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30另有深意的谢礼

30另有深意的谢礼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206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1:39

  

  脚步声慢慢走到门口,很快,消失在顾津津的耳朵里,她抓紧被子,仍旧不敢推开。

  靳寓廷走进书房,孔诚在里头等他。

  他随手关上门,“秦家那边不是解决了吗?钱也拿了,怎么还会出这样的事?”靳寓廷表情冷肃,话里透出冰一般的阴寒,“如今半死不活的,还不如摔死了干脆!”

  孔诚站在旁边,适时提醒靳寓廷。“我看了事发时的监控,如果她真的死了,太太也会很麻烦。”

  靳寓廷走到窗边,想到了商陆躺在病床上的苍白模样,她差点被人推下楼摔死,那个女人就该被千刀万剐,下地狱才好。可是下一瞬,他又想到了顾津津那张惊慌失措的小脸,她若是背负上人命,恐怕这辈子都会过不好。

  “有没有吩咐医院那边,不计一切,全力抢救。”

  “吩咐了。”孔诚跟在靳寓廷身后,“秦家丧女之后,虽然拿了赔偿也消停了,但没想到今日……”

  靳寓廷冷哼声,眸子内沉寂的阴狠在转醒,“我没找他们算账就不错了,若不是为了商陆,这件事的解决法子可不是这样的。”

  “九爷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会让人盯着秦家的一举一动。”

  顾津津被梦魇压得喘不过气,梦里面,那个女人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要掐她的脖子,可她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她知道这是梦,但就是醒不来。

  “顾津津?”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在叫她。

  肩膀被用力摇晃,顾津津吃力地睁开眼,跟前的身影由模糊变得清晰,靳寓廷坐在床沿处看着她,“做噩梦了?”

  她伸手擦了下脸,“嗯。”

  “肚子饿吗?”

  顾津津后背黏稠,“医院那边有消息吗?”

  “抢救过来了,只不过伤得比较重,要在医院躺一段时间。”

  “真的?”顾津津眼眸内闪出明显的亮光,她握紧靳寓廷的袖口,“不会死,是吗?”

  “是。”靳寓廷没有跟她说实话,因为他已经做好打算,就算那个女人到时候抢救不过来,真死了,他也要将消息压下去。顾津津顶多算是正当防卫,他完全能做到将一个人的死讯悄无声息地掩藏掉。

  顾津津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靳寓廷看到她满脸轻松,他绷紧的嘴角跟着舒展开。“不过,医药费可是笔不小的数目。”

  只要人活着,别的都不是事。

  顾津津唇瓣轻挽,“不是有你吗?”

  “人是你推的,赔钱的事为什么要我来?”

  “当初也是你答应的,只要我同意结婚,你的钱和关系可以随便用。”顾津津说着下了床,靳寓廷抬头看她眼,“你倒记得很清楚。”

  “当然,你要堂堂的九太太去操心别人的医药费,这不是啪啪打您的脸吗?是不是啊,九爷?”

  得,她这会倒是恢复过来了,生龙活虎的欠揍样。

  来到客厅,菜已上桌,孔诚从沙发上站起来,他也算是靳寓廷最亲近之人,所以有时候会留在西楼一道用餐。

  顾津津埋头吃了几口饭,虽然饿得厉害,可今天出了这样的事,胃口总归受到不小的影响。

  屋外,一阵门铃声响起。

  “我去开门。”孔诚说着,起身走过去。

  他进来的时候,身后跟着钱管家,顾津津眼见钱管家来到餐桌前,手里捧着个首饰盒,“九爷,这是靳先生吩咐送过来的。”

  钱管家将首饰盒放到靳寓廷跟前,他随手打开,顾津津看到里头放了条红宝石项链,镶嵌在上头的一颗颗宝石硕大剔透。靳寓廷将盒子关上,“这是为了答谢津津救了大嫂一命吗?”

  “是,若不是九太太,今天的事后果不堪设想。”

  顾津津忙放下筷子,“大哥不必客气,我……”

  靳寓廷手一挥,将首饰盒推到顾津津手边,“这是应该的,拿着吧。”

  “我不能拿。”

  “矫情什么?”靳寓廷手指在桌上轻点,“也不用说谢谢,这项链跟一条人命比起来,微不足道。”

  顾津津知道这项链肯定价值不菲,她刚要再度拒绝,却见钱管家已经走了出去。

  靳寓廷看着她的样子,揶揄出声,“没出息,一条项链而已,用得着这么畏畏缩缩吗?”

  “但是太贵重了。”

  “让你膝盖磕成这样,这谢礼可一点不贵重。”

  孔诚坐回桌前,顾津津眼见钱管家出去,将门带上。“不知道大嫂怎么样,出院了吗?”

  “她不会有事的,摔下去的又不是她。”

  “要不,我们一会去医院看看吧?”

  靳寓廷目光落定在顾津津脸上。“今天是她连累的你,你要是不管她,什么事都没有。如果被推下去的换成了是你,你觉得你有那么大的命坐在这吗?”

  顾津津见他语气不善,似有恼怒。“你怎么了?”

  “你是我的女人,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了,以后那样危险的事情不需要去做。”

  “但她是大嫂……”

  “大嫂?”靳寓廷倾起身,俯过去盯着顾津津不放,“说到底,那也是外人,她出了事,与我无关,但你要出了事……”

  顾津津陡然一惊,心头似乎被狠狠抨击下,旁边的孔诚眉宇间同样勾起不解,前后不过半天功夫,靳寓廷这态度简直是判若两人。

  饭吃到一半,孔诚想起什么,刚要开口,却见靳寓廷冲他使了个眼色。

  他虽有不解,却还是咽下嘴里的话。

  顾津津吃好饭,靳寓廷让她先上楼休息,她推开椅子起身,靳寓廷将首饰盒递给她,“拿着。”

  她看了眼,接过去后上了楼。

  靳寓廷手肘撑向桌沿,双手交握,“项链的事,你怎么看?”

  “靳先生为表达谢意,这也是正常的事。”

  靳寓廷手指一下下在手背上点着。“你难道忘记老大是做什么的了?环智研发的窃听器能轻轻松松藏在一个人的头发里,可想而知,那条宝石项链就是最好的温床。”

  “您的意思是……”孔诚真是完全没想到这一层。

  “他利用这玩意,替长姐清除了多少障碍,你又不是不知道。”靳寓廷身子往后靠,闲适地搭起长腿,“既然他想听,就如他所愿好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