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斩男色>目录>

21没人怜香惜玉

21没人怜香惜玉

小说:斩男色作者:圣妖字数:2063更新时间:2018-12-27 07:01:31

  

  顾津津进退两难,但出奇的冷静,没有慌张。她走出去时,下意识张望,第一时间想看看靳寓廷在哪。

  越来越多的人聚拢过来,但离了靳寓廷,居然没人记得她。

  周公子怒不可遏,“人是你砸伤的?”

  “不是,”顾津津站定,男人脚边的玻璃残渣上带着血,他捂着伤口的手也在抖。“我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对他下手?”

  男人骑虎难下,既然一口咬住了她,那就得死死咬下去。“你跟我攀谈,问我要名片,我没给,没想到你转身就报复我!”

  “快去处理伤口吧。”有人上前劝了句。

  周公子目光在顾津津脸上逡巡,靳寓廷的婚礼他并未参加,方才回来得晚,也没同他们碰面,他看了眼身边的男人,“能挺得住吗?你要能忍着,我们先把这件事解决掉。”

  男人咬咬牙,点下头。

  “依我看,最有用的赔偿方式,就是在你漂亮的小脸上也开一道口子。”周公子弯腰,捡起地上的半截花瓶。

  顾津津望向一双双虎视眈眈的眼,也许这样的宴会太无聊,如今好不容易逮着个乐子,谁愿意错过?而这些人最擅长的,不是息事宁人,恰恰是火上浇油。

  “就是,谁还缺那点经济赔偿?脸面是最重要的。”

  “在左脸开一道,还是右脸来一道呢?”

  顾津津看到周公子掂了掂手里的花瓶,走上前来,脚步碾压过草坪,窸窣声钻到她的耳朵里。

  她心往下一沉,这才意识到她的解释,他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靠着男人一张嘴,就认定她蓄意伤人。“我不信偌大的周家,会没有监控?”

  捂住额头的男人神色有些慌张,周公子转身朝他看眼,语气却轻描淡写道,“不用看,他说是你,就是你。”

  “他是您的客人,我难道不是?”顾津津语调微扬,这样的场合她从未出席过,但该讲的话,她一句都不能少。

  周公子站到她旁边,仔细端详着她,“很多朋友的女伴,我都认识。但也有很多朋友带来的女人,是不固定的,逢场作戏很正常,那么逢场作戏的女人……我们都能惹得起。”

  换句话说,今天有人在周家受伤,就势必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来的男人都是有权势的,但因为彼此间交好,所以拿一个逢场作戏的女人开刀,最合适不过。

  顾津津轻抿菱唇,下车时把大衣留在了车上,她这会冻得牙关打颤。“周公子,其实您可以报警。”

  “有这个必要吗?”周公子抬起手里的花瓶看了眼。“小事一桩,何须劳烦那么多人呢。”

  “您倒真不知道怜香惜玉。”

  周公子指腹在花瓶的碎裂处轻抚,眼里露着淡淡的笑意。“事后,我赔你一笔钱,足够你去修复脸上的疤。”

  周家的院子里布置了不少花房,靳寓廷就坐在其中一间内,四周垂落的白色纱幔遮住了里头的身影。外头的谈话,一字不落传到他耳朵里。

  “看来,我今天难逃一劫。”

  “我已经对你网开一面。”

  对面站着的男人忍住剧痛,手掌撑着膝盖,血越流越多。

  顾津津可不想平白无故被人开道口子,她忽然踮起脚尖,凑到周公子耳边说了句话。

  外头的说话声戛然而止,气氛很显然不对劲,靳寓廷放下搭起的长腿,他推开椅子起身,走到纱幔跟前,一手掀开。

  这样的角度望去,正好能看见顾津津的侧脸。

  周公子定定看了她两眼,头一低,也是凑到她颊侧在说话。

  靳寓廷眼锋凛冽,说话就要有说话的样子,靠得这么近,彼此的气息交融,实在太过于亲昵。

  顾津津轻点头,就势回了他一句什么。

  周公子直起身,单手插在兜内,往后退的时候,目光仍旧攫住顾津津没放开。

  靳寓廷靠在旁边的花架上,唇角了然勾起,顾津津能有什么本事,她除了搬出他的身份以外,别无他法。这下,知道做九太太的好处了吧?

  周公子回到男人的身边,冲他耳语几声,对方面色越来越白,看向顾津津的脸上充满难以置信。

  “老公,老公——”

  一阵声音从顾津津身后传来,跑过来的女人神色焦急,拖着裙摆上前。“怎么会这样?谁打的?这是谁打的?我们报警……”

  顾津津仔细看眼,居然是她。方才在休息区说得那么起劲,现在看来,她的那些话应该都被靳韩声听见了。

  怪不得,靳韩声二话不说就爆了男人的头。

  “别说了!”男人拉住她的手臂,“走。”

  “走什么走啊,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

  顾津津看到男人扬起手臂,一巴掌狠狠抽过去,将她的半边脸都打歪了。“走!”

  靳韩声打过他后,只跟他说了一句话:管好你家里人的那张嘴,她若瞎说一句,我就在你身上开一道口子!

  他依稀也猜到了前因后果,本想找个替罪羊,却不想那头羊的主人太彪悍!

  周公子扔掉手里的碎花瓶,“都是误会,散了吧。”

  顾津津裸露在外的两条手臂冻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周公子回到她跟前,“冷吗?”

  一件温暖的外套冷不丁罩住她的肩头,顾津津余光看到靳寓廷站在一旁,他手臂揽住她。

  周公子看到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吃惊,看来已经从顾津津嘴里得知了他们的关系。

  “九爷,实在不好意思,没想到都是自己人。”

  “周公子见识浅,以后就知道了。”

  他说话还真是不留余地,周公子面无表情,却象征性地勾勒下嘴角。

  人群逐渐散开,草坪上还有零星血滴,顾津津拢紧靳寓廷的外套,“好戏都散场了,九爷才出场,是不是晚了些?”

  “不晚,”靳寓廷抱紧她没有松开,“若不是提了我的名字,你这会已经破相了吧?”

  “那还真让您失望了,我同周公子的谈话中,没有出现过‘靳寓廷’三个字。”

  男人指尖在她瘦削的肩头处打转,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那你告诉我,你都说了些什么?”

  ------题外话------

  自救能力杠杠的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