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六十六章 剑动

第三百六十六章 剑动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17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10

  

  不说关山等旁观者是如何震惊,柳生元和却只是自顾自的表演下去。

  对于柳生元和来说,即使有着举世无双的博学,他也不会有半分钟时间浪费在学习表演技巧上,要他搞什么丰富表情、合理动作,那未免有些难为人了。

  不过,在如此惊人的场景下,柳生元和只要板着一张脸不要笑出来、那也就够了。

  为什么不要笑出来?

  那是因为一般人并不存在所谓的灵魂!而柳生元和所做的,也并不是从地府/天堂中捕捉灵魂。

  人类所谓的死亡体验,与梦境类似,都是潜意识在脑海中的投影,简单的说,就是有所思导致有所梦,而人临死前,表层意识开始崩溃,潜意识浮出水面,更容易出现此类情况——这也正是西方人临死会见到天堂,东方人临死看到黑白无常的原因。

  因为大家相信的死后世界不一样而己。

  此刻他所做的事,其实不过是读出两位死士的大脑记忆细胞,并将之转化为三维投影,跟灵魂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至少需要接近剑圣级别,能用精神力量干预物质,才有资格谈灵魂这个话题。

  至于化方寸之地为宇宙星空,那就更简单了——大家此刻根本就不在屋子里,而是被柳生元和挪移到了太虚珠中。

  而太虚珠中的空间,也没有关山看到的那么大!

  太虚珠里面的空间是闭合的。

  假如在太虚珠的正中心位置射出一道激光,无论朝哪个方向射出,最终这道激光都会回到它的出发点。

  也就是说,关山他们看到的无垠宇宙,实际上和两面对立的镜子,可以让人看到无限远处的概念一样,是光线无限循环造成的假象。

  真实的太虚珠,哪怕柳生元和这些年不断往里面添加、炼化空间碎片,现在的实际体积也不过是一个半径十余公里的立体空间。

  现代医学认为,人体死亡以大脑死亡为标记。

  但是对柳生元和来说,人体死亡和大脑死亡完全是两个概念;

  大脑死亡和所有脑细胞死亡也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过程;

  而脑细胞死亡并变质和身体所有细胞全部死亡,那又是另外一个漫长的过程。

  只要在人类身体中,还有任何一个细胞没有死亡,今日的柳生元和就能从中获取一定的信息。

  至于这两位新鲜出炉的尸体,他们的脑细胞都还没有死干净呢。

  对于柳生元和来说,对于这样的尸体,想要读取他们记忆,就像从硬盘中读取数据一般简单。

  ————————————

  莱拉妮走的路线是无限深挖自身潜能,并在柳生元和研究资料帮助下,演化出更强的战斗力——说穿了,这位神下就是个纯粹的暴力至上主义者。

  而柳生元和与其说是一位剑客,还不如说是一位学者。

  他的研究方向主要是人体奥秘,目标很明确——尽量延长自己生命跨度,最好能够永生不死。

  至于什么先天真人、人间神祇、东之剑圣,这些玩意纯属附带产品,属于有固然好、没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只不过,有时候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为了更好的排除干扰、更快的达到自己的目标,柳生元和也不得不在这个世界上,为自己寻找一块立足之地。

  不过现在看来,这块立足之地似乎有点太大了,大到了柳生元和自己都不方便站出来,向世界宣布花旗是自己地盘的地步。

  为了彻底控制这块庞大的地盘,有效利用花旗的科研、经济实力,盘踞花旗的金融势力必须被排除,偏偏这个排除过程,还不能让欲望之主和欲望教派亲自动手。

  因为在花旗已经有人开始反思,欲望教派的势力是否已经过度膨胀,威胁到花旗传统主流思想:自由和民主。

  就像那位哈弗大学社会学教授罗德思在课堂上讲的:“一面倒的信仰会压制其他思想的产生和发展,信徒在思想上等同于囚徒。这种悲剧,在欧洲持续接近千年的黑暗中世纪中、已经得到了证明,大家应该引以为戒。”

  这些人未必认为欲望教派有什么不好,但是他们从思想自由的角度出发,担心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

  虽然最后彼得*杰里迈亚在法庭上得到绝大多数人的同情,并获得轻判,但在花旗,有这种想法的队伍也越来越壮大,成为反对欲望教派的主流思想。

  ‘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句话原本出自《自由与权力》。在西方,凡是研究历史和政治的人,都绕不过去这本著作,而花旗的欲望教派,距离‘绝对的权利’已经不远了。

  如此背景下,如果欲望教派出手清除这些原本主宰花旗的金融势力,未免会让人浮想联翩。

  可是,金融势力主宰花旗,也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财雄势大,而是因为他们是整个花旗国家运作机制的核心!

  哪怕欲望教派拥有如此众多的信徒,也只能在欲望牧场内实行计划经济,让一切力量围绕柳生元和的目标奋斗;在欲望牧场外,还是得按照金融势力制定的游戏规则来玩。

  这对于柳生元和来说,是不能接受的——毕竟欲望牧场起家,是因为接收了大量贫民和无业者,这些人的品行,倒是可以通过种种办法强制纠正过来,可是这种人口文化素质上的缺点,即使柳生元和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改变。

  不取得整个花旗国家运作机制的核心地位,他就无法调用整个花旗的力量来推动技术进步!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原本柳生元和等下一代慢慢成长也不是不行,反正他的人体操作技术已经成熟,调制出一代热爱学习的好少年,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是,从花旗航天局获得的资料中,柳生元和看到了潜在的危机——那甚至已经不是什么潜在危机,而是迫在眉睫,威胁整个人类存亡的危局。

  他已经等不及了!

  ——————————————

  “是菲尔德?花旗的菲尔德?他为什么会想到刺杀小林樱?他疯了吗?”

  “不可能,这种人做事一定有原因。就算他发了疯,他手下的智囊团也不可能发疯。”

  “那你说是为什么?”

  “我觉得我们应该分析一下目前菲尔德的处境,还有小林樱与菲尔德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隐形联系。”

  “柳生财团和金鳌岛的那位,也要考虑进来,甚至西方半神莱拉妮也要考虑到,他们都是和小林樱关系最密切的人。

  至于小林樱的慈善事业,关系应该不大,花旗有欲望牧场存在,与小林樱女士的慈善性质类似,用不着小林樱女士去花旗搞什么樱*学堂。”

  按照专家的要求,各路信息被很快搜集起来。

  哪怕是刺杀赤旗国家领导人,大家也可以理解,毕竟花旗和赤旗之间的竞争关系由来已久,互相刺杀虽然不是什么家常便饭,但也不算稀奇——能打乱对方国家发展步骤,就意味着自己获得更多的发展时间。

  可是刺杀小林樱算什么鬼?小林樱虽然名望高隆,但撑死也不过是一位民间慈善家,既无关经济发展,也无关政治秩序和国家稳定。

  不,小林樱和国家稳定还是有些关系的。

  假如她真的在赤旗遇刺身亡,国家光是安抚她的那位丈夫——通天教主柳生元和,恐怕就要伤透脑筋。

  专家组对这次刺杀背后,是不是还有其他阴谋,也提出了几个猜想,不过都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大家最后决定,还是不妄加猜测了,直接把证据提交给柳生元和,让他自己去决断吧——反正是花旗的锅。

  ——————————————

  金鳌岛。

  “柳生大师,这就是我们找到整条证据链,我们认为这足以向您证明,枪手的背后主使者是花旗的菲尔德。

  当然,小林樱女士在赤旗遇到刺杀,也是我们的工作出现了疏漏,相关人员已经停职,正在接受严格调查,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

  在小林樱遇刺当天,赤旗政府就紧急用专机将柳生元和夫妇护送出境,返回金鳌岛——要是在赤旗再出点什么事,那柳生元和这位人间神祇八成要立地爆炸,所以还是赶紧礼送出境为妙。

  今天来到金鳌岛的这两位,一位是花旗负责与日本对口的外交部副部长,另一位却是国家安全部负责人。

  他们代表政府,称呼柳生元和,当然不能用戏称的‘通天教主’,又不太合适用‘云空殿’这一日本神号(赤旗可是唯物主义国家),只好称为柳生大师。

  有了柳生元和展示的两名死士的记忆画面,又有柏瑞提供各种信息情报,赤旗相关部门很快就锁定了罪魁祸首,总算是可以对柳生元和有一个交代。

  不过,就算是以赤旗国家之力,也有些人是奈何不得。

  只要他们还没准备和花旗全面开战,就不可能派人去花旗逮捕菲尔德。

  这个级别的金融大佬,在花旗的能量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

  花旗,阿拉斯加,地下核防御工程。

  “什么!?”

  “赤旗国安部门已经锁定了菲尔德,是他的人出问题了。”

  “这不可能!”

  “现在不是讨论可能不可能的时候,那位东之剑圣做过些什么大家都清楚,你觉得他会对刺杀自己妻子的人置之不理吗?”

  “这里是花旗,是欲望之主所在的地域,就算是东之剑圣,也要考虑考虑欲望之主的态度吧?”菲尔德脸上微微有些变色,不过总体上来说还算镇定。

  “哼,假如他不考虑呢?”

  “这里是核防御工程,距离地面足有八百米,难道他还能打进来?”

  “他只要离开日本,且不露面,我们就不敢出去,难道我们要一辈子住在地下?”

  “那么,我现在就去申请成为欲望牧场的居民,欲望之主不是号称不放弃任何一位信徒吗?”

  “我们还可以打击柳生财团,只要能够相互威胁,就有得谈。”

  “对,上上任总统都能做到的事,我们这些人还做不到吗?”

  东之剑圣的名声,在这些世界顶级大佬中间不怎么好。

  明明什么事大家都是可以谈的吗,利益可以交换、损失可以赔偿、只要你足够强,我们跪下来叫爹也不是不行。

  你干嘛动不动就抽刀子?真是野蛮人的作风。

  一般情况下,作为金融大佬,菲尔德怎么也不会自投罗网去托庇于欲望之主,可是现在他得罪了东之剑圣,还被抓住了尾巴,那位东之剑圣可是毫不犹豫干掉整个花旗第三航母编队的狠人,想指望他手下留情?那还是指望欲望之主的拯救来的靠谱一些。

  而且菲尔德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自己的家族想想。那位东之剑圣向来以斩尽杀绝闻名,高句丽崔家满门鲜血铸就的赫赫凶名,当真有震慑八方的威力。

  ———————————

  赤旗,京城,领导办公室。

  从金鳌岛回来的一行人,顾不上休息,直接前往领导办公室汇报工作。

  “回来了,同志们辛苦了。你们说说看,那位‘通天教主’得到这个消息后,有什么反应?”

  大家各自落座,有秘书给大家泡上茶叶,先是几句寒暄,就直接转入了正题。

  “根据我的观察,这位通天教主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他查看了我们调查出来的整个证据链,全过程都面无表情。”

  “不肯干休是正常的,柳生元和这个人很单纯,直接对他动手,他可能反应还不会太强烈,可是动了他的家人,恐怕他就要不死不休。

  上次出这种事情,他把高句丽崔家灭门,这次又出这种事情,还不知道他要干出什么样的事。”

  领导有些忧心,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幸好这件事找到了元凶,不然,我还真担心他发疯啊!”

  “是啊,一个人力量太强,对这个世界真不是一件好事。”国安部门的领导附和着说。

  “国际政治有一套自己的规则,可是这位,是一个变数。”外交部门的副部长也附和道。

  “不知道他会怎么应对这件事?”

  “菲尔德家族也不是好惹的,他们比崔家要强大的多。”

  “希望这次不要引起过多平民百姓伤亡,不然社会舆论方面很难控制。”

  “我已经通过特殊渠道把消息放了出去,菲尔德那边应该已经有所准备。”

  “正好我们也可以看看,他到底还有些什么手段,顺便评估一下我们为他准备的那些东西是不是有用。”

  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愿意在自己身边,放着一个不受控制的军事基地,哪怕柳生元和与赤旗道门关系匪浅,整个人又像是个书呆子一般整天闭门不出。

  但是作为一国领导,不做一二三手应对准备,那就是对国家安全的不负责任。

  “报告!”

  “进来。”

  “报告领导,根据最新卫星监控,悬停在金鳌岛上空的那柄巨剑,出现了异常变化。”

  “什么?!”

  胖子召唤推荐票,虽然越写越扑,但是胖子还在坚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