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目录>

第三百六十一章 枪击案

第三百六十一章 枪击案

小说: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作者:小卒没过河字数:4162更新时间:2018-12-27 06:58:01

  

  “我认为现在花旗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

  罗德思是哈佛大学的社会学教授,此刻他正在课堂上对自己的学生授课。

  “我曾经去过七处不同的欲望牧场,进行了学术访问和社会调查。这些地方的人普遍信仰欲望之主、拥有良好的道德水准,他们愿意主动学习并且生活态度积极,甚至把工作视为一种乐趣。

  嘴巴不要张的那么大,瑞特,你没有听错!

  在欲望牧场中,不工作也可以优哉游哉的活下去,甚至可以活的很好,但是那里的人喜欢工作,他们视工作为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机会,在那里,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机会。

  说句实话,我很喜欢欲望牧场这个地方,我在欲望牧场里面住宿的第一个星期,每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甚至以为自己在天堂。

  但是,一个月以后,我有些害怕了。

  在欲望牧场里,时时刻刻你都能听到有人在赞美欲望之主,然而只要你说一句反对欲望之主的话,你立刻就能感受到周围人的淡淡敌意,他们不会上来殴打你,他们只是下意识的离开你。

  我在迪特尔欲望牧场做了一个小实验:

  我在人流最多的时候,在人群中自言自语,注意,当时我并没有跳到高台上发表演讲,而是在人群中用正常的音量自言自语的说:

  “欲望之主的行为,让我想起了中世纪的圣主教,圣徒们一开始也是抱着美好的愿望,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然而盲目的信仰会带来灾难,盲从的信徒最终将变成暴徒。”

  有些出乎我的预料,没人阻止我说下去,我周围听到我说话的人,甚至主动拉着我来到一块空地,那是一个小剧场,让我在那里尽情发表演讲。

  然后,在第二天,我看见我演讲的内容被整理成文,在信息平台上公布出来,成为许多人批判辩驳的对象。”

  罗德思教授说道这里停了下来,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罗德思教授,我认为欲望牧场做的很好,您应该有接受批评的勇气,就像欲望之主并没有因为您的批评而发怒一样。”

  下面有学生反驳教授的说法,花旗大学的课堂纪律并不像赤旗那般严谨,只要不是打断老师的思路,学生在课堂上随时发言是被鼓励的。

  “你说的很好,我也认为欲望之主是一位伟大的人,嗯,好吧,如果你坚持,我也可以称之为‘祂’。”

  罗德思教授放下水杯,继续说道:“我并不是对欲望牧场这种处理方法不满,事实上,思想上的争辩对我们社会学和哲学都是非常重要的。”

  “让我不寒而栗的是,在那个信息平台上,我是唯一的反对者!

  我承认,批判我观点的那些人,说得许多内容都很有道理,甚至我都有一种被说服的感觉。

  但是你们要知道,一个自由的社会,应该存在不同的观点,哪怕里面冒出一个中立观点或者一个赞同我的观点,我都认为这是正常的,但是没有,所有观点都是一面倒的支持欲望之主!这很不正常。”

  “罗德思教授,你为什么不认为,这是因为我主伟大的人格魅力,吸引了这些信徒?”

  “你说的好,信徒!这就是关键!人应该有信仰,但是不可成为信徒!信徒是盲从,用主的思想代替人的思想,将自己的行为过错归结于主,用主来解释一切——信徒在思想上是没有自由可言的!”

  “我主为承担人类罪孽而降临,我主不会因为信徒的罪而放弃任何一人!”

  “没人可以承担别人的罪!”

  “我主不是人!我主是神明!”

  “那他更不应该干涉人的世界!神祇的归于神祇,凯撒的归于凯撒!”

  “我主乃是欲望之主!是人类思想暗面中诞生的精神!是为了推动人类文明向上发展而降临的主!”

  “一味的狂信,只能将人类引入愚昧!”

  争吵声越来越大,讲台上的教授和讲台下的学生,都已经站起来并松开的领带,就为了让自己的脖子在自己大声吼叫的时候,不至于被领带勒紧。

  “欲望之主自称是人类思想暗面中的诞生的精神,

  如果祂说的是真话,他来自人类思想的暗面,那指的是欺骗、压迫、毁灭等欲望吧?那么,你怎么知道祂现在的行为不是在欺骗?

  如果祂说的是假话,那么,他就是一个伪神、是一个骗子!”

  “亵渎!”

  学生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柄手枪,一枪打在教授的胸口,将教授打倒在地。

  这还不算,他接着冲上讲台,‘呯呯呯——’把所有子弹统统射入了倒在讲台后教授的身体。

  “对不起,同学们,打扰你们上课,我很抱歉。”

  确认自己射杀了教授,彼得站直了身体,把手枪放在讲台上,站在讲台后面对大家鞠了一躬。

  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杀人后的愧疚。

  “我刚才犯了一个错误,是的,我杀死罗德思教授是一个错误。”这个学生说道,他站在讲台上像是一个教师一样。

  “——彼得,我在你脸上,看不出你认为刚才的事情是一个错误。”课堂里,有人提出疑问。

  也许是平时大家的关系比较好,也许是这位彼得现在一脸平静的表情让人觉得不那么危险。

  “如果是我主,不会认为罗德思教授说的话是亵渎,因为我主希望看到人类文明的进步,任何不同方向的思考,对我主来说都是可贵的。”

  “彼得,那你——”

  “很抱歉,我冲动了,我没有我主那样的包容。所以我犯了罪,我扼杀了一个思维方向。”

  “那你现在——”

  “我的罪行不容逃避,但不能因为我的错误,让大家误会我主的教义。因此,我要在此向各位同学道歉,解释我主的教义,并承担我的罪责——我主并不主张逃避罪责,我会在这里等警察到来。”

  ——————————————

  哈弗大学教授在课堂上被枪杀,在花旗掀起轩然大波——虽然在花旗校园枪杀案已经不怎么稀奇,但是哈弗大学还没发生过这种事。

  尤其是杀人者彼得*杰里迈亚,他之所以能携带枪支进入校园,是因为史特尔总统法案——经过考核和推选,校园中一部分道德崇高,愿意舍己为人的老师和学生,拥有在校园携带枪支的特权,他们也拥有击毙非法携带枪支进入校园危险分子的权利。

  可是,这位合法校园枪支携带者,却用他携带的枪支在课堂上击毙了他的老师。

  再加上他的欲望教派背景、课堂上带有宗教意识冲突性质的辩论过程。

  更何况这位彼得*杰里迈亚杀人以后,不但痛快的承认了这是自己的个人冲动,而且居然还在警察到来之前,给同学们上了一节欲望教派的教义课。

  这一切一切,都将这宗案件推上风头浪尖。

  马萨诸州,博士顿市法院。

  “彼得*杰里迈亚,二十一岁,于两年前被哈佛大学商学院录取。曾经有两次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他人的记录,于去年获得波士顿好市民称号——他在校园内佩戴枪支的资格也是由此而来。

  他平时除了学习之外,绝大多数时间都用于社区服务,帮助过的人数以百计,三年来有记录的义务献血超过五次,两次因为见义勇为受伤进入医院。”

  “这是一个好小伙子!是的,现在他是被告,是一个杀人犯,但是我仍然要强调,这是一个好小伙子!”

  “对于他的罪行我没什么好辩护的,他对我说自己不需要律师,愿意接受任何惩罚——我告诉你们实话,我甚至没收到他一分钱的律师费,真的。

  但是这里很多人都认识我,我不是一个会给人免费辩护的律师,那么我的律师费是哪里来的?

  我的律师费是从他曾经帮助过的那些人那里来的,是这些人主动筹集、募捐来的,我这里有一份名单和这些人筹集律师费的过程记录,我将作为辅助证据提交给法官,以证明这些律师费来路清白。”

  一般的律师,在法庭上这么侃侃而谈,早就被人打断了,可是这位为彼得*杰里迈亚做辩护的律师是花旗有数的大律师,光是他在法律界的地位,就足以保证他的辩护不会被人打断。

  “这些人听说这个好小伙子杀了人、犯了罪,许多人第一个念头是不可能!第二个念头是他杀的人一定是罪有应得!在这里,我不是说这些人想法是对的,而是说,这些从侧面证明了,这个小伙子的品行是多么受人信赖。”

  “是的,他枪杀了他的老师,但是我要说,任何事情都不是孤立的!这个孩子曾经生活在迪特尔,他原本有一个穷困但是幸福的家庭,但是他的父母在一场街头枪战中被误杀,银行收走了还未还清贷款的房屋,他和他的妹妹流落街头。

  如果按照正常发展的话,他可能要去做毒贩、去抢劫、去盗窃才能养活自己和妹妹。”

  “是欲望之主在绝望中拯救了他们,在欲望牧场中,他和他的妹妹重新找到了幸福和尊严。也是在那里,他重新找回了生活的信心,并通过欲望牧场提供的免费教育,考上了哈弗大学。”

  “他乐于助人、见义勇为的品行,和那段温暖的欲望牧场生活也是分不开的。但是他为什么要离开那个温暖的欲望牧场,来哈弗求学?因为他相信,哈弗是世界最好的学校,在这里学习,能让他将来为人类文明作出更多的贡献!”

  “然而他在这里遇到了什么?一位教授,一位哈弗大学德高望重的教授,这位教授毫不客气的攻击了他的信仰、称欲望之主为‘伪神、骗子’!这个小伙子冲动了,拔枪击毙了这位教授,于是他犯罪了。”

  “对于犯罪过程我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辩护的,整个过程课堂监控录像上都有,这个小伙子甚至在课堂上等着警察到来的时候,还不忘记为欲望之主解释祂的教义。”

  “这是一位信徒,是一位正信徒!那么我要问,在一位正信徒面前,称他的主为‘伪神、骗子’,大家认为,这位教授会有什么下场?他应该有什么下场?”

  “最后,我要说,这个小伙子曾经救过五个人的命,曾经为了救人两次遇到生命危险,在医院急救病房里躺过两次,在生死线上挣扎过两次!他之所以能够携带枪支进入哈弗大学校园,是因为整个哈弗大学所有人,都相信他的品行!

  另外,被他帮助过的人数以百计,这些被他帮助过的人们,现在正等在法院门外等待你们判决结果。”

  “我的辩护结束了。”

  ————————————————

  这场案件的前因后果清晰,作案动机明确,被告人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甚至配合的,将自己作案时的思想活动,都明明白白的表述清楚。

  “下面休庭三十分钟,三十分钟后宣布判决结果。”法官敲击了一下木槌,宣布休庭。陪审团和法官进入庭后会议室,开始讨论判决方案。

  “我认为,这位彼得*杰里迈亚值得从轻判决。”

  “附议。”

  “我认为不妥,这个口子不能开,如果我们今天开这个口子,以后有人援引判例,对为信仰杀人进行轻判,将对社会安定造成很大伤害——别忘了,这世界上不止一个宗教,还有***教和圣主教!”

  “有道理,世界许多恐怖组织都有***教背景,如果我们今天轻判这件案子,将来会有大麻烦的。”

  花旗执行的是海洋法,案例非常重要,一个先例会导致后面的类似案例都援引判决方案。

  “但是从道德角度来说,这个小伙子几乎算是圣徒,我不认为我们按一般杀人案判处这个小伙子是一件合理的事情。”

  “是的,我也这样认为,这个小伙子值得我们网开一面。”

  “信奉欲望教派的人很多,如果我们对他网开一面,那么其他的欲望教派教徒呢?信仰不能作为杀人犯的脱罪理由!”

  “但是信仰会让人变得高尚!”

  “高尚的人杀人,也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那么你怎么对等在法庭外面的人交代?”

  “罗德思教授的女儿也等在法庭外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