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58心口的裂缝

58心口的裂缝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2017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09

  

  顾津津忙退回包厢内,装作若无其事般坐到了桌前。

  身后传来开门声,靳寓廷率先走进来,孔诚将手里的外套挂到衣架上。

  “想吃什么?”靳寓廷拉开椅子坐到顾津津身边。

  “你点吧,我不挑食。”

  靳寓廷将菜单推给了孔诚,他喜欢什么口味的菜式,他向来是清清楚楚的。

  孔诚很快点好餐,靳寓廷貌似不经意说了句。“有手撕鸡吗?”

  顾津津竖起耳朵,听到孔诚回道。“有。”

  “点一份。”靳寓廷眼帘都未抬下,好像他点这个菜,就是为了给自己吃的。

  “是。”

  顾津津手掌轻按在颈后,她和李颖书的对话,他应该听到了吧?

  国字包厢内的客人享受最优等的待遇,不出一会,菜就上齐了。

  顾津津饥肠辘辘,拿起筷子自顾吃起来,靳寓廷点了瓶红酒,她看到孔诚起身欲要给他斟上。

  “你不会喝醉吧?”

  “你喜欢我喝醉的样子?”

  说什么呢!

  顾津津轻抬下目光看向站着的孔诚,“孔诚,那天去我爸妈家里吃饭,回去的路上他是不是喝醉了?”

  “九爷酒量好,不至于。”

  “他在车上发酒疯,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孔诚替靳寓廷斟了酒,坐回原位,“我记性不好,真不记得那天的事了。”

  “行,不愧是他的人。”

  “九太太说笑了,您才是他的人。”

  顾津津没来由的脸一红,忙低下头去吃了起来。

  饭后,孔诚和靳寓廷说着话,顾津津吃饱了就想起来走走,她跟靳寓廷说了声后打开包厢门往外走。

  电梯边上有个景观台,顾津津方才来的时候就看到了。

  延伸出去的平台被搭建成一个空中楼,那里设有休息区、儿童区等。顾津津脚步轻快上前,每个休息区之间都有一面藤墙隔断,上面挂满长势茂盛的绿植。

  顾津津来到其中一间,地上铺满粗麻布的垫子,还有一张摇椅在茶几跟前摆着。她觉得好玩,走过去坐了下来。

  这儿只是给人休息用的,并没有将私密性考虑进去,所以旁边的说话声还是能听得清清楚楚。

  顾津津听到有人问了句,“你方才在门口怎么直接跪下去了?”

  男人并未回答,那道声音继续开口,“我在里头坐着,也没有看得十分清楚,走过去的人是不是九爷?”

  “是。”男人总算咬出一个字。

  “见到这样的人物,你别去招惹就是,怎么还下跪了?”

  “你不懂。”男人应该是从茶几上拿了水杯,只是动作太大,杯底摩擦桌面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顾津津双脚落在地上,让身下的椅子不再摇晃摆动。

  “我得罪他了。”

  “什么?”男人的同伴很是吃惊。“你怎么把他给得罪了啊!”

  “其实也不算是……”男人说起这事还觉得自己冤枉极了,“我就是嘴欠,说了一个女人几声,我没想到他会出面。靳家的这几尊大佛,谁不知道见着了都得躲?我如今是一点脸面都不要了,见他一次就得跪一次,我……”

  男人气愤难消,但到底是鸡蛋碰石头,“我敢不乖乖照做吗?靳寓廷捏死我,估计比捏死个蚂蚁还容易。”

  顾津津虽能猜到说话的人是谁,但她还是起身走到隔墙跟前,透过绿叶间的缝隙,她看见了之前在包厢门口撞到她的那个男人。

  她很容易就想到了她和他的冲突上,毕竟在那条走廊上,他怒气冲冲地指责了她。

  但……靳寓廷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顾津津转念一想,其实也简单,当时有服务员在,还有别的旁观者,靳寓廷完全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找他好好聊一聊,定下这见面就要下跪的规矩。

  顾津津心头暖意融融,好似架起了柴火在慢慢燃烧,她唇瓣不知不觉地上扬。

  靳寓廷就不怕这样做事,太小题大做了吗?

  不,他肯定是不在意的,在他的人生字典中,从来只有他爽和别人不爽两种区别。

  顾津津放轻脚步往外走,生怕一会和正在说话的两人碰上。

  靳寓廷第一次跟她说起同他结婚的好处时,顾津津张牙舞爪,十分厌恶,她不认为强迫的婚姻有什么好,难道不靠他,她就抬不起头了吗?

  只有真正地遇上了野蛮者,遇上了不公的势力,她才能感觉到那些实实在在的好,原来是这样的。

  如若身边没有靳寓廷,陈小姐就可以将满口芥末塞到她嘴里,乔予可以用水缸活生生将她淹死,这个男人也可以辱骂甚至出手殴打她。那么靳寓廷将她护在身后,是因为对她有了一点点在乎吗?

  她不敢说好多好多,但是一点点,总该有的吧?

  顾津津小跑着出了空中楼,回到包厢,靳寓廷一个侧脸间,美目流转,轮廓在灯光的镌刻下加深了不少,当真配得上所传言的那般。

  她走后,其实休息区内的对话还在继续。

  男人的同伴听闻,满脸难以置信,“你确定,仅仅是因为几句话?”

  “我之前同他并无交集,就算有心攀谈也轮不上我。”

  “那个女人是谁?”

  男人生怕这话被人听去,便压低了嗓音。“就特么是个疯子!我当时不知道她是谁,更不知道她是靳家的人,我在停车库取车,她在我车上乱画,我能不气吗?我推了她一把,还骂了她几句。”

  “这样看来,这事也不能完全怪你。”

  “可不是,”男人怒极,却没有别的法子,“我看那女人很不正常,再说我真没怎么动她。”

  他也是事后才从别人嘴里得知,那个人好像是靳寓廷的大嫂。

  顾津津坐回靳寓廷身边的时候,心很慌很慌,只是他让人下跪的事,只字未在她面前提及。

  她心思单纯,肯定架不住这样的攻势,如果心是一座城墙的话,顾津津就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城墙裂开了一道粗而长的缝。

  ------题外话------

  亲们,手里有月票的全都攒着呦,马上就可以用到啦

  哈哈哈哈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