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四百二十七章 时光——百年

第四百二十七章 时光——百年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153更新时间:2018-12-27 06:59:39

  

  “同学们,今天我们能在这里上课,得益于百年前的一个伟大设想——虚拟现实技术。”

  “比如说你,现在正舒舒服服的躺在东京家里的水床上。”

  “而你,现在正坐在北海道的房间里。”

  “你们来自日本六十六个县,相互之间的距离超过五百公里,但是你们是同班同学,在这里一起成长。”

  “在七十年前,这还是不可能的事,那时候,每一个小学生都要按自己的居住地,每天背着书包走到就近政府指定的学校,坐在指定的教室里接受老师面对面教育——对,不是我们这种虚拟教室的面对面,而是真正的你们和我面对面——无论刮风下雨,你们都要走到学校来上课。”

  “哇,老师,我觉得还是那时候好,大家一起玩肯定比现在要开心多了。”有个孩子忍不住插话。

  “那时候,一个班级里面,成绩最好的孩子和成绩最差的孩子,同样的卷子,考试分数可以相差一倍!你仔细想想,那时候的老师该怎么讲课?是照顾成绩好的孩子,讲的快一些?还是为了照顾成绩差的孩子,把前面的课程重复再讲几遍?那时候的教育效率,远远比不上现在。”

  老师一边说,一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好吧,在虚拟空间中其实不存在近视眼,不过,为了保持老师的形象,眼镜作为可选装饰之一保留了下来。

  “好了,不说这些了,现在我们开始讲东方文明近代史,第一课,亚共体的成立。”

  ——————————————

  赤旗。

  “老张,咱们马上就要上高中了,你选好哪个武道馆了吗?”

  “选毛啊,就我这水平,上次打排位,排名他么的足有三十九亿五千多,那游戏总共才四十亿玩家,还有很多人玩了玩就不玩的。你说这成绩那个武道馆能要我?我还是练广播操算了。”

  “呃,老张,别灰心,练广播操也有练成大师的也不少呢。而且你成绩好,咱们班里第一名,将来随便进那个科研组,都能弄到不少贡献度,可要比我强多了。”

  “切,成绩好有什么用,刘远琴喜欢打游戏打得好的,方悦悦也是,根本没人喜欢我这种柴火好不?”

  张晟源一边垂头丧气的说,一边撸起袖子,给王元看看自己那枯瘦如柴火般的手臂。

  “额——,这个,兄弟,节哀。”王元只好表示,这真心没办法。

  这个时代谁都不缺吃喝,尤其像他们这种学生,饮食的营养搭配更是有专家负责调配,根本不可能有问题。

  问题是有人天生怎么吃都不长肉,那就没辙了。

  也许基因疗法可以改变这一点,但是有法律明文规定,在五十岁以前,人类除特殊情况下,不得进行基因等级的调整治疗。

  据说这牵涉到人类潜能激发和遗传特性,对应的一条法律是,进行过基因调整的人类,没有特殊情况,不得生育子女——实际上在基因调整过程中,会同时特意封闭其生育能力。

  (这是为了避免修改过的基因结构污染人类正常基因,当年为了延长寿命,修正部分基因开关,结果证明被修改过基因的人类,无论从学习能力还是武道修行上,都比原本差了一些。因此经过大量人体试验,最终出台的法律就是:经过基因修正的人类,不得继续拥有生育权利。)

  “好了,别说我了,老王,你在武道方面比我强多了,你选好那个武道馆了吗?”

  “我选了大山武道馆,据说大山武道馆创始人大山中岩,乃是通天教主的亲传弟子!”

  “不是吧,我说老王,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是这也太夸张了,你确定能进去?”

  “呃,不确定——,我不是说了吗,我选了大山武道馆,可没说人家选了我。”王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切——”

  “这个月有一次全国初中的虚拟格斗大赛,如果我能拿到好名次的话,未必就进不去。”王元不服气的说。

  “好吧好吧,祝你走运。”张晟源敷衍的安慰了一句,明显不看好自己这位老同学。

  全国初中虚拟格斗大赛,岂是开玩笑的?在那么多人里面,各种妖孽多了去了,想在这种场合冒尖,可不比一个小小初中几百人里面那么容易。

  “对了老王,你上次说想追楚水的,追了没有?”张晟源转移了话题。

  “我老王当然是说到做到,说追就追!”王元把胸脯一拔。

  “少废话,到底追了没有。”

  “追了,但是楚水说我丑——”王元的脑袋耷拉下来。

  “———哈哈哈哈哈!别说,老王,这下我心情好多了。”

  “我去——!”

  ——————————————

  欧洲联合医学实验室。

  透明的纳米仓中,一位身材修长,肌肉匀称的中年男子正躺卧其中,周围围着九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学者,其中有男有女。

  还有位女士望着纳米仓中这位赤裸男士的身体,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液。

  通过修行圆桌圣殿推出的骑士八法,将斗气修持到骑士境界的武者,身躯已经自然而然调整到一个相当完美的地步,可以说,人类理想的身材比例基本就是这样了,如果说还有缺陷,那已经不是通过个人锻炼能够弥补过来的。

  “特洛菲尔,你现在感觉如何?”一个白大褂拿着一块电子版,一边监控植入系统的进展情况,一边问道。

  “有点疼、也有点痒,感觉就好像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沿着血管在爬。”特洛菲尔如实回答,倒不是他忍不得这点痛苦,而是作为先驱(试验品),他的主观感受,对于积累相关数据也是不可缺少的。

  ————————————

  近百年来,不仅柳生元和不曾在地球社会中抛头露面,就连莱拉妮和欲望之主也不怎么在人前出现。

  莱拉妮的真身被困在月球母巢中,到现在也没有看到吞噬掉整个母巢、摆脱困境的希望——这倒不是吞噬母巢遇到什么困难,甚至可以说,母巢在某种程度上还努力配合着莱拉妮的吞噬。

  唯一的困难就是母巢实在太大了。如果母巢真是只是月球核心处百余公里直径,那么在近百年以后的现在,莱拉妮早就该脱身而出。

  然而实际上,母巢的结构是以一种奇特空间嵌套方式,小小的一个结构中可能含有一个庞大的空间,而这个空间里居然还嵌套着其他空间!直到现在,莱拉妮连母巢九牛一毛都没摸清楚呢。

  当然,莱拉妮能量分身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不过她也主要隐居在圆桌圣殿。不然,骑士八法这种衍生自骑士的八种美德的斗气修行道路,光靠嘉妮特和柯罗尔,绝对是完善不到这个程度的。

  这些年来,欧洲的武道大师层出不穷,其中倒有百分之九十与圆桌圣殿有关。

  而这些武道大师的增加,反过来也极大推动了植入式量子系统的研究。

  莱拉妮手中有更成熟、效率更高且更加安全的生物类量子系统,但是,无论莱拉妮和柳生元和,都不认为自己过度插手地球发展,对地球会有什么好处可言。

  尤其是柳生元和,他当年作为一个研究者的时候,还不曾脱离地球科技发展思路,他的研究与整个地球科技发展一脉相承,基本不会出大问题。

  可是如今他迈入太古精灵境界,他的道路主体,却已经脱离了正常科研方向,变成了一条修行之路!

  事实上,‘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任何一种道路,如果脱离的全体大众,都会对整个社会稳定性起到反面作用。

  许当年的柳生元和意气风发,认为打破一切拘束、天不能遮我眼、地不能埋我心,才是自由的最高境界。

  但是,如今也许是柳生元和眼光更高,也许只是屁股坐的位置不一样了,在他看来,地球整体文明同步发展才是正途,至于修行之道,作为文明的补充当然很好,但是作为文明发展的主要途径却是万万不可。

  很简单,科技文明发展是每个人都可以受益的,知识体系也是可以清楚明白的传承,其中并没有门槛。

  但是修行之道不同,修行受益的主体是个人,修行过程中很多感受也是非常个人的事情,除非修行到先天真人的地步,才可以化虚为实,将自己的道路表述出来。

  即使如此,先天真人的传承也是千难万难,更别说等而下之的武道修行者,大约也就是锻炼身体的各种动作——原本被称之为秘籍,现在被称之为广播体操——这些还能通过各种方法矫正。

  但进一步修行,就牵涉到人体精神和潜能方面,在这个方面,谁敢说徒弟理解的东西和自己说的东西一模一样?

  再说的难听点,作为师父的人,文化修养稍微低一点,自己都未必能把自己的修行感受正确表达出来,又怎么能保证徒弟学到的东西不走样?

  所以,地球上虽然武道蓬勃发展,但是始终处于一种辅助地位,并未成为人们的主要选择。

  ——————————————

  柳生家祖宅。

  林木森森,花香幽幽。

  百年时光,别人早已记不起这里原本是天皇的别墅,似乎日本剑道第一家——柳生家自古以来就居住于此。

  “小樱、元和、明光,请原谅妈妈的胆怯,妈妈这一生已经太幸福了,妈妈已经难以想象更幸福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也害怕将来遇到不幸,更不想看到孩子们走在妈妈前面。

  元和,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能保证明光活的很久,也能保证妈妈活的很长久,但是你们保证明光的孩子们活的超过妈妈吗?你能保证明光孩子的孩子们也活的超过妈妈吗?

  妈妈不想看到他们任何一个,走在妈妈前面。所以妈妈想在自己最幸福的时候,像你外公、外婆一样,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死去。”

  南田雅子今年已经一百三十岁了,就算有柳生元和的通天手段调理,但是人类的寿命极限也就在一百二十到一百五十岁之间。

  柳生元和曾经向母亲提出各种续命方案,可是都被母亲南田雅子一一否决,她坚持要以一个正常人身份走完自己的人生。

  “和岛啊,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我以前一直很害怕,害怕看到你死在我前面,所以我偷偷和元和说,一定要保证你比我活的更长久。这件事我一直没和你说过,你就原谅我好吗?”

  “雅子,你这是什么话?这么多年来,我有责怪过你一句话吗?”柳生和岛也已经苍苍老矣。

  南田雅子并未像其他病人一般,躺在纳米仓中接受治疗/维持生命,而是躺在家里卧室的双人床上,像以往一样,盖着平日里盖着的薄被。

  而柳生和岛就半躺半坐在双人床的另一半,就在她的身边,两人就像是平时唠嗑一样说着话,根本看不出和平时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床周围、围着柳生家三代以内所有晚辈。

  至于四代的还挤不进来,毕竟房间里地方实在没那么大。

  “嘻嘻,和岛,我爱你——元和,你放开我、让我走吧,我这一生,很圆满很幸福了。”

  “嗯,元和,放开我们吧,我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和你妈妈一起走,现在正好。”

  “啊?和岛——”

  “雅子,我比你要大好几岁呢,要不是元和,我想等你一起都等不到呢。从我们认识起就一直在一起,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走?”

  “和岛——”一只苍白但是依然细腻的手,努力从被窝侧面伸了出来,握住柳生和岛瘦骨嶙峋的大手。

  “雅子——”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我们走吧?”

  “我们走了。小樱、元和、明光、孩子们,再见。”

  “孩子们,再见了。不要难过,我们老两口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呢。元和,放手吧!”

  柳生元和握着南田雅子的手,一根、一根松开了手指。

  “元和,我们还来得及——”小樱忍不住开口,百年时光,对她来说不过是一缕浮尘,她的面容依然清秀如少女时代。

  “不,这是爸爸妈妈的选择,让他们生活在最幸福的时刻吧。”柳生元和轻轻摇了摇头。

  “元和,你的眼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