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四百一十二章 太古精灵,世界树

第四百一十二章 太古精灵,世界树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30更新时间:2018-12-27 06:59:14

  

  虽然作为舰队旗舰的主控台,这里的温度永远恒定在人类最舒适的温度点上,但是泰克比利*法赛尔的额头上依然有汗珠渗了出来。

  无论作为武道大师还是舰队指挥官,他都应该在任何场景下镇定自若,哪怕下一刻就是刀山火海、粉身碎骨也应该面不改色。

  而泰克比利*法赛尔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突破武道大师是没有捷径可走的,没有统合身心的意志坚持,哪怕科技再发达、资源再丰富,也造就不了一位武道大师。

  他泰克比利*法赛尔不是因为自己是法赛尔家族的第二继承人,才拥有资源、突破武道大师;正相反,他是因为完全靠自身决意,突破了武道大师境界以后,才进入法赛尔家族的继承人序列。

  没有突破武道大师的族人,甚至没有资格继承法赛尔之姓氏。

  所以,哪怕法赛尔的血脉族人以亿为单位,但真正拥有法赛尔姓氏的族人绝不超过两百人。

  至于泰克比利*法赛尔为什么能成为第二继承人,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泰克比利*法赛尔一直以为自己坚定果决、无所畏惧,他以前也一直是如此风格。

  可是现在,面对这一缕光雾,泰克比利*法赛尔却可耻的胆怯了,那是来自心灵的压迫,虽然不知道这一缕光雾是什么来历,可是面对着它,泰克比利觉得自己好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般。

  所有的细胞都被冻结了,就连泰克比利的大脑思维中也只剩下一个强烈信号——不要动,一动就会死!

  武道大师的直觉一般只是一种启发、一种感觉,可是现在,泰克比利的直觉是如此清晰的告诉他答案,就好像有人把这个答案直接印在他的心底一般。

  死亡!

  泰克比利曾经不止一次面对死亡,他也并不畏惧死亡。

  无论是成就武道大师以前还是成就武道大师以后,他与死神擦身而过的次数都不少于十次,为家族、为军队、为国家立下过汗马功劳。

  泰克比利一直以来,认为自己已经能够用平常心来看待死亡,面对死亡,他不应该存在任何恐惧心理。

  可是现在,这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是怎么回事?

  ——————————————

  如果说,泰克比利*法赛尔率领的舰队,刚才潜伏的空间夹层是水面下十米深度的话,那么在水下上千米的地方,还有一艘奇怪的飞船停留在空间夹层深处。

  这艘圆柱形的飞船通体碧绿,船体上面还带着一些枝叶藤蔓,就像是一颗活着的树木。

  在飞船里面,也没有什么驾驶舱、生活区能舱室分隔,而是一片完整的、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植物世界。

  在一片并不算如何密集的树林里,树木千姿百态,没有一棵种类重复。

  有的大树雄伟挺拔、叶片如黄金般灿烂;有的灌木低矮而稀疏,偏偏的花朵如月光般清冷剔透;更有的树木若隐若现,只能在某个特定角度,才能看到它的身影。

  当有轻风吹过,奇异的叶片摇摆撞击,发出的并非哗啦啦树叶响声,而是各种清脆悦耳、如同金声玉振般韵律,一时间仿佛天籁。

  一条涓涓溪流从高岩上蜿蜒流淌而下,在溪流淌过的岩石上,布满了苍翠的青苔,将整个岩石妆点的宛如碧玉。

  有三个‘人’正在这条溪流边、一块极大、顶端极平整的岩石上下棋。

  三人中间的棋盘并不是一个平面,而是悬浮着的一个立体球形空间。

  而三人手边的棋盒里,棋子各不相同。白袍人的棋盒中,棋子如星辰闪耀,每一颗都光华璀璨;黑袍人手中的棋子软绵绵,看起来竟然像是一块乌云一般;至于最后一位青袍人,他旁边的棋盒里,只有一缕缕悠然游动的气流。

  三人的衣着也很奇妙,与其说是穿在身上的衣服,还不如说是飘浮在他们身体周围的奇异的柔软材质,这些材质就像是活着的生物一般,围绕着他们缓缓旋转。

  这等衣着方式实在难以形容,只好暂时以袍服来称呼。

  眼看就轮到青袍人落子了。

  不过,青袍人突然将手中棋盒放下,闭上眼睛感知了片刻,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说:“找到了——世界树的气息!”

  “什么世界树的气息,你都快输了!赶紧落子,不要耍赖!”白袍人不满的说。

  “世界树还没展开前,哪有什么气息?那个什么特鲁艾迪西的小家伙,不是还没激发探测器吗?你哪里感受到世界树的气息?”

  黑袍人也很不高兴,眼看这小子就要输了,竟然要耍赖?

  “真的是世界树!我得先去看看。”青袍人兴高采烈的站起身来,一步迈出。

  空气如水波般荡漾,他就这么走进了空气中。

  ——————————————

  就在泰克比利紧张的盯着鼻尖上一缕光雾时,身边的空气如水波般波动起来,青袍人施施然从虚无中走了出来。

  无论是星舰外的防御力场盾、还是星舰内的空间泡,对这位青袍人来说,似乎都像是不存在一样。

  “哈哈,果然没错,真的是世界树!”青袍人大喜。

  青袍人从空间夹层中走了出来,第一眼就看见了泰克比利鼻尖上那一缕光雾,不禁大喜过望——刚才只是找个借口脚底抹油,现在居然扯淡扯成真的了,这下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青袍人伸手虚虚一抓,空间仿佛扭曲了一下,这一缕光雾就像变魔术一般,突然凭空挪移到他的掌心。

  泰克比利心神一松,人差点直接瘫软了下来。

  刚才那种直接压迫身体每一个细胞、冻结大脑思维的压力实在太可怕了。

  下一刻,反应过来的泰克比利,望着突然出现在主控舱的青袍人,心中惊骇实在用语言难以表达。

  这位青袍人他认识。

  ——————————————

  银河系的文明如果按区域来分的话,可以分为旋臂文明和银心文明。

  就像位于旋臂内侧、靠近银心的文明发展水平普遍高于旋臂外侧,靠近边缘的文明一样;真正位于银心里的文明,科技水准也要比旋臂文明高的多。

  交流带来发展。

  在银心区域,由于星系密集程度远超旋臂区域,所以互相往来交流也要频繁许多。

  再加上银心区域星系高度密集,别说天降陨石了,就连星系之间的撞击都时有发生,为了应付这等星系级别的天灾,科技想不发达也不行。

  比如说地球上,如果每隔十年八年,都有一颗大号陨石掉下来引起大灾难,各国的相关政策肯定要向研发太空防御技术倾斜。

  银心文明就是在这种既便于交流、又多灾多难的背景下发展起来,自然对科技研发始终孜孜不倦。

  所以,银心区域文明的科技一直远远领先旋臂区域文明。

  这位青袍人就来自银心文明,也是他提供了空间泡技术和空间夹层潜伏技术。

  可是,谁能想到这位青袍人竟然强横到如此地步?这种纯用肉身直接进行定点空间穿越可不是开玩笑的。

  而且能量装甲也罢了,力场护盾本身就会对空间形成一定干扰,空间干扰器就是利用力场波动对空间进行干扰而实现的技术,从未听说过有人能直接空间跳跃进入有力场盾防御的区域。

  就算神话机甲大师,也得先在破坏防护力场以后,才能利用空间跳跃进入星舰内部。

  ————————————

  青袍人心情似乎很好,他看了看在掌心犹自翻腾飞舞、聚散离合,却始终不能脱出他手心的光雾,再扭头看向一头是汗的泰克比利,微笑着问。

  “好了好了,泰克比利,给我讲讲,这东西是哪儿来的?”

  毕竟对他来说,这一缕光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中带有世界树的气息。

  泰克比利刚张开嘴,对面的青袍人脸色突然变了!

  就在泰克比利眼前,青袍人就那么活生生的走入空气,消失在主控舱里。

  下一刻,整个赫尔托星系中,每个人都能听到一声怒吼!

  “狂徒,你在向谁挑衅?”

  ————————————————

  “爱尔威怎么发火了?”

  白袍人可惜的看着棋盘,这盘棋已经下了三百多年了,眼看就要分出胜负,爱尔威竟然耍赖跑了——至于在外面爱尔威的怒吼,他和黑袍人两个谁都没放在心上。

  在银河系中,难道还有人能伤害他们太古精灵吗?

  所谓‘要使那众生,都明白我意!’

  到了这等生命层次,一言一行都带着强烈的意志烙印,哪怕不是同一种语言,哪怕没有空气传播声音,只要他们的意志所及,一切众生、自然而然就能明白他们的意思。

  柳生元和如此,这位太古精灵爱尔威也是如此。

  ————————————————

  其实,爱尔威也就是怒吼了那么一声,然后就尴尬的闭上了嘴。

  爱尔威在掌心方寸中演化空间迷锁,控制住那一缕光雾,已经是骇人听闻的能力。

  可是这一缕光雾哪怕是被困在空间迷锁中,竟然还能无穷变化,他一时大意,被这一缕光雾硬生生在他掌心斩开空间、逃离掌控,更在他手心划出一丝痕迹。

  这可丢了面子。

  于是爱尔威才追踪剑气穿梭空间的路线,一步跨入宇宙,并发出以上宣言。

  这等剑气他还不放在眼里,只是打算追寻源头而已。

  既然这一缕剑气中含有世界树的气息,他本来就要追溯源头。

  正好借此机会发作一下,想取回世界树,多半要与剑气主人发生冲突,这多少也是个理由。

  以大欺小实在太难看了——他爱尔威也是要面子的人。

  结果走出星舰,放眼望去——这是啥?弥天盖地、笼罩整个宇宙空间的,竟然全是同样的光雾剑气。

  爱尔威微微有些后悔,没事摆什么大人物的谱啊?这下大话先说出去了,可现在发现,对方还真有些挑战他的资格。

  茫茫渺渺、剑气无边,在爱尔威视线所及,无穷光雾都在朝自己这边汇集而来。

  “哼!”

  爱尔威低声哼了一声,没有看向面前汇集而来的光雾剑气,而是将视线投向远处的赫尔托星球。

  主宰这片光雾的意志源头就在那里、世界树也在那里。

  他左手轻轻摊开,一道苍青色的光华在掌心绽放,化作一艘太空梭将他笼罩其中。

  这艘太空梭只有三十多米的长度,表面在苍翠中带有丝丝光华流转,而在太空梭的外围,肉眼可见的濛濛青光组成光圈,将整个太空梭笼罩其中,变得朦朦胧胧看不清楚。

  光雾凝聚,如水、如冰、如山!

  很快,这艘苍青色的太空梭就被凝定在宇宙空间中,层层叠叠的光雾汇聚,覆盖整个太空梭,在宇宙中多了一块并不算显眼的白色巨石。

  接着,弥盖宇宙的光雾开始收缩,重新汇聚成一道光之长河,朝赫尔托星球飞去。

  在光之长河尾端,这块白色石头像是被长河牵引,跟着光之长河朝赫尔托星球飞去。

  ——————————————

  “喝,还真是世界树!”

  光之长河刚刚从这片空域离去,又有两人踏入这片宇宙空间。

  白袍人和黑袍人并肩而立,望着远去的光之长河与长河尾端的那块白色石头,没做任何动作。

  “看这等气势,恐怕世界树已经被人融合了。”

  “怎么可能,世界树是维克多露*欧达希尔的遗蜕,除了我们太古精灵,谁能融合?”

  “不管谁融合,我们都必须把世界树带回去,没有世界树作为框架桥梁,我们就无法联合所有太古精灵的力量。”

  “哪怕世界树已经被融合?可惜了,能够让世界树承认,说明他也是太古血脉。只有来自生命源头的造物,才能让世界树如此认同。”

  “现在时间还短,世界树应该还没有彻底融合,我们抽取世界树时小心一些,应该不至于彻底毁灭他的根基——等到一千七百万年后,我们就可以请根陆达亚出手,弥补他今日的损伤。”

  “不过,这个孩子竟然能将能量运用到如此地步,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也许再过几百万年,我们就能在银河系中央的时空夹缝中看到他。有一位新族人如此不易,等下我们抽取世界树的时候务必要小心再小心。可惜,说来说去,这件事还是要耽误他的成长了。”

  “走吧,光是爱尔威一个,未必能压制住这个孩子,恐怕还需要我们三人联手才行。”

  “今天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我们三个联手欺负一个孩子,恐怕得被他们笑上一百万年。”

  “没办法,不把世界树带回去不行。”

  白袍人和黑袍人在宇宙中一起摇头叹息、一起举步前行,迈入空间夹层消失不见。

  柳生元和的主体意识在半步高维中静静旁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