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六十八章 负罪

第三百六十八章 负罪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525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13

  

  “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再发生,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应该存在如此肆无忌惮的力量!”

  在阿拉斯加,赤红色的毁灭之光依然矗立在天地之间,看起来离消散恐怕还有一段时间。

  世界主要国家领导人的联席视频会议,在花旗总统约瑟夫*特伦迪的建议下紧急召开。

  视频会议上,第一个迫不及待跳出来的,就是花旗总统约瑟夫*特伦迪——谁让这一下狠的,是落在花旗的领土上呢?

  “我认同您的意见,不过,这件事情事发有因,我们必须了解前因后果,才能做出正确应对。”

  说话的这位是赤旗的领导人,这个场合下,日本领导人虽然也在,但是发言的却还是亚共体的宗主国。

  “这里是一份小林樱女士,在我国境内遇刺事件的调查报告,我认为,这两件事必须联系起来看。”

  “这件事我们可以作证。莱拉妮就在现场,她变化为小林樱的样子,准备和云空殿开一个玩笑,结果当场遇到刺杀。莱拉妮亲口对我承认,以小林樱的能力,很难躲避这种刺杀。”

  说话的是嘉妮特女王,这位女王今年已经超过五十四岁了,是近千年来,阿尔托莉雅血脉中第三位活到五十岁以上的王室成员。

  而看她充满活力的面庞,似乎再活个三四十年也没有问题。

  “等等,你说神下可以变化成小林樱女士的样子?”问话的这位是法国的黎塞留总理,他可不知道莱拉妮还有这种本事。

  “不错,莱拉妮创造出一种‘斗战胜法’,可以千变万化随心所欲,如果你们有些难以理解,可以去看赤旗一部叫做‘西游记’的小说——里面的斗战胜佛,就是莱拉妮的灵感来源!”

  嘉妮特当然不会说自己女儿武道灵感是来自于一只猴子,那未免有失王室风度,换了斗战胜佛,那就好听多了。毕竟佛是与神明等同的存在。

  “等等,黎塞留先生,我们现在主要讨论的是如何限制这种力量,关于莱拉妮神下的武道,我们放在以后再说好吗?”说话的是意大利的女总理哈德妮。

  “女士的意见总是需要被尊重的。”黎塞留耸了耸肩,表示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大家回到今天的议题上来。

  “现在世界上,已经被确认,有能力做出毁灭性破坏的个人存在,只有亚共体的柳生元和;另外两位有可能拥有同等能力的人,分别是欧盟的莱拉妮神下和我们花旗的欲望之主陛下。”

  约瑟夫*特伦迪继续发言:“我认为,对于这三位人间神祇,我们应该有一定限制机制。

  国家行为有迹可循,不可能因为个人冲动挑起毁灭性战争,但是这三位力量系于一身,完全没有旁人置喙余地,他们从做出决定、到发起毁灭性打击,中间间隔很可能不超过一分钟。

  这次,阿拉斯加核防御基地被毁灭之前,我们甚至没有联系上这位东之剑圣,连调解谈判的机会都没有。这是不能接受的。

  我承认,赤旗领导人拿出的证据很有说服力,我也承认,东之剑圣的愤怒是有原因的,但是,祂能不能通报我们一声?哪怕祂需要我们把菲尔德绳之以法,甚至将菲尔德送到祂面前都可以,为什么直接采用如此破坏性的手段?”

  约瑟夫*特伦迪的话,让参加视频会议的各国领导人纷纷侧目。

  这次视频会议当然是保密的,但是话可也不能乱说,如果被人录下来,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成为一个政治把柄。

  什么‘把菲尔德绳之以法、把菲尔德送到祂面前’,这种话根本不该出自于一位花旗总统的嘴里,更不应该在这种场合说出来。

  “我认为,个人武力强悍到这三位人间神祇的地步,通常的法律已经很难约束祂们了。

  就像这次,东之剑圣毁灭了花旗的一座永久性核防御工程——同时那也是军方的一所合作研究所——其中被无辜牵连的科研人员和军人足有近千人,可是我能怎么办?向祂宣战吗?不可能,花旗付不起这个代价。”

  “我们甚至还要通过信息控制,掩饰祂们的真正破坏力,以免引起社会恐慌。”

  “今天前不久,我接到欲望之主的通知,因为发生在阿拉斯加的惨剧,祂要亲自出手,与东之剑圣做过一场。

  然后根据祂们之间的胜负,欲望之主要定下人间神祇们的自我约束规则,今天请大家参加这次视频会议,一来要请莱拉妮神下,为祂们的决斗做一次见证,二来也要征求一下各国政府的意见。”

  ——————————————

  这边,世界各国首脑联席视频会议正在召开;那边,早已准备充分的欲望教派已经行动起来,通过各种手段,接管了花旗金融核心。

  这是早有预谋的计划,连接受各个岗位的人手都安排好了,只是顾忌游戏规则,还没有动手而已。

  就算菲尔德没有动刺杀小林樱的主意,柳生元和也要找个理由铲除他们了。

  实际上,到了现在这个阶段,欲望教派在花旗早已是无孔不入,连曾经主宰花旗的六大金融家族核心成员,都不得不躲到阿拉斯加的地下核防御工事中,才能感觉到一些安全感,可想而知他们的处境是如何恶劣。

  要不然,菲尔德也不可能狗急跳墙,想出这个馊主意。

  在约瑟夫*特伦迪上台以后,他就自然拥有组建内阁,任免各部门公务员职位的权利,一般的总统可能需要政府稳定,不会大动干戈——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可以信赖的人手。

  然而欲望教派却有无穷人手,可以借此机会,顺利掌控所有要害部门的中层架构,这种控制甚至不需要报给总统批准,只需要向上层领导报备一声就可以了。

  这也包括金融部门,所以,当六大家族的核心全灭以后,短短三个小时内,整个金融核心就已经换了主宰——数据中心被控制,人工智能被替换,关键岗位要么换人、要么人间蒸发。

  金融是一种极少数人决定绝大多数人命运的行业。

  往日,这是六大家族高高在上的理由;然而在此时,欲望牧场也只需要对付这极少数人就够了,根本不用担心引发社会动荡。

  血腥在黑暗中无声无息蔓延,不是没有人发现,只是发现者没有机会张开嘴。

  ————————————

  万里无云,阳光洒在金鳌岛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上,这里是号称‘碧游宫’的世界最美风景研究所,可惜的是,除了智能机器人出没在各个角落,在这里看不到任何人气。

  在监控卫星镜头下,几十平方公里范围内只有一个人。

  自从发生了外来学者盗窃技术机密事件,被柳生元和直接处死以后,这里就不再接受外来学者交流访问,只是偶尔有人因为重病登上金鳌岛,或者举办武魂决以后,一些武道大师前来金鳌岛寻求指点,才能让这里添加几分人气。

  柳生元和盘膝坐在养神台上,他就这么盘膝而坐,也许在修行,也许在等着什么。

  原本在柳生元和的计划中,他不该如此急于下手、铲除六大金融家族。

  可是在花旗航天局的秘密文档中——花旗航天局的秘密文档很多,而且绝大多数记载的都是些不怎么靠谱的猜想。

  搞技术的人,谁还没有点狂想症?

  其中有几份文档,引起了柳生元和的极大关注。

  第一份是关于月球的猜想。

  (这个世界没出现过冷战、也没有星际大战计划,所以还没人登上过月球,世界几个主要强国虽然有这个计划,但是还没变成现实。不过,对登月计划的前期研究早已开始了。)

  月球是地球唯一的卫星,是目前人类发现的,相对于主星球体积比例最大的卫星——这个人类发现,是指在六十万光年内,所有能被观察到的行星和卫星。

  地球直径为一万两千七百公里,而月球直径为三千七百公里,乃是地球直径的百分之二十七,一般情况下,卫星直径都不会超过母星的百分之五,月球却达到百分之二十七。

  一般来说,像地球这点大小的岩石行星,又不是密度超大的重金属星球,很难捕获如此庞大体积的卫星。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毕竟宇宙那么大,出现个把奇葩情况也没什么。

  据专家计算,假如月球整体质量分布类似地球,属于实心的岩石星球,那么根据球体直径与体积的比例(立方关系),月球质量应该相当于地球的五十八分之一,然而依据月球围绕地球飞行速度计算,月球的实际质量应该只有地球的八十分之一不到。

  那么多余的质量哪里去了?难道月球是空心的不成?

  假如只有这一件事,柳生元和不会如此着急,毕竟月球呆在那儿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要出事早就出事了,也轮不着柳生元和来操心——上个世界也有月球,可没听说过哪个月球有啥不对的。

  真正让柳生元和担心的是另外两份文件。

  四十五年前,花旗航天局做了一个实验项目,他们朝太阳系以外,发射了航海家1号探测器,它飞越了火星、木星、海王星,留下无数宝贵资料以后,终于在十五年前正式离开了太阳系,进入真正的宇宙空间。

  但是,航海家1号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不停发射无线电信号,试图联系可能存在的外星人。

  这个探测器上装载有多种地球语言和数学公式,甚至还标明了地球在银河系位置的图示。

  本来这是一个快被大家忘记的实验(飞出太阳系以后,航海家1号已经没有能源支持科学仪器工作,只能定期发些简单信号回来)。

  然而在三个月以前,航天局接收到航海家1号发回的无线信号,那是用航海家1号上装载的多种地球语言,反复重复的一句话——“考验即将到来,请做好准备!”

  那时候,正是花旗总统大选如火如荼的时候,根本没人关心这玩意——说不定只是航天局内部工作人员恶作剧呢?航天局都要裁员了,谁还管什么外星人?

  等柳生元和好不容易,弄到航天局内部技术资料,如获至宝召集无数分身一起进行学习分析,才发现这条已经扔进保密档案,被彻底封存的信息。

  与花旗航天局接收到这条信息时间相对应的是,四五天内,各国天文台相继宣布,发现小行星‘阿波菲斯’正向地球飞来,预计将在2036年抵达地球,根据计算,将有三十七分之一的几率与地球相撞。

  柳生元和不知道航天局记录文件上,那一句‘考验即将到来’,是不是那位被裁员的航天局员工,一时报复心星期而产生的恶作剧,他也不知道小行星‘阿波菲斯’,是不是就是那个所谓的考验,甚至连‘阿波菲斯’是不是真正的小行星,柳生元和都不知道。

  但这件事非同小可,哪怕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柳生元和也万万不敢放过!

  于是柳生元和立刻下令追查那位已经离职,但当时负责接收、并记录下这条信息的前航天局员工。

  结果发现这位老兄在两个月前溺死在夏威夷——根据专家分析,这位老兄大概是准备把遣散费先花个精光,然后来投靠欲望牧场吃免费午餐的。

  结果此人玩冲浪玩的太嗨,硬要在大风天气里冲浪,最后被浪冲跑了。整个过程并无疑点,应该就是花旗人不作不死的精神作祟。

  ————————————

  柳生元和并没有看高自己。

  柳生元和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高明的领导者(他连不怎么高明的领导者多半都算不上,蹩脚的领导者倒是有可能。)

  可是当他放眼望去,花旗航天局一片人浮于事。

  十年前,花旗航天局还拥有上万名研究人员,可现在,这里只剩下一千一百四十三名研究员了。

  经费,大家连吃饭都有些紧张,更别说开什么新项目,能把原有项目维持下去已经很不容易。

  政府关心的是经济增长和民众福利,因为这些能带来选票;企业关心的是市场占有率和资产负债表,因为这些能带来金钱;

  金融大佬们关心的是股票、期货、银行、债券以及各种金融衍生工具,他们坐在办公桌后面,轻松拨弄着整个花旗的命运,看着小人物们,在他们拨起的金融波澜中起伏——很多人淹死了、很少人暂时站在浪尖,只有背后的金融大佬,才是规则的制定者。

  柳生元和想要用一个不知真假的消息,和一个在三十年后,才能到达地球的小行星作为理由,去说服这些人一起扭转方向,全力投入航空航天方面研究和建设,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花旗只认钱!而且只认近在眼前的利益!至于世界末日?那是别人的事,别人会管的,我要抓紧机会赚钱!

  在这种文化气氛下,柳生元和如何敢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既然你们不干,那就我来干!挡在路上的人,都要死!

  一家哭、几家哭、上百家哭,总比整个人类一起迎接世界末日要强得多,这中间的罪,当然由我来承担——不过仔细想想,那还是让分身去承担吧。

  实在不行,分身还可以舍身背雷,要不怎么叫‘背负众生罪孽’的负罪者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