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29心,微微痛

29心,微微痛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2084更新时间:2018-12-27 07:01:39

  

  靳寓廷感到肩头一重,他垂首看向顾津津的头顶。

  她平日里张牙舞爪的,若不是惊吓过度,她对他也做不出这样亲昵的举动来。

  靳寓廷看到她颈间的一片白皙,他抬起手掌,安慰性的覆上去轻拍两下。

  “我想回去,我不想待在这。”

  “好。”

  顾津津直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出去两步,靳寓廷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拖回自己身侧,“你的腿怎么了?”

  “碰了下,没事。”

  这时,有护士走进来,一手拿着托盘,另一手将笔插进袋口,“你还是不肯清理伤口吗?”

  顾津津看到她手里拿着纱布、剪刀等,“就是小擦伤,应该没事吧。”

  “这还擦伤呢?你就不怕伤口发炎了?”

  靳寓廷低头,看到顾津津膝盖处的裤子是破的,他手臂搂在她腹前,将她拖回到病床上。

  顾津津不得已,只好乖乖躺着,她将裤子慢慢往上拉,纤细的小腿显露出来,一道手指长的磕伤染红了靳寓廷黑邃的潭底。伤口的血跟裤子连在一处,她不敢动,痛得冒出身冷汗。

  靳寓廷心头涌起无名火,“都这样了,你还不肯让人给你处理?”

  护士用浸湿的棉球按在她伤口上,膝盖处的布料晕染开,她稍用力将裤子往上推。

  顾津津痛得握紧手掌,腿往后缩,靳寓廷一把按住她,“别乱动。”

  “伤口挺长,所幸不深,我给你处理下。”护士说着,手脚利索的换了酒精棉球。

  当时情况紧急,顾津津抱住商陆的腿,为了将她拉回去,只能跪在运行的台阶齿口上。她平日里连打针都怕痛,顾津津闭紧眼帘,“轻点。”

  靳寓廷离她很近,见她羽睫颤动,心下免不了一软。

  她想转移注意力,“靳寓廷,大嫂在哪个病房?”

  “问那么多做什么。”

  “你去看过她了吗?”

  靳寓廷眼色微沉,视线落到她那条细长的伤口上,他喉间滚动,吐出的字语有些艰难。“没有。”

  “一会,我们去看看她吧?”

  “不用。”

  顾津津嘶了声,抓住他的手臂,“我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管好你自己,她那边有大哥在。”

  顾津津听到这话,不由抬头朝他看看,这么说来,他是一得到消息就来医院看她了。

  她嘴角轻挽,靳寓廷见护士已经将伤口处理好,“需要住院吗?”

  “不用,过几天来换药就行。”

  顾津津说了声谢谢,着急要起身,靳寓廷看眼她的样子,伸手扶住她。

  她一瘸一拐往外走,走得又慢,快出医院门口时,靳寓廷实在看不下去,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这番动作太突然,顾津津手臂圈住他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去,“放我下来。”

  “这样陪你走,要走到什么时候?”

  一辆车快速冲进医院,车轮刚刹停,后车座的车门就被推开了。

  靳韩声风尘仆仆而来,在杭州的会开到一半就往回赶了,他肃冷的脸上藏匿不住紧张,走上台阶时,一抬头就看到了正在下来的两人。

  “商陆呢?”

  靳寓廷居高临下盯着他,“她是你的人,你怎么倒问起别人了。”

  靳韩声闻言,看了眼他怀里的顾津津,快步冲进医院内。

  司机开了车过来,孔诚下去替二人拉开车门,靳寓廷弯腰将顾津津放到车内,他甚至没有再回头看一眼,就让司机开回西楼。

  半路上,靳寓廷冷声问道。“那人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中,一楼正好是床品展览区,掉下去的时候砸在了床上,要不然肯定当场毙命。”

  顾津津看眼窗外,两手紧张地握在一起。靳韩声来到九楼的病房内,他走进去的时候,看到秦芝双疲惫抬下头。“韩声。”

  他一语不发,目光紧锁住躺在床上的女人。商陆安安静静地睡着,这个样子不哭也不闹,却让靳韩声觉得害怕。

  他来到床边,她胸口处的起伏很弱,脸色又苍白的厉害,靳韩声伸出右手,放到她鼻翼跟前的手指在发抖。

  “韩声,你做什么?”

  她在呼气,她还活着。

  靳韩声两手落到商陆的肩头,他弯下腰,前额同她相抵,半晌后,才闭上眼帘,呢喃出声。“商陆,商陆。”

  秦芝双看在眼里,目露不舍,“既然还爱她,平日里就别再胡闹刺激她。”

  很多事,秦芝双不懂,靳韩声闭紧的牙关微松,“以后再也别劝我放她离开,她是我的人,这辈子都只能待在我身边。”

  靳韩声伸手将她搂到怀里,这个时候,他什么都不想,只要她在身边就好。回到西楼,顾津津下了车,她自顾往里走去。

  进了客厅,靳寓廷问她一句。“晚上想吃什么?让厨房准备。”

  “肉。”

  靳寓廷觉得好笑,但还是吩咐厨房晚上多准备些肉。

  顾津津走到楼梯前,准备上去,靳寓廷将她抱了起来。

  进了卧室,他将她小心地放到床上,天已经黑透,漫无边际的浓烈夜色透过玻璃挤进屋内,顾津津见他起身,似乎要走。

  “你去哪?”

  “去书房,还有点事要处理。”

  顾津津掀开被子,“我跟你一起去。”

  靳寓廷坐向床沿,看着她一连串的急迫动作,“你怎么了?”

  “我不想一个人待着。”

  她害怕,怕得不行,她知道一旦那个人抢救不过来,她就完了。

  靳寓廷望见她潭底的惧怕,他将被子压回顾津津身上,“十分钟后,我就回来。”

  “我跟你一起去,我不打扰你,就在书房等你。”

  靳寓廷站起身,修长的影子投落到大床上。“不行。”

  顾津津未说完的话吞咽回去,她知道在他心里,她什么都不算,所以就算再害怕,她都不该去拉着他。

  顾津津躺回到床上,将被子拉高过头顶,就像小时候看了恐怖片不敢睡觉,只要被子一蒙住头,她就会告诉自己,没事了,不怕了。

  ------题外话------

  昨儿老九跟我哭诉了,说被一帮小姐姐小妹妹们骂死了

  我问他,小心脏受伤了吧?要不要安慰安慰你啊?

  老九说:好啊好啊,吃口肉肉就好。

  被我一脚踢飞出去

  O(∩_∩)O哈哈~我做的对吧,对吧,对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