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九十八章 风雨将至

第三百九十八章 风雨将至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04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53

  

  “法思丽,哈尔莫教授说,他这次考察的目标是瀚德文明遗迹,昨天,他已经把考察过程产生的所有相关资料,提交给学者联合会做进一步审核。你是这次考古行动的安保负责人,你再想想,在这次考古行动中,是不是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找法思丽谈话的人并非什么强力部门,而是法思丽的同事阿妮塔。事实上,法思丽就是赫尔托思大学城保安力量的负责人之一,本来就属于强力部门的自己人。

  ————————————

  任何一个星球,都不会允许宇宙飞船直接降落到星球表面。

  这不光是飞船起降会引起巨大的大气波动原因,也是因为飞船本身就是一个不安定因素。

  每一颗能居住的星球,都是大量投入资金改造的成果,而相对于星球建设的复杂性,要破坏起来实在太容易了。

  所以,在星球内部,机甲就是最主要的武装力量,而能够正面对抗宇宙飞船(非战舰)的机甲大师,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破坏源,如果不是自己人,赫尔托思甚至不会让法思丽将机甲带入星球内部。

  比如说法芮尔的飞梭和机甲,就留在太空港里没带下来。

  ————————————

  阿妮塔也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她主要研究方向是太古文明中的一支,被称作艾斯芬利亚文明。

  这个文明走的是生物科技路线,据说在生物科技上曾经达到空前绝后的地步。

  可惜,和其他太古文明一样,这个奇特的文明在发展到某个顶峰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只留下一些奇特的造物证明它们曾经存在过——其中就包括那些能在宇宙中自由遨游的星际巨兽。

  据说这些神奇的生灵,曾经是艾斯芬利亚人的座驾和宠物。

  另外说一句,改造普通星球成为母星的技术,就是从艾斯芬利亚文明遗迹中发现了线索,又经过各国长时间研究、改进,最终才成熟的。

  如果没有这项技术,也就没有现代星际文明了——毕竟在母星只有一个的情况下,任何文明也壮大不起来。

  “阿妮塔,你也知道,火焰鸟只是负责考古队的安保,不会介入具体研究调查工作。这样吧,我也把完整视频提交给学者联合会,让他们去分析吧,我的人可不擅长干这个。”

  “法思丽,这是最好的处理办法。联合会里有不少人觉得,对方动用整只舰队来追索目标,说明对方势在必得。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洗清嫌疑,也许有一天,那只神秘舰队也会突然出现在赫尔托。”阿妮塔很无奈的说。

  在第四旋臂虽然国家众多,但是能无声无息的拿出一只从未在世人眼前暴露过的舰队,可供怀疑的国家其实也没几个。

  能够隐藏整只舰队,无声无息潜入星系,这种大规模隐形技术更是只有五个国家才有。

  如果再算上这五个国家离阿尔罗特星系的距离问题,到底是哪个国家干的好事、简直已经呼之欲出。

  问题是这个国家大家都惹不起,没有抓到确凿的证据,谁也不能把它怎么样——其实抓住了把柄,也不能怎么样。

  就像地球上,曾经有人获得证据、说明花旗插手他国军事政变,可那又怎么样?

  “对了,另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法思丽,那位柳生大师,是不是在阿尔罗特出现的那位神话机甲师?

  当然你可以不用回答,我也只是受联合会的委托问一句。”

  阿妮塔可不想得罪这个脾气火爆的老朋友,她得先把自己摘出来再说。

  “我当然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是哪个混蛋出主意让你来问我的,把他的名字告诉我!”法思丽果然暴跳如雷。

  柳生元和的身份可以从任何人嘴里说出去,但绝不能从她的嘴里说出去。

  “这我可不能告诉你!好了好了,别生气,我提示一下,你猜到就算,猜不到拉倒——是一个不敢亲自来问你的人。我是他的下属,他就逼着我来的。”

  “你先坐一会,我去去就来。”法思丽说完,从窗户一跃而出,直接朝艾克洛尔所在的办公室方向去了。

  “哼哼哼,自己不来,仗着自己的身份逼着我来。这下好了,你自己去和法思丽解释吧。”

  想到自己的上级领导艾克洛尔鼻青脸肿的样子,阿妮塔心情愉悦的哼着小调,从法思丽的柜子里拿出茶木,给自己泡了一杯幻木茶。

  ——————————————

  “苔尔斯老师、范理克大人,我们到了,这里就是赫尔托思大学城,我们家族有两个小家伙就在这里当体术教授。”

  走出通天塔——这里说的通天塔,指的是通向太空港的电梯楼,如果意译成地球语言,就是通天塔了——汉莫斯比*阿里比子爵恭敬的在前面引路。

  而在他的前方,更有好几个阿里比家族的仆从早就等在那里,他们是来打前站的。

  “不要太紧张,我们这次来只是和那位谈一谈,并不想引人注意。”范理克温和的说。这位范理克大人是一名表情温和,面目颇为英俊男子。

  “是,我已经派犬子前去通知法芮尔和法思丽前来拜见两位大人。”

  “嗯,我们先去宾馆安顿下来,如此人物,我们不可失礼贸然登门,还要让两个小家伙先去沟通一下才好。”

  “您的意志。”

  ————————————————

  “大哥,我们真的要接这个活吗?那可是赫尔托思!”遥远的星海,也有人烦恼着。

  “不然你说怎么办?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海盗了?妈的我们就是一支黑手套。老三,你脑子灵活,你来分析一下看看,老板怎么会想起来让我们攻击赫尔托思?”

  “我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老三的脸色很不好:“按理说,我们虽然在海盗中算是比较强的,但是想攻击赫尔托思,恐怕还有点勉强。”

  “这个倒是没什么,以我们的实力,又不要求我们打下赫尔托思,只是要求我们做出攻击态势,在各国舰队赶来前撤走就行。”

  老大对自己的实力颇有信心。

  黑手套星际海盗在附近几个国家极有名气,就算面对正规军队围剿,也要打过才见分晓,算是作风极强硬的海盗组织。

  “老大,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觉得不对。要是别的公共星球我也不说什么,做完一票大家走远点,避避风头也就是了。可是赫尔托思是整个旋臂的学术中心之一,学生更是遍布第四旋臂各国,做了这一票,我们除非逃出第四旋臂,否则永远都不得安生——当然,这还是朝好的方向去想。”

  “——老三,你是说?”

  “这些年来我们给老板干的事不少了,咱们给自己准备退路的事情也未必就那么隐蔽。阿尔罗特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这种事可一不可再,如果要对赫尔托思动手,总要有个理由——我觉得剿灭海盗、拯救赫尔托思就是一个不错的理由。”

  ——————————————

  这两天柳生元和正回想自己当初是怎么摆脱经济压力的,可是想来想去,自己好像是在武魂决上打擂台得到大笔奖金,才彻底摆脱了经济压力。

  可在这等星际文明中,哪里有这种擂台?有他也不知道啊。

  至于其他收入,好像是靠自己展示武力,收取的大笔保护费?这个方法好像也有点不大对。

  现在低调还来不及,哪里能蹦出来找死?万一被人追查到地球,那各种麻烦简直无穷无尽。

  最后,在地球上,自己那些研究成果算是领先一时,可以卖出大笔钞票,可放在星际文明里,这写科研成果虽然不能说是完全没有价值,可也算不了什么,根本卖不出钱来。

  想来想去,自己居然只有教人习武这一门可以赚钱的手艺?可是要靠这个赚到能购买大量先进设备的地步——至少要建设起一个以星际文明的标准衡量、功能齐备的实验室,那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了。

  不过,万般事务,总有开头。柳生元和决定不再多想,先从自己身边做起,反正经过这些时日,有这些孩子当试验品提供观察数据,自己大致掌握的健身操对外星人类的具体作用,推算出一套因人而异的基础锻炼方法公式毫无问题。

  也该教些花里胡哨的本领,给自己打个广告了。

  柳生元和决定今天早点去公园,等待这些孩子到来。

  ————————————

  “唔,就剩你们两个了吗?”柳生元和从书本里抬起头,看着眼前一高一矮的两个男孩,有些失望的说。

  “柳生老师,他们、他们都觉得总是做健身操没意思,就、就不来了。”矮个子的那个,就是红头发埃尔特,他期期艾艾的说。

  他的屁股还疼着呢!

  昨天老妈出去一趟回来以后,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抽,要知道老妈可不是一般人,乃是赫尔托思著名的武道家,更是赫尔托思大学的体术讲师,打起人来能把人打的疼的要死,却不留半点痕迹。

  埃尔特受到老妈的严令,就算柳生老师教他跳格子(一种女孩玩的小游戏),他也得半点不打折扣的执行!

  “那你们呢,觉得做健身操有意思?”柳生元和好奇的问。

  “柳生老师,我妈叫我一定要来,不然每天要早中晚打三顿。”埃尔特还是比较老实的。

  “那你呢?”

  另外一个男孩个子有一米八,一头浓密的黑发还带有些自来卷,皮肤略微发黑,衣服也有些破烂,看起来生活条件不是很好。

  “柳生大师,能有机会向您这样的武道大师学习,已经是一般人梦寐以求的机会了,我怎么还敢挑拣您教的是什么?”

  这个男孩的笑容倒是很阳光,不过仔细看,还是能看出其中略带着一点苦涩。

  “你怎么知道我是大师?其他孩子不是说我是假的大师吗?”

  “埃尔特是我的朋友,他不会骗我的。”男孩的眼神很坚定。

  “哈哈哈,好吧好吧,健身操才是根本,不过总是练这些,你们觉得没意思了吧?来,今天再做一遍试试看!”

  柳生元和一声长笑,两个男孩在他面前,突然身不由己的舞动起来!

  手臂高举、下腰、大旋转,手指脚趾按照莫名的节奏各自伸缩、呼吸被强行控制,吸气到一半就吐了出来、呼气到了三分之二又吸了回去!

  整个人,每一块肌肉在依次跳动、配合奇妙呼吸节奏引动的内脏蠕动,身体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流动周转,好像自己在给自己按摩内脏似的。

  那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整个天地都在欢欣鼓舞、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围绕自己旋转!

  不知道过了多久,埃尔特睁开了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和艾洛德背靠着大树,坐在柳生老师常坐的那个位置上。

  天色已经晚了,柳生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埃尔特——!”这是妈妈南特的声音,大概是见自己还不回家,找了过来。

  “艾洛德,我妈妈来了,我得赶紧走了。”虽然对刚刚的感觉还恋恋不舍,但是老妈的板子也不是好惹的,埃尔特赶紧和朋友告别。

  艾洛德像是从梦中被惊醒了一般,先啊了一声,才回答道:“啊!你赶紧去吧,我还得再坐一会儿,免得把刚才的感觉忘了。”

  埃尔特赶紧朝妈妈的声音传来的方向奔跑过去。

  一抬腿,埃尔特不知不觉的开始吸气,全身上下按照同一个节奏律动起来。

  这一步轻快无比,从埃尔特产生跑步前进的念头开始,全身上下、体内体外浑然一体,波动从腰部发起,一直传动到脚踝、足尖一点,他整个人像是在空中滑行一般飞了出去。

  然后,几乎是一种本能,埃尔特不由自主的用右脚尖蹬点地面,反馈回来的力量变成另一股相反的波动,从开始放松的右腿上传,经过腰部,再次变换方向,从左腿上按照同样的波动顺序传到左脚,变成了左脚蹬踏地面的力量。

  往复循环,越来越快!

  等南特女士在黯淡的天光下,看到一道身影朝自己飞射而来,她忍不住双脚前后分开,慎重摆出应对强敌的架势——能以这个速度飞奔,怎么也值得认真对待一番了。

  “妈,快拉我一把——我停不下来了!”

  儿子惊慌的叫声,竟然从这个飞奔而来的人影传了过来,让南特女士忍不住大吃一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