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七十八章 变化中的世界

第三百七十八章 变化中的世界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7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28

  

  日本。

  在风景秀丽的小湖边,两辆房车展开成一个临时营地,一群男孩女孩们正在野外露营。

  如果放在一年前,这些十二三岁的孩子们,是不可能被允许在没有大人监护下,远离城市,到这种野外组织露营的。

  日本的自然环境保护工作比赤旗要好多了,所以除了风景保持原生态的地方比较多之外,还带来了另外一个问题——野外有野生动物。

  像是兔子、狐狸之类的当然不上台面,但狼、熊等猛兽,可都是能对人类造成威胁的猛兽。

  不过,如今在日本,猛兽已经不算什么威胁了。

  这些孩子每一个身边都有各色不同机器人,别说狼、熊之类大型猛兽,就算毒蛇、毒虫之类不起眼的威胁,也会被这些机器人用不同频率的音波驱散——这些机器人本身并非这些家庭的财产,而是每个未成年人由日本政府统一配置的社会福利。

  等这些孩子年龄超过十六岁以后,这些机器人将会被政府回收并重新配给那些更小的孩子。

  这些保姆机器人拥有更高的权限,也拥有更多的技能,这是日本政府与柳生财团,为了扭转日本人口自然出生率下降,不得以才出台的政策。

  事实上,每一个发达国家都会遇到人口增长缓慢的问题,只不过日本特別严重。

  除了年轻人生活压力大,有些年轻夫妇无力抚养、教育子女之外,更重要的是年轻人往往没有时间和耐心来陪伴子女。

  没有谁天生就喜欢跟屎尿打交道,哪怕那些屎尿是自己孩子拉出来的。

  如果不是为人父母的责任感,大家肯定不乐意每天给孩子换三五次尿布,擦五六次屁股。

  逗逗可爱的孩子玩大家都很喜欢,可是要全心扑入,从婴儿开始对一个孩子进行培养教育,然后在孩子不同成长阶段煞费苦心,各种教育、引导、矫正,直到孩子心理健康和生理健康的长大成人,那就是一件非常艰苦卓绝的工作了。

  对于一对夫妻来说,抚养一个孩子成长,经济负担还是相对容易克服的困难(虽然也很不容易),投入的各种心血则是更大的付出。

  根据统计,在陪孩子做家庭作业过程中,各种心脏病,脑溢血和高血压等症状,发病风险增加百分之两百。

  事实上,哪怕日本政府和柳生财团全力支持,樱*学堂在日本开设的一家又一家,但是日本新生儿出生率依然、嗯、不怎么高。

  这些年日本人口的确有所回升,但是其中一多半倒是医学技术大幅进步,造成平均寿命提高的缘故。

  直到半年前,柳生财团突然高调宣布与政府合作,对零到十四岁以下儿童,只要愿意植入生物智能芯片,就可以免费领取一个高级监护型智能机器人作为社会福利。

  柳生财团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推向市场已经很多年了。

  在低端市场方面,什么扫地机、自动旅行箱、前台服务机器人早已经卖成了白菜价。

  但是在高端市场上,如老年人医护机器人、智能管家、婴幼儿监护机器人的价格可一直居高不下。

  这种高级监护型智能机器人,在市场上就没有低于一亿日元过。当然,一分钱一分货,这种机器人可以将父母,从照顾孩子的艰苦生活中解脱出来。

  并不是说这种机器人能够代替父母的爱,只是有这种机器人存在,父母不再需要担心孩子的健康和营养问题。

  (机器人自带医疗系统,并与樱*诊所数据联网,可以提供各种医疗服务,并且随时将孩子身体数据反馈到樱*诊所的数据中心)

  至于孩子出去玩什么的,有这些机器人跟着,父母也不需要担心孩子的安全。

  这些监护机器人拥有日本政府授权,在维护儿童安全方面,拥有比智能机器人得到的最高授权级别。

  为了保护儿童安全,它们可以使用电击、麻醉等手段控制侵害者,在极端情况下,甚至有权直接击毙侵害者。

  ————————————

  自从去年,世界第一座太空电梯开始建设,整个世界就进入了一种奇幻状态。

  先是有人曝光,这座太空电梯之所以能如此顺利建成,是因为欲望之主亲自带着特制缆索飞上宇宙,并以自己作为牵引锚点在宇宙中停留了六个月之久。

  在这期间,祂用通过缆索送上来的各种组装件,亲自一手一脚建设起初步的太空站基座,直到基站空间足以承载工作人员进行下一步建设,欲望之主才重新在信徒的欢呼中回到地面。

  当然,由于地球同步静止轨道对应地球赤道,所以,花旗在地球赤道上,找了一处小岛,建设起一座新的欲望牧场。

  这座欲望牧场就不再收纳一般平民,而是作为宇航探索的地面基地使用,里面不是对口的科研人员,就是来自各国、各专业,预备登上太空的建设人员和技术人员。

  这也标志着国际科研大合作的第一次展开。

  从那以后,各种变化就让人目不暇接。

  原本在各个领域占据半垄断优势的国际500强企业,纷纷遇到各种挑战。

  一项接一项的专利从欲望牧场中免费公布出来,一种又一种的产业出现免费共享——包括但不限于如共享交通、共享食堂,共享运输与共享快递,共享住房。

  花旗各种产业从低层次到高层次以产业为单位开始逐渐消失。

  就像当年与智能机器人推出市场出现的情形相类似,只要欲望牧场的实力达到免费提供该项服务的地步,相关行业就会从市场上完全消失掉。

  而这些由于产业消失产生的失业人员,又会顺理成章的被欲望牧场吸纳,成为欲望牧场前进的力量。

  而生物芯片身份证的推出,更是将实名制推向极致。

  一个人对应一个身份,除了国家力量之外,不存任何能够伪造身份的技术——实时数据库会及时发现重复的身份证编号。

  花旗开设特区,专门安置那些不愿意接受生物芯片身份证植入的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花旗追求绝对自由的人真不在少数,这些人要说也做错什么,人家只是觉得被植入生物芯片以后,可能无法保护自己的隐私。

  对于这些人,欲望牧场采取放置措施,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但是,越来越多免费服务,都要靠个人生物芯片身份证支持,也就是说,没有植入在肩膀的生物芯片身份证,你就无法享受绝大多数免费待遇。

  对于有工作的人还好,但是对于失业者,这可就要命了。

  更何况,拒绝植入生物芯片的人群中,绝大多数都是反对欲望教派人员——生物芯片乃是欲望教派最初提出的,凡是欲望之主的信徒,都不会反对这个项目。

  随着欲望教派并收编了圣主教以后,在花旗和欧盟的影响越来越大,这些反对欲望教派的人渐渐成为社会上的非主流人士,不是被孤立,就是被迫转换立场。

  由此引发的连锁效应就是花旗的整个金融系统渐渐被欲望牧场的贡献度机制所取代,贡献度只代表个人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无法转赠也无法成为遗产。

  虽然许多富豪纷纷逃离花旗,但是面对渐渐露出獠牙,形成不可逆转大势的欲望教派,这些人、以及一些自由斗士们,有钱的逃亡出国、没钱的进入花旗安置特区。

  (安置特区是花旗专门划出,靠近大加拿的一个州,专门为不肯植入生物芯片的人服务。拥有相对独立的法律体系,该体系沿用原来赤旗的海洋法体系,当然,执法者和行政体系依然在欲望教派控制下)

  现在,走在花旗任何一座城市街头,都像是走在一座未来科幻城市里一般,满大街的自动机器人(并非人形,而是各种带有机械手的小型车)几乎比人还多。

  口渴了,随身智能中心(手机进化版)会发出信号,招来机器人送来符合口味的饮料;

  饿了,自然会有机器人在路边空地上变形展开,变成一幅桌椅。当然,如果是几个朋友一起,这些机器人还可以拼接起来,形成一副可供多人用餐的环境,假如需要遮蔽,甚至还有机器人能拉出幕布,形成一个大型帐篷。

  甚至有人需要上厕所,也会有专用机器人变形成厕所供大家解决问题。当然,这只是临时应急措施,一般情况下,大家还是愿意去正规的公共厕所解决问题。

  红绿灯已经全面取消,司机这个职业只有赛车场上才有,在城市里,根本允许人类驾驶车辆。

  事实上,自从覆盖整个地球的超远距离无线供电技术投入使用,电力能源就不再是各种机器人的短板,反而变成它们的优势——无限续航,只要不坏,那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

  说起这个覆盖地球的超远距离无线供电技术,却并非什么突破性的技术进展。

  甚至可以说,这就是一个资本阻碍技术进步的实证。

  这个技术最早是在近百年前,由传奇工程师特斯拉提出的概念。

  听起来很玄幻的东西,但内容并不复杂,这玩意就是通过‘大功率高频传输线共振变压器’进行无线输电而已。

  原理简单的说就是把地球作为内导体,地球电离层作为外导体,通过发射机,使用特有的径向电磁波振荡模式,在地球与电离层之间建立起大约8赫兹的低频共振,利用环绕地球的表面电磁波来传输能量而已。

  当年由于技术条件所限,特斯拉只是从理论上验证了这种输电方式的可行性,却无法投入实际应用。

  可是,这种技术在二十年前其实已经成熟了。

  甚至在世界上,不止一家企业已经研发出这种技术,但是大家很默契的把这种技术淹没在档案柜里,根本不让它露头,凡是企图发表相关论文的研究者,统统被堵住的嘴!

  道理很简单,这种全球覆盖的供电方法是赚不到钱的。

  发电一方无法收钱!

  人家只需要一个接收设备,就可以免费用电,这种接收设备如果要求的接收功率不大,甚至可以做的比手表还小,根本查无可查。

  哪怕两国处于敌对状态,a国发的电,b国也照样可以免费使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干这种事。

  输电企业也无法赚到钱,辛辛苦苦建设的各种电网设施,基本上可以当废品回收了。

  所以大家很默契的就当这种技术不存在。

  当然,顺便,大家把这位如此脑残,提出这样白痴方案的传奇工程师特斯拉进行长期放置play,直到他死,此人都一直是个穷鬼。

  等他死了,大家兴高采烈的瓜分起此人遗产,比如说交流电啦、多相电力分配系统啦、无线电、无线电力传输(点对点传输,并非覆盖世界的那种)、飞炉、世界系统、水电站等等。

  反正大家吃的都很高兴,只有特斯拉自己,没有从自己的成就中得到半点好处。

  这才是现实中,大多数科研人员的待遇——你不听话?再大的贡献,好处也没你的份,你只是一个打工的奴隶而已,只有听话的科研人才,才能有根骨头啃一啃,至于吃肉,那完全是想多了。

  而另外一个,世界各国默契遵守的谎言就是——石油是古代生物遗骸,堆积在湖里、海里,或是陆地上,经高温、高压的作用,由复杂的生物及化学作用转化而成的。

  事实上学术界早就知道这理论就是骗人的。

  早在数十年前,就有人提出,即使将地球上所有出现过的生物,全部形成石油,也早就被大家用完了——生命物质在地球所有物质中,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就算全部转化为石油也不够大家用的。

  只不过生物石油理论可以支持石油卖高价,所以一切反对生物变石油的学者,要不是被钱堵住了嘴,就是被枪堵住了嘴。

  对于石油产业链的大亨们来说,死掉几个妨碍他们赚钱的学者,那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

  也就是近四十年,石油大亨们由能源掌控带来的权势,已经引起其他势力的不安,大家开始努力开发新能源,并对石油产业进行反扑,这些理论才能露头,并掀起小小的浪花。

  知识从来不是力量,只有能转化为力量、或者已经转化为力量的知识,才会被人尊重!

  学术也是,没有力量支撑的学术,不过是资本掌中的玩具、工具。

  这种现象大行其道,直到欲望牧场掀翻了桌子。

  《专利壁垒无效法案》、《文明贡献度计算方法第二版》在花旗正式公布!

  卡文中,不知道自已写的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