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九十九章 法有元灵*力场智慧

第三百九十九章 法有元灵*力场智慧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8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54

  

  “就是这两个孩子吗?”

  在距离大草坪最少有一公里距离以外,有三个人正坐在一个露天茶座里喝茶,有时抬头,远远朝艾洛德所在的方向望过来。

  说是三个人喝茶,其实只有两个人是真正放松坐在椅子上,另外一人身体向前倾着,屁股只是沾着一点椅子的边,根本就没把重心放在椅子上。

  不过,这位汉谟斯比子爵虽然姿态别扭,但是却毫无吃力的样子,仿佛能把这种姿势维持的天长地久似。

  对他来说,表达对那两位的尊重,远比自己坐的舒服更重要。

  “苔尔斯老师,就是这两个孩子,其他孩子都觉得健身操太乏味,不来了。”汉莫斯比子爵恭敬的说。

  苔尔斯*安斯烈克可以算是是他真正的老师,这可不是什么客气的尊称。

  他们今天过来也是一时兴起,想看看这位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神话机甲大师到底是如何授徒的。

  如果柳生元和在私密空间里教授弟子,他们当然不会偷偷摸摸跑去旁观——那是犯忌讳的。

  但是柳生元和教授弟子的地方是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公园,那就意味着他不在乎别人旁观。

  “真是一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鬼,如此机缘竟然轻轻放过,将来不知道该如何懊悔。”

  范理克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也许不用等到将来,那些孩子明天就要懊悔了。呵呵,能将生物力场修炼到以心传心、甚至任意控制他人身躯的地步,当真惊人之极!这样的神通,用来教这两个小家伙实在有些浪费了。嗯,无论他的神话机甲到底从何而来,本身能力已经确凿无疑。”

  苔尔斯将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放下茶杯说到:“法芮尔那边联系好了吗?明天我们找他谈谈,顺便把这个——叫什么来着?”

  “艾洛德,大人。”

  “把这个孩子的资料搜集一下,拉到我们托拉比来吧。看起来他在这里的日子过得不是很好,既然已经领悟了全身气脉流传,这个孩子日后进阶贵族应该不是什么问题,算是一个人才。”

  “是,大人。”

  艾洛德坐在老师平日里所坐的位置上,对远在一公里外的对话一无所知。

  他闭合双眼,专注体验体内的奇妙变化——位于社会底层的他,一生中可能也只有这一次奇遇了,为了抓住这次机遇,他可以不睡觉、可以不吃饭!

  此时,虽然只是静静坐在树下,但艾洛德浑身气血仍然在波荡不休,而且这种气血波荡的感觉,与往常攸其他剧烈运动——如长跑——造成的气血活跃感觉截然不同。

  这种感觉是如此神奇,在这一刻,这个男孩想要改变自身命运的愿望又是如此强烈。

  他确信自已一定能抓住这个机会!

  意志前所未有的凝聚,无师自通,主动引导气血,在体内按照刚才的感觉,形成奇妙的有序循环。

  按照这种规律,气血在艾洛德全身上下周流运转,为所经过的每一分肌体提供了营养、又在提供营养的同时,从肌体中汲取了一点什么东西出来,溶入到这奇妙的气血循环当中。

  一圈、两圈、三圈、四圈——,不知道时间流逝,艾洛德也早已忘记去数气血在体内走了多少个循环。

  艾洛德只知道坚持、坚持、再坚持,在不知不觉中,他的意识融入到体内的气血河流之中。

  随着一遍遍气血冲刷,艾洛德感觉到气血大循环中属于血的物质部分越来越少、属于气的部分越来越多。

  循环的气血越来越轻灵、气血奔走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这道气血洪流完全变成一道清气,与艾洛德的意志合而为一,冲入下腹。

  然后,这道气流由下腹而起、撞开一道道关卡,冲过胸腔、冲过咽喉!

  等这一口清气喷出艾洛德口腔的时候,已经化作一道龙吟、震动四方!

  “哈——?”范理克吃了一惊,刚才还说,这个孩子是个人才,将来必然能突破大师级境界,这一杯茶还没喝完,人家已然突破了。

  “咦——?”苔尔斯也吃惊的把茶杯放下,专心看着远处树下的少年。

  “噗——”汉莫斯比子爵连茶水都喷了出来。

  汉莫斯比子爵虽然在三人中间是绝对的小字辈,可他也是资深的武道大师,如何听不出这一声长啸背后蕴含的意义?

  要突破武道大师境界何等艰难?

  托拉比帝国武风之盛、冠绝整个第四旋臂,几乎每个人多多少少都能比划几下。其中坚持各种艰苦锻炼,希望有朝一日能冲破瓶颈,达到大师级领域的武者满坑满谷。

  可是,真正能做到这一步的,又有几个?

  退一万步说,如果在母星上突破大师境界的概率,是十万分之一的话,在这种公共星球上,能突破大师级的概率简直就是一亿分之一!

  根据专家分析,这其中可能牵涉到秘不可测的灵魂海概念,因此在母星上更容易晋升大师级武者,不过,这也是托拉比贵族阶层秘而不宣的窍门,没人会对平民百姓说这个——平民百姓也没那个机会,长久定居母星。

  至于能在公共星球上突破大师境界的,嗯,这种人汉莫斯比只是听说过,但没见过,就算在托拉比帝国,这种人也稀罕的很。

  ——————————————

  “呯!”

  “啊——,妈妈,对不起妈妈,你没事吧?”埃尔特都快哭出来了。

  刚才南特女士惊觉自己的儿子埃尔特一天不见,似乎有脱胎换骨的进步,南特女士倒也不急着回家了。

  她带着埃尔特来到一片空地,和儿子比划比划。

  这种游戏母子两人常常玩,嗯,或者说是埃尔特被老娘玩。

  通常,游戏的结果都是以埃尔特被老娘踢屁股,这次本来也不例外,毕竟柳生元和也只是帮他们理顺了身体气脉和发力方法,实际格斗经验可没半分提高。

  可是刚才那一声长啸响起时,南特女士突然呆立不动,被埃尔特一拳打在左眼眶上。

  这下可闯了大祸了!老妈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作为儿子的埃尔特还能不知道吗?

  那是被蚊子咬一口,能整晚不睡觉,就为了把那只蚊子找出来干掉的人。

  这次被自己一拳打在眼眶上,尤其自己刚刚有脱胎换骨一般变化,力量有些收不住,所以这一拳还特别重,眼看老妈的左眼框都泛青了。

  为了避免老妈的报复,也许自己是该离家出走了,埃尔特开始仔细考虑去投靠谁?孤儿院还收不收人呢?

  “埃尔特——”南特女士的声音让埃尔特一个激灵,他立刻摆出一副罪孽深重,俯首认罪任凭宰割的样子。

  “刚才那是——?”

  “我不是故意的,妈妈,真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我有尽量收力的。”

  “没问你这个,刚才的长啸,是艾洛德吗?”南特不耐烦的问。

  南特女士前天还见过儿子这个好朋友,那个孩子心思虽然重了一些,但还是很努力上进的。

  “啊,对,肯定是他。”埃尔特对艾洛德的声音熟的很,虽然没听过艾洛德发出这样的长啸,可是他听过艾洛德吹口哨啊。

  (长啸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大声呼叫,发出高而长的声音,比如说仰天长啸,壮怀激烈/虎啸等等;第二种就是撮口发出悠长清越的声音,比方说月下长啸之类的。)

  艾洛德这种控制不住体内飞速壮大的气息,自然而然被气息冲出口腔的长啸,和口哨就有些像。

  当然,这一声长啸的清越悠长、震撼人心之处,又不是口哨能比的。

  南特女士听了儿子的回答,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儿子,看得埃尔特浑身不自在。

  在他看来,这是老娘准备报复的前奏啊,这是在挑选从哪里下手好吗?

  “埃尔特。”

  “诶,妈妈。”

  “你可真是个好运的孩子,当然,你更好运的,就是有我这个好妈妈。”

  南特女士真心感叹到。

  要不是自己拉下脸皮去求柳生元和指点埃尔特,他怎么可能有今天?

  “啊?”

  “走,我们回家了,晚上妈妈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

  “嗯,妈妈,你不知道,柳生老师真的太厉害了,我们不知不觉就全身上下,从里到外一起动起来,那种感觉——”

  ——————————————

  第二天,柳生元和的别墅。

  一大清早,法思丽和法芮尔两人像是门童一样站在别墅门口,准备迎接贵宾光临。

  至于柳生元和,他可没兴趣站在门口等人,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看点书呢。

  至于贵宾?柳生元和可不认为,这世界上,有谁值得自己一大早站在门口像根柱子似的等待。

  自己不求人,何必低人一等?

  “公爵大人,苔尔斯校长,七爷爷。”法思丽就算再怎么叛逆,在这三位面前也叛逆不起来。

  “小法思丽啊,在外面玩够了也回去看看吧,你妈妈很想你。”

  汉莫斯比在范理克和苔尔斯两位面前虽然是晚辈,但他好歹也是阿里比家族的族长,对族人、尤其是有贵族头衔的族人还是很关注的。

  “嗯,七爷爷,我会回去的,不过要是他们再逼我去相亲,那七爷爷你可要帮我。”

  “哈哈,好说好说,柳生大师在吗?”汉莫斯比笑问。

  这一句中蕴含的意思是,‘既然在,为什么不出来迎接?’自己一个区区子爵也就罢了,可苔尔斯校长和范理克公爵却不是等闲人物,难道如此人物也不值得你出来迎接一趟?

  “七爷爷,柳生大师在书房等候,不过柳生大师脾气有点怪。”法芮尔先打个预防针再说。

  法芮尔当然没资格请柳生元和出来迎接,可是他也不是没暗示过,这次过来的是托拉比帝国的大人物。

  “岂止是脾气怪,看来,这位柳生大师还要看看我们有没有资格进入这座别墅呢。”范理克突然说道。

  “呵呵,以前都是我们给年轻人设置这种障碍,今天也轮到我们接受考验了,很久没有吃过这种闭门羹了啊,真有些怀念。”苔尔斯微笑着拿下眼镜擦了擦,然后又戴到脸上,扶了扶镜架,温和的说。

  这幅眼镜当然不是地球上辅助视力的眼镜,而是用来拓宽观察领域的道具。

  人眼有其极限,就算武道大师的感知,也不是百分百灵验的,这种小工具在某些时候也能起到很大作用。

  比如说,调整到力场形态以后,苔尔斯透过眼镜,就能看到以这座别墅为中心,有一道清气弥塞天地,无远弗届!

  “我来!”汉莫斯比提起精神,催动自己的贵族专属武装,就要全力激发防护力场。

  “还是我来吧。”一只手无声无息压在汉莫斯比子爵的肩膀上。

  “公爵大人!?”汉莫斯比子爵回头望着拉住他的范理克大人。

  “你恐怕进不去,这位柳生先生可真不简单。”

  范理克轻轻拍了拍汉莫斯比的肩膀,超过他朝前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这位公爵大人就这么一步步、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别墅大门——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苔尔斯老师,这——”汉莫斯比转身望向苔尔斯校长,希望从老师那里得到解答。

  说句实话,要不是知道范理克大人的身份,汉莫斯比一定以为他是在和自己开玩笑——您老这不是安稳的走进去了吗。

  “汉莫斯比,你可以激发力场试试,慢一点。”苔尔斯饶有兴趣的说。

  这种形态的力场前所未见,苔尔斯也想多搜集些数据。

  从他的视角可以看到,范理克走进这片领域的时候,身上的力场波动千变万化,每一瞬间至少要转变七八十种频率,才得以从容不迫的走进别墅。

  可是,范理克有这等本领不算稀奇,毕竟这位公爵大人乃是神话机甲的驾驶者,号称星系内最强兵器,个人修为更是达到人类最顶级层次,汉莫斯比这个孩子纯粹看人挑担不吃力,他哪有这等能耐?

  汉莫斯比小心翼翼的激发力场。

  到他这等境界,已经可以操作力场做出一定改变,能够牺牲其他特性,极大加强防御力。

  然后,汉莫斯比个人力场刚刚激发,就无声无息的消散了。

  “这是——力场中和?这怎么可能?难道他在对付公爵大人的同时,还可以抽出手来中和我的力场吗?”

  “力场中和!你确定?看来,恐怕这位柳生大师比我想得还要强上许多。”苔尔斯校长扶了扶眼镜,仔细观察力场的变化。

  观察了好一会以后,苔尔斯校长头也不回,突然说道:“法芮尔、法思丽,你们两个激发力场试试?”

  “啊?苔尔斯校长,这对柳生先生不太公平吧?”法思丽壮着胆子问。

  苔尔斯先生是托拉比帝国贵族学院校长,整个托拉比帝国上至帝王,下到法芮尔这等小小勋爵,都得管他叫一声老师——谁让这位老人家已经在校长位置上坐了一千七百年了呢?地位崇高可想而知。

  “法思丽,你听说过‘力场也可以产生智慧’这种传说吗?

  依我看,这些力场恐怕不是用来阻止别人进入别墅的,只是柳生先生一种下意识的本能。如果方才汉莫斯比没有产生敌意,也许就不会引起力场中和反应。法思丽、法芮尔,你们平时在这里出入次数不少,有感受过柳生先生的生物力场吗?”

  苔尔斯校长说到这里,扭头望向身边两个年轻人,不出意外,他看见了两张茫然的面孔。

  “那就是没有了。”苔尔斯校长转过头,在没人看到的角度苦笑起来。

  竟然有人能将生物力场修持到如天地自然的地步!这真是闻所未闻。

  这次任务恐怕有些悬,现在看来,哪怕在出发时已经将对方想的很强,可对方无意识中展现的实力,却已经远超他们的最高估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