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四百零六章 时光长河,生命母河

第四百零六章 时光长河,生命母河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06更新时间:2018-12-27 06:59:06

  

  这座位于赫尔托思附近海域的金鳌岛,和地球上柳生元和的金鳌岛,除了建筑物的内部结构和装饰用的植物种类之外,几乎一模一样。

  虽然从填海造陆到岛上装修施工,全过程仅仅用了一个月,但是在赫尔托思这里,没什么装修完需要先散散气味的说法。

  星际文明比地球领先这么多世代技术水平,要是连甲醛问题都解决不了,那才叫做笑话。

  柳生元和盘坐在金鳌岛最高处的观景台上。

  和地球上一样,这处观景台的地面上也阴刻了一张太极图,柳生元和就坐在太极图正中央。

  就在刚才,他感知到一个深深敛藏的气场,带着一丝恶意——那是武道大师的生物力场。

  本来,一个小小的武道大师,柳生元和并不在意,今天来的武道大师也不止他一个。

  可惜,这位老兄自作聪明,将生物力场收敛深藏,反而让柳生元和加意关注了几分。

  这就像一群人都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路上,偏偏有一个家伙鬼鬼祟祟,在草丛里探出一个脑袋来,不注意他注意谁?

  既然被柳生元和注意到了,这三位又习惯性的没有掩饰口型,他们说的话自然被柳生元和猜了个七七八八。

  所以,当老三提议要撤退时,柳生元和随之发出一个小小的警告——我已经注意到你们了,老老实实给我呆着!

  不过,柳生元和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因为此时,他正在最紧要的关头!

  ————————————

  跟着法思丽的脚步,一群武道大师朝金鳌岛顶部走去。

  金鳌岛整体类似于小山丘,坡度平缓。一路上依着山势,勾檐回廊、蜿蜒曲折,颇有一种清幽古雅之意。

  “法思丽女士,这种建筑风格很独特,是柳生大师故乡的建筑风格吗?”为首的费可思大师问。

  “是的,这里就是模仿柳生大师故乡道场的模样建造起来的。”

  “喜好如此环境,也可以想象柳生大师的武道风格必然别具一格,等下一定要请教一二。”另外一位大师称赞道。

  无论地球还是星际文明,在武道一途上修行到了相当境界以后,自然从精神到肉体一脉相承,渐渐浑然一体。

  这个境界被称为‘有诸内而形于外’,也被称为‘无外无内,浑然一体’。

  所以,只要看这位柳生大师喜好的环境,对他的武道路数,大家也可以猜测几分。

  “呵呵。”法思丽不置可否,只是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笑声——挑战柳生大师?那随便你喽。

  ——————————————

  在武道大师脚下,区区百十米的小山坡和平地也没什么区别。

  在法思丽的引导下,大家登上了观景台。

  宽广的观景台上,并无其他装饰,只有平整的地面上,一副奇妙的图案展示在众人面前。

  明明是一个半黑半白的圆型,因为中间一道弯弯曲曲的分割曲线,让这幅的图片有一种静中藏动、黑白两色似乎在缓缓流动的感觉。

  而白中之黑、黑中之白的两个对称圆点,更是让人有一种莫名玄奥的感觉。

  然后,大家看见了坐在这幅图案正中间那个人。

  ‘轰——’

  心灵剧烈震动,世界在众人眼前突然无限拓展,大家不再是站立在金鳌岛顶端区区百十米方圆的平台上,而是在茫茫宇宙中,脚下一片虚无。

  奇妙的黑白图案不再是平面的图案,它不但立体起来,而且在旋转、演化。

  莫名的,整个世界开始层层剥离,视角层层深入,物质在崩解,化作无限微小的颗粒,电子绕着原子核出没不定,最后化作纯粹的能量起伏。

  大太极中套着小太极、小太极中还有微型太极、从宏观到微观,一层层能量转化方式剥离开来,宇宙的一切变化,原来都不过是能量的跃迁和跌落!

  然后,从最微小的层次,视角沿着另外一个方向层层拔高。

  无穷物质皆可演化能量、无数能量共振、协同、同调形成力场、无以计数、亿亿万万层次的力场交织勾连,最终化作支撑整个宇宙的空间结构。

  然后,整个宇宙的空间结构缓缓倾斜、旋转,在宇宙的反面,是另外一个对应的空间结构,这种反面,并不是硬币的正反两面,而是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混同为一的正反空间!

  正空间就是反空间,反空间就是正空间,只是从一个角度只能看到正空间,而从另外一个角度,却只能看到反空间!

  正反空间,完全就是空间的不同切入角度!而反物质,也不过是物质的另一种结构形式。

  就像是阴阳鱼中的鱼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原本就是一体。

  接下来,更出乎众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视角突然跳出了整个宇宙空间,拔高到一个从未有人到达的维度,俯视整个宇宙!

  从横向看来,整个宇宙是一个波动起伏不定的空间结构;可是从纵向看去,宇宙化作一道无始无终的时光长河!

  浩浩汤汤、横无际涯!

  ————————————————

  “别菲儿,刚才你看到了什么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费可思终于从一片茫然中清醒过来。

  他第一件事就是拉住身边的别菲儿女士——这位算是武道大师中,比较少见的女性——想要确认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别菲儿被他这一拉,从茫然站立不动的状态下清醒过来,兴奋的大声说:

  “对!我看到了很——————?呃,我刚才看到了什么?我刚才明明要说出来的,怎么就想不起来了?我一定看到过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可是、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了?我刚才一定看到了很重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别菲儿的秀美的脸蛋从兴奋的红色慢慢变成铁青,最后这位身材苗条的女性武道大师暴躁的怒吼起来。

  费可思轻轻松开手,悄悄朝旁边挪开几步——我靠,万一她认为是自己打断了她的顿悟,这个仇可就接大了,趁她没回过神来,自己赶紧再离远点。

  别菲儿的怒吼惊醒了一大片人。

  “我也是,我也想不起来了!到底我刚才看见的是什么?我有感觉,这对我一定非常非常重要!附脑,对了,附脑中应该有记录——我的附脑里竟然没有记录!”

  “我的附脑有记录,不过只记录刚才我脑波突然变得完全平滑——”

  “扯淡,脑波完全平滑那是植物人——额,我的脑波记录也是!!?”

  “我的也是——”

  一时间,哪怕这些武道大师一个个心境久经磨砺,在他们悠长的生命中,各种大场面更是见过无数,此时却也像普通人一样互相询问、交头接耳,许多人语气中更是焦躁急切。

  要知道,在场的这些武道大师,年轻的也有四五百岁,超过上千岁的人也不止一个两个。

  在漫长的岁月中,他们能磨炼的武道技巧都早已达到巅峰,要想再有突破,已经不是努力就能做到的事情。

  可是刚才,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虽然没有一个人能记得并描述出来,可是大家却都有一种感觉,那是干系到武道未来道路、至关重要的信息!

  要不然,这些武道大师怎么可能如此失态?

  “对了,法思丽女士,您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

  有人转头看向法思丽站着的地方,她可是主人之一,如果说有人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绝对非她莫属。

  不过,等看到法思丽的样子,这位开口问询的武道大师也就没有继续提问的意思了。

  这位法思丽女士正在抱着脑袋苦思冥想,试图努力抓住那一缕余韵灵感。

  像她这样的,在周围还有五六位武道大师呢。

  “对了,我们是干嘛来的?是拜访柳生大师的,可柳生大师人呢?”有人突然醒悟过来。

  被这一句提醒,大家纷纷转身朝观景台正中望去。

  坐在观景台正中的那个背影,在上午的阳光下缥缈不定,他似乎在那里,也似乎不在那里。

  地上没有他的影子,空间中没有他存在的质感,他就像是一个投影,在人间朦朦胧胧。

  ————————————

  太阳系,月球。

  在这一刻,并不是只有柳生元和身边发生异象。

  现在月球上有无数工业基地。有的负责开采各种矿物、有的是借助低重力环境做各种研究的实验室、还有的是借助月球没有大气层的环境,研究在真空下各种不同应对措施。

  自从人类建造出第一艘星系内飞船以后,月球作为人类踏入宇宙的第一基地,重要性已经超过地球同步轨道上的几座太空城。

  然而此刻,在月球上所有工作人员,都感觉到一种来自生命本源的呼唤——那是来自每个人心底、生命最深处隐藏的信息。

  在虚幻中,似乎每个人都看到一条生命长河横贯宇宙,无规律的洒下无数星星点点的水珠。

  这些水珠接触到某个星球,便融入其中。然后,星球就产生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变化。

  这些星球中,有的没有遇到机会,也就沉寂下来继续冰冷荒漠,有的星球则机缘巧合,渐渐有了色彩,衍生出无数生命。

  这条长河论起宽度无边无际,根本不能称之为‘河’,可是每个在虚幻中看到它的人,都莫名的知道它是一条‘河’,因为它的长度,根本就不能用空间概念计算!

  ————————————

  莱拉妮与柳生元和,各自分化了一部分能量核心投入到小林樱的身体之中。

  这可不是扔进去就算完事的。

  他们两人要各自将个人力量运转的最核心道路一一剥离显露,从最底层融入小林樱的能量运转体系中,才能让小林樱以区区剑圣之身,成为这两位人间神祇能量沟通的媒介。

  只有这样,从最细微的层次着手,才能将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和小林樱的生物能量化生一体,让她打下最深厚的根基,能在未来与他们两人比肩而行。

  这种机会只有一次!

  为什么需要两人同时融入?

  那是因为柳生元和与莱拉妮任何一人道路都已经走得太远,可偏偏还没走到尽头,还不能以各自力量体系去解释对方的力量。

  如果将任何一人的道路融入小林樱体内的能量循环中,都有将小林樱同化的危险——与他们两人比起来,小林樱自身的能量体系实在弱小的不成样子。

  只有两人的力量保持平衡,才能让小林樱在最中间的平衡点上,获得左右逢源,掌握自身躯体、并借助他们两人的力量体系,向更高层次攀登的机会。

  这么做其实极为危险,就像在高空走钢丝一般,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一般人只能在火焰和海水夹缝中存在,只要一步踏错、失去平衡,就是万劫不复。

  不过,小林樱的条件却是得天独厚。

  自古至今,从未有过任何一位修行者如此受到眷顾,危险的‘火焰’和‘海水’都对她如此充满善意,哪怕小林樱走错几步,也不过是被轻轻推回到中心线而已。

  别人想要沟通一种能量,都是千辛万苦打磨精神意志,日复一日碰大运一般的外放精神,希望有朝一日能接触到同调的天地之力,才有望成就先天真人。

  而小林樱则是两道庞大的精神意志小心的在她身边环绕,反复接触着她,并主动调节自身频率,希望能与她同调起来。

  所谓天地宠儿,莫过如是!

  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柳生元和还是莱拉妮,为了给小林樱打下最深厚的根基,并与对方取得平衡,都不知不觉的将自身道路竭力演化,并在对方的刺激下层层拔高,在不知不觉中,最终演化出自己都未曾想象的境界。

  柳生元和这边,从能量入手,最后演化出一道时光长河;而在月球上,莱拉妮最后演化出来的却是一道贯穿宇宙的生命母河!

  至于赫尔托思这边的一群武道大师,那只不过正好适逢其会,赶上柳生元和将自身力量体系推演到尽头,精神意志演化时光长河,这些人被柳生元和的精神意志余波所及,产生了幻觉而已。

  不过,即使只是一点余波,也绝不是武道大师所能承受。

  就像单片机无法运行吃鸡游戏一样,这些武道大师的人体本能,让他们将刚才所看到的一切统统忘却,只在脑海中留下一个模糊的伟大印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