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31为什么要给她面子?

31为什么要给她面子?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2261更新时间:2018-12-27 07:01:40

  

  靳寓廷上楼回到卧室,看到顾津津坐在窗台上,受伤的那条腿伸直,双目出神地盯着绘画板。

  “今天还不休息?”

  “反正也睡不着。”顾津津头也不抬,心里其实很乱,靳韩声送来的首饰盒就放在床头柜上。

  靳寓廷走过去,拿起首饰盒进了衣帽间,将它随手丢向衣柜内。

  几天后,商陆被接回家里,只是经过这番刺激,病情更加严重,靳韩声将她关在东楼的主卧内,让佣人一步不离地守着。

  摔下楼的妇人已经脱离危险期,这会还躺在医院里。

  秦芝双喊了顾津津和靳寓廷去主楼用餐,也给顾津津备了份小礼物,她推托不得,只好收下。

  顾津津在医院换过药,没有直接回家,正好李颖书给她打电话,说是要一起吃个中饭。

  赶到餐厅时,李颖书已经点好菜,见顾津津走路不对劲,她忙起身走过去。“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前几天摔了一跤。”

  两人面对面坐定,李颖书将手边的饮料递给她。“喝吧。”

  “你最近不是忙死了吗?怎么有空约我吃饭?”

  “关心你啊,想看看你做了九太太,是不是把我忘了?”

  顾津津用吸管不住戳着饮料中的小泡泡,“我哪有这个胆子。”

  李颖书闻言,小脸扬笑,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津津,你帮我个忙呗。”

  “你出什么事了?”

  “我只有做成一个大访问,才能在DF立足,津津,谁都拿不下靳寓廷,你帮帮我呗?”

  顾津津喉间轻咽。“他不会听我的。”

  “你可是九太太啊。”

  “我跟他仓促结婚,你还能指望他对我有什么感情……”顾津津脱口而出,原来她自己很清楚,只不过这几日的靳寓廷温和不少,好似给了她一种隐隐约约的朦胧感。顾津津猛地吸了一口,冰镇的饮料直窜入喉咙口,冷得她整颗心都在发抖。

  “对了,他今天就在这里开会。”顾津津抬起目光,看向对面的那栋楼,“我听孔诚跟他安排的行程,这会应该快出来了。”

  李颖书也是个行动派,她立马拿了包起身,“那你在这等我,我去守株待兔。”

  “颖书!”顾津津见她已走出去两步,“你别……”

  “我如果说服不了他,我就给你打电话!”

  李颖书说风就是雨的,她很快冲出餐厅,跑过一片广场来到对面,顾津津透过整片落地窗看向她守在那的身影。

  菜都上齐了,李颖书还没回来。

  又是十多分钟后,顾津津看到一辆黑车开到北广场的门口,很快,男人高大的身影从里头出来。

  李颖书瞅准时机上前,“您好,我是DF的李颖书,我想约九爷做个采访行吗?”

  靳寓廷目不斜视,孔诚伸手将李颖书挡开,她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平日里可是连他的面都碰不到。“九爷,我是津津的朋友,您别误会,我真的只是想跟您约个采访。”

  靳寓廷闻言,脚步却没有丝毫慢下去,李颖书见状,只好拨通了顾津津的电话。

  顾津津听到铃声,接通后将手机放到耳边。“喂。”

  电话那头传来李颖书焦急的声音,“九爷,津津的电话,您听听……”

  靳寓廷走到车旁,司机替他打开车门,他睬也不睬李颖书,直接坐了进去。

  顾津津听到砰地关门声传到耳朵里,她不忍心看李颖书在那里纠缠,“颖书,你快回来吧。”

  孔诚和司机一道坐进车内,车子并未立即发动,茶色的玻璃缓缓落下,靳寓廷精致深刻的半边脸也毫无遮拦地落入李颖书眼中。她心下一喜,“您和津津的婚礼,我还参加了。”

  “DF的采访,我没兴趣。”

  “耽误不了您多少时间,我保证,就半个小时行吗?”李颖书亮出手里的王牌,“您看在津津的面子上……”

  靳寓廷唇瓣轻掀,说出来的话明显带着嘲讽,“我为什么要给她面子?”

  李颖书被问得答不上话来,窗外阳光刺眼,靳寓廷拿了墨镜架到高挺的鼻梁上,“你要我为了顾津津,在你身上浪费半个小时,你觉得值吗?”

  李颖书忘了她握紧的手机正处在通话状态,她面色微白,这才找到零星话语去反驳他,“您要说为我不值,那是自然,我有自知之明。但您这话若是用在津津身上,我不接受。”

  靳寓廷上半身靠向椅背,目光淡淡扫出窗外,阳光镌刻出他犀利而深藏不露的冷冽,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怕是与生俱来的。“别妄想用顾津津来说情,她只是我的太太,除此之外,别无用处。”

  李颖书就站在车旁,所以靳寓廷的话,是清清楚楚传到顾津津耳朵里的。她想开口让李颖书回去,但这样难堪的场面下,她只能装作哑巴。

  李颖书这会已经将采访的事抛在脑后,她被气得差点失去理智。

  “别无用处?”李颖书咬着牙,恶狠狠瞪向靳寓廷,“津津真不该嫁给你,我……我让她离婚!”

  “我不介意。”靳寓廷说完,俊脸别回去,上升的车窗玻璃将李颖书满脸的愤怒隔在外面。

  孔诚示意司机开车,顾津津听到声响,手忙脚乱的将通话掐断,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觉得心有点慌,不舒服得很。

  没过多久,李颖书气冲冲从外面进来,她坐回顾津津对面,端起水杯将里头的半杯水一饮而尽。

  “吃饭吧,菜都凉了。”

  “谁还吃得下!”李颖书将水杯重重掷到桌上。“津津,他……”

  “碰钉子了吧?”顾津津故作漫不经心道。“下次这样的事,你干脆就别想了。”

  “你有没有想过跟他离婚?”

  这样的念头,在顾津津还没结婚的时候她就想过了,“但这两个字,恐怕我说了没用,就像结婚一样,哪怕我再不情愿,最后不还是要乖乖妥协?”

  她嫁进靳家,靳寓廷说过的那些承诺,都可以兑现,可顾津津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天天在一起,好好地过日子,显然,靳寓廷不会是那个人。

  他不把她放在心上,她也不该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不是吗?

  结婚太仓促,但离婚却可以好好筹划,反正他们没有领证,只要他受不了她了,放她走就行。

  顾津津抬下眼帘,李颖书面上的愤恨仍未消散。“颖书,你说靳寓廷要是生活作风有问题,一旦拿到证据,若是捅到他长姐那里去,他会很麻烦吧?”

  李颖书在喝冰沙,听到她的话,嘴里的吸管掉回杯子内,“我去,你够狠啊!”

  ------题外话------

  行啊,靳老九,你不给我面子,我就把你的脸撕了,o( ̄ヘ ̄o#)

  当津津是吃素的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