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八十二章 在银河系深处

第三百八十二章 在银河系深处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35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33

  

  中岛首相和鹂殿下亲自登门打扰,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实际上,他们两个还只是第一批前来试探柳生元和口风的马前卒。

  作为日本首相和日本未来的女天皇,两人可以算得上位高权重,但是比起他们背后的日本财团联合体、甚至整个亚共体联盟来说,他们两个却也不算什么。

  日本是资本主义为主的国家,首相和天皇在国家权力序列里算是排名前列,是日本国家的代表,可他们也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行动,真正的重大事项,还是要由议会背后的财团联合体拿主意的。

  这两年,花旗紧锣密鼓的进行改革,大动作一个接着一个,尤其是欲望之主从月球回来以后,花旗发布的各种政策法规,已经不能用改革来形容——那是一场革命,是彻底打碎市场经济运行规律的革命。

  花旗是世界经济生态圈中重要一环,他们在花旗内部实行的各种改革,无可避免的影响到整个世界经济生态。

  这让包括亚共体和欧盟在内,世界其他国家都颇为紧张。谁都不知道,花旗为什么突然像发疯一样狂飙猛进——要搞社会改革也不应该这么急迫,社会变革不是开玩笑的,乱下猛药是会死人的!

  也就是现在的花旗,实质上已经变成一个****、铁板一块的国家,才能在如此暴烈的社会变革中保持稳定。

  要是换了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其他国家敢这么干,那肯定会造成社会混乱、动荡,就算是整个国家变得四分五裂、内战大打出手都不稀奇。

  各国的国际问题专家都没弄明白花旗为什么要这么做,而花旗的政府发言人也没有主动出来给大家解释的意思。

  (特伦迪总统:我还不知道找谁来给我解释呢!)

  所以,本来就由于花旗国力日增,渐渐互相靠近、抱团取暖的亚共体和欧盟联合做出决定:一定要想办法干涉花旗内政,阻止花旗产生不当野心,使得世界走向危险的战争状态。

  从历史角度来看,宗教作为人类信仰寄托问题不大,但是宗教获得统治权却是另一回事。

  ****的国家极为危险,他们只要来一句‘神的旨意,征讨异教徒!’,就能轻而易举的带动整个国家滑向战争的深渊!

  这可比其他任何战争动员口号,都要简单粗暴的多。

  从十字军东征到三十年战争,宗教战争的残酷远非其他战争可比,那是不死不休,榨出国家最后一滴血的长期战争。

  更何况,花旗还有那位欲望之主,没人知道祂的能力到底达到了何等地步?

  能靠自身伟力,不借助任何现代设备,就横渡宇宙前往月球,这等力量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闻(各种神话传说不算)。

  要不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位同等力量的人间神祇可以与祂抗衡,大家直接投降的心都有了。

  所以,亚共体与欧盟既然联合做出决定,要想办法阻止花旗继续如此胡作非为,那自然要考虑到这位欲望之主的态度。

  所以在日本,是中岛首相和鹂殿下来试探柳生元和的态度;而在欧洲,当然请出英国嘉妮特女王陛下,去询问莱拉妮*阿尔托莉雅六世的意见。

  只有掌握了这两位人间神祇的态度,大家才好做出下一步决定。

  ————————————

  “云空殿,您刚才是说——您知道欲望之主急着推动花旗变革的原因?”

  柳生元和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颔首。

  “那么能请教一下,欲望之主祂到底是为什么这样做,实际上只要祂的动作能缓和一些,就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情况。”中岛首相提出疑问,作为一个政客,他实在难以理解欲望之主的想法。

  柳生元和思考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曾经有一种对人类潜意识的猜测,人类最深处的潜意识互相连为一体,在我的亲身体验,这种说法是正确的。”

  柳生元和先肯定了人类拥有共同潜意识海的说法,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欲望之主在月球上,曾经向我展示过祂的存在源头。祂是人类意识体某个侧面的凝聚,按祂自己所说,祂是人类意识体黑暗侧凝聚的精神。

  但在我看来,欲望之主与其说是人类意识体黑暗侧凝聚出来的精神,还不如说祂是人类进取精神的代表。

  稳定会让人感到舒适,但是并不适合这个时代。

  人类文明已经开始踏入宇宙,而在宇宙深处,有莫大的恐怖在等待我们。

  这种恐怖,以我现在的能力都还无法感知。但是欲望之主本身就来自于人类意识共同体,祂能够感受到来自人类意识共同体的不安——那是能够毁灭整个人类文明的恐怖。

  所以,欲望之主非常急迫要推动人类文明快速向前,就是希望在恐怖真正降临的那一天之前,让人类挣扎出一条生路。

  也许祂有些操之过急,但是总体目的是好的。”

  柳生元和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可是祂语气沉重,嘴里说出的话语更是石破天惊,让中岛首相和鹂殿下不寒而栗。

  ——————————————

  在银河系深处,有无数星球,也孕育了无数文明。

  在这些文明中,绝大部分还未走出星球就已经夭折了;即使如此,成功走出星球的文明也成千上万,这还要加上来自同一文明的不同分支。

  银河系实在太大了,9.8万光年直径的星盘中,足以容纳任何人类想得到、想不到的奇迹。

  所以,和地球人想象的不一样,银河深处并非空无一人,那是一个喧闹而安静的世界。

  说喧闹,因为在银河深处,战争与和平、交流与冲突从未有一刻停息;

  说安静,是因为在这个并不怎么安全的银河系中,任何一个文明,都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位置,尤其是自己的母星所在!

  因为母星被敌人发现,意味着在战争中处于彻底被动状态。

  进攻性武器的发展速度总是能超越防御性武器,在宇宙中,这条地球上已经被证明的武器发展规律也一样起作用。

  行星星球,在地球的科技水平下看,是一个庞大、伟大、不可摧毁的要塞;但是对于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宇宙文明来说,像地球这样的岩石星球,不过是一个脆弱的固定靶子而已。

  威力足以毁灭星球表面的武器,在宇宙战争中简直车载斗量,只能算是常规的不能再常规的武器。

  能够彻底摧毁/击碎一个像地球这么大小的岩石行星,对于一艘合格的宇宙战舰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为难的事情。

  每一艘宇宙战舰,都是该文明科技的最高结晶。

  宇宙战舰的外部保护装置一般从内到外,包括复合能量装甲、斥力场、偏移力场、反馈力场等等。

  而这些,还只是银河系中宇宙战舰的通用防护措施,只能说有了这些装备,才勉强算是宇宙战舰,可以有资格参加宇宙战争而已。

  各大文明按照自己具有的独特技术,还会为自己的战舰添加其他杀手锏。

  这样一艘宇宙战舰,在它携带的能量未曾耗尽之前,其坚固程度远非地球人可以想象。

  同样,有什么样的盾,就会有什么样的矛。想要威胁这样的宇宙战舰,在宇宙战争中所使用的武器,威力也可想而知!

  像地球这样的岩石星球,没有任何装甲、没有任何能量护罩、也没有任何保护力场的固定目标,对于战舰来说,不过是一块大号的豆腐而已,根本称不上什么坚固。

  当然,恒星、白矮星这种特殊星球不算。对于宇宙高级文明来说,摧毁恒星还是有办法的,但是想摧毁白矮星,那可就有得头疼了。

  母星对于任何一个宇宙文明来说,都有不可替代的意义。

  这种意义并不是什么纪念意义,而是实实在在的生存发展问题——没有母星,就没有高质量、大批量的后代!

  但是星球和战舰又有所不同,星球的质量太大,难以像战舰一样灵活运动规避打击;星球的体积太大,全面防护成本更是高的可怕。

  在战争中,相对固定在轨道上的行星就是一个活靶子,要想在势均力敌的战争中完美守护这样的母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任务。

  所以,只要母星被敌方发现,一旦星系外围防御圈被突破,那基本上就可以宣布战争结束,大家洗洗睡吧。

  ————————————

  黑暗、冰冷,无穷无尽的宇宙空间中,一个渺小的人造物正在孤独的漂流。

  那是已经离开太阳系好多年的深空探索者。

  它每隔一段时间,就播放一次地球的信息,希望能被宇宙中的可能存在的智慧生命接收。

  它的能量已经接近消耗殆尽,只能每隔半年才进行一次广播,更多的时间只是在宇宙中匀速漂流。

  今天,它终于完成了人类赋予它的使命!

  卡多拉星球,法芮尔勋爵,豪华度假别墅。

  在宽广到几乎可以称为湖泊的游泳池里,身材高大,面容俊美的法芮尔勋爵正在和两名身材同样修长的美女游泳嬉戏。

  这三位在泳池里嬉戏的年轻男女,如果按照地球人的审美标准,几乎可以算是人类的完美模板。

  他/她们修长的身材上肌肉分布匀称,皮肤光洁润泽,五官清晰深刻,虽然只是在玩闹嬉戏,但是他们在泳池里展示出来的速度,已经远超地球上任何一位游泳健将。

  “嗨、嗨,宝贝们等等,等一等,有人给我发消息过来。”

  法芮尔大笑着抹了抹脸上的水,伸出手阻止两位美女继续泼水过来。

  一道量子通讯投影屏在法芮尔眼前展开,这是直接接入他视网膜的投影技术,也就是说,这道投影屏实际上是在他眼球上直接投影出来的,另外两位美女就算近在眼前,也无法看到屏幕上的信息。

  “嗨,法芮尔,编号c19874的自动观测站发来一条有趣的信息,你应该立刻看看?”

  “哦,有趣的信息?”

  “似乎是一个刚刚踏出宇宙的原生文明,在向宇宙发出稚嫩的呼唤!”

  “哈?!!!!!有这种好事?”

  法芮尔*阿里比在大吃一惊的同时,一种中了大奖的喜悦涌上心头——这甚至不能说是中了大奖,因为即使在整个托尔拉帝国中,也没有任何大奖,奖品能比得上一整个原生文明。

  ————————————

  在这个宇宙中,对一个文明最具价值的莫过于各文明的母星,但是这种至高无上的价值是对各文明自己来说,对其他文明就要大打折扣,不具备普遍性。

  如果排除了各文明的母星,在宇宙中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这种刚踏出宇宙,全新的原生文明了。

  在庞大的银河系中,无人星球到处都是,哪怕是黄金等重金属矿物,对于可以在宇宙中自由采矿的宇宙文明来说,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同理,能源也不算什么宝贵的东西。

  质能转换技术在宇宙中属于大路货色,各大文明都有,顶多是转换效率上有些区别而已。

  至于戴森球?对不起,这个真没有,有那个功夫包围整个恒星,搞如此劳民伤财的太阳能采集工程,还不如多造些聚变炉呢。

  在宇宙中,就算最常见的聚变炉,也能把轻核元素一路聚变到碳、硅等中等元素;

  甚至有些极端质能转化技术,能将轻核元素一路聚变到重核元素,然后再从重核元素一路裂变回轻核元素,这样反复进行,直到物质彻底泯灭,全部转化为能量。

  当然,即使在整个银河系中,这种登峰造极的质能转化技术也不多见,有这个功夫,提取反物质作为能量储备都够了。

  这种超级质能转换技术,更多是为了筛选大量单质元素,获得能量只能算是附带目标。

  虽然矿物和能源在宇宙中都不算什么高档货色——至少一般性矿物、能源不算什么稀罕东西。

  但某些极为特殊的物质和能源,甚至在现有宇宙文明科技条件下都不可复现,它们的价值也是非常惊人的。

  但是,一个原生文明所带来的独有知识体系、全新思维逻辑结构、甚至一整套的历史人文价值观,都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这么说吧,对法芮尔*阿里比勋爵来说,一瓶二锅头要比同样体积的黄金更有价值。

  (为啥外星人长得和地球人一样,后面会交代。至于勋爵什么的,只是个人地位的意译,并非外星人也有地球上爵位这种称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