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六十九章 未知的恐怖

第三百六十九章 未知的恐怖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628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15

  

  “各位,那我们就此框架达成一致?”嘉妮特女王说道。

  “基本原则就是这些,至于更多细节,我们还要等那三位作出反馈以后才能决定,我们单方面决定这些内容显然是不现实的。”

  赤旗的领导人沉吟了片刻说道。

  “还请嘉妮特陛下负责将资料交给莱拉妮神下,我负责递交给欲望之主陛下,至于东之剑圣那一份,还有欲望之主转达给东之剑圣的战书——”

  约瑟夫总统看着日本首相和日本天皇,意思是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赶紧出来接住话头?

  “这个我们亚共体内部会安排,不会耽误大家的时间。”赤旗领导人接过话头,让场面显得不那么尴尬。

  天皇和日本首相也很尴尬。

  自从八年前,因为封锁云空殿渡海前往高句丽寻仇的各种交通渠道,闹了生分以后,大家的关系就一直不冷不热。可那时候谁知道云空殿这么猛啊?

  当时大家也是好心居多,生怕这位日本空前绝后的剑道天才去高句丽送死,才联手这么干的。

  虽然后来大家努力修复关系,但是修复的是与柳生和岛夫妇的关系,属于曲线救国方式。

  这些年来,这些日本的政治人物,真正与云空殿亲自见面的机会都少的可怜。

  他们想要与那位日本支柱人物交流,远远比不上英国女王嘉妮特与莱拉妮神下说话那么方便——人家是神下的亲生母亲,要说什么都随便得很。

  就算是花旗总统约瑟夫,想要与欲望之主讨论什么话题,也比日本这边容易的多,毕竟这位总统是欲望之主支持上台,而且上台以后,他也充分回报了相对的政治红利,有这种合作经历作为前提,带个话一点问题都没有。

  ————————————

  要说柳生元和现在是日本的支柱人物,一点都不过分。

  这几年,日本经济算得上突飞猛进,其中经济发展的核心发动机就是智能机器人产业和相关的上下游产业,这部分核心技术,就是云空殿柳生元和拿出来的。

  另外就是日本的教育成本大幅降低,民众生活满意度上升,这和小林樱的医院、孤儿院以及后来整合起来的樱*学堂有直接关系。

  为这些产业提供资金的,也是柳生元和。

  再加上日本这些年在国际上扬眉吐气,在亚共体内也算坐稳了第二把交椅(主要竞争对手高句丽已经被打压下去了),这背后,要不是有云空殿的武力撑着,谁会把日本看得那么重?

  现在讨论的这些原则性条款,其实也不算过分。

  毕竟这次云空殿在花旗阿拉斯加,如同天罚般的一击,不但毁掉了整个永久核防御工事,灭绝了六大家族的核心,连带基地内上千名军人、研究人员和一些辅助人员,也一并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这也就是云空殿武力骇人听闻,没人敢去摸老虎屁股。

  不然,光是屠杀了上千无辜者的罪名,就足够把任何人送上绞刑架。

  这次大家真的害怕了,这位云空殿不动则已,一动就全是大新闻!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力量增长,这位人间神祇似乎脾气越发的大了,这要再不限制一下,也许未来,整个地球都不够他祸祸的。

  比如说,最初的时候,这位云空殿砍人还是一个个砍(西川帮);等到了祂十七岁时,就开始一群群的砍了(高句丽崔家);再以后,变成一船一船的砍(花旗航母第三编队);现在,整个核防御基地,像个小城市一般大小,也被祂一击而灭。

  幸好这一击是在荒凉的阿拉斯加,要是放在一个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里,死上一半人都不稀奇。

  这位云空殿不发怒则已,一发起怒来完全不管不顾,什么牵连无辜根本不在祂考虑范围。

  这种思维方式,放在一位随时可以发起毁灭式打击的人间神祇身上,实在太危险了。

  现在要给这样的人物上辔头,日本天皇和日本首相心里都很慌。

  ‘虎项金铃,谁能解之?’

  ‘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句对话显得如此智慧,可问题是,现在大家遇到的情况是‘虎项金铃,谁能系之’啊。

  ——————————————

  约瑟夫*特伦迪虽然是花旗新鲜出炉的总统,可他并不是一个政治上的新手。

  他在视频会议上说出如此犯忌讳的话,并不是他嘴巴大,而是他心里有底。

  组织这次视频会议之前,他请示了欲望之主——是的,他现在也算欲望之主的信徒,欲望教派的一员。

  现在整个花旗都攥在欲望之主手中,就连稍微能抵抗一下的金融财阀,也因为刺杀小林樱女士而激怒了东之剑圣,核心人员被一击而灭,剩下的人员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被欲望教派顺利接管。

  至于这个接管过程中间发生了多少血案,约瑟夫表示这很正常——在这个因为一百块钱就可能发生一起命案的国家里,为了这等举国之富,发生什么事都不稀奇,别说只是百十条人命了。

  有欲望之主在背后撑腰,或者说,他只要能充分传达欲望之主的意思,什么民意、什么选票,都是扯淡,花旗现在还有比欲望教派更大的民意吗?

  东之剑圣这次实在做的太过分,连我主都看不下去,既然我主决定亲自出手,那必然会给那位东之剑圣一个深刻的教训!

  这一战,必然千古传颂!我主将踏着东之剑圣的赫赫凶名,走上至高的神坛!

  呃,不过那位东之剑圣,实在有点强的过分了,我主该不会输掉吧?

  约瑟夫*特伦迪到底不是欲望教派的狂信徒,他不得不考虑欲望之主输掉的可能性。

  ——————————————

  花旗,航天局。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花旗最核心的部门之一!我们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资源和政策向我们倾斜,现在很多岗位空缺,马上要组织一次大规模招聘,大家如果有有能力的同学、朋友,都只管介绍进来。

  我们将引进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管理系统,从此以后,各位做出的贡献将由人工智能做出评审,有异议者可以提交复审申请给评审委员会,大家不用担心自己贡献被不公平的埋没。

  至于科研贡献的评价体系,呵呵,我们和欲望牧场商量好了,把他们那份架构拿过来,我们只要设定一下评价算法,就可以变成我们东西,大家全部可以参加设定,算法向大家透明。”

  在讲台上,头发泛灰的狄克伦教授意气风发,连金边眼镜似乎都在灼灼放光,他拍着桌子大声宣布航天局的新规定、新计划和新预算:

  “本年度我们获得的预算是——三千五百亿!”

  “哗——”

  下面一片喧哗,上个年度,整个航天局的年度预只有九十一亿,而再往前数,就算是上个世纪花旗航天局最强盛、最受重视的时候,预算也从未超过三百亿。

  从这个数字上可以看出,这次花旗对航天研究真的是下莫大决心。

  “咱们将要迎来一位新领导,给我收起你们的臭脾气——看在钱的份上,只要这个家伙不把航天局拆了、不挪用研究经费,我们就不要给他找麻烦!”

  “安静一下,下面我宣布一下,我们需要侧重的研究目标:能源、材料、三维打印技术和智能中心;小行星采矿技术和生态循环圈技术;深空探测设备和指向性无线能源传输技术。”

  狄克伦用力拍着桌子,嘴巴咧得几乎和脸同宽——自从史特尔总统上台以后,航天局就没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

  史特尔总统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花旗民众还没过上好日子,太空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

  这种话绝对是政治正确,毕竟绝大多数人,对于太阳黑子的活跃期和引起的电磁风暴,远没有对自家狗生了两只小狗那么关心。

  狄克伦也不过是航天局的副局长和首席专家,他可拗不过总统的大腿。

  不过现在终于熬出了头,积累多年的郁闷一朝散去,这位不服老的航天局副局长,觉得自己要大显身手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看到这些研究方向,你们想到了什么?”

  狄克伦兴奋的大吼。

  大家都是搞技术的,花旗这边的科研人员,远不像东方那么按资排辈,说起话来也没那么多礼节。

  “深空探索,宇宙大航海!”有人在下面同样兴奋的吼叫起来,这些技术拼凑起来,可不就是一艘可以自持的宇航飞船吗?

  “不错!按照要求,我们的近期目标是,在三年内做好在月球上建立永久基地的准备!而最终目标则是建造一艘能够在太阳系中,集采矿、科研于一身,能够自由航行的宇宙飞船!”

  “大家赶紧干起来,把手头的研究计划整理一下报上来,以这几个研究方向为主干,不用都局限在这些项目上。只要对航天事业有帮助的项目,都可以报上来,对了,每个人配发一个智能助手,对,就是欲望牧场内部配发的那种。”

  “我们的贡献度要靠这玩意进行实时记录,所以大家工作的时候别忘记带,非工作时间随便。”

  ————————————

  柳生元和虽然拿到了航天局的管理权限,但他可不会亲自下场管理。

  一来他对自己的管理能力没什么信心,二来嘛,其实柳生元和认为,管理这玩意也没太大必要。

  古人说‘人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句话柳生元和并不认可,在他看来,这句话完全体现了一种‘我不好,你也别想好’的拉后腿精神。

  在柳生元和看来,‘人不患寡而患不公’才是人类应该具有的精神,良性竞争,靠自己的能力去获得更高的地位,更多的尊重,更好的待遇,才是人类应有的样子。

  柳生元和认为,一个公平的平台胜过任何管理制度。

  让人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获得上升,那就是最好的管理办法,根本不用在大家头上放一个领导去装模作样。

  柳生元和认为,自己既然给出这个平台,并给出研究的总体目标,那已经完全够了,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亲自去管理什么。

  至于他想在航天局推行智能助手,那是因为这种小玩意,除了可以记录科研人员研究过程,以便评判他们在研究项目中,到底做出多少贡献以外,还可以记录他们做研究的具体思路,那才是对柳生元和来说最宝贵的知识。

  不过这个小小的额外意图,柳生元和觉得就没必要告诉别人了。

  ————————————

  “妮妮,你觉得欲望之主这次主动向柳生元和发出战书,他们两人之间,到底谁赢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嘉妮特把各国首脑视频会议讨论结果交给莱拉妮看看,顺便问了一句。

  毕竟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有谁最有资格预测这场大战的胜负,那除了两位当事人以外,就只有自己的女儿莱拉妮了。

  可是莱拉妮脸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久久没有回答。

  “妮妮,我问你呢?”

  “妮妮?”

  嘉妮特叫了两声,发现女儿不是没听见,而是脸上露出一副不知道该如何说起的表情。

  “——不是吧!”看着莱拉妮的表情,嘉妮特愣了半天,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妮妮这个脾气,要是那位在花旗突然冒出来的欲望之主,真的值得她全力一战的话,妮妮恐怕早就打上门去了。

  而且,成就传奇都是如此艰难,何况这等神明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全无预兆的跳出来?

  那么问题来了,柳生元和他到底想干什么?

  ————————————

  柳生元和还坐在金鳌岛养神台上。

  对他来说,外部环境对他的影响已经很小了,所以如果不是进行研究的话,室内室外对他来说都无所谓,这里至少风景还好一些。

  他在等待,也在思索。

  在上个世纪,一位叫做费米的科学家,提出了‘费米悖论’。

  ‘费米悖论’并非什么科学猜想,而是很简单的一个逻辑推理:

  因为地球上可以产生人类这种智能生命(已知条件),那么,宇宙中类似于地球的星球上,也有可能产生智能生命,而在银河系中,类似地球的星球,根据目前已知的星球推算,大约有100000000000000000个。

  在如此巨大的基数下,任何微小的可能性都将变为必然。

  人类科技发展到可以观察宇宙的地步,一共用了六百万年。

  可是要记住,科技发展速度是以指数来计算的,也就是说,科技越到后面发展越快!最近一百年的科技进步,远远超出过去五百多万年的人类进展。

  也就是说,在宇宙尺度上,横向有如此多的星球可能产生生命;纵向有数十亿年时间让生命可以进化发展。

  那么,为什么在人类能够观察的宇宙范围内,无法看到任何一丝科技造物的痕迹?

  为什么那些有可能已经发展了上亿年科技的外星人,还没有在宇宙中,甚至仅仅在银河系里遍布四方?

  他们为什么还没有找上门来?我们为什么看不到他们?

  宇宙中,到底有没有‘他们’,我们在宇宙中,是不是孤独的?

  如果花旗航天局文档里的记载真实不虚,那么,外星人的存在就是必然。

  可这就带来了一个可怕的推论——他们为什么要隐藏自己?

  宇宙中,到底存在何等恐怖,以至于让任何文明都不敢暴露自己的存在?

  人类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良师学堂,老姐开的工众号,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亲姐开的,据说是和人合伙开的,我是没去看过,据说教语文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