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七十九章 学术界的动荡

第三百七十九章 学术界的动荡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360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29

  

  随着花旗风云变幻,整个世界都变得紧张起来。

  “现在的问题是,祂到底想干什么?”

  在亚共体、在欧盟、在其他国家,不止一个人在会议上这么问。

  在很多人看来,这位人间神祇现在做的事情,实在已经超出正常人的思维范围。

  要知道,欲望之主现在做的事情,已经破坏了整个市场行情,打破了现代社会游戏规则。

  游戏规则!对,游戏规则!

  这种东西虽然没有明确的落在纸上,但却是大家一起合作的前提条件。

  遵守游戏规则,大家就可以一起坐在桌子上玩游戏。

  哪怕背后男盗女娼、哪怕放在桌子下面的手里紧握着刀、哪怕桌子下的身体连裤子也没穿!

  但是在桌子上面,每个人都人模狗样,风度翩翩。

  这套游戏规则在世界上一直运行的很好,哪怕偶尔有人发现桌子下面各种丑态,但只要这个人敢说出来,就会立刻被排出游戏圈。

  可以知道、但不能说;但是如果不知道,那就是永远的输家。

  这就是整个世界,放在明面上的运行规则。

  说穿了,这些游戏规则就是一些既得利益者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建立起来的一套规矩,这套规矩看似公平,然而其核心却还是维护自身利益,凡是看不清楚这一点,只看到表面公平、并信赖这种公平的参与者,都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

  柳生元和没啥想法,他只不过是不敢浪费时间而已。

  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不能为人类文明发展产生贡献的人。

  世界文明越接近现代,发展就越快,人类总体财富累积也越快,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从竭尽全力,才能维持自我生存的状态解脱出来,有机会朝更高层次进发。

  事实上,每个人都有他的特长之处,所谓‘天生我才必有用’,这句话,在这个时代并不是一句玩笑。

  问题是,有时候是社会不会给每个人提供理想机会。

  举个例子:

  每年考上工商管理专业的本科学生很多,研究生也不少,博士也不算稀奇。

  这些人中,除了目的明确、就是为了未来有一份高薪工作的那部分人以外,总还是有不少人是觉得:‘我具备管理才能,将来我要做出一番事业’,为了增强自身能力,才进入这个专业求学的吧?

  然而当他们毕业走上社会,就会发现社会上哪有那么多管理岗位?当职员打杂的机会倒是不少。

  但是去当领导?哪怕是个小小的部门领导,也轮不到刚毕业的年轻人。

  当然,你硬要说你有个王健林当爹,那倒也有望直接当上企业领导。

  柳生元和的眼中,对人类文明做出最大贡献的不是资本家、不是政治家、不是律师、法官和一切高高在上的社会管理者!

  事实上,柳生元和认为,就算是自己,如果计算对人类文明的贡献,‘东之剑圣’和人间神祇这两个身份,都不能算有多少贡献。

  别看柳生元和坐镇金鳌岛,影响力辐射整个亚共体,甚至在世界范围内大家都要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似乎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可是,这就像在人群中,有人手里握着一把刀(也可以说是一把枪),别人自然会多注意这个持刀者一些——万一此人发起羊癫疯来,大家好赶紧离远点。

  真正推动人类文明向前的,只有三种人:传承者、生产者和探索者!

  现在,随着科技进步,生产者、传承者的角色都渐渐被人工智能所取代,那么,柳生元和要做的事,就是解开套在探索者身上的枷锁,为他们做好后勤,让他们能够自由飞翔!

  探索者在人类历史上,一直是一个高风险、低回报的行业。

  第一个使用火的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第一个人结绳记事的人;第一个创立文字的人。

  这些人说轻了,就是以自己精力能力为赌注,为人类探索前路;说重了,就是用性命去试探一种可能性。

  在第一个人使用火成功之前,可能已经有无数人被烧死;

  在第一个人发现螃蟹的美味之前,可能已经有人吃过断肠草;

  第一个结绳记事的人将自己的经验传承下来之前,可能已经有人试过摆石头记事、划线记事和挖坑记事,只是这些人没能找到合适的人选,将他们的经验继承发扬。

  当然,这些人也可能被部落烧死了——别以为这个可能性很小,只要想想布鲁诺是怎么死的,就可以猜到违反传统、标新立异者在愚昧时代的下场。

  现在,通过欲望牧场推出的共享平台,每个人都可以将自己新奇的想法传输上去。

  每个人只要能设计出试验方案,首先就会有专业软件进行模拟试验,如果是简单的、已经被总结出物理规律实验,直接就可以通过计算机模拟得到结果。

  但是复杂的、牵涉到还没有得出可靠定理的设计方案,就会有专业人员接手进行实际操作。

  事实上,不是只有科研人员才有脑洞。

  比如说现在最热门的联合国太空电梯试验项目,从地球向太空运输物资方法,就是采用一名前铁路管理人员(现在管理铁路都是人工智能了)的脑洞。

  怎样才能用最低成本、从地球运输最多物资到太空城上去?

  这位前铁路管理人员认为,将太空城建筑材料做成箱体,内部承载相关设备,然后这些东西送上去以后,就干脆不要下来了,外壳可以用来建设太空城,内部运载的设备可以起到其他作用。

  至于将运载箱体像航天飞机一样重复利用?

  那完全没有必要,现在大家只要顺着绳子爬就能上天,根本不需要造价昂贵的航天飞机,一个顺绳子爬的设备,要做得那么复杂干什么?

  从地球向宇宙运输设备的运力是如此紧张,哪里有功夫让你回收箱体?

  要知道,这是一根绳索,就像是一条单行道,只能朝一个方向发车。要是回收箱体,那么在箱体从太空降落地面的过程中,就无法向太空城运送物资了,这等运量损失,对柳生元和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而这位前铁路管理人员是怎么向太空电梯管理部门,提出这个建议方案的呢?

  他就是在酒吧里,看着酒吧播放的新闻报道,随口一说而已。

  当时和他一起看新闻的朋友们,甚至都没有留意他说了些什么。

  而这句不超过十个单词的建议,在主人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工智能采集,收纳进入资料库,经过层层筛选,最终进入管理者视野。

  当然,这只是一个初步想法,想要最后实现,还需要专业人员对箱体材料、结构做种种设计。

  但是这位前铁路管理人员,就凭着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落下一票文明贡献度积分,让此人的居民等级一下子提升了两级。

  (这位前铁路管理人员在失业后,理所应当的申请加入了欲望牧场,欲望牧场中各种生活物资全部免费供应,但这并不是说欲望牧场里就人人完全平等。

  在欲望牧场中,居民根据文明贡献度积分可以获得一些特权,比如说,喜欢打游戏的,贡献度高可以优先拿到游戏测试资格;喜欢新科技产品的,可以优先试用样品。

  总之,由于有些资源,欲望牧场也不能无限提供,这些资源的申请者是按照贡献度积分进行排队领取。

  而贡献度高的人,在欲望牧场或者说欲望教派中,也会受到更多的尊重。)

  欲望教派推出的开放式科研平台,就是这样一个采集所有人脑洞的智能系统。

  不管你有没有能力,只要你有脑洞就行。

  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那么多攀上科技高峰的学者,但是有想象力的人可真不少,这些人的各种想象被分门别类的搜集起来,有的变成了小说、有的变成了电影、还有的则作为科研方向被记录下来。

  创意者也许都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什么,可是,当他们创意被别人利用并且发扬光大,他们也可以从中获得自己的贡献点收入。

  这种面对所有人的贡献度计算方法,就包括在《文明贡献度计算方法第二版》中,明明白白展示在世界面前!

  ————————————

  “对不起,索洛恩先生,我要离开这里。”

  一只一脸胡子拉碴,眼圈黑得像是几天没睡过觉的科研狗,一边说,一边解开扣子,准备脱掉身上的工作服。

  “卡特,我认为你应该再仔细考虑一下,特威公司的核心实验室并不是那么容易进,要知道,这里曾经走出一位诺贝尔奖得主,两位候选人!

  虽然你现在待遇不高,但是只要你留下来完成这次实验,就有机会在费鲁斯教授的论文里署名。”

  脑门前方早已经是一片不毛之地的索洛恩教授不满的说。

  一只好用的科研狗也不是那么容易培养的,虽然这位卡特先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研究者,可是也用熟了手,想要找到替换者一时间也不那么容易。

  “呵呵呵,是啊,我只要继续做下去,就有机会在费鲁斯教授的论文里署名,这可真是个好机会!

  低能状态下,电子跃迁量子态的特殊可控性是我发现的,相关证明的思路也是我提出的,可是,现在这个课题却变成了费鲁斯教授的项目,好吧,我是不是该对自己居然有机会在论文上署名而感激涕零?”

  卡特的笑容中,一种嘲讽的味道怎么也抹不掉。

  “卡特!如果是你有能力让公司为你的想法投入研究经费,我就让你当项目主管。可是你三次向公司提出申请的结果如何?公司一分钱也不会投给你。

  如果不是费鲁斯教授对你的想法感兴趣,你根本就没有展开研究的机会,谁能弄来经费、建立课题,谁就是项目的主管,项目中一切学术成果,都必须把项目主导者列为第一作者——这是学术界的规矩而不是剽窃,你到现在还不懂吗?你是怎么博士毕业的?”

  索洛恩教授非常恼火的大声指责道。

  卡特这个家伙都三十多岁,也不是什么年轻人了,这种基本常识总是有的,今天怎么会提出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

  要知道,研究是要花钱的。

  尤其是现代越来越复杂的研究项目,动不动就要一群专家学者,组成团队合作才能进行研究,那种一个人关在屋子里,拿一支笔一堆草稿纸就可以完成的研究,早八百年就没有了。

  为了能够进行研究,研究团队负责人要去找人拉投资、要对研究工作进行分工、要对研究进度进行掌控、要对研究经费使用作出规划,这些牵头的研究团队领导者,与其说是研究者,不如说是研究团队的管理者。

  这么多费心费力的工作,费鲁斯教授还得拿自己以往的学术地位来向投资者招揽投资(一个无名之辈,如卡特,想要别人大笔投资他的研究项目,其难度不是一点点大),要是最终成果再归属别人,那谁会肯为别人做嫁衣?

  所以,这些年运行下来,学术界都承认,项目主管者是整个项目研究过程中,产生各项成果论文的第一作者,这并非是剽窃,而是你干不成,我干成了,成果当然应该归我。

  如果项目很大,产生的成果很多,项目主管会把自己名字挂在通讯作者的位置上,把第一作者位置留出来给某个下属专家学者。

  反正项目主管才是整个项目的负责人和成就者,下面的研究员如果能在论文中挂个名字,都算是做出突出贡献了。

  虽然在世界通行的科研制度下,不能抹杀最初产生灵感那个人的贡献,可就实际来说,灵感这东西也就是智慧的火花迸射一下而已,也许在灵感没迸射出来之前,没人能想到这一点。

  但是等这个人把灵感说出来以后,别人一看,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此时,最初迸发灵感的那个人也就不再重要了。

  (这里说的别人,指的是那些有相当学术基础的同行,你要是没那个学术基础,别人说出来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当然明白这不是剽窃,呵呵,我也没有指责费鲁斯教授剽窃的意思。只不过我现在有更好的选择——我要去申请加入欲望牧场,拜拜,索洛恩先生。”

  卡特一边将自己的私人物品归拢到一个纸箱中,抱起来朝外面走去,走到门口,他想了想,又转了回来,从纸箱中抽出一份打印文档放在空荡荡的办公桌上。

  那是一份《文明贡献度计算方法第二版》的打印版本。

  “索洛恩先生,这份东西您可以看看,我觉得我们这个实验室很可能撑不了多久,您可以早做打算。”

  最近卡文有些严重,胖子准备列一下新书的背景和主线,换换脑筋算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