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六十七章 神罚*天基打击

第三百六十七章 神罚*天基打击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231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12

  

  全世界盯着金鳌岛的卫星到底有多少,没人说得清楚。

  毕竟太空是个立体空间,卫星之间的距离又是如此遥远。

  围绕地球飞行的卫星,卫星镜头/信号接收器一般情况下,不是对准地球,就是对准外太空。

  前者用于对地球的科学探测和研究、天气预报、土地资源调查、土地利用、区域规划、通信、跟踪、导航;

  后者则是人类观察宇宙的眼睛。对于茫茫宇宙来说,这等科技是如此简陋,甚至不足让人类走出地球摇篮;但是对人类来说,这已经为宇宙大航海时代的到来,掀开了帷幕一角。

  除了这两种卫星之外,还有一种四面八方、上下左右不停旋转镜头、不务正业的卫星。不用问,那肯定是反卫星专用卫星,这种卫星纯粹是用来侦查其他国家卫星飞行轨道的。也只有这种卫星,才能比较全面的搜集其他卫星的轨道资料。

  不过,就算是这种卫星,也只能观察到一定范围内的情况。

  地球卫星轨道中,近地卫星轨道高达三百公里,而最远卫星轨道的甚至离地球有几万公里距离,在如此巨大的范围里,没有确定方向,要找到几颗小小卫星,比大海捞针也容易不到哪里去。

  ——————————————

  不过,虽然在宇宙中(哪怕区域限定在地球附近)要找到其他卫星不是一件容易事,但是对于现代卫星观测技术来说,想盯住一个八年来几乎一动不动的目标,却也不并不为难。

  当年柳生元和一柄横跨万里、屠灭整个花旗第三航母编队的神剑,已经高悬在金鳌岛上空七万米处,整整八年了!

  虽然这八年来,这柄神剑人畜无害,简直像是一道自然风景一般,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忽视这柄神剑!

  各国对于这柄悬空神剑的重视,在某种程度上还要超过对柳生元和本人的关注程度。

  甚至可以说,这些年来,无论柳生元和做出何等决定,拒绝了多少求医的大亨显贵,却从来没人敢动用武力胁迫,与这柄悬立在金鳌岛上空的神剑,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它就像是一柄达克摩斯之剑,悬在每个对柳生元和存在恶意的人心头。

  而对于这柄神剑为何能悬停高空纹丝不动,更是不知道死了多少研究人员的脑细胞,造就了多少个秃头——这玩意连个发动机都没有,凭啥能上天啊?

  甚至有人猜测,这柄神剑搞不好只是一个投影也没一定,也许根本就不是实体,不然如何解释它能够悬停在七万米高空一动不动?

  要知道,就算是气球之类的拥有稳定浮力的东西,在半空中也不可能完全处于静止状态。

  通过各国激光遥感测量,以金鳌岛为坐标原点,这柄剑从未产生过超出五厘米的位移,那是任何已知技术都做不到的奇迹!

  这个五厘米都是一个估计值——因为大气中气溶胶粒子散射效应,在这个距离上,激光测量本身的误差范围就是五厘米,也就是说,这柄剑很可能是完全静止在空中的。

  八年了,这柄神剑从来没动过,可是今天、此刻,在小林樱遇刺以后、在各国监控的卫星镜头下,这柄神剑动了!

  ——————————————

  神剑上升,在宇宙背景下,让人觉得它的速度并不快。

  七万米、八万米、九万米,它就那么匀速笔直的上升着,让整个世界上得到消息的无数大佬,心也悬了起来。

  神剑既动,天下震动。

  ——————————————

  日本,东京,首相官邸。

  日本首相正在召开内阁会议,会议的主题就是如何加强应对科技进步带来的社会变化。

  “我个人认为,超级大楼的各项技术都已经成熟,而开设在花旗和欧洲的欲望牧场成功,也证明这种形式完全是可行的,我们日本应该模仿欲望牧场的形式,建设我们自己的超级大楼。”

  “超级大楼这种聚居形式,对解决东京都过度密集的人口密度问题很有帮助,而且还能大幅缓解交通压力,只是对于我们这种多地震国家,这样的大楼一旦发生事故,恐怕后果会不堪设想。”

  从第一座欲望牧场在迪特尔建立以来,各国对能够容纳大量人员居住的超级大楼建筑,一直都很有兴趣。

  尤其是这些年来,智能化、自动化和无土栽培技术的发展,使得各国建立自己的超级大楼也有了可能。

  当然,也是因为欲望牧场的宗教背景,有花旗的例子在前面,没有多少国家敢轻易引入欲望牧场,这也促使超级大楼的相关技术积极研发。

  日本也不例外,在这次会议上,是否要在日本建设与欲望牧场类似的超级建筑,是一个主要议题。

  “对不起,打扰会议了!”会议室的大门被突然推开,秘书处的原田走了进来。

  “你有什么事!”外务省大臣不满的说。

  “金鳌岛上空,云空殿的神剑正在离开地球。”原田回答。

  “什么!?”满座皆惊。

  “最近发生过什么事?牵涉到云空殿的事?”首相问道。

  “小林樱女士在赤旗旅游期间遇到刺杀。”

  “是谁?他疯了吗?”

  “找死吗?”

  “云空殿这是要——”

  “首相,我们是否做好战争准备?如果对方是一般人物,云空殿不可能动用神剑!”

  “嗯,先按二级战备进行动员,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到底是谁?”

  “我们连线云空殿,问问情况?”

  “对,给我立刻连线金鳌岛,询问一下云空殿出了什么事?”

  “——对不起首相,电话打不通。”

  “那赶紧联系柳生财团,联系小林樱女士,快——”

  这些年来,日本经济兴起,日本政府日子也好过了不少,无论在亚共体内还是在国际上,日本的发言权都有所增加。

  在这些进步背后,隐隐都有云空殿的影子,无论从智能机器人技术还是战略威慑力来说,云空殿早已经是日本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

  在无数卫星关注下,神剑还在笔直上升、上升!

  四百公里,到了这个高度,有些卫星已经无法继续拍摄——因为这里已经超过近地卫星轨道高度。

  “fuck,fuck!我要掐死菲尔德这个混蛋!他疯了可以自己去死!躲在我们的永久核防御工程里干什么?”

  约瑟夫*特伦迪总统觉得自己也要疯了——他也是刚刚接到赤旗的通报,这完全是天降横祸、无辜背锅啊。

  “呃,阿拉斯加那里的核防御工程本来就是菲尔德家族和洛克家族合作建造的,只是挂着军方合作研究所的牌子而已,产权并不属于军方。”

  “那里现在挂着军方研究所的牌子,如果受到袭击我们不管,民众会怎么说?”约瑟夫没好气的说。

  “我们能不能阻止?”

  “怎么阻止?我们和那位东之剑圣可没什么交情,情况通报给欲望教派了吗?”

  “还没有,我们需要通知他们吗?”

  “废话,立刻去!”

  ————————————

  柳生元和的视角与剑同在。

  这柄剑本来就是他寄托元神的白虹剑。

  八年时光,已经足够柳生元和将自己掌握的各种知识,都融入这柄白虹剑之中,现在,这柄剑除了外表之外,内部组成早已不是八年前的样子。

  白虹剑剑能够扭曲空间,自然也能操控重力!

  因为重力本身就是空间的曲率!

  白虹剑脱离地球的方式,完全不同于火箭发射——火箭想要摆脱地球引力,飞行到了一定高度就会自动转为横向飞行,靠环绕地球快速飞行产生离心力,等到飞行速度产生的离心力,超过地球引力以后,就可以摆脱地球引力冲向宇宙。

  而能够产生足够离心力的飞行速度临界值,就是所谓的第一宇宙速度。

  但白虹剑升起的原理,则是扭曲空间来抵消重力,根本不需要什么加速度,乃是真正的反重力技术,所以才能笔直升起,根本不用考虑什么第一宇宙速度。

  四十万米,这不能用高空来形容,这里已经脱离地球大气层,进入宇宙空间。

  黑暗的宇宙背景下,这里并不平静——狂暴的辐射、电磁流、离子流、高能粒子流,一波波冲刷着白虹剑的剑身,让柳生元和感觉有一种剑身被细细打磨的快感。

  那是一种从外到内、无孔不入的打磨。这些微小的粒子甚至能对形成白虹剑的冷离子结构形成直接冲击,剑身上任何脆弱的部分都逃不过的这些粒子的考验。

  如果有人想要肉身横渡宇宙,就需要身体从外到内的每一角落,都能承受这种冲击才行。

  哪怕是基因结构,也必须能够承受这种冲击,不然的话,基因结构都被打乱了,就算人还能活着,多半也无法繁衍生息。

  只有能够抵御这种冲击的生灵,才有资格用肉身踏入宇宙——自己应该可以了。

  柳生元和放眼四望,茫茫宇宙、浩浩星空,自己犹如一粒微尘,是如此微不足道!

  望着脚下缓缓转动的巨大星球,在地球表面,蔚蓝的是大海、纯白的是云彩、绿色代表生机、黄色属于大地!

  这是宇宙的奇迹、是人类的故乡、是生命的摇篮!

  在地球上的时候,根本不会觉得这些场景有多么美丽震撼,但是来到宇宙,柳生元和一眼望去,触目所及,包括月球在内,所有行星都是些单调的色彩,这才让他深切体会到,一个色彩丰富的地球,在宇宙中是如何珍贵!

  不过,有些事,虽然有些损害地球,却也不得不做!

  当然,这种损害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只能说一粒灰尘落在乒乓球上而已。

  天地六极剑——天外流星!

  剑从九天垂落,卷带一身烟尘,从天外飞来、直突入大气层。

  下一刻,一道赤红光柱连天柱地,突兀的矗立在阿拉斯加!

  ————————————

  “你说那个东之剑圣会怎么办?祂是亲自来到花旗,还是动用那柄毁灭第三航母编队的神剑?”

  “我们也不用太过担心,这里的防御设施是针对核弹的,祂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把我们从八百米深的地下挖出去。”有人插了一句。

  “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消息进来了——好吧,不用猜了,祂已经动用了那柄大杀器。”

  专用网络上传来花旗政府内部的保密信息,他们这些人虽然局势不妙,但是想弄到些政府保密信息还是不难。

  “那柄剑到哪里了,它能把我们挖出去吗?”

  “别开玩笑了,我们这里可是在地下,不像高句丽崔家那个基地在山峰里,不是劈开山就有用的。想把这里挖出去,那些土方就没地方放——难道那柄剑还能变成一把铲子?”

  “就算那位东之剑圣亲至,我们这里有电磁炮,他未必能躲得开电磁炮射击,再说了,第二层藏有核弹,虽然不一定炸的死他,但也可以给他找些麻烦。”

  “不过,当年这位东之剑圣和神下,祂们到底是如何逃过氢弹爆炸的?”

  “那柄剑飞到哪儿了?东之剑圣来了吗?”

  “天啊,它在、在我们头顶上!”

  大地轰鸣——一切结束如此突兀,很多人都没来得及产生恐惧的情绪,就陷入了黑暗。

  ————————————

  赤红的毁灭光柱从天而降,落在花旗阿拉斯加。

  湛蓝的天穹被劈开两半,坚固的大地如波浪般起伏,恐怖的冲击波将合抱的大树成片折断、倒伏,就像田间脆弱的稻谷;

  千年不化的冰雪,被蒸发成弥天大雾,随着狂风席卷、遮蔽了整个天地;

  在各国的气象卫星云图上,大气层如同被石子打破的水面,波纹一圈圈荡漾开来,余波在加拿大和太平洋、北冰洋上分别引起了飓风;

  那是不可抗拒的天灾、是无法抵御的神罚、是来自神祇的愤怒,是人类卑微的证明。

  地震、冰雪融化、大雾、飓风。

  这一剑,不仅仅在阿拉斯加造成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而且打破了正常循环的大气环流,其引发的气候连锁反应,还在继续酝酿。

  ——————————

  半个小时后,白虹剑再次出现在金鳌岛上空,稳稳悬定在七万米高空一动不动。

  金鳌岛上空停留的同步观测卫星数量,最少增加了一倍不止,船舶承载着各种远距离遥感设备,像是被鞭子抽打过的野驴一般,发疯似的赶往金鳌岛附近海域。

  世界震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