欣喜,“姐,姐!”

  商麒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商陆。“你吓死我了,你以后千万别再乱跑了。”

  还好商陆没受什么伤,走失的时间也不久,靳韩声那边应该能瞒过去。

  靳寓廷眉头仍旧紧锁,“带你姐姐回去吧。”

  “嗯。”商麒拉过商陆的手,她视线望了眼靳寓廷身后,“九嫂呢?”

  “顾津津?她……”

  “她跟我一起去找了啊,你没看到她吗?”商麒神色再度惶恐起来。“她不会出事吧?”

  “你先带商陆回去,大哥看不到她会起疑,我再去找找。”

  “好。”商麒急忙说道。“我们一道进的林子,后来分开去找你们了。”

  靳寓廷掏出手机,给顾津津拨了通电话,手机嘟嘟声传到耳中,却始终没人接听。

  他心里再度一惊,不接电话,是因为出什么事了吗?

  “九哥,要不我跟你一起去找找吧?”

  “你别添乱。”靳寓廷扔下句话,转身又进了林子。

  商麒盯着他的背影,眼神微冷,她轻拉住商陆的手背。“姐,我们走。”

  顾津津坐在后车座内,从卧室出去的时候没穿外套,这会冻得瑟瑟发抖,司机将暖气开足,“你在滑雪场出来,怎么不多穿点?”

  她靠着车窗一语不发,神色落寞,司机看了眼,没再去打扰她。

  掌心内的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都是靳寓廷打来的。顾津津嘴角轻挽起抹弧度,他这才发现她不在,这才想起了她吧?

  那她算什么呢?

  靳寓廷喊着顾津津的名字,手指不住按着重播键。

  一次两次可能没听到,但是他打了十几个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她肯定是出事了。

  年关将至,滑雪场这边游客本来就多,鱼龙混杂,真是什么人都有。靳寓廷急得额上渗出冷汗,他让她乖乖待在房间,她怎么就是听不进去?

  “顾津津——”

  林间似有回音,伴着空气的寒冽直往靳寓廷脸上扑,他看向四周,除了满目绿色之外,再无别的身影。

  他不敢想她可能会出事的场面,但偏偏一闭上眼,就有各种血腥、残忍的画面出现在他脑中,靳寓廷急得握紧了手掌,“顾津津!”

  林子内没有顾津津的声音,他急得团团转,步子加快,一道横生出来的细竹条打在靳寓廷脸上,抽出一道长长的红色印记。

  他顾不得疼痛,这会,靳寓廷心急如焚,一颗心分明是被架在火上反复翻烤。

  会不会是陈家的人不肯善罢甘休,所以趁他不备对顾津津下手?

  会不会是秦家的人?说不定,真说不定!

  会不会……

  靳寓廷脑子里乱成一锅粥,反复喊着顾津津的名字,他嗓音更加颤抖,脚步跌跌撞撞,撞在了树枝上,颈间又被拉出一道痕迹。

  半晌后,靳寓廷稍微冷静下来,他真是急疯了,他只身进来找商陆,是因为不想被别人知道,但顾津津不一样,他可以让更多的人进来找她。

  靳寓廷出了林子,找到滑雪场的负责人,很快就有保安被分派出去。

  秦芝双得知消息,急得坐都坐不住。“怎么会没了呢?津津还怀着孩子,不会出事吧?”

  靳永岩安慰她几句,实在不行的话,打算报警。

  商陆回到了房间,靳韩声给她洗了澡,她这会正安静地坐在床沿处。

  靳韩声用毛巾给她小心翼翼擦拭着头发,他伸手轻摸下脑袋,“别动,头发还没吹。”

  吹风机通了电,嗡嗡的声响掩盖住了外头的说话声,男人动作细致地替她吹着头发,只要他的商陆没事,他从来不会管别人的死活。

  靳寓廷站在林子外面,他单手撑着腰际,一双锐利的眸子盯向入口处。

  “不会有事吧?津津怎么偏偏进了林子里去?”秦芝双话语焦急,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靳寓廷闭紧唇瓣不语,眼底蒙了层阴暗,他强忍着不去胡思乱想。

  半晌后,有人陆陆续续出来。

  “没找到。”

  “林子不大,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

  秦芝双神色大惊。“这是什么意思?”

  “她应该不在里面,有没有可能是下山了?”

  靳寓廷呼吸声有些重,秦芝双的手机铃声陡然打住了那人的说话声,她看眼来电显示,“是津津!”

  男人眉心间一跳,看到秦芝双急迫地接通了电话,“喂。”

  顾津津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秦芝双脸色微变,靳寓廷再一看,她的神情同方才完全是不一样的,好似难以置信,又好似不肯接受。

  “妈?”

  秦芝双垂下手臂,轻抬眼帘看向靳寓廷。“她在医院。”

  “什么?”

  秦芝双转身往外走。“你跟我过去趟。”

  来到停车场,秦芝双撑向车门,靳寓廷掏出了车钥匙。“到底怎么回事?”

  “津津流产了。”

  靳寓廷死死握着手里的车钥匙。“她是这样说的?”

  “这会已经在医院了,孩子没了。”秦芝双说完,拉开车门坐进去。

  靳寓廷微怔,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她肚子里有没有孩子,她和他都心知肚明,她知道迟早要露馅,所以挑了这么个机会是吗?

  他坐进驾驶座内,直接开了车离开滑雪场。

  来到顾津津所住的医院,秦芝双快步在前面走着,到了病房门口,她神色凝重地顿住脚步。

  靳寓廷却等不及,他伸手推开房门往里走。

  直到看见顾津津好端端地躺在床上,靳寓廷才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是真的。她盖着医院的薄被,看见两人进来,只是轻喊了一声。“妈。”

  秦芝双还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津津,到底怎么回事?”

  靳寓廷走到床前,目光如鹰隼般攫住顾津津不放,她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对不起。”

  “真的没了吗?”

  顾津津别开视线,眼睛到这会还是痛的。

  秦芝双坐了下来,轻拉过顾津津的手。“好端端的,孩子怎么会没了呢?”

  “我摔了一跤。”

  “你……你跑去那个破林子做什么呀!”

  顾津津鼻尖发酸,她不愿回忆起那一幕,可那个镜头却始终在她脑海里重复播放,她轻闭下眼帘,“大嫂不见了,我去找她。”

  “什么?”秦芝双显然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商陆不是好好的在房间待着吗?”

  “那要多亏了寓廷,他把她找到了。”

  靳寓廷没说话,但心里已经都明白了,他找到商陆的时候,她应该都看到了。

  秦芝双沉默片刻,心里也有了猜测,她望着顾津津的神色,“商陆走失,我们都会着急……”

  “妈,我看到靳寓廷把大嫂抱在怀里了,他安慰她让她别害怕,如果只是一般的叔嫂关系,他用得着这样吗?”

  “顾津津!”靳寓廷脸色骤变,“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把我看到的都说出来而已。”顾津津不想压抑着自己,她眼泪夺眶而出,“我也希望我什么都没看到过。”

  “所以……”靳寓廷咬紧牙关。“孩子就没了,是吗?”

  “是,”顾津津努力想要扯出抹笑,却是比哭还要难看,“我不想看到这一幕,我转身离开的时候被绊倒,孩子就没了。我也不想见你,所以我自己打了车来医院!”

  秦芝双站起身,一巴掌狠狠抽在靳寓廷的肩上。

  他眼帘轻闭,顾津津抬眼,这才看到他脸上的那道红痕极为明显,脖子里也有好几道被割破了。

  秦芝双气得又打了下靳寓廷,男人眸子慢慢睁开,真好啊,她找得这个最佳机会居然用在了他身上!

  她就这样说孩子没了,这个机会千载难逢,多好?

  顾津津迎上他的目光,她不怕他说出假怀孕的事,人一旦什么都不在乎了,就真没什么好怕的。

  顶多,她被赶出靳家不是吗?

  如今,她又还有什么必要再在那个家里待下去?

  顾津津唇瓣微抖,秦芝双伤心不已,颓然坐回床沿。

  靳寓廷冷笑下,“顾津津,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吗?”

  “知道。”她不傻,她又怎会不清楚?

  靳寓廷抬起脚步就要出去,秦芝双见状,忙拉住他的手臂。“你去哪?”

  “您没听到她说不想见我吗?”

  “寓廷,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

  靳寓廷将手臂抽了出来,他目光波澜不惊地睇过那张病床,顾津津面色发白地躺在上面,看着多么令人揪心啊?

  他冷笑出声,不顾秦芝双的呼喊,快步走了出去。

  顾津津鼻尖酸涩的厉害,男人走到门口,毫不犹豫拉开门,挺直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她眼中。

  秦芝双气恼出声。“老九!”

  门砰地被带上,她顿觉头痛欲裂。

  顾津津坐起身,双手抱住膝盖,她始终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心就像是被人用刀子在活活剜割。秦芝双看在眼里,也不好受。“津津,别哭,哭坏了眼睛可不好。”

  顾津津不敢告诉家里,更加觉得自己真够混的,怎么能让两边的老人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孩子而伤心呢?

  “妈,对不起。”

  遇上这种事,秦芝双知道她才是最难受的,“津津,你还这么年轻,养好身体,孩子还会有的。”

  靳寓廷走出医院大门,孔诚来了,将车停在门口正在等他。

  “九爷。”孔诚上前,见他神色很不对劲,“您没事吧?”

  靳寓廷目光出神地落到孔诚脸上,盯看了他半晌,孔诚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九爷?”

  怎么去了趟滑雪场,弄成这样?要不是出了大事,也不会当天就回来。

  “没事,”靳寓廷看了眼紧闭的车门。“顾津津说她孩子没了。”

  孔诚吃惊不已,假怀孕的事他也知道,但如今这样一闹……

  他将车门打开,“九爷,我先送您回去吧。”

  靳寓廷坐进车内,孔诚亲自开了车,发动之际,他小心翼翼看眼靳寓廷。“九爷,这个时候您应该……”

  男人身子往后轻靠,他全身疲惫得已卸下来,说话声带着难言的低落,“我也不想再见到她。”

  孔诚听了这话,眼底漾起难以置信。

  车子开出医院,靳寓廷闭着眼吩咐道。“去树山别墅。”

  “好。”

  当晚,靳永岩也回去了,出了这样的事,谁还有心情留在滑雪场?

  顾津津流产的事,还是赵倩找了亲戚蒙混过去的,主要靳家的人不会细查,靳寓廷不说,顾津津不说,谁又能知道真相呢?

  靳韩声得知消息的时候,神色冷淡,既然事不关他,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好不容易带着商陆出来趟,自然不肯随便回去,秦芝双也不好勉强他。

  晚上,得知顾津津流产后,商麒打了电话来,她不断自责,一个劲说着都是她的错,要是她没把商陆看好,也不会出这样的事。

  到头来,商麒倒是哭得止不住声,其实顾津津心里明白得很,这件事跟商麒没有丝毫关系。

  晚上,顾津津执意让秦芝双回去,秦芝双不住给靳寓廷打电话,可始终无人接听。

  “妈,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津津,流产这么大的事,不可以儿戏,你必须住在医院内观察。”

  顾津津自然没把握能说得动秦芝双,外头传来阵敲门声,“津津。”

  “进来。”

  赵倩推开门往里走,见到秦芝双也打了招呼,“伯母,您好。”

  “你好。”

  “我是津津的同学,也是好朋友。”

  秦芝双心里虽难受不已,但还是极力隐忍,没有表现在脸上。“谢谢你来看津津。”

  “妈,”顾津津也不忍心让她留在医院陪她。“医生说明天就能出院,我有朋友陪着,没事的,您先回去。”

  “但你这样,我不放心。”

  “伯母,我一定照顾好津津。”赵倩坐向床沿,看了眼顾津津,“她这会挺难受的,您也挺难受的,还是让我陪着她吧。”

  秦芝双想了想,轻点下头,“津津,你想吃什么?”

  “我一会让赵倩去买,您别操心。”

  “那我明天来接你出院。”

  “谢谢妈。”

  秦芝双走出病房,将门慢慢带上,她看到顾津津孤单地坐在床上,白色的灯光打在她瘦削的肩膀处。这个时候,她应该是最害怕的,谁都安慰不了她。她虽然不是她的女儿,但这样的场景看在眼中,难免让人心生疼惜。

  赵倩听到关门声传到耳中,过了会,她才急切问道。“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喊她妈?”

  顾津津躺回床上,将被子拉高过头顶,“别问了。”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赵倩见状,只好坐在边上陪她。

  后半夜,顾津津坐起身想喝水,赵倩在一旁睡着了,她虽然关了灯,但仍是满眼白色。她惧怕医院里的气息,总觉得离死亡很近,但这个时候,她回不了家,也只能待在这。

  顾津津坐在床沿处,看着自己的影子投射在墙壁上,形成一抹寂寥的黑暗色。

  她不知道靳寓廷这会在做什么,他应该是气匆匆的回了家,或者,他还在担心商陆吧?

  顾津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觉得自己纯粹就是个多余的。

  第二天,秦芝双一早就过来了,办完手续后带着顾津津回了家。

  走进西楼,佣人上前帮忙拿东西,秦芝双冲她问道,“我出门前吩咐你熬的鸡汤怎么样了?”

  “熬好了,还做了几样早点,就等着九太太回来了。”

  “津津,吃点东西再上楼休息。”

  顾津津不想拂了秦芝双的好意。“好。”

  佣人将早点端上桌,还给顾津津盛了碗鸡汤,她心里藏着事,胃口并不好。

  秦芝双朝楼上看了眼。“老九去公司了吗?”

  “太太,九爷昨晚没回来。”

  顾津津手里力道微紧,秦芝双脸色铁青,但没再说什么。

  吃了早饭,秦芝双将她送回卧室,眼见顾津津乖乖躺下后,这才出去。

  秦芝双给靳寓廷打了电话,这回倒是接通了。

  “喂。”

  “你在哪?”

  “妈,我在公司。”

  秦芝双走出西楼,“你昨晚在哪?”

  “妈,我只是没住在西楼而已。”

  “为什么不回家?”

  靳寓廷走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一眼望去,整座城市已经苏醒,暖阳打在透明的玻璃上,迷了人的双眼。“我外面还有别的住处,您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以前我也不经常回西楼住。”

  “但你结婚以后,除了出差,哪天不回家?”

  秦芝双一语狠敲在靳寓廷的头顶上方,他细细想来,还真是这样的。

  是不是正因为如此,所以顾津津才有恃无恐,将流产的事情全推在他身上?

  假怀孕的事瞒不过去,肯定要找个法子解决掉,但靳寓廷没想到他竟成了这件事中的关键人物。

  顾津津被商陆推了把,撞成那样都不肯将计就计,可她对他怎么就能舍得呢?

  昨晚靳永岩找到他,差点就要动手,孩子掉了这么大的事,竟然还牵扯到他和商陆之间的不明不白。靳寓廷没有解释,也解释不出什么来。

  他目光黯淡地落在一处,他得知顾津津不见了之后,他惊慌失措找她时的模样仿佛还在眼前。

  在他满心焦急满脑子都是她的时候,她在做什么?

  她在算计着,怎么把孩子的事赶紧掩盖过去,所以她没有第一个给他打电话,而是到医院找妥了关系后,直接告诉秦芝双。

  靳寓廷心头被狠狠刺了下,那是种说不出的感觉,除了难过,没有丝毫的轻松。

  “老九!”秦芝双没听到他的回话,不由扬高音调出声。

  “妈,马上过年了,您管好家里的事就行了。”

  “你赶紧回来,津津刚流产,你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家。”

  靳寓廷唇角边勾起抹冷笑,装得真像,家里的人全都被骗过去了。

  “我自己的事,我有分寸。”

  秦芝双叹口气,家里的孩子都大了,真是管不住了。

  顾津津在大床上翻个身,闭上眼,呼吸间都是靳寓廷的味道,她好想回家,以往这个时候她肯定在陪着妈妈买年货,打扫卫生,贴对联……

  但她要回了家,爸妈肯定会让她叫靳寓廷一道过去,还会问起孩子的事。

  她睡不着,只好坐起身,大半天都是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

  傍晚时分,顾津津准备下楼,刚要开门却听到外头有脚步声传来。她心里一惊,佣人刚上来喊过她吃晚饭,不可能再上来一趟,那这个人应该是靳寓廷吧?

  顾津津将落在门把上的手收回去,门外的脚步声顿住。

  她看了看四周,下意识想要装作没听见般躲开,顾津津不知道一会见了靳寓廷,两人之间要说些什么。

  叩叩——

  敲门声响起,顾津津心间却是微微一沉,靳寓廷进房间从来不会敲门。

  她轻吸口气,将门打开,看到孔诚站在外面。

  “九太太。”

  顾津津潭底有隐不住的失落,“有事吗?”

  “我给九爷收拾些行李。”

  马上就要过年了,靳寓廷应该不是要出差,顾津津侧开身,眼看着孔诚走进衣帽间。

  没过一会,孔诚走了出来,顾津津看了眼他脚边的行李箱。

  看这样子,靳寓廷是不打算回家了。

  顾津津头一次觉得这个房间太大,大到她一个人住在里面,她觉得阴森恐怖。

  “九太太,您自己保重身体。”

  “孔诚,你又何必这样说呢,我们的事你都是清清楚楚的。”

  孔诚看了她一眼后,离开了。

  顾津津听到关门声传到耳中,她眼圈微热,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听到这个声音,她总觉得她好像是被孤零零抛下的人。

  晚上,顾津津开了电视,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刚搬进靳家的时候,顾津津巴不得靳寓廷每个晚上都不要回来。她甚至希望他外面有女人,一个哪够,两个、三个、四五个是最好的。但是这会,她脑子里一直在胡思乱想,也许,他也把她当作了逢场作戏的女人,只不过她是家里的,那些人是外面的而已。

  树山别墅。

  靳寓廷站在浴室的镜子前,他用手掌抹去镜面上的水汽,里头倒映出一个模糊的身影。

  他穿着白色的宽松浴袍,黑发垂在额际,正往下滴水,深刻着精致五官的脸颊上有一道长长的血痕,虽然不深,但它在这张俊美绝伦的脸上留着,始终显得很突兀。

  靳寓廷手指拂过伤口,看着它一直延伸至眼角处,他有些恍惚,以为他对顾津津的那些担心和焦急都是错觉。但他这会按着伤口,他明显能感觉到疼痛,就说明他真的为她着急得半死过。

  男人收回手,看了眼镜中的身影,一掌拍在了镜面上。

  两天后,靳韩声带着商陆回了东楼,靳家在准备迎新年的事,可家里显然没了过年的气氛。

  靳寓廷连一次都没回过家,顾津津走进衣帽间,她换好衣服准备出去,就看到了她送给靳寓廷的东西被随意摆放在衣柜内。

  她走过去看了眼,皮夹果然还在,顾津津忍不住拿出来看了眼,然后又将它丢了回去。

  她知道靳寓廷不会拿它当宝贝,它不配,她也不配。

  除夕当天,顾津津下楼的时候看到佣人正在收拾屋子。

  “九太太,钱管家方才来过,让您今晚去主楼用餐。我们今天下午也要回去了,不过明早我会过来的。”

  顾津津轻点下头,“好,辛苦你了。”

  她前两日听秦芝双提起过,靳寓廷的大姐和姐夫今年也要过来,一家人都齐全了,顾津津不确定靳寓廷是否会回来,她还真有点怕到时候就她一个人坐在桌前,别人好歹都是成双成对的。

  顾津津盼着时间过得慢点,她一点都不想去主楼。

  另一个想法其实一直在顾津津脑中盘桓不去,靳寓廷搬出去,摆明是不想再继续见到她。那她和他的这段假夫妻关系,其实也该到头了吧?

  但她不敢轻举妄动,她如今变得小心翼翼了,万一她径自搬回家中将事情都摊牌了,靳家动怒,她们家还不够给他们捏的。

  傍晚时分,陆菀惠打了电话过来。

  顾津津轻吸口气,小心翼翼接通。“喂,妈。”

  “津津,吃晚饭了吗?”

  “没呢,”顾津津已经换好了衣服,她坐在床沿处,手指一下下捏着身下的蚕丝被。“家里人还没到齐。”

  “对哦,靳家人多,大年夜这顿饭肯定是隆重的。”

  顾津津有些快要控制不住情绪,“妈,你们吃了吗?”

  “正准备吃呢,家里就我跟你爸两人,随便吃点。”

  顾津津小脸轻抬,眼眶内漾出湿意,“都有什么菜啊?”

  “买了点卤菜,你爸炸了香菇肉丸子,还有你喜欢吃的香肠、虾……”

  一股温热涌出眼眶,顾津津生怕被陆菀惠听出来,忙伸手擦拭掉泪水,“我也想吃。”

  “傻了吧你,靳家什么好吃的没有,还能亏待了你不成?”

  顾津津忍着不哭,但说话声很明显变了,陆菀惠知道她第一次没在家过年,肯定是想家了。“津津,这年才开始过呢,明天大年初一,你和寓廷一道回家来。”

  就他们现在这样,靳寓廷怎么可能跟她回去?

  可大过年的,哪有女婿不回家的道理?

  顾津津只能先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一两天再说。“妈,可能要晚几天,靳家这边长辈多……”

  “没关系,”陆菀惠知道靳家肯定有靳家的规矩。“等你们什么时候空下来了,再回来。”

  “好。”顾津津忍住哭腔答应下来,“妈,我去吃晚饭了。”

  “去吧,别饿着了。”

  挂了电话,顾津津去浴室洗把脸,走出西楼的时候,半空中有烟火盛开,她忍不住驻足,眼底被绚烂的色彩给染出别样的绚丽。

  顾津津来到主楼,钱管家也在,见到她赶紧上前招呼。“太太念着您好一会了。”

  秦芝双在客厅内忙碌着,看见顾津津上前,她走过去轻拉过她的小手。“人还没到齐,你先坐着。”

  靳韩声和商陆已经到了,这会正坐在沙发上,顾津津脚步轻顿,秦芝双感觉得到她的尴尬。

  “津津,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

  秦芝双赶紧让她坐下,“别站着。”

  她双手交握在一起,商陆怀里抱着个抱枕,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顾津津垂着眼帘,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打招呼。

  靳韩声将商陆的一只手拉过去,她手掌轻握,“我饿。”

  “马上就开席了。”

  这个时候,却还是不见靳寓廷的身影。

  门口有说话声传来,顾津津抬头,看到靳睿言走了进来,她将手里的大衣交到钱管家手里,她换了拖鞋,身后跟着的男人就是段家的长子,段璟尧。

  男人神色淡漠,却还是跟家里人打过招呼。“爸,妈。”

  “可算是来了,等你们半天了。”

  靳睿言一袭纯黑色的修身西装,她单手插在兜内,这样的颜色穿在她身上却丝毫不显沉闷,她两条腿又直又细,腰身更是细的好像一只手就能握住。顾津津从未见过一个女人能把西服穿这么好看的,她站起身来。“姐。”

  “小九呢?”靳睿言目光扫了圈,没看到靳寓廷的身影。

  顾津津抿着唇瓣,不知道该怎么说。

  秦芝双面色有些不好看,“都几天没回来住了。”

  “管不了他了,是不是?”靳睿言神色如常,就连语调都未上扬,可顾津津听在耳中,就是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段璟尧同她擦肩而过,径自走到顾津津边上,他高大的身影遮住她半边身子,段家在绿城同样有通天的本事,跟靳家联姻后,更是如虎添翼。

  只是段璟尧为人冷漠,或许是这样的人,从小就被尔虞我诈给浸润着,顾津津从未见他笑过,跟他打招呼后,他的回应也总是不冷不淡的。

  他在沙发上坐定下来,侧脸轮廓冷硬而俊朗,靳睿言睇了眼,转身走到一处。

  开席时,秦芝双招呼他们入座,顾津津两手在膝盖上摩挲着,她抬头看到靳韩声拉着商陆的手,段璟尧也和靳睿言走到了一处。

  她按着安排好的位置坐定下来,旁边的椅子是空的。

  靳睿言将手机调成静音放到旁边。“津津,我听说了你的事,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谢谢姐。”

  靳寓廷进来的时候,正准备开桌,靳永岩见到他,话语间明显有不悦,“我看你干脆别回来了。”

  “好了,”秦芝双忙打住他的话,“先吃饭。”

  顾津津目光盯着桌上的餐碟,听到椅子被拉开的声音,靳寓廷坐定下来,靳睿言看了眼,没在桌上说什么。

  顾津津只顾吃着手边的菜,她如坐针毡,第一次觉得饭菜这样难以下咽。

  “老九,你的脸怎么了?”靳韩声冷不丁问了句。

  这几天他们两个也没碰过面,靳韩声目光又落到他脖子里。“不会是被哪个女人抓出来的吧?”

  靳睿言轻啜口红酒,不动声色间睇向靳寓廷,他唇角轻勾勒下,“是。”

  他就这么简简单单回了一个是字,顾津津是知道原委的,可这会所有人的目光都射了过来,她顿觉喉咙口像是被刺卡住了似的。

  靳永岩眼看就要动怒,靳睿言放下酒杯,“你们两个,给我好好吃饭。”

  桌上安静下来,放在手边的都是冷盘,后上的几道主菜摆在了中间,顾津津反正胃口也不好,干脆就一直吃着那些冷菜。

  “老九,津津身体还虚,你给她弄碗汤。”秦芝双吩咐了一声。

  顾津津想说不用了,但话到嘴边,还是吞咽了下去。

  靳寓廷没动,气氛有些僵,另外几人自顾动筷。过了会,男人这才起身,舀了一小碗汤放到顾津津的手边。

  尽管他们离得最近,却没有一点交流,别说是语言和肢体了,就连一眼都没看过对方。  吃过年夜饭,靳睿言不能久留,她和段璟尧还要回段家,那边还有人在等他们。

  段璟尧被靳永岩叫进书房说会话,靳寓廷见靳睿言站在窗边,正出神地盯着外头。“姐,你男人呢?”

  “没大没小,叫姐夫。”

  靳寓廷挺拔的身子倚靠向落地窗。“姐夫?你们这样自相残杀,我不认为靳家姑爷的这个位子,他就能坐得稳。”

  “管好你自己的事吧。”靳睿言扫过他的俊脸,伸手摸了摸靳寓廷脸上的伤口。“小九啊小九,这张漂亮的小脸蛋你可得珍惜了,从小到大,你就仗着自己的好模样横行霸道,真要毁了,我看你怎么办。”

  靳寓廷将她的手推开,“我有名字。”

  “叫你小九还不乐意了?”

  在绿城,除了靳睿言谁还敢这样称呼他?“姐,明天的会议很重要,你要打起精神。”

  “这还用你提醒吗?”靳睿言黑亮的眸子内闪着精光,靳寓廷凑近她身侧说道。“段璟尧会不会阻止你出席?”

  “那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靳睿言转过身,看到顾津津坐在沙发内,她这会不好先走,可是靳家的氛围她又融入不进去。

  “听妈说,你这几天都住在外面?”

  “嗯。”靳寓廷回了声,视线也不由落到顾津津身上。

  “既然娶回了家,装也要给我装出恩爱夫妻的样子。”靳睿言看眼外面的夜色,庭院深深,景观灯照射下的树影显出几许同平日里不一样的阴森。“今晚是除夕,别以为外头的那些人就会放松了,越是这样,越要谨慎,我可不想听到除夕夜有谁还在外面过夜的新闻。”

  她没有将话讲透,但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今晚,靳寓廷必须留在家里过夜。

  靳永岩和段璟尧正从楼上下来,靳睿言看眼时间,“我回去了。”

  她快步上前,拿了外套和包走到段璟尧跟前。“爸,我们先走了。”

  “好,路上当心点。”

  顾津津眼看商陆和靳韩声也要走,她跟着站起身来。

  秦芝双让他们都早点回去休息,又特地拉着靳寓廷嘱咐了几声。

  靳寓廷抬起腿往外走,顾津津见状,停了脚步,她想着还是等他走后,她再走吧。

  男人到了门口,见她没有跟上,他转身朝她看了眼。

  秦芝双盯看着这边,靳寓廷不冷不热地扬声,“你打算住在这吗?”

  顾津津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靳寓廷将手落在门把上。“妈说得对,孩子没了还能再要,只是你不回西楼,又怎么要孩子?”

  他这话,明着是要让秦芝双安心,可顾津津听得出来,他满嘴都是讽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