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七十章 时间,地点

第三百七十章 时间,地点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91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17

  

  东京,柳生家祖宅。

  “柳生君,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厚颜前来请您出马。”日本首相用跪礼郑重恳求。

  日本首相通过私密渠道拜访柳生家,并要求与柳生和岛单独会谈。作为柳生家的家主,以柳生和岛的身份和年龄,很难拒绝这样的要求。

  所以此刻,柳生和岛正在一间面积不大、但是布置得非常雅致的小房间里,单独接见日本首相大人。

  “中岛首相,不敢当您如此大礼,请您先起来,我已经知道您的意思了,我会说服元和接见花旗特使的。”

  原本两人相对跪坐,中间隔着一张矮几,矮几上除了两盘精致的点心和两杯清茶以外别无他物,也没有任何仆人在附近。

  可是谈着谈着,中岛首相突然离开坐垫行了如此大礼,哪怕知道对方有所求,可让柳生和岛吓了一跳——这可是日本首相。

  他连忙站起身、绕过矮几,将中岛首相从地上扶了起来。

  “实在是太感谢您了,柳生君!您这些年为日本做出了巨大贡献,应该得的应有的荣誉。”听到柳生和岛的答复,中岛首相才算是站起身来,同时大力恭维。

  “哈哈哈,中岛首相,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需要如此客气,我这也是为了发展柳生财团。”

  “不管怎样,您的家族可以说是日本近五十年来、对日本影响最大的家族,按我看来,柳生家一定会成为日本的名门,并长久的传承下去的。”

  “那就托您的吉言啦!”柳生和岛就喜欢听这个,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

  对于这位柳生元和的老爹到底喜欢听什么话,中岛首相那是清清楚楚。在他来拜访柳生家之前,早就有专家组将几个引起对方谈兴的话题整理清楚。

  按专家团队分析,柳生和岛的主要志向就是将柳生家族千年万代的传承下去——这也许是柳生和岛少年丧父,青年丧母的经历,才让他如此执着。

  ——————————————

  大家各自坐回到坐垫上,日本首相看着坐在矮几对面的柳生和岛实在心生羡慕。

  岁月似乎对这个男人网开一面,柳生和岛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

  与一脸褶子,满头白发的日本首相比起来,两个人简直像是差了一辈人。可是天知道,中岛根弘首相也就是比柳生和岛大了六岁不到罢了。

  柳生和岛这个男人成熟、英俊、身姿挺拔,手中掌控着日本最具活力、最有发展潜力的企业集团,还有美丽而温柔、并且青春不老的妻子,继承人更是号称日本第一、文武兼资的贵公子,在所有日本女性梦中情人中排名第一(这里说的是他的次子柳生明光)。

  个人、事业、家庭和继承人,在方方面面他都走到人生的巅峰,这个男人的成就,就连他这个日本首相也羡慕不已——自己这个首相是有任期的,可柳生家族长的地位却是终身的。。

  更别说这个男人的长子,只有世界上真正的上层人物,才能清楚知道那个男人的恐怖。

  只要祂还活着,柳生家族必然繁荣昌盛、根深蒂固,在日本、甚至整个世界的地位都不可动摇。

  这可真让人羡慕啊!

  这还不只是权势的问题,中岛首相固然日理万机、工作繁忙,所以满头白发。

  但作为柳生财团的掌舵人,柳生和岛也没比他清闲到哪里去。

  可是看看柳生和岛的样子,说两个人岁数相差一倍也有人信。

  (为了表现自己的可怜劲,增强说服力,中岛首相今天并未化妆、染发,整个一副老朽不堪的样子,实际上,平日里中岛首相出现在电视屏幕上都是有专业人员化妆的,那时候他看起来可精神了。)

  柳生和岛有世界第一的调养大师专门负责为他调养身体,中岛首相就算是羡慕的两眼发蓝,那也只能羡慕羡慕算了。

  想请柳生元和出手帮他调养?这世界上还没几个人有这样大的面子。

  日本首相之所以前来恳求柳生和岛出面,主要是他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从那一日,金鳌岛就封闭了港口和机场。

  当然,所谓的封闭港口和机场,不过是想要进入金鳌岛的飞机和轮船,发出的询问信号,全都被金鳌岛智能控制中心的自动应答系统拒绝了而已,金鳌岛上并没有人拦着船舶入港、飞机降落。

  可是在这个时候,没有征得金鳌岛主人的同意之前,谁敢自说自话冲进金鳌岛?就算船长/机长敢这么干,他们背后的那些大佬还不敢呢!

  现在金鳌岛周围海域,随时保持三艘以上巡航船舶,空中更是飞机巡逻不断,任何不明身份船只和飞机靠近,都会被警告甚至驱逐,就是怕有愣头青跑去找死——你找死不要紧,可是那位一旦决定动手,有可能就是地图炮,别人可死的太冤枉了。

  已经拖了三天时间,日本方面到现在都没联系上云空殿。

  这个敏感的时候,没人敢去走小林樱的路子,生怕让柳生元和产生一种‘我妻子都被刺杀,你们竟然还敢来胁迫我的妻子’的激进想法。

  可是今天早晨,来自欲望教派的特使拉斐尔女士已经抵达日本,作为地主,日本甚至无法提供与云空殿的联系渠道,这可实在有些尴尬。

  丢脸都是小事,要是让国际上知道日本方面和云空殿本人的关系并不怎么好,那虎皮可就要扯不住了——这些年在国际谈判中,日本可没少扯云空殿的虎皮占便宜。

  所以今早日本首相才拉下面皮,私下登门来柳生家祖宅,求柳生和岛出手帮助。

  这件事甚至连天皇都不方便出面,万一被云空殿误会,天皇利用祂父亲的武士情节,那可就节外生枝了。

  ————————————

  柳生和岛当然不会大包大揽,说什么我让儿子答应你们的要求,他甚至连亲自陪人一起去金鳌岛的兴趣都没有。

  他只是给了花旗特使一个进入金鳌岛,直接面见柳生元和的机会。这点权限,作为柳生元和的老爹,他还是有的。

  而陪同欲望之主特使,一起前往金鳌岛的人,是日本长公主鹂殿下,据说这位鹂殿下很可能是日本第一位女性天皇,可见日本方面,对欲望之主这位特使的重视。

  不过,能出动鹂殿下作为陪客,这位拉斐尔女士,在欲望教派中的地位也可想而知。

  此人乃是欲望之主座下第一传奇布莱克*奥威奈特的唯一亲传弟子,是布莱克*奥威奈特第一次在马里布海滩出现时,就追随他学习武道的弟子。

  两人失去联系多年,后来,拉斐尔听说布莱克*奥威奈特出现在迪特尔欲望牧场,她不顾家人的反对,独自一人来迪特尔寻找老师,并加入欲望牧场。

  拉斐尔还是太菲斯家族的长女,不过这位长女向来不走寻常路,早些年参加了死神镰刀会,乃是上流社会著名的太妹。

  她加入欲望牧场(当时欲望牧场是穷鬼才去的地方),还在花旗的上流社会里引起了一阵小小轰动。

  这位拉斐尔女士曾经以女子之身,获得世界无差别格斗大赛冠军,是世界著名的女性武道大师。

  别看她身材颇为苗条秀气,但是她的心火焚身拳,却是被世界武道界公认、最刚烈霸道的拳法之一。

  同时,根据日本方面获得的情报,这位女士在负罪者序列中位居前列,是仅仅次于传说中欲望教派十三传奇的可怕杀手。

  当然,虽然这位拉斐尔女士也算得上凶名赫赫,但是在日本方面,从国安部门到日本王室没有一个人认为,欲望之主派她过来,是要借此机会刺杀云空殿——柳生元和在日本人心中地位,远比他自己想的还要高的多。

  ——————————————

  金鳌岛,养神台。

  养神台位于金鳌岛最高处。

  如果把金鳌岛看做一只趴在海面上的大乌龟的话,那么养神台就位于龟背的最顶点,整个养神台面积并不算大,大约只有两百平方米左右,地面全部使用仿玉石的人工合成材料铺成,在洁白无瑕中,隐隐可以看出一个阴刻的太极图案。

  养神台是一处可以俯瞰金鳌岛全景的观景平台。

  飞机降落在金鳌岛机场,鹂殿下让驾驶员等在飞机上,自己和拉斐尔和走下飞机,换乘上等待在机场的无人驾驶电动车,朝养神台驶去。

  现在整个金鳌岛只有柳生元和一个人,她们可没觉得自己有那么大面子,让这位人间神祇来机场迎接。

  金鳌岛是世界上最先使用人工智能的地方,这里的人工智能智慧程度和自动化程度相当惊人,电动车带她们来到养神台下,自动收起轮子,从底盘下伸出八只机械足,准备踏上台阶。

  拉斐尔跳了下来,她要靠自己的两条腿走上去,而不是乘坐智能车上去——拜见一位人间神祇,岂能如此失礼?

  鹂殿下自然也只好下了车,和拉斐尔肩并肩走上去,幸好养神台也不算多高,只有三十三层台阶而已。

  今天风不算大,天上略有些零零散散的浮云,风有些湿气,带着海洋的气息,温度只能说舒适,远远说不上寒冷。

  可是鹂殿下发现,拉斐尔女士的手臂在微微发抖。

  “拉斐尔女士,云空殿人还是很和气的,您不需要如此紧张。”鹂殿下出言安慰。

  “哈,我不是紧张,我只是想想,居然马上能见到一位可以与我主相提并论的人间神祇,忍不住有些激动。”

  拉斐尔自嘲的笑了笑。对于她这种武道大师来说,哪怕是花旗总统、世界首富当面,也不会有丝毫紧张情绪,可要是见到柳生元和这种武道偶像,那心情可就完全不同。

  拉斐尔和鹂殿下两人一步一步,沿着台阶走上养神台。

  在养神台的正中央,有一个人身姿松松垮垮、盘膝坐在平台地面上,双目全无焦点的望着远方。

  “在下是布莱克*奥威奈特的弟子拉斐尔,在此参见东之剑圣!”拉斐尔一愣,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大声说道,同时恭恭敬敬的单手当胸一立,并躬身施礼。

  这是道门中人面见长辈的礼节,是拉斐尔出发来日本之前,请教老师奥威奈特才得到的指点。

  不过,‘见面不如闻名’,这位东之剑圣有好大的名气,但是见面以后,拉斐尔根本无法将面前这个松松垮垮的年轻人,和那位屠城灭国的恐怖人间神祇联系起来。

  随着拉斐尔的行礼,养神台上起风了,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开始还只是些微风,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所有的风都是朝这里刮来;然后很快,微风变成了大风、变成狂风、最后化作一道不怎么强烈的龙卷风柱。

  但是鹂殿下、拉斐尔,以及东之剑圣所坐的地方,好像是龙卷风的风眼一般,并没有被狂风吹袭。

  坐在那里像是一个空架子一般,松松垮垮的东之剑圣,仿佛身体被什么东西填充起来似的,渐渐变得充实而饱满——当然这只是拉斐尔的一种感觉,并无什么实际佐证,事实上,东之剑圣还是那个姿态原地坐着,连一根手指都没动过。

  “唔,你是奥威奈特的弟子?那也不算外人。‘十三轮转’练到什么程度了?”

  “您和我师父?”拉斐尔只知道师父曾经输给过这位东之剑圣,还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算是好友吧。”柳生元和没有多说——多说多错,自己可不是什么说话滴水不漏的主。

  “‘十三轮转’我练到了第五转,刚建立起第一个五脏大循环。”拉斐尔也没敢再问下去,她老老实实的说。

  “唔,也不错了,只有建立起五脏循环、刺激内脏壮大,才能支撑你如此刚烈的拳法。不过要注意,十三轮转你至少需要完成十二轮转,不然不要着手突破传奇。

  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以请教一下莱拉妮神下,她比任何人都更适合指导你。”

  “呃,多谢剑圣指点。”拉斐尔再次行礼。

  (西方人称柳生元和为‘东之剑圣’;日本人称为‘云空殿’,赤旗方面私下称为‘通天教主’;而赤旗官方则称其为‘柳生大师’。)

  “嗯,拿出来吧。”柳生元和看了一眼拉斐尔的胸口。

  “是。”拉斐尔也不奇怪,乖乖伸手从自己胸口衣襟里取出了一个精美的金色盒子。

  盒子并不大,大概只有一副牌大小,三指厚度。

  在这个小小盒子上,却浮雕着无数天使。

  有吹着战争号角的、有手持长剑大盾的、还有弯弓搭箭的,都是些战争主题的天使浮雕。

  “打开。”

  “是。”

  拉斐尔小心翼翼的掀开盒盖,里面金色的天鹅绒垫子上,嵌着一颗黑色珍珠。

  下一刻,珍珠上浮起一缕烟尘,慢慢的,整个黑色珍珠全都散化为一阵烟雾。

  这些烟雾在空中飘荡了片刻,凝聚成一个有些虚幻的人影,站立在养神台上——那是欲望之主舍斯特*奥威的形象。

  欲望之主舍斯特*奥威的投影先是向柳生元和点了点头,然后直截了当的说:“我定地点,你定时间?”

  “可。”柳生元和点了点头。

  “如果我们全力出手,难免会造成破坏,所以,这次交手地点,选在那里如何?”欲望之主抬头向某个角度望了过去。

  柳生元和也朝那个方向望了一眼:“可。”

  鹂殿下和拉斐尔也顺着他们的眼光,朝那个方向望了过去。

  蓝蓝的天上有几片白云,除此之外就是一片空空荡荡,什么东西也没有。两人一头雾水,可是在这个场合,她们也不敢插话提问。

  “时间呢?”欲望之主问道。

  “既然你选了那里,那么时间就定在十天以后,那正是赤旗的中秋节,正好相配。”柳生元和想了想,定下了时间。

  “那份东西你也仔细看看吧。我的意见是,既然我们都生活在地球上,很多事情还是要有些底线的。”欲望之主毫不客气的说。

  在鹂殿下和拉斐尔的注视下,这位东之剑圣沉吟了半天,才开口说道:“受教了。”

  (所谓‘那份东西’,就是各国联席会议上,各国首脑提出的建议框架,刚才由鹂殿下带过来交给柳生元和。)

  诚恳的求推荐票,胖子不是一个好写手,也有点自知之明,所以并不敢求月票、订阅和打赏,但是还请大家把推荐票给胖子吧,胖子虽然写的慢,但真的很努力、用心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