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52你应该找个像大嫂这样的

52你应该找个像大嫂这样的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2209更新时间:2018-12-27 07:02:03

  

  靳韩声抱住她肩膀的手收回去,秦芝双急得赶忙起身,也顾不得转动圆桌,她倾过身将那盘核桃仁拿在手里,并放到了商陆的手边。“你喜欢吃,就吃吧,商陆啊,今天家里设宴,你听妈的,乖乖的好吗?”

  商陆直接用手拿起一块放到嘴里,她觉得好吃,又迫不及待地抓了第二块。

  席间,秦芝双看商陆稳定了不少,便放下心来和靳永岩去敬酒。

  商陆将面前的核桃仁吃了大半,还在吃。

  靳韩声的脸越来越冷,仿佛结了层冰,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西服披在商陆肩头。“走,我们先回去。”

  “不……”商陆显然是不肯。

  靳韩声捏紧她的肩膀,声音透出压抑的幽冷,“商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真觉得还想吃,我回去给你吃个够!”

  他强行将她拉起身,商陆脚步趔趄下被他带走了。

  她这回没有当着众宾客的面大闹,倒是安静极了,陆菀惠眉头紧锁盯着两人离开的身影。

  半晌后,靳寓廷也准备起身,他看了眼坐在旁边的顾津津,“你怀着身孕,不便敬酒,你在这陪爸妈吧。”

  “好。”顾津津也乐得自在。

  靳寓廷刚走,陆菀惠便压低嗓音同顾津津说道,“津津,你那个大嫂怎么回事?”

  顾津津从未跟家里说过这边的事,包括商陆的病情。“怎么了?”

  “我一看她就不对劲,说话和神情都奇奇怪怪的。”

  “她……”

  陆菀惠脸色微微变了,“该不会是个傻子吧?那你……”

  顾津津想到她戴着的项链,赶忙打断她的话,“妈,您别这样说,大嫂可能受过什么刺激,一直都在恢复期,她正常的时候很好。”

  “你看她能正常到哪去?”陆菀惠拉过顾津津的手,“妈别的不怕,就担心她发起疯来对你不利,你现在怀了孩子,万一有个闪失……”

  “妈,不会的。”

  “总之,离她远点。”陆菀惠满心担忧,“她不是正常人。”

  东楼。

  卧室内开了盏壁灯,商陆将自己蒙在被子里,靳韩声透过窗户能看到主楼的那几间玻璃房。

  相比那头的热闹,他倒更喜欢跟商陆的二人世界,只可惜她不喜欢。

  靳韩声握紧手里的酒杯,他方才若是没有听错的话,有人说他的商陆是傻子、是疯子。

  他这人的底线就是商陆,谁要说她一句痴傻,哪怕他们说的是实话,他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冬至宴散,秦芝双安排了司机送顾家夫妇回去。

  顾津津坐在屋内等着靳寓廷招呼完亲戚后跟她一起回西楼。

  身后有一道娇俏的女声传到顾津津耳朵里,“九嫂。”

  来人坐到了顾津津身边,她凝目一瞧,这张脸好似并不陌生。

  “是九嫂吧?我是商麒,商陆的妹妹。”

  顾津津再一细看商麒的眉眼,错不了了,跟商陆真像。“你好。”

  “我九哥呢?”

  “送几位长辈出门了。”

  商麒倒是没有世家小姐的高傲模样,她栗色的大卷发披在肩后,一双高筒靴绑住她紧实修长的小腿,“九嫂,我去过东楼好几次也没见到你,我姐一个人在靳家……我们也照顾不到,以后真要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

  商陆平日里都被关在东楼,想来靳韩声也不会希望别人去打扰她。

  “方才我看到她被我姐夫带走了。”

  顾津津嗯了声,商麒伸手握住她的手掌,她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动作。“九嫂,你以后要是看到我姐被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们商家好歹也能为她出头。”

  顾津津不是个自来熟的人,再说她脖子上戴着那条项链,更加不想谈及跟商陆有关的事。“好。”

  “你的号码是多少?我们以后常联系。”

  顾津津报了手机号,商麒用自己的手机给她打了,“我的号码,你存一下。”

  “好。”

  “对了九嫂,你以后跟我姐在一起,她要是闹不开心,你给她两个核桃吃就好了。”

  顾津津面露疑惑。“我方才听大哥说,大嫂不喜欢吃。”

  “怎么可能。”商麒视线投落向远处,看到靳寓廷正在走进来的身影,“九哥就知道,以前他哄她的时候,都是用两个核桃就搞定了。他放在手里轻轻一捏,捏碎了让她自己剥着吃。”

  商麒说完这话,起身迎向前,她的话语似乎是在不经意间透出来的,但顾津津满脑子都是商陆跟陈小姐要回核桃时说的那句,她只要这颗,因为这是他给的。

  这个他,说的是靳寓廷吗?

  “九哥。”商麒到了靳寓廷面前,男人眉目间的疏离渐渐散开,“怎么还没回去?”

  “等司机来接我呢。”

  靳寓廷抬眸看到顾津津怔坐在那里,丢了魂似的,商麒见他同她擦肩而过,她的目光跟着望过去。她唇瓣若有若无地往上扯出抹弧度,只是眼角微微泛冷。

  回到西楼后,顾津津上了楼,迫不及待将项链摘下后丢进衣帽间内的首饰盒。

  她回到卧室,手在脖子上用力摩挲两下,靳寓廷正在脱衣服,顾津津走近上前,“要脱,去浴室脱。”

  他继续手里的动作,头也没回。“你也可以在这里脱,我不介意。”

  “你让我戴着那条项链,其实是不想我在我爸妈面前乱说话吧?”

  靳寓廷将衬衣丢到床上,一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的样子。“什么?”

  “你担心我跟他们坦白假怀孕的事,所以给我戴了个监听器。现在好了,我怕这事传到大哥的耳朵里,我只能在我爸妈面前将错就错,过了今晚,我以后就更难说清楚了。”

  靳寓廷缓缓抬起手臂,手掌撑定在腰际。“顾津津,在我们靳家,你知道需要谨记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我不算靳家的人,我不知道。”

  “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你如今跟我是一条船上的。”

  “所以呢?”

  靳寓廷话语犀利,直接将里头的意思点破,“东进是块肥肉,我跟我哥明争暗斗的,谁都想吃,我不可能将它拱手让出去。”

  “但你这是在欺瞒。”

  “顾津津,你记得这句话,我好了,你才能好,你好了,你的父母双亲才能好。”

  顾津津从小生活安逸,虽不算大富大贵,但家庭温馨和睦。她不以为意,靳寓廷说得这样冠冕堂皇,他当他家里是有王位要给他继承吗?

  “靳寓廷,一荣俱荣这话是不假,但你这样的人要想更好,不该找我……”顾津津拉长了语调,目光紧攫住男人的俊脸不放,“应该找个像大嫂这样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