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六十三章 心动

第三百六十三章 心动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44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04

  

  太平洋彼岸的沸沸扬扬,一点都没有影响到赤旗。

  也许在正规媒体上,这桩案件还能占据一块不小的版块,但是在赤旗日常娱乐新闻上,根本找不到这件案件的半点踪影。

  “小悦,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没陪小帅哥去逛逛夜市?你可是导游专业!我们白族女孩不用像汉族女孩那么委婉,看上了就要放手去追!”

  郭晨打开门,看见是自己的二女儿,不满的唠叨着把二女儿放进了家门。

  少数民族热情奔放,而且杨悦的妈妈,对四个女儿的婚姻问题一直忧心忡忡——主要是大女儿杨欣开了个坏头。

  这位长女为了逃避母亲的各种唠叨,自从考上京城大学以后,就再也不回来了(偶尔回来,一说要她去相亲,第二天这位保管立马走人),所以郭晨(杨悦的母亲)只好把火力集中到二女儿身上。

  这次郭晨好不容易从高铁上,忽悠来一个自己看得顺眼的男孩,手把手把他交给女儿,是因为女儿乃是专业导游,正好带着这个小伙子逛逛夜市,两人正好培养一番感情。

  结果这个死丫头才晚上七点,就一个人灰溜溜的回家来了。

  “切,妈——现在无论哪个民族,都没有什么委婉女孩好不?这个世道手快有手慢无,你女儿的手慢了——人家都有妻子了!”

  杨悦自己还憋了一肚子气呢,真是浪费老娘的感情。

  “什么?不能啊,那个孩子看起来像是高中生似的,哪有那么早结婚的?”

  “他说自己都二十九岁了!”杨悦把小包朝沙发上一丢,人毫无形象的瘫在沙发上。

  郭晨可不相信那孩子居然有二十九了,就算脸嫩也该有个限度:“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傻孩子,出门在外、谁会对陌生人句句实话?亏你还是做导游的。那孩子看着就让人觉得舒服,小悦你要好好努力一下,把他给我领回来。”

  老爹不在家,母女二人的私房话,内容就非常直白。

  “妈——你说得我好像没人要似的,真是的!”

  ——————————————

  拒绝了杨悦企图带他夜游昆明的念头,柳生元和一个人漫步街头,信步而行,他还是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

  昆明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城市,虽然现在已是夜晚八九点钟,但是步行街上还是人头涌动,热闹的很。

  凡是大城市,赤旗就没什么地方不是人头涌动的。

  放眼看去,即便以柳生元和的眼力,也无法分辨哪位是少数民族,哪位是汉族,大家的行为举止,根本看不出民族分界。

  事实上,在昆明这种大城市里、各个民族早就融为一体。

  除了某些重要考试需要填写民族出身,以便获得一点考分加成以外,很多少数民族,自己都不在乎自己是什么民族。

  少数民族和汉族也都是人,都对更好的生活条件有所向往,有好条件,谁会喜欢为了坚持民族传统,会去用差的东西?就像有自来水,谁乐意按照老习惯,跑几公里外去挑水啊?

  民族大融合不是用嘴巴说的,而是靠先进文明对落后文明的自然吸引力。

  只有先进民族,才能和平融合落后民族。

  ————————————

  为什么现在新疆少数民族工作好做了许多?那是因为境外的回族生活比不上境内的回族人民生活条件好。以前境外生活条件比赤旗境内生活条件好的时候,维稳工作难度大得不是一点点。人都是很现实的。

  有干净的抽水马桶,只有脑子有坑的人,才喜欢蹲在一个大坑上,踩着两条搭在坑上的木板当做踏脚,进行艰苦的出恭作业,

  那种木板湿滑的很,不小心掉进粪坑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不许问胖子是怎么知道的)。

  这种厕所在某些少数民族乡下一直都有,除了承担粪坑作用以外,也承担着沤肥的功能(汉族农村其实也有类似的东西)。

  没有经过处理的排泄物不能直接当肥料,所以不要以为在树下拉屎撒尿是自己在给树木施肥,其实这对树木有害无益。

  要是树木能说话,妥妥的一句mmp。

  ————————————

  在热闹的人群中,有人悄悄的从侧后方靠近柳生元和。

  “我们要去阻止他吗?”

  “距离太远,来不及了。”远远跟着的国安人员只来得及交流了两句,那位老兄就已经靠近了目标。

  不过,国安人员也不慌,要是有人敢在柳生元和的头上动土,他们也不妨看看热闹——反正柳生元和的人身安全也轮不到他们担心,他们只是负责及时控制事态,不要闹大了就行。

  柳生元和早就发现了这位老兄,不过长这么大,他还真没遇到过敢打他主意的扒手,今天居然有机会开眼,柳生元和倒也有些兴趣。他故作不知的朝前走着。

  对方亲切的凑了过来:“大兄弟,要优盘吗?里面有内容!”

  “————”柳生元和还真没想到,这位鬼鬼祟祟靠近自己的老兄,居然不是扒手而是商贩。

  “一百二十g,大容量、高品质、内容丰富、超值保证、包您满意!

  诶,大兄弟你不用不好意思啊,谁能生而知之?谁还不得学点新姿势?不学则无术,不虚心学习,你怎么能涨技术?”

  说着说着,这位老兄与柳生元和并肩而行,继续口沫四溅、奋力忽悠——然后,他突然看清了柳生元和的脸:

  “哇,大兄弟,你这是要帅的惊动全赤旗,我靠,你这张脸长的真踏马违规了啊!大兄弟,你看这个,老哥隆重推荐!”

  这位老兄在口袋里一阵乱摸,又拿出了两个优盘。他举着黄色的那个优盘,口若悬河的介绍道:

  “这可是老哥我镇场子的宝贝,一般人我都不卖给他!其实一般人他也用不上。

  大兄弟,只有遇到你这种帅哥,老哥我才会拿出来献宝。

  这是东方传统文化精髓,从轩辕黄帝传下来的素女经、道周易参同契、悟真篇和佛门密宗欢喜秘术,那是应有——尽有!”

  然后这位老兄手指一捻,又将下面一个蓝色优盘露了出来:

  “喏,再看这张,这里面都是西方秘法,从古希腊时代阿剔纳呜思的《古代希腊情爱与绯闻》、古罗马时代奥维马的《爱的艺术》、古印度筏搓奄的《爱经》、古代阿拉伯谢赫*纳福瓦其的《香园》一直到现代西方专业大师表演,各种姿势应有尽有。”

  “这两张优盘是一套,专家整理出来的,专门有一个名字叫‘中西合璧’,是老哥我镇场子的法宝,遇到一般人我都不拿出来给他看。

  一般人那个水平,给他看看日本片,让他们自己撸就行了;他们那种矮矬穷,这辈子也没啥机会使用这种高级知识,看了也白看。

  只有你这样的大帅哥才真正需要深造理论,到时候理论结合实际,理论指导实际,将来你光是靠这个就能保证你一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到时候你感激老哥我都来不及啊!”

  “我告诉你,这里面不但有专家讲解、而且还有配套真人演示视频,这些人可不是一般人,我告诉你,里面那都是些德高望重的老师,要是没有个五年以上工作经验,根本就不上台面!

  全套教学资料不要一千、不要八百,只要六六六,六百六十六元超值套餐,还附赠全套日本东京火公司去年最新全集,你值得拥有!

  帅哥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网上你都找不着这种宝贵资料,政府扫黄严得很呐!”

  柳生元和目瞪口呆,赤旗果然是人杰地灵,一个卖黄盘的居然也学贯中西,很多东西,连他这等分身无数、全面学习的大拿都不知道。

  “咳咳,非法贩卖传播银灰物品,你被逮捕了。”这位拿着优盘的老兄正口若悬河,左右肩膀同时被人搭上一只手。

  两名脸色黑得快要滴出水来的云南省国安人员站在他背后。

  这个卖黄盘的小贩,一顿口若悬河的表演,把赤旗的脸都要丢光了。这对于柳生元和来说当然没什么,就当做被专业人员普及知识了。

  可是对于云南负责监控的国安人员来说,这事就可大可小,难说的很了。

  往小里说,这根本没啥事,谁都没掉一根毛;可是往大里说,由于他们的工作疏忽,造成赤旗形象受损——

  “诶诶诶?你们这是干什么?大兄弟,你给我证明一下,我们刚才正在学术交流!

  对,我们说到哪里了?我们刚说到十六世纪的西方哲学,刚说到西方受阿拉伯文化的影响——谢赫*纳福瓦其你们知道吗?那是十六世纪阿拉伯著名哲学家——”

  这位小贩一边奋力解释,甚至努力向柳生元和寻求帮助——不过柳生元和当然没有帮忙——一边被两位出示了证件的国安人员强行带走,只留下柳生元和站在原地。

  望着三个背影,柳生元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一块黄色、一块蓝色优盘正躺在他的手心里。

  也许自己也该学习一下?毕竟这也是文明的部分嘛。

  ————————————

  “今天老王发财了,轮到他家被包场了。”

  “怎么不来我家呢?我家的上头席可是这里第一块牌子。”

  “你家那只是规模大而已,口味可不一定最好。”

  “诶,你说这些人是什么来路?吃个饭就包场,据说只有十来个人,每次要吃七八十号人才吃得下的分量。”

  “不知道啊,小李,你们被包过场,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人家规矩大着呢,自己带服务员和餐具,我们店里的人根本不许进包厢,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弄得,他们一进去,包厢里面的监控设备就全部失效。”

  “那两个女孩不知道是什么来路,难道是哪家军阀的孩子?”

  云南地处边境,赤旗当然没有军阀存在,不过在邻国,军阀可是既有枪又有钱的代表。

  “不可能,其中有一个女孩明显是西方人。”

  “你管她们哪国人呢,只要肯掏钱就好。”

  停在街头的一辆休旅车上,负责监听的国安人员嘴角微微翘起。在莱拉妮身边,自然也有赤旗方面的国安人员随同,毕竟这位同样号称‘人间神祇’,有些保全措施是必须的。

  要是这些饭店老板在聊天中流露出半点不合时宜的想法,自然就有人防患于未然,找上门去用各种理由消除隐患。

  每到一家饭店就必然包场,小林樱和莱拉妮倒也不是为了摆谱,实在是莱拉妮吃起来实在有些惊人,这要是不包场封闭环境,保管当天夜里网络上就会出现诸如‘大胃王’,‘暴食女’之类的小视频。

  “我说妮妮,我们这边也吃的差不多了,元和他到昆明了,明天我们去昆明和他汇合吧?”

  小林樱早就吃完了,她正带着一副电子眼镜,通过眼镜屏幕上的地图,查看柳生元和现在的位置——柳生元和在京城脚底抹油都不肯丢掉手机,当然不是因为他要向赤旗表示善意,说句实话,柳生元和还没有自己需要特意向谁,表达善意的概念。

  只有别人向他表达善意的份。

  随身携带手机是小林樱要求的,就为了能随时知道丈夫人在哪里。

  “嗯,这里也吃的差不多了,从这里到昆明要多少时间?”

  “不知道,我查查啊,这里到昆明还没通高铁,开车过去要四个小时,时间挺长的。等等,元和发消息过来。”小林樱说道。

  “他说什么?”莱拉妮随手把一块饭后点心丢进嘴里,慢慢品尝。

  “他说明天昆明有个旅游节,他受邀扮演一个白族青年参加对歌比赛——”

  “啥?他还会唱歌?”

  “应该会吧?他很少唱歌的。”

  “不行,小樱,这边对歌是情歌对唱,这个混蛋居然敢对别人唱情歌,坚决不能忍,我陪你去揍他一顿!”

  莱拉妮想了想,突然来了精神。

  五年时间,如果说柳生元和精心布局,终于等到收获的那一刻;那么莱拉妮就是时时刻刻,都在深挖自身潜力,务必要找到击败柳生元和的办法——这对莱拉妮来说,都已经快要形成执念了。

  只是两人的关系一直良好,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夫妻关系,在没有合适借口的情况下,莱拉妮也不好意思拉着柳生元和大打出手。

  现在有这么个合情合理的借口,那吃饭就不太重要的,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这些特色美食也跑不掉,可是,但是与柳生元和光明正大的动手理由,可就是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

  莱拉妮兴奋的握紧了拳头,眼中泛起精芒!

  餐桌上,所有餐具无风自动、缓缓浮起,大地似乎失去了引力,空气粘稠如胶水,恐怖的威压从包厢中扩散到整个饭店、然后是街道、居民楼——

  仿佛沉睡的巨龙,闭合的眼睑微微睁开了一条缝隙,一丝威压不知不觉中泄露出来。

  许多人莫名其妙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被万钧大石压住,肺部吸不进空气。似乎只有跪在地上,人才能稍微缓解一点胸口的压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